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八章赛马

    听伊克哥哥说下午是赛马比赛,有速度赛马与赛走马的1000米、3000米、5000米的预赛,他报的是3000米。

    “什么?赛马还有这么多讲究吗?”吴尘摇摇头笑道,“那赛走马是什么意思?”伊克笑道:“在蒙古语中,走马被称作“脚儿绕”。就是让马儿快速的走路而不是奔跑。”

    “哇!那样更难吧?”不由想起了竞走,“这走马大概跟竞走差不多吧?”伊克点点头,赞许道:“云丫头说得对,这走马比单纯的速度赛马要难很多。”

    “伊克哥哥 你报的是哪个项目呢?”我问出了大家的心声。伊克哥哥微笑道:“哦,我报的是速度赛。就是那么理解的赛马比赛。谁的速度快就取胜。”

    吴尘问道:“会不会有危险啊?那么多的马一起冲,撞着了怎么办?”“呸呸呸......你别在那乱说!好话不会说吗?”瞪了吴尘一眼,“一定会没事的。放心吧!”心里还有一句,嘻嘻,有我在怕什么呀?

    “我只是参加而已,并没有冲击冠军的心思。所以我会注意,不那么拼命就行了。”诗玛姐姐也殷殷叮嘱:“一切要小心!平安就好!比赛不重要,重在参与。”呵呵,真是恩得紧啊!

    “那我们下午一定要去给伊克哥哥您加油!”呵呵,又可以出去玩了。吃过午饭,我们一行又来到了大会的赛场。

    此时赛场已经被布置成赛马的赛道了。围绕着舞台的跑道很简陋,只是用红绸带和竹竿围成了赛道的样子。想起后世在电视上看过的赛马场地那比这个要讲究多了。不过真正的赛马就应该是这样的的吧!

    赛道上没有人,大家都在赛道外面。熙熙攘攘的人们都在焦急而又耐心的等待着。

    比赛终于开始了。随着主持人的登台亮相,宣布下午的赛程后,赛马比赛拉开了本次那达慕比赛的序幕。先是1000米的预赛,分速度赛和走马赛两个项目。每次上场的人有二十多名。

    赛马场内。马儿如流星般在观众前飞驰而过,而骑手在马背上尽舒展姿。各路骑手云集,骏马嘶鸣,彩旗飞扬,观众振臂欢呼,赛马场成了一片欢乐的海洋。现场观众既为赛马捏一把汗,又为其精彩叫好。

    其中,速度赛观赏强,最吸引观众眼球。在起点,随着裁判员一声号令。骑手们蜂拥而出,一个个跃马扬鞭,奋勇争先。强健的骏马、矫健的骑手。异常壮观的场面让围观群众血沸腾。

    伊克哥哥的3000米要等一会儿才进行。现在进行的是1000米的预赛。当我们看到赛走马的时候,顿时明白了走马的意思,就是马儿的竞走。骑手坐的姿势要舒服多了,不像赛马那样体前倾,股腾空的那么难受。

    伊克哥哥介绍说“走马的行进要求是左右两侧的马腿轮流迈步。实际上就是让马走“顺拐”。不许马腾越行进。因为走马这种形式对于骑在马背上的牧民来说比较舒服。马正常走路的时候,骑马的牧民需要不断扭动腰部来保持平衡,感觉较累。虽然马跑起来腾空的时候牧民感觉也比较舒服,但马的体力不足以一直飞奔,因此,有经验的牧民都喜欢骑走马。不过。走马对于骑手的驾驭技术要求比较高,得紧勒缰绳、双脚使力才行,年龄小的骑手根本无力控制。所以参加走马比赛的选手年龄都在30岁以上。”

    我们仔细看去,果然看到的都是四十岁左右的中年男人在赛场上奔驰。那悠闲的样子竟不像是在比赛,倒像是散步一般。想起走马观花一词会不会就是因此而来呢?

    2000 米比赛开始的时候,伊克哥哥离开了我们,进入了赛马场地等候。我们既兴奋又紧张。因为是自己熟悉的朋友参加,观看的心就是不一样。那份期待也浓了许多。诗玛姐姐看上去虽然平静。但从她焦虑的眼神中看出她也是紧张的。

    终于等来了那激动人心的时刻了。我们的眼睛都紧紧地盯着伊克哥哥那道绿色的影。伊克哥哥倒是表现得很从容,上马之前和心的马儿交流了两分钟,我看得真真的,心想应该是跟马儿说要一起加油之类的话吧?

    裁判的哨声一响,所有的马儿如离弦的箭一般往前冲去。骑手们策马扬鞭,一个个精神抖擞。伊克哥哥的影在不断超越着。“加油!加油!伊克加油!”我们不由呐喊起来。

    就在最后冲刺的时候,突然,意外发生了。伊克哥哥旁边的一匹马突然前蹄跪地把骑手甩了下来,眼看伊克哥哥就要被波及了,那一瞬间,我们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下意识对着远处那摔跤的马使了定法。也不知道行不行?再不行就得用逍遥步去救人了。紧紧盯着那马儿,就在马儿即将撞到伊克哥哥的时刻终于停住了,而伊克哥哥也趁机跑远了。

    啊!心紧张的快要跳出来了。幸亏来得及,也不知道那被摔下来的骑手怎么样了。不过那马儿的样子太过诡异了,赶紧撤销了定,让马缓缓倒地。这一切是在电光火石之间完成的,我想除了我应该没有人能看得出来其中的奥妙吧!轻抚了一下砰砰乱跳的小心肝,大大的呼出一口气。总算是成功了。

    不过这惊险的场面倒是吓住了观看的人们。“天啦!怎么回事?那马怎么啦?”

    “哎呀!快救人啦!马失前蹄啦!”

    “天啦!千万别搞连环坠马事故啊!.....

    “唔!好险!旁边的那个人真是机灵,幸亏他跑得快啊!不然肯定会被带倒的。太刺激了!.....

    “诗玛!诗玛!醒醒!你看,伊克没事!他没事!”梅姐姐在边轻唤着。回头一看,竟是诗玛姐姐晕倒了,正靠在梅姐姐的怀里。想必是刚刚那惊险的场面吓着她了。

    赶紧伸手在她的人中处掐了一下,诗玛姐姐终于幽幽醒转了。

    “放心,伊克哥哥他没事!”立刻给了她一粒定心丸。诗玛姐姐的脸色这才慢慢红润起来。刚刚那惨白的样子实在是够吓人的。

    “云儿。是你救了他,对不对?一定是你!我知道,这样危险的时刻恐怕只有你才有办法救他的。”诗玛姐姐一把拉住我的手,激动的说。

    “呵呵!诗玛姐姐,你太高看我了。我又不是神仙,是他自己救了自己!伊克哥哥不是说了吗!不会那么拼命的。看到危险了当然得想办法躲开了!”看来在诗玛姐姐的心中我还真成了神仙般的人物了。虽然是有那么点仙风道骨啦!呵呵,自恋一把!

    其他人也是一脸惊诧莫名。“太吓人了!”巧卉连连拍着口,“幸亏差那么一点点,不然真是不敢想象。”

    “唉!也不知道那个人伤得怎么样?”梅姐姐善良的心让人感动,“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呢?纳些马应该都是训练有素的呀?怎么会马失前蹄呢?”

    “谁知道呢?或许是训练过头了。马儿受不了!”姐夫一脸沉重,仍然紧张的眺望着伊克哥哥的影。

    此时场地上的伤者和马儿都被工作人员迅速移走了。一些医务人员在给那一人一马进行检查抢救。后面的马匹并没有受到很大的影响,不过速度要慢了一些。这下。伊克哥哥和前面的几个人算是遥遥领先了。我们的心也放下来了。今天的预赛伊克哥哥应该没问题了。

    果然在最后宣布进入决赛名单的时候有伊克哥哥的名字。比赛完这场,主持人宣布今天的比赛结束了,后面的赛事往后顺延。我们都知道一定是刚刚那场意外让裁判们慎重了。毕竟,那么多人看着,那么多马也看着。如果继续比赛的话,有可能会给后面比赛的人留下影,导致发挥不正常。

    伊克哥哥回到我们边的时候。诗玛姐姐哭着扑进他怀里,紧紧地搂住他。伊克哥哥一愣,随即呵呵笑了,轻轻拍着诗玛姐姐的背。柔声说道:“别担心,我这不是没事吗?我还要陪着你白头到老的,怎么会让自己有事啊?”

    伊克哥哥的话让诗玛姐姐破涕为笑了。

    “那个。都怪我,乌鸦嘴!”吴尘斯斯艾艾的走过来,轻声说道,“对不起,我以后会注意的。”

    “呃?关你什么事啊?”大家都愣住了。

    “啊?你们不怪我吗?都是我不好。说什么坏话。幸亏没事,不然我会......”吴尘的头都低的不能再低了。

    “哈哈哈哈...”大家哄堂大笑。“你小子还真当自己是半仙了?随便说说就这么灵验吗?”伊克捶了他一拳。“这样的事年年都会发生的。我们都见惯了。你以为我们跟你一样是第一次遇到危险吗?我们是马背上的民族,摔下马那还不是小菜一碟的事吗?”

    一席话说得大家又乐了。吴尘脸上的郁闷也一扫而空了。

    如风轻拉我的衣袖,在我耳边说道:“我有话跟你说。”

    我回头,看看他一脸认真,心里暗想:不会吧?那么短的时间他看出来什么了吗?

    如风拉着我往一边走去,来到一处人较少的地方,一个蒙古包的后面。他停住了,轻声说:“是你!对不对?是你救了他!”他的声音虽然极小,但仍然掩饰不住一丝兴奋。

    ps:  (云中雁语)山穷水尽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雁儿期待亲们的支持哦!!!!弱弱的问一句,粉红票票有没???

重要声明:小说《穿越之重走青春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