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六章闯关

    ps:  (云中雁语)一直觉得有些习俗还是一代代流传下来比较好。亲,你说呢? ######################################

    我一听来兴趣了,连忙问道:“今天是不是可以整蛊新郎官啊?梅姐姐,可以吗?我也参加一个,行不?”记得后世参加表姐的婚礼时是有这个环节的,要新郎过五关斩六将的才放行。呵呵,特别好玩哦!

    梅姐姐抿嘴一笑:“随你高兴就好!”绿荷笑道:“二小姐,你快想想,有什么好办法整整新郎官啊?我们就知道要喜糖。反正今天我们说了算的,姑爷不会不高兴的。”

    嗨,那还不简单,拿来就是。我拉着她们到边上,悄声说了我的办法,她们纷纷说好。于是,大家开始准备了。

    刚刚忙好,就听到有人过来敲门了。绿荷笑嘻嘻的问道:“门外来的是谁?”当然是新郎了,不过应该还有伴郎,眯着眼睛在门缝里瞧了瞧,果然看到如风和肖扬跟在白老师边,还有两个不认识的,大概是白老师的朋友之类的,也是大帅哥,他们正面向梅姐姐的房间笑看着。

    白老师说了一句:“是我。”

    绿荷大声道:“声音太小了,没听见。注意,要说清楚哦!不然,新娘不高兴了。”看绿荷的样子,还真是口齿伶俐得很。

    白老师没办法,只好大声说道:“是我,白海松。”我们都笑了起来。梅姐姐也笑了。绿荷继续问道:“你来干什么?”

    这次白老师声音非常响亮:“我来接新娘子梅若雪。请姑娘们行个方便,开开门,好不好?”

    扑哧...大家笑得更欢了,绿荷忍笑继续:“给伴娘带红包了吗?

    红包大吗?”

    白老师早就知道要给红包的,马上递进来一个大红包。绿荷兴奋的数了数:“哇!还不错。六百块,六六大顺哦!”

    “那现在可以接了吧?”白老师期待地问。

    绿荷回应道:“新郎听好了,要想接走新娘子,必须闯过了我们的几道关才行。你愿意闯关吗?”

    他回答:“愿意!请姑娘出题。”想来白老师是知道规矩的,倒是配合得很。

    “好,听好了。第一关,‘的歌唱’。你新娘吗?如果她,那就把对她的唱出来,要唱十句表示你她的歌哦!”我大声问道。

    “咦,这好像是若儿的。是她在问。”听到外面如风和肖扬在议论。“那个,若云,姐夫知道是你。可不可以少一点,十首太多了,我一下子想不起来啊?”

    我嘻嘻笑道:“姐夫,不行啊,这是规矩。要十全十美的。你还是想想吧!不过可以求助哦,让你的伴郎帮忙啊!”

    听到此话,白老师松了口气,转就和他们商量去了。只听他们你一言我一语的谈的极欢。一分钟后,白老师开始哼唱起来:“你问我你有多深/我你有几分/我的也真/我的也真/月亮代表我的心...

    “真的好想你我在夜里呼唤黎明追月的彩云哟也知道我的心默默地为我送温馨....

    “你应该会明白我的...

    “让我的伴着你,直到永远。你有没有感觉到,我为你担心...

    “这就是,说也说不清楚;这就是。糊里又糊涂...

    “我一定会你到地久到天长

    我一定会陪你到海枯到石烂

    就算回到从前这仍是我唯一决定

    我选择了你你选择了我

    这就是我们的选择....

    .......

    他的声音透过房门传到我们的耳中,那么有磁,那么有感,梅姐姐幸福地笑了。

    我清清嗓子道:“嗯,还不错哦!姐夫。再接再厉,给你出个简单的吧!第二关‘的语言’。请用10种不同的语言说‘我你。梅若雪。’方言外国话都可以。”

    “啊?”白老师又惊住了,“我哪里会说这么多语言啊?”呵呵,瞧把他给急的,我们在门内都哈哈大笑起来。就听得他们在外面讨论着。

    听到一个陌生的声音说道:“别急,我是蒙古的,我们蒙古语说我你是这样的‘比恰嘛泰贴额’。”嗬,来的还远的哦,蒙古?草原?哇,那是我极为向往的地方啊!

    接着,白老师来到门前大声说道:“我你!梅若雪;i love you. 梅若雪;额你!梅若雪;偶死你咯!梅若雪;俺你!梅若雪;比恰嘛泰贴额,梅若雪。”

    说了有六种不同的语言后,白老师词穷了。而门里门外的人听着白老师那奇奇怪怪的我你之后哄堂大笑起来。

    绿荷大声说:“姑爷,实在说不上来也行,拿红包来吧!还差四个,那就四个大红包吧!”

    只听他大呼一口气:“好,好,红包。给红包。”随即从后的如风手里接过四个大红包递到门口,绿荷打开一条门缝,快速接过红包,又把门关上了。

    听到外面那几个又在议论了。“还有啊?肯定是若儿这丫头想的点子,也只有她能想出这些古灵精怪的问题来。”白老师还是了解我的,跟他们说的时候语气可无奈了。

    我嘻嘻笑了:“姐夫,这问题可不是我想出来的,不过是别人这样做过,我记得罢了。下一关,‘的表白’。你听好了,真的非常简单,我这里有新郎官的三从四德歌,你她吗?那就大声念出来吧!,记住,要念十遍哦!十全十美嘛!”接着我从门缝里递过刚刚写的三从四德。

    就听到外面一阵抽气声。“老公三从四德?这...这是什么东西?”

    “大声念出来吧!不然,新娘子不高兴了哦!”这一招特灵,白老师马上就念了起来,不过声音却小了许多。

    “听不见啊!大声一点吧!”可把白老师给憋的,我们却乐得不得了。那些女孩子没见过这样的玩法。都纷纷说道:“这个真好玩,以后我们结婚也这样闹一闹。太有意思了。”绿荷也道:“二小姐,你真厉害,都把姑爷给难住了。”

    白老师无奈的声音从门外传来:“老婆出门要跟从,老婆命令要服从,老婆讲错要盲从。老婆化妆要等得,老婆花钱要舍得,老婆生气要忍得,老婆生要记得。”

    听着白老师终于把三从四德歌给念完了,从门缝里看去。那脸已经是红得可以滴出水来了。旁边的如风和肖扬脸色奇怪的看着,而旁边的那两个大帅哥倒是饶有兴致的看着、听着,不时悄声议论着。

    接下来。更有趣的游戏在进行着,我把刚刚我们几个和梅姐姐一起在一张纸上留下的唇印递了出去,并且说道:“姐夫,这一关是‘的印记’。你一定认得哪一个是梅姐姐的嘴唇的,对不对?为了证明你们的。千万别认错啰!”

    这一下,那几个伴郎都兴致勃勃地围了上来,看着纸上那似是而非的唇瓣,这里点点,那里指指,却听到一个声音兴奋地喊道:“我知道。这是若儿的。没错,就是她的。”是如风的声音,天啦。大家顿时都奇怪的暧昧的看着我。这家伙,干嘛这么直白啊?认出来就认出来呗,还喜滋滋的喊出来干嘛?

    巧卉不怀好意地盯着我,笑得那叫一个猥琐:“呵呵,一下子就认出来你的唇了。这说明什么呢?”这妮子,也跟着凑闹了。

    “二小姐。看来我们梅府的喜事还多的哦!老太太知道了肯定高兴。”绿荷笑眯眯的说道。

    “好了,绿荷姐姐,别听他们瞎说。今天是梅姐姐的喜事,扯上我干嘛啦?别跟说,好不好?”

    梅姐姐微笑着拉着我的手:“别怕,她们是跟你开玩笑呢。不过,那如风倒是一表人才,跟我们又是亲戚,这下算是亲上加亲了,真好!”“哎呀,梅姐姐,你还笑话我。”含羞低下头去,恨不得有条缝钻进去得了。

    说话间,外面的答案已经递进来了,不愧是深梅姐姐的他,真的猜对了。而那个被打上小红点的唇就是我的,想来是如风的杰作了。大家又是一阵好笑。

    “咦?这应该只有一个答案的,为什么还有另外一个记号呢?”看看白老师在梅姐姐的唇边画的是一颗心,而我的唇边竟然也有一个记号。真是羞死人了。

    这家伙,到底凑什么闹嘛?不行,得罚罚他。气鼓鼓的来到门边:“姐夫,你虽然猜对了,可是答案只有一个,而这张纸上却有两个记号,不行,得罚红包。”巧卉和绿荷她们笑得合不拢嘴了,纷纷举起大拇指。

    “不是吧,那个不是我点的啊!”白老师无奈,但还是递了一个大红包进来了。“耶,云儿太棒了!这样也能要到红包。”巧卉拿着红包直跳。偷偷看出去,只见如风脸红红的了。旁边的人都笑嘻嘻的看着他。嘻嘻,谁叫你这么沉不住气的?

    “二小姐,后面的关还继续吗?”绿荷笑着问道。

    “继续,当然继续了。”打开门,笑盈盈地望着门口的白老师,哇!今天的白老师真是超级帅,光洁白皙的脸庞,乌黑明亮的眼眸,浓密的眉,高的鼻,绝美的唇形,无一不在张扬着高贵与优雅,着粉白色礼服,跟梅姐姐的婚纱正是绝配,一个比王子还要尊贵优雅的影出现在我们面前。

    哇!我的神啊!怎么有如此完美的男人!呆呆的看着,一时竟忘了自己该干什么了。

    “若云,我是不是可以接新娘啦?”白老师的声音把我从花痴中惊醒过来。“太花痴了吧?”如风的声音酸溜溜的传进我的耳中。抬头看去,只见他面色不愉地瞪着我。

    伸伸舌头,朝他讨好的地一笑。他转头不理我,不过我还是看到了他勾起的唇角。好了,该办正事了。“姐夫,最后一关啦,‘的追寻’。请新郎进屋寻找新娘的婚鞋,并为她穿上,时间是两分钟。”看着那极为伴郎也想进来,连忙挡住,“伴郎不能进来,但可以在门外给与语言上的提示。”

    白老师进来了,看着梅姐姐坐在藤椅上,那样娴静那么美好,不由痴痴的上前:“雪儿,你真美!”

    “请新郎官注意啦,时间紧迫哦!”绿荷在旁边笑着提醒。

    白老师看看四周,略加思索便找到了梅姐姐今天要穿的红鞋子。嗯?这也太快了点吧?莫非有人作弊。看看梅姐姐,哈哈,明白了,原来梅姐姐的嘴巴没说话,但眼睛却明明白白的告诉了他位置。

    “真是郎妾意,甜甜蜜蜜啊!恭喜姐夫,全部过关!新娘子是你的啦!”大声宣布道。大家都烈的鼓掌。白老师又掏出一个大红包递给我:“若云,这是奖励你的,今天的闯关特别有意思!姐夫谢谢你啦!”

    哇塞!太好了!高兴地跳了起来。

重要声明:小说《穿越之重走青春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