第二百三十四章受骗

    回到面馆,二婶的杂酱面刚刚做好,正一碗一碗的往外端。于是立刻坐下来,招呼了大家一声低头哧溜哧溜的吃了起来。一连吃了好几大口,才停下来,还是那么美味,感觉肚子舒服多了,这才慢慢吃。

    看看大家,也是一副饿极了的样子,没有说话,埋头大吃。无意中抬头看到二婶站在不远处,一副言又止的模样。我知道她必定是有话跟我说的,但看我们这么饿又不好意思说了。

    于是,低头吃的快些,终于吃完了,擦擦嘴,对二婶说:“好了,二婶,您快过来,好好说说这面馆是怎么回事吧!”

    二婶愁眉苦脸的坐到我面前,叹了一口气,才说:“云丫头,二婶怕是要回老家种田去了,这面馆开不下去了。”“啊?不会吧?我刚刚吃的好的呀!怎么会开不下去呢?”望望他们几个,“喂!你们说,我二婶这杂酱面好不好吃?要说实话哦!”

    吴尘吧唧吧唧嘴说:“嗨!人间美味啊!太好吃了!”如风也点点头。卢沫扬笑着说:“我连汤汁都喝了,你说好不好吃呢?”

    转头微笑:“您看,大家都喜欢您的杂酱面,这么好吃怎么会没生意呢?”

    “云儿,都怪那个翠兰,跟我们抢生意,把我们的顾客都拉到她那去了。”巧英气呼呼的一边收拾大家刚刚吃的碗一边说,“亏得我妈还把她当干女儿疼,纯粹是个白眼狼,把老妈的手艺偷去了,就反咬我们了。”

    我听得一愣一愣的:“翠兰?是那个在厨房帮忙的漂亮女孩吗?看起来她勤快的。二婶收了她当干女儿了?”

    想起来了,前段时间来的时候是看到新来了一个女孩子,样子秀秀气气的,瓜子脸。弯月眼,段苗条,见人一脸的笑,天生一种风流神韵。

    刚见她的时候我还惊为天人呐!想这么个小镇竟然有如此标志的人儿,实在是天生尤物,可是却埋没在这小小的面馆了。如果生在几十年后,随便参加个什么超级选秀什么的,肯定能吸引好多人的眼球。

    二婶连连叹气,摇摇头说:“是啊!都怪我,一把年纪了还这么轻信别人。那丫头刚来的时候特别懂事。手脚勤快嘴又甜,还说自己是一个孤女,无依无靠的怪可怜的。我就想好好培养她,我事忙的时候她好搭把手,没成想竟是个骗人的,唉!都怪我识人不明!怨不得别人。”

    看着二婶那悔之莫及的样子,我大概了解了:“二婶。您的意思是说,这个翠兰,先是装作可怜兮兮的样子博得您的同和信任,让您收了她当干女儿,然后您把杂酱面的秘方也教了她,她学会以后自己去开了面馆。顺便把生意也抢去了。是这样吗?”

    “对,对,就是这样的!咦?云儿。我都没怎么说,你怎么都知道了?”二婶一脸崇拜,“难怪巧英那丫头说救星回来了。你啊,真是二婶的救星啊!”

    我想了想:“不对啊!按说这同行竞争也不可能把所有顾客都拉去呀?你这么长时间的老顾客总在吧?”

    巧英又过来了,手里拿着抹布。一边擦桌子一边气愤的说:“云儿,你是不知道。那个女人真不是东西,她不光骗了我们,还在离开之前做了一件坏事,在顾客的面里放了一只苍蝇,还大声嚷嚷让所有顾客知道了,都害怕来吃了。而且,更可恶的是,她自己开的那间面馆价钱比我们的少了整整一块钱。你想啊,谁还愿意来吃我们这又贵又有苍蝇的面啊?”

    “太可恶了!这样恩将仇报的人真是该死!”吴尘已经气得要跳脚了:“二舅妈,您放心,有我们在,一定为您出这口气。”

    二婶点点头又摇摇头,还是愁眉:“唉!不是那么简单的事啊!”

    “嗨!你们不知道,那个翠兰搭上了一个有钱人,听说是镇里最有钱的人家的儿子看上了,给她做后台呢!不然人家一个孤女哪有能力开什么面馆啊?价格还收得那么便宜,根本赚不了多少钱。人家啊!就是想把我们的生意搞垮了,她一家做。”巧英干脆坐下来说的义愤填膺。

    “她真是孤女吗?”我倒不相信,这样的女人恐怕是人家一早就安排了的,看来二婶的面馆早就被人家盯着了。二婶毕竟是农村来的,哪里见过生意场上的尔虞我诈啊?

    其实我也没遇到过,但电视上见得多了,这样一个小镇里,肯定有些不安分的人,见不得老百姓的子好过一点点。更何况,二婶和我们并非安镇的人,算是外来分子了。要是那些个盯上二婶的人随便一打听,就会知道我们只是隔壁镇乡下的老百姓了。

    唉!不管怎样,先探听一下况吧!“二婶,别担心,我们等一下就去他们的店里探听一下况,看看他们还有什么花招。”我安抚着二婶。

    如风摇摇头,说道:“你最好别去。你不是说见过那个女的吗?那她肯定也认识你。被她知道了就打草惊蛇了。还是我和吴尘去,我们都是第一次来,没人认识我们的。”

    “对,对,就我们去。你们就在家等着吧!”吴尘倒兴奋,“喂,如风,我们这算不算侦破案子啊?”我扑哧笑了:“你啊!就别在关公面前耍大刀了。这厉害的主就在你面前呐!”

    可不是吗!卢沫扬可是最最厉害最最正规的刑警哦!“要不我也去吧!我也是第一次来,没人认识我的。”卢沫扬竟然也开口要去?

    我摇摇头:“你不是有事要忙的吗?这点事就不麻烦你啦!太大材小用了!”

    “真的不要我帮忙吗?”他轻笑,“其实我的事也没有那么急,还是帮帮吧!你现在就要我离开我心里会不安的。你知道啦,这应该是我的职业习惯了。”

    眨巴着眼睛盯了他一眼:“呵呵!沫扬哥哥,你真好!有你帮忙当然是最好不过啦!”回头对如风说,“那就让我们的大人物跟你们一起去吧!我在这里等你们。”于是乎,他们三人带着任务出发了。二婶见我们这样安排了,也就安心的坐下来,这才问起了我们这一路上的旅游见闻了。咦!真的呀!正好跟二婶说说我们的旅游趣事。这样一来,她心就会大好了!跟巧卉使使眼色,巧卉低头凑到我耳边问:“云儿,你要说什么?”“跟二婶多说说我们玩的趣事,让她开心一点!”我轻声交代。“嗯!我知道了!”巧卉点点头。“对,对,就我们去。你们就在家等着吧!”吴尘倒兴奋,“喂,如风,我们这算不算侦破案子啊?”我扑哧笑了:“你啊!就别在关公面前耍大刀了。这厉害的主就在你面前呐!”可不是吗!卢沫扬可是最最厉害最最正规的刑警哦!“要不我也去吧!我也是第一次来,没人认识我的。”卢沫扬竟然也开口要去?我摇摇头:“你不是有事要忙的吗?这点事就不麻烦你啦!太大材小用了!”“真的不要我帮忙吗?”他轻笑,“其实我的事也没有那么急,还是帮帮吧!你现在就要我离开我心里会不安的。你知道啦,这应该是我的职业习惯了。”看来二婶的面馆早就被人家盯着了。二婶毕竟是农村来的,哪里见过生意场上的尔虞我诈啊?其实我也没遇到过,但电视上见得多了,这样一个小镇里,肯定有些不安分的人,见不得老百姓的子好过一点点。更何况,二婶和我们并非安镇的人,算是外来分子了。要是那些个盯上二婶的人随便一打听,就会知道我们只是隔壁镇乡下的老百姓了。唉!不管怎样,先探听一下况吧!“二婶,别担心,我们等一下就去他们的店里探听一下况,看看他们还有什么花招。”我安抚着二婶,如风摇摇头,说道:“你最好别去。你不是说见过那个女的吗?那她肯定也认识你。被她知道了就打草惊蛇了。还眨巴着眼睛盯了他一眼:“呵呵!沫扬哥哥,你真好!二婶的面馆早就被人家盯着了。二婶毕竟是农村来的,哪里见过生意场上的尔虞我诈啊?其实我也没遇到过,但电视上见得多了,这样一个小镇里,肯定有些不安分的人,见不得老百姓的子好过一点点。更何况,二婶和我们并非安镇的人,算是外来分子了。要是那些个盯上二婶的人随便一打听,就会知道我们只是隔壁镇乡下的老百姓了。唉!不管怎样,先探听一下况吧!“二婶,别担心,我们等一下就去他们的店里探听一下况,看看他们还有什么花招。”我安抚着二婶,如风摇摇头,说道:“你最好别去。你不是说见过那个女的吗?那她肯定也认识你。被她知道了就打草惊蛇了。还于是乎,他们三人带着任务出发了。二婶见我们这样安排了,也就安心的坐下来,这才问起了我们这一路上的旅游见闻了。咦!真的呀!正好跟二婶说说我们的旅游趣事。这样一来,她心就会大好了!跟巧卉使使眼色,巧卉低头凑到我耳边问:“云儿,你要说什么?”“跟二婶多说说我们玩的趣事,让她开心一点!”我轻声交代。“嗯!我知道了!”巧卉点点头。

重要声明:小说《穿越之重走青春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