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章剑舞

    剑术比赛终于在我们的翘首以待中来了。吃过午饭我们早早就来到比赛场地。

    下午除了剑术还有其他的几项武术类的比赛,不过因为我们没参加也就没关注了。其实这还是近几年新增添的项目,要按以往的赛制,顶多就是那‘男儿三艺’,现在的比赛项目越来越多了,参加的人数也越来越多了。

    剑术比赛是在台前的一块空地上进行的。其他的武术比赛也在其他空地上同步进行。

    我问道:“姐夫,这剑术是要两人对打吗?”姐夫摇摇头:“非也。就是个人表演赛吧!”

    “哦?那不对打怎么知道谁胜了呀?这样评分起来恐怕有水分哦!”还以为可以看到剑手们的对打呐!那多过瘾啊!

    “呵呵,当然有规矩了。主要看谁表演的难度高,既要灵活多变又要有难度,这样才可以拿到高分。”姐夫耐心的解释。

    “这样才好啊!我还真怕是两人对打,那样太危险了。”梅姐姐倒是高兴得很。

    看到四周一些穿着宽松武术服装的人,猜测他们必定是来参赛的选手。也好,表演赛也不错,不同的人武术路也不尽相同,我还可以欣赏欣赏。

    吴尘像只猴似的东钻西逛,一会儿跑回来说:“嗨,原来今天下午都是武术类的比赛,除了 剑术,还有拳术、棍术、气功等等,早知道有这些,云妹妹,你该报名参加的。就你那手,绝对拿冠军啊!唉!太可惜了!”吴尘连声叹气。

    我笑道:“为什么是我参加不是你呢?我可没那本事拿什么冠军。”大家也都笑了起来。

    伊克哥哥说:“其实往年是没有这些项目的,进几年才慢慢加了这些。大家对武术的兴致都很浓。不过真正的强手还比较少。”

    “那就是说姐夫得奖的机会还是很大的哦!毕竟以前得过这类的冠军啊!”我欣喜的恭喜姐夫,“姐夫,先预祝你成功哦!”

    姐夫白海松一白色武术服。显得人更是儒雅俊美,风度翩翩。“谢谢云儿!我想有了你设计的新招数,加上那特别的背景音乐,想不得奖也困难了。”姐夫满脸自信。

    想想也对,我可是指点了好几招给姐夫,姐夫学起来也快,已经达到出神入化的地步了。而且,就他们这些人选手顶多就是白开水般平平淡淡的表演,谁能想到把音乐和舞剑结合起来呢?即使有,那音乐也没我们的好。因为这是我们的秘密武器。当然也是我偷来的后世的歌了。那气势配上姐夫的手绝对吸引人眼球。

    至于音乐当然用我们自己的乐队了。如风担任了主唱,伊克哥哥和张波、巴朗都被我拉来,分别敲锣打鼓弹琴。并且与如风一起合唱。所以我们这群人今天个个都有事干了。

    人的潜力真的是无穷无尽。短短几天的排练,大家对于新鲜事物的接受能力让我吃惊。每个人都在拼命的学习,那认真做事的劲头真是令我佩服。我拍手示意道:“我知道大家都很有信心,但不要盲目的自信。我们每一个都是演员,所以今天的表演非常重要。大家一起加油吧!”伸出手来。大家各自两两相拍,嘴里都说着:“加油!”

    经过上午大家的密切配合,姐夫的招式已经与音乐配合得极为完美了。现在,就等着比赛开始了。

    终于等到主持人上台了,宣布下午的比赛开始。裁判员与选手各就各位。姐夫已经到了比赛场地了。我们在边上静静等待着。

    先是选手抽签,按抽到的顺序进行比赛。参加剑术比赛的一共有二十名选手。姐夫抽到的是十三号。心里一合计,好!这号码真的好,不靠前也不靠后。是得分的黄金号。

    听我这样一说,梅姐姐扑哧笑了:“云儿,你这脑袋倒能想的,还黄金号!呵呵,希望真的如你所说就好了。”

    咚咚咚。几声锣鼓响起来,比赛正式开始了。第一个上台的是一个二十几岁的男生。手倒还矫健,不过,果然不出我所料,没有配乐,什么也没有,就孤零零的一个人在那舞剑。仅仅是看看而已,谈不上视觉上有什么享受。

    后来的几位选手也是如此,而且我还发现,他们的招数几乎一样,这评判起倒是省掉许多麻烦了,谁的剑舞的更好,立马就看出来了。

    当第八位选手上场的时候,我们看的人已经对姐夫的胜利抱着满满的自信了。

    可是,天外有天,人外有人。这话还真不假。许是前面这些人的表现太过平淡,当这位帅哥上场的时候,大家也就是抱着看看而已的心里。

    可是,音乐竟然响起来了,而且是我最的《雕英雄传》的主题歌‘铁血丹心’ :“依稀往梦似曾见,心内波澜现。:抛开世事断仇怨,相伴到天边。逐草四方,沙漠苍茫,冷风吹天苍苍。那惧雪霜扑面,藤树相连,雕引弓塞外奔驰,猛风沙野茫茫。笑傲此生无厌倦,藤树两缠绵。天苍苍野茫茫。应知意似流水。万般变幻。斩不断理还乱合。经百劫也在心间,恩义两难断。”

    熟悉的旋律唤起了童年的记忆。要知道,这片子可是现在最火的一部武侠片了。我都看了好几遍了,仍然百看不厌。当然是后世看的,现在有电视的人家还是少了。这人竟然与我想到一块去了。不由对他刮目相看了。

    “呃!云儿,这歌好像听过呃!你看,还有不少人在跟着唱呢?”巧卉指着周围。

    哎哟!这下遭了,我怎么没想到这片子呢?而且,这片子就有蒙古草原啊!

    稳稳心神,看向场上的那少年,感觉倒有几分杨康的味道。一蓝色的袍子显得他清雅俊逸,而那一招一式更是灵活自如,娴熟无比。他的表现显然得到了评委和观众的大力赞赏。而音乐的运用也给他的表演增添了无穷魅力。

    “完了,完了。松哥得不了第一了。”吴尘垂头丧气。“别瞎说!”我打断吴尘,“不要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吴尘想起自己乌鸦嘴的名声顿时嘴了。

    后面的几个参赛选手又恢复到前面选手的水平了。那么,就看我们的吧!

    姐夫白海松终于上场了,我们也跟着进入了场地,在旁边支起了各种乐器。我们这一行人的到来让观看的人和评委们大开眼界,都目瞪口呆的看着我们,继而窃窃私语。不知我们要干什么。

    音乐响起来了,歌声唱起来了,白海松的剑舞起来了。我们大声唱着:“狼烟起 。江山北望。龙起卷 ,马长嘶 ,剑气如霜。心似黄河水茫茫。二十年 ,纵横间 ,谁能相抗?恨狂, 长刀所向。多少手足忠魂埋骨它乡。何惜百死报家国,忍叹惜 。更无语 ,血泪满眶。马蹄南去 ,人北望。人北望, 草青黄 ,尘飞扬。我愿守土复开疆,堂堂中国要让四方来贺......

    在气势如虹的歌声中。白海松姐夫的影在灵活的舞动了。剑一到他的手中,就像有了生命般动起来了。剑舞如雷霆震怒,蛟龙出海。

    他游刃有余地挥舞手中的利剑。将剑的力、美、准演绎得淋漓尽致。

    他的影潇洒飘逸,他的剑术吞吐自如,他的剑法刚柔相济。剑与人已合为一体,剑走人随,人到剑出。灵动之极!美妙之极!这才是真正的剑舞啊!

    而如风领唱的这几个男生今天的歌声也是雄壮激昂,与姐夫的剑舞相得益彰。完美极了。当唱到最后一句‘堂堂中国要让四方来贺’时,姐夫也完成了他的整动作。

    没有瑕疵的表演,最最完美的表演。我们成功了!等着大家的祝贺吧!

    不过,好像有点不对劲啊?怎么半天没反应呢?姐夫还在场上给大家鞠躬呢!

    没理由啊!我赶紧带头鼓掌。这下,所有人才好像刚刚醒过来一般大声呐喊起来:“好!太好了!精彩!最精彩的剑舞!”敢刚刚是看入迷了。果然有李白的风范,这不就是李白诗中的“起舞拂长剑,四座皆扬眉”吗?

    呵呵呵,我们激动地笑了。不自的拥住了姐夫,团团围住他,把他往高里扔着。

    观众的绪更是激烈:“冠军!冠军!绝对的冠军!”我们退了出来,接下来的比赛我们没有心思看了。都在焦急的等待结果的来临。评委席上,那些专家们也在激烈的讨论着。我想,这冠军绝对是姐夫的了。如果那第八位选手是人中之龙的话,那我们亲的白海松大哥就是龙王的级别了。

    二十位选手终于完成了各自的表演,现在,就剩下评委们的打分了。。当大家等得不耐烦的时候,那主持人终于来到了场地中央,他手里拿着的就是评委给出的比赛成绩。所有人都紧紧的盯着,生怕漏掉了一个字。那主持人看出了大家的紧张,他故意清清嗓子,卖起了关子:“大家是不是特着急啊?是不是特想知道自己的成绩啊?那么,好吧!下面我就来宣读评委们的结果。大家洗耳恭听吧!”

    “嗨!这不都废话吗?快点说啊!”吴尘不耐烦的嘟哝着。确实,这主持人是讨厌,干嘛这么吊人胃口啊?

    “首先宣布的是获得本届那达慕大会剑术比赛优秀奖的名单,请念到名字的选手过来领奖。有请颁奖嘉宾来为他们颁奖。祝贺你们!”主持人念了八个名字,当然不会有姐夫的名字了。

    ps:  (云中雁语)对于剑,心中总有一些结。幻想中,仗剑走天涯是何等逍遥自在的生活!!!亲,你呢?是否有同感啊???

重要声明:小说《穿越之重走青春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