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一章侠客

    咦?好像换音乐了,可是我们还在跳,睁开快要睡着的眼睛,才发现如风也闭着眼睛一脸陶醉的模样。

    侧耳一听,换的好像是迪斯科的舞曲。我知道这个年代是最流行迪斯科的,不过我不怕,当年读师范的时候学过的。

    看看四周,梅姐姐他们已经下去了,不过卢沫扬和他妹妹也还在,正朝着我们笑呢!赶紧推推如风:“换音乐了!快放开我啦!”

    卢沫扬已经随着音乐跳到我面前了,嘻嘻,他的乐感还强的,跳的正是迪斯科。我也随着音乐扭动起来。还是这样欢快的舞曲跳起来过瘾些。如风已经在我的带动下动起来了。

    一边跳着一边往角落过去,拉起巧卉,叫着吴尘:“来吧!都跳起来!high起来吧!”巧卉还想挣扎:“云儿,我真的不会啊!”

    我莞尔一笑:“我也不会,就瞎跳呗!只要跟着节奏扭动就行了!”“真的吗?”巧卉一脸疑惑。

    “真的,比珍珠还真。怕什么,人家又不认识你,好了,别想那么多了,来了不跳多没意思啊!”拉着巧卉进入了舞池。

    到底是青年少,对于这样节奏欢快的舞曲接受能力就是强。我们这一群围成了一个小圈,随着音乐跳的不亦乐乎!

    但不和谐的声音打破了我们的悠闲:“哟呵!小妞跳的还不错啊!这火爆的嘛!”

    此时的我刚刚跳到圈子的外围,就听到一个邪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同时一只胖胖的咸猪手伸了过来袭向我的部。说时迟那时快,从斜刺里伸出一只胳膊挡住了那只咸猪手。

    这一切只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我本是随着音乐半眯着眼睛跳的,等我听到声音反应过来时,就看到如风正护在我跟前,一脸寒霜。瞪着旁边的一个胖子。

    咦?那胖子不就是刚刚看着恶心人的那个吗?那丑陋的嘴脸就在眼前。“唉!人长的丑不要紧,可是心要是丑了那就真的没救了!好恶心啊!”不由自主的说了一句。

    “什么?你敢说老子恶心?”那胖子气得暴跳如雷,“老子今天不修理修理你们这对不知天高地厚的男女,我就不信邪!”

    “这丑人发火果然是更丑了!哈哈哈!”音乐还在继续,我拉着如风继续跳着,无视那个脸气歪的笨蛋。

    但随即发现不对劲了,周围的人好像都散了,而我们俩竟被围起来了。围着我们的是一群二十多岁的年轻人,有十几个耶!一个个脸上挂着邪邪的笑,那个胖子就在他们后。

    “给我教训教训那小子。竟敢破坏老子的好事?这小妞嘛。把她请过来陪我喝酒!”胖子显然是个头,一边指挥一边退到一张桌边坐了下来。

    我和如风紧紧挨着,幸亏他们的目标是我们。巧卉和吴尘他们已经退下了。“这里是公众场所,谁敢闹事我就报警了!”是卢沫扬的声音,他一闪到了我们跟前,低声说。“等一下找到机会你们就跑,别的都不管了。跑得越快越好!”

    心里有些感动,到底是刑警,遇事冷静,他大概是想一个人顶着,让我们伺机逃跑。可是,我们当然不会丢下他的。更何况这些人还不在我眼里。

    对着他嫣然一笑:“沫扬哥哥。谢谢你!不过我们是不会逃跑的。我们一起战斗吧!”他低笑:“也好!知道你们的本事了得。要不再把对付我的那一招使出来我瞧瞧!”

    我讪笑:“这个...太惊悚了点吧!毕竟是大庭广众之下,这一传开,就麻烦了。”

    “快点动手!他们有多少人让他们全上了。省得麻烦!”胖子见我们迟迟没动手,不耐烦的大喊。

    于是乎,一场混战开始了。定术我是不打算用了,但逍遥步还是可以的,人家只会看到我的影闪来闪去。这个踢一脚,那个挥一拳。不过还是踢腿舒服,那些个大汉打过去,把我嫩的拳头都震疼了。

    偷空看看卢沫扬,呵呵,果然好功夫,一招一式,稳打稳扎,只要近,没有不挨揍的,而且那力度显然比我的花拳绣腿要管用得多,痛的那些大个子哎哟哎哟的直叫唤。

    再看如风,虽然有点小紧张,但还算表现不错,跟一个小子缠斗在一起,有点拳击的味道。而那些被我踢打的人倒有些懵了,因为找不到人了。

    嘻嘻!真好玩!回头看见梅姐姐和巧卉他们都着急的看着,而吴尘也想过来帮忙,但被姐夫拉住了。我冲着他们一笑,摆摆手,吴尘明白了我的意思,才停止了挣扎。跟着姐夫他们把巧卉、卢菲扬和梅姐姐护了起来。

    这才对嘛!省了我们的后顾之忧,打起来更过瘾了。大概不到十分钟,我们三个高手就把这些大混混给打得哭爹喊娘,鼻青脸肿的趴下了。

    而我们自己,除了如风挨了几拳外都没事。看着如风嘴角的血丝,心疼地伸手帮他擦掉。“疼吗?”他顺势握住我的手,轻笑:“不疼!”

    呵呵!这一架打得还真是痛快!看着那些混混哭丧着脸趴在地上,我来到了那个胖子面前:“喂!胖子!这个结果你还满意吗?要不要亲自试试呢?”

    如风和卢沫扬紧随在旁边,倒有点侠客三人行的味道。

    “打得好!这伙人经常在这里欺男霸女,做了好多坏事,我们都不敢惹的。”

    “是啊!大家到这来是为了放松的,可他们经常闹事。让大伙不得安宁!”

    “太长见识了,这就叫山外有山,人外有人啊!”“对,坏人总是有好人来收的。”.......

    鼓掌声,议论声渐渐近了,刚刚打架的时候躲的远远的人们都聚拢过来,一声声指控让那个胖子汗如雨下,面如土色。看看我们大家渐渐近,吓得连忙站起来,连声说:“对不起,我错了!对不起!我错了!”

    “嘻嘻,看你倒是识相。不过,我们凭什么相信你呢?”看他想溜,一闪挡在他面前,“今天就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你发誓以后再也不到这里来撒野了!而且,要来跳舞不许带手下人来,只能自己来跳,不然,我见你一次就打一次。听懂没有?”

    还真怕以后这家伙来报复,我们是没事啦,今晚之后谁还来这里?可是,人家这舞厅还是要开的,我们总不能留个毒瘤给他,那样太不厚道了。对付这样的人,威胁有时候还是管用的,他们就是一些欺软怕硬的家伙。

    “是是是,女侠说的是。小的再也不敢了。”呵呵!女侠都叫上了!好有成绩感哦!挥挥手:“快滚吧!”胖子如同得了圣旨般立刻灰溜溜的走了,而地上那些混混也在准备起离开。

    我眼睛一眨,喊了一声:“你们,慢着!我有说让你们走吗?”那些大汉顿时不动了,垂着脑袋,喘着粗气。

    “哼!一个个都是好手好脚的大男人,为什么要跟着这样的人混子呢?你们的爸妈知道吗?他们生你养你是为了看着你们长大之后当混混的吗?气死我了!”我的一番话说得那些混混头更低了。

    叹口气,接着说道:“光低头有用吗?难道你们以后的子都要这样低着头做人吗?为什么不做一个堂堂正正的人,昂首的过子呢?生活苦点怕什么?累点怕什么?只要是自己的正当劳动,谁敢说你们坏话?都给我抬起头来!”

    舞厅里的人都震惊的看着我,想不到我这样一个小小的女孩能说出如此发人深省的话来。而地上的这些男人,应该是男孩,大男孩!也都慢慢地抬起了头,眼里有迷茫,有悔恨,有痛苦,有希望。其实他们本并不坏的,只是没有找到生活的方向吧!

    这时候,歌舞厅的老板出来了,当然我并不知道他是老板,那是一个三十来岁的男人,衣冠楚楚。浑散发着一种优雅的气息。他后紧跟的侍应生解答了我眼中的疑问:“老板,就是他们了。”指着地上的人说道。

    老板皱皱眉头:“又是你们!这个月是第几次了?别以为我放了你们就认为我这里好惹!快滚吧!”随即转向我们,侍应生马上殷勤的介绍:“老板,他们可厉害了,几下就把他们打趴下了。”

    “哦?”老板微笑着打量着我边的卢沫扬:“这位先生好手!佩服佩服!”说着伸出手来,卢沫扬笑了笑,跟他握手。

    喔!这人竟然无视我和如风,哼!不理他了!径直走到梅姐姐他们边:“走吧!好累哦!回去休息吧!”

    后是那个侍应生在急切地小声跟老板说:“他们两个也很厉害的。特别是那个女孩子,不光会打,而且会说,把那个死胖子说得都没脸了。刚刚还在教训这地上的一干人呢?说得他们都脸红了。”

    “哦?刚刚说的那么厉害的就是她吗?我还以为......”那老板的声音里满是惊讶。

    哼!咱是人民教师出的好不好?职业习惯可该不了。不过,现在知道迟了,本女侠不喜欢跟那没眼力的人打交道,即使刚刚见到这老板的时候还在心里暗攒他有风度。哼!咱也看走眼了。

    PS:  (云中雁语)放假了,时间都混乱了!还好,今天纠正过来,但愿意志坚定一些,不再玩物丧志了!!!!嘻嘻!!!

重要声明:小说《穿越之重走青春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