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一章苏醒

    一个多小时后我们绕过敖包去了伊克的家。邻近的时候归心似箭的伊克终于撒开蹄子跑了起来。到了,终于到了!却不是我想象中的蒙古包,而是一栋两层的楼房。

    跟着伊克来到家里,伊克的父母大概五十岁左右,穿着他们的民族服装,洋溢的给我们端来了大碗羊

    哇塞!这是正宗的蒙古羊哦!真正纯天然、纯绿色的羊啊!我们双手接过大碗,咕咕嘟咕嘟大口喝了起来。

    伊克爸妈见我们这么喜欢,他们的脸上顿时露出了开心的笑容。“太好喝了!谢谢阿姨!”我连声赞叹!

    伊克妈妈笑眯眯地说:“谢什么呀?你们是伊克的朋友,就是我们草原人的朋友!欢迎你们!”那样淳朴的笑容,那样真挚的话语,让我马上喜欢上了这个美丽的地方,这些美丽的人们。

    跟着伊克走进他的房间,嗬!竟然还是新房的打扮,一切都是红色的。大红的囍字还未褪色,红漆家具一尘不染,红纱帐、红窗帘依然那么喜气。就连上的被单也是红色的。

    只有那个人,那个正静静躺在上的女子上穿的是一淡淡的蓝色,那样安静而清爽的蓝色,正如此刻的她。

    走近些,看清楚了,那是一个美丽的女子。虽然只是躺着,虽然只是闭着眼睛,但那直的鼻梁,那抿着的小小的唇瓣,那长长的羽睫,还有那长长的黑发无一不在告诉我们这是一个绝美的女子。

    想象着她睁开眼睛的那一刻该是多美!突然心里冒出了一个想法,这静静躺着的佳人不就是那个吃了有毒的果子而昏睡的公主吗?而她的王子一直守候在她边,为了救醒她不远万里到处寻找灵丹妙药。

    看看她的上,这么清爽,这么干净。可以看出这一家人是多么的善良,多么精心地护理着她。

    大家围坐在边的凳子上,紧张地看着我的动作。我掏出仙露瓶,对伊克说:“伊克哥哥,请你抱住她的头,并且把她的嘴巴弄开一点点。”

    伊克一一照办,轻柔地抱起她的头放在他的大腿上,然后轻轻捏住那张小嘴,张开了一点点,我迅速倒进了三滴仙露。并示意伊克合上她的嘴巴,帮助她吞咽下去。

    记得沫曾经说过:一滴仙露治外伤,两滴仙露疗骨骼。三滴仙露救人命。正是有了沫这样的说辞,我才极有信心地来了。

    现在就是耐心等待的时间了。沫并未告诉我这需要多久。我也就只好傻傻地带着大家一起等了。

    大家都静静地等着,谁也没有说话。五分钟过去了,没有动静;十分钟过去了,还是没有动静;十五分钟、二十分钟都过去了。依然一动不动的。什么反应也没有。

    嗯?不对啊?怎么会一点反应也没有呢?大家有些沉不住气了。伊克眉头紧锁,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他的妻子,脸上是焦急和恐惧;

    梅姐姐悄声问道:“云儿,是不是量倒少了?怎么会一点反应也没有呢?”大家纷纷望着我,我摸摸鼻子应道:“应该不会吧?我师傅就是这么教我的。再等等吧!”

    又过了五分钟,还是没动静。我心里也没底了。这个沫不会是诓骗我的吧?“若儿!”如风在后拉我,我回头跟他出去了。

    “你那神药到底灵不灵啊?这可是人命关天的事,哪里会只需要三滴神药呢?我看还是再多道几滴吧?别让人家失望才好!”嘻嘻。如风还是这么善良。

    “我也不知道。这救人命的事我也是大姑娘坐轿——头一遭啊!可是我记得沫说过三滴救人命这句话的。”我思索着。

    “可是都过去那么久了,一点反应也没有,你不觉得没戏了吗?”如风还是一脸担忧。

    “唉!那就再倒一滴试试吧!”看来大家都认为是我倒少了,因为大家那天亲眼目睹了吴尘上的伤好的过程,知道那反应应该是快的。可这一次却毫无反应,当然会认为是分量不够引起的。

    正说着。巧卉也出来了,一见我就说:“云儿,你那宝贝是不是太少了?”我拉着她说道:“走吧!我现在就进去再多倒几滴,看效果怎样?”

    拉着巧卉,后面跟着如风,我们三人又往房间走去。突然听到一声惊。

    呼。“动了!手在动了!”是伊克的声音。

    我们加快脚步跑进去,只见伊克正激动不已地趴在边,连声呼唤:“诗玛,我的诗玛,你终于要醒了吗?诗玛,诗玛!”喜极而泣就是此刻伊克的状态了。

    他的诗玛昏迷的那些子他没掉一滴泪,只是尽力想办法寻找灵丹妙药;而今天,此时此刻,当他的诗玛终于要苏醒的时候,这个高大的男人哭了,哭得稀里哗啦,一发不可收拾。

    上的人儿终于睁开了双眼,那双眼睛果然如葡萄般美丽透亮,只是眼神有些迷蒙,不知所措的看着我们这一群围着她的人。

    直到看到伊克,她才灿然一笑:“伊克,你怎么啦?怎么哭了?奇怪哦!你竟然会掉眼泪?是谁欺负你了吗?”伊克抽抽鼻子:“诗玛,你终于醒了!你真的醒了?”回头对大家说,“这是真的,对不对?诗玛真的醒过来了,对不对?”

    大家都点点头:“是是是,你的诗玛醒啦!真的醒啦!”闻声而来的伊克的爸妈看到儿媳妇终于醒过来了,顿时激动得说不出话来了。

    过了好一阵才缓过来,伊克爸爸说:“是谁?儿子,是谁救了咱们的诗玛?”伊克妈妈也问道:“快告诉我们,这大恩人是谁?”我连连朝伊克使眼色,拜托,别说是我好不好?

    伊克已经站起来到我面前,毕恭毕敬的行了一个大礼,这是干嘛,我赶紧移开子,顺便把他给扶起来。这样一来,他的爸妈立刻就知道了,马上围到我边,惊奇而感激地看着我:“这…这位小姑娘就是救命恩人吗?”我讪讪一笑:“那个,叔叔阿姨,不是我啦!我哪有这个本事啊?”

    听了我的话,他们倒疑惑了:“那…伊克,你刚刚跟她行礼怎么又不是她呢?”伊克耐心解释:“阿妈,阿爸,你们别急,救命恩人自然是她,她叫若云,诗玛就是她救的。”

    “哎哟,不是啦!我只是碰巧有一点特殊的药而已。”唉!不习惯被人这么捧着的感觉。“哦,对了,病人刚刚醒过来,需要补充营养,先弄点粥给她喝吧!”我想这是最基本的常识吧!

    这时候,上的诗玛坐起来了,那比葡萄还要透亮的眼眸里闪烁着喜悦的光芒。朱唇微启,声音却有些许的沙哑:“伊克,真好!他们都是来参加咱们的婚礼的吗?你怎么不叫醒我啊?太不好意思了!”停了一下,惊呼:“咦?我的嗓子怎么啦?我的百灵鸟般的嗓子怎么成这样了?”

    大家听着她的话面面相觑。这是什么况呢?不过我很快冷静下来:“伊克哥哥,姐姐的嗓子是因为躺了太长时间的缘故,休息一阵就会好的。不过现在最好先弄些水给她喝,毕竟她的子现在还很虚弱。”

    伊克妈妈恍然,拍了自己一下,说道:“我去弄水来!”说着急冲冲地忙活去了。

    不一会儿,伊克妈妈端来了一碗水,伊克接过去,来到诗玛面前就要喂她喝,诗玛一愣:“咦?伊克,你今天怎么啦?我又没病,干嘛要你喂呀?就是睡得长了子有些紧。”说着做做伸展运动,就要起来。

    伊克紧张地喊道:“别乱动,我不喂你了,你自己喝吧!”从伊克手里接过大碗,诗玛咕噜咕噜就喝了起来。

    看着诗玛那样毫无城府的笑着,我心里不由想到:莫非诗玛失忆了?不然为何要说那样的话呢?伊克也是疑惑地看着他的妻子,良久才问:“诗玛,我来介绍一下吧。这几位都是我的好朋友,这位尹若云是我的好妹妹。你能醒过来都是因为她帮忙的。”

    “我不是睡着了吗?为什么叫醒我这么难呢?”诗玛还没反应过来,眼睛忽闪忽闪的,真是漂亮!

    伊克脸上闪过一丝惊讶,还有一些心疼:“好诗玛!别着急!你的子已经大好了,再不用摔开你啦!”

    “我是怎么回事?”诗玛还是警觉到了不一样,“为什么你们这样的表?”

    “我想你应该一进门个睡了大半年了,现在离你们结婚的那一天已经过去大半年了。诗玛姐姐,你是个幸福的女子,有伊克哥哥这样好的人着你。”

    “啊?什么?大半年?我睡了大半年?为什么我一点印象都没有?为什么我脑子里一片空白?为什么?为什么?”

    伊克连忙搂住她:“别怕!我的好诗玛!想不起来没关系,我们以后再慢慢想。好不好?你现在需要好好休息,你的子还很虚弱,一定要好好休息才行!”

    许是刚刚醒来真的有些累了,诗玛乖乖地倒在上休息了。

    ps:  (云中雁语)加油!!加油!!!加油!!!!

重要声明:小说《穿越之重走青春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