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九章婚礼

    绕城一周后,画舫终于来到了白老师安排好的地点了。那里,正停着一顶大红轿子。火红的花轿,大红的彩绸,轿帏上是艳粉浮金的喜字和如意的纹路,轿门上是麒麟送子图,轿顶在阳光下闪着金光,在四角,轿檐飞起,并各缀着一个大大的彩球,球底下那金灿灿的流苏,摇摇晃晃的,煞是好看。

    白老师亲自扶着梅姐姐下船,上轿,一声吆喝,起轿了。轿夫是两位强力壮的大男人,抬起轿子缓缓前行。

    接下来的程序就是古老的婚礼仪式了,先拜堂,再入洞房。呵呵,这一天,两种不同风格的婚礼仪式都举行了,我想这应该是最特别的婚礼了吧!

    河边离白家极近,我们走了一会儿就到了。到了白家门口,就见到门口张灯结彩,人来人往,煞是闹。大门上贴着一副大红对联:“槐荫连枝百年启瑞,荷开并蒂五世呈祥。”锣鼓敲起来了,鞭炮响起来了,新人马上进门了。

    一些刚刚看过出嫁仪式的街坊又转到这里来了。停轿,落轿,新郎踢轿门。牵轿喜娘牵出新娘子,拿出一个大红绸带,中间一朵大花的那种,一头新郎牵着,一头新娘牵着,慢慢走进白家大门。

    进门时,先跨火盆,白老师小心翼翼地扶着梅姐姐,几乎把她抱起来了。我们在后面偷乐着,来到大厅,里面围满了亲戚朋友。喜娘扶着梅姐姐站定,有那声音响亮的司仪开始主持了。

    定睛一看,竟是那个带眼睛的张波在主持:“十年修得同船渡,百年修得共枕眠。我们英俊潇洒的王子白海松和美丽大方的梅若雪,你们本就是天生一对,地造一双,而今共偕连理。今后更需彼此宽容、互相照顾,祝福你们相亲相,白头偕老!我宣布,白海松先生、梅若雪小姐新婚典礼现在开始!鸣炮!”噼噼啪啪的鞭炮又响起来了。

    大家都目不转睛地瞧着这一对新人,悄声议论着:“呀!俩人站在一起,真是绝配啊!”“不知道长的怎么样?看材是极好的。样子应该也不会差!”一个大概是远途来的亲戚说道。

    “你不知道吗?就是隔壁的梅家女儿啊!那样子是美得出奇的。前几天我还见过,说是电影明星你也会信。”一个显然是住在这附近的妇女说。

    “不过我听说这梅家的女儿不是一直都蒙着面纱的吗?从来没有用真面目示人的。你见到的是不是她本人哦?”另一个妇女显然不信前面女子的话,“我猜啊,八成是长得实在太寒碜了,才每天都蒙着面纱的。”

    讨厌。干嘛背后议论人啊!说点好听的不行吗?人家是在办喜事,你在这里嚼什么舌根啊?一听到那女人的话我就来气了。真想把她给踢出去。这样的话要是一直传,那还了得!

    心里这样想着。要是沫在就好了,让那个嚼舌根的女人自己出去吧!

    “哎哟,真是不巧,我肚子好疼,要上卫生间了。”只见那女人捂住肚子急匆匆的跑了。

    哈哈哈。我快要笑出声了。这太逗了,看来是恶有恶报啊!老天爷不喜欢人在背后嚼舌根呐!

    “诶,别搞错了,我可不是老天爷哦!”沫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四处望望,没人。“别看了,我就在你旁边。不过隐了而已。”耳边呼呼吹了两口气。真是沫。那熟悉的的气息。那么刚才那女人就是他的杰作了。

    我还以为你完成任务就走了,原来没走。我知道沫会读心,就在心里跟他交流。“呵呵。我也想看看这人间的婚礼啊!省得以后不知道该怎么做?”沫轻笑着。

    “啊?你要结婚了吗?和谁?我认识吗?”心里突然觉得不舒服。好像有根刺扎了一下。

    “呵呵,你这小脑袋又在胡思乱想了。我说过的话你都忘了吗?”他又在我耳边吹气了。

    什么话?你说的话太多了,我哪里记得那么多?撇撇嘴,回头瞪一眼。却看到如风正站在我边。被我这样一瞪,他愣住了。“我有得罪你吗?干嘛那样瞪我?”凑到我跟前。气鼓鼓地问道。

    我捂住脸不看他,小声辩解:“那个。不是啦!我没有瞪你啊?你看错了。”“是吗?那是我眼花了?”他明显不信。“嘘...别说话了,快看,要拜堂了!”

    手自然地拉住了如风的手,朝梅姐姐他们看去。耳边却听见一声低低的叹息,随后,有风吹过我的发,我知道沫走了。

    其实我哪里不知沫的意思呢?只不过今世与他无缘罢了。静下心来,看着梅姐姐的婚礼。

    只见那张波又是那个习惯的动作,他推了推眼镜,朗声说道:“在这个特别的子里,你们的这段姻缘以天地为证,月为证,有我们的古城为证,一定会地久天长。新人一拜天地.一鞠躬,二鞠躬!,三鞠躬。”

    在边喜娘的指引下,梅姐姐转对着大门三鞠躬,白姐夫当然也是,而且合着梅姐姐的节奏,两人配合得极好。

    “水有源,树有根,儿女不忘养育恩。今天,父母面前行个礼,来孝敬父母美名传。新人二拜高堂。一鞠躬,二鞠躬,三鞠躬。”张波的声音极为洪亮。

    梅姐姐和白姐夫又转过对着坐在大厅正中的父母三鞠躬。白妈妈激动不已,连忙拿出大红包塞给了梅姐姐,白爸爸也是一脸微笑,欣慰地看着面前的儿子儿媳。

    又是标志动作,张波继续说道:“从今后望你们夫妻恩,比翼双飞,白头偕老; 永结同心。夫妻对拜。新人一鞠躬,二鞠躬,三鞠躬。”

    这一次,俩人面对面站着,在张波的指挥下终于完成了这关键的动作。

    “礼成!新郎新娘共入洞房!鸣炮!鼓掌!”张波的声音越来越响亮。鞭炮齐鸣,观礼的人笑着闹着鼓起了掌。

    我本想着这洞房我们女孩子怕是不能进去吧,没曾想梅姐姐临走拉着我说:“云儿,进来陪陪我。”我看看姐夫,他笑着点头:“还有仪式,你们正好在旁边陪陪她。”确实看到两个喜娘在旁边等着了。

    我一想,对哦。新房里也有看头的。于是拉着巧卉跟着上楼进去了。但见得那新房门上也是一副喜联:“红妆带绾同心结,碧树花开并蒂莲”

    进了新房,只见里面满眼的红色,大红的喜字到处都是,红被子,红纱帐,红桌上点着一对大红烛.尽显喜庆之色。

    喜娘把梅姐姐扶到边坐下,看看上,好像撒了许多东西,花生莲子之类的,取早生贵子之意。

    喜娘又拿来一把秤杆,秤杆也被包成了红色.“请新郎挑起新娘的红头盖,从此恩恩!”

    姐夫接过秤杆,轻轻挑起梅姐姐头上的红纱.顿时,一室的红色黯然无光,只见那绝世佳人含羞带俏,剪水双眸盈盈望着他。新房里静极了,大家都屏住了呼吸,生怕惊扰了这艳的人儿。

    “嗯?怎么啦?”朱唇轻启,声音甜美如黄莺出谷,娓娓动听。“雪儿,你真美!”回过神来的姐夫深款款。

    嘻嘻,我和巧卉显相视一笑,要的就是这种效果。今天这一天,姐夫一直看到的都是蒙着面纱的梅姐姐,直到此刻才见真容,当然是震撼之极了。

    另一个喜娘又端来一个红色托盘,里面放着两个小杯子,我知道,喝交杯酒的时间到了。“请新郎新娘同喝交杯酒,从此幸福到白头!”

    看着他们拿起小酒杯,勾手,对视,微笑,喝酒,这一刻,他们的眼中只有彼此。

    悄悄地拉了巧卉一下,边上的喜娘也回过神来,带着我们出来了,轻声说:“走,我们去喝喜酒了。让他们休息一会,等一下还有闹洞房的。你们女孩子就别进来了。”

    之后的事就不是我们能看的了。因为开酒席了,我们那饿了半天的胃实在需要好好慰劳一下了。

    至于新房里的那俩位吃什么,就不是我们心的事了。应该有专人送给新人吃的,而且不是白吃哦,是要梅姐姐封红包的。送的一般是一大海碗内容丰富的面条,两人共着吃才吃得完。据说这也是自古以来的习俗。寓意大概是从今以后两人就是有福同享的意思了。

    记得自己当年结婚时,来到如风家里,也是这样进了新房就不能出来的,一直要到第二天大早起来有人敲门了才开门。对了,还会封红包给开门的人,一般是家里的小孩子。当然还有好多其他的礼节,我想,有这么讲究的家长交代着,梅姐姐一定会做得极好的。

    婚宴就在家里的客厅举行的,外面的院子里也是,我们狼吞虎咽地吃着。过了一会,姐夫出来敬酒了。人逢喜事精神爽,看看白姐夫,红光满面,对大家的敬酒是来者不拒,一律笑呵呵的接受。

    ps:  (云中雁语)感谢朋友们的大力支持!也祝福所有的朋友们,跟文中的新人一样有人终成眷属!

重要声明:小说《穿越之重走青春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