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七章陪嫁

    ps:  (云中雁语)用眼观察人世间的万物,用耳聆听自然界的声音,用心感受生活中的美好。愿一切一切不如意都消逝,愿所有所有美梦都成真!!!祝福所有!!!给你!给我!给雅安!给祖国!!!

    接下来的时间大家开始训练了,巧卉在学校的时候就跟着我练过几招太极,于是我完整地耍了一遍给他们看。戴刚和二哥二人顿时眼睛放亮,积极地跟着我练了起来,接受得还快,起码比巧卉强多了,就这么一会儿功夫,那些招式全学会了,虽然不够熟练,但练得有模有样的,这两人真是够得上武痴了。

    时间在大家的汗水中飞快地流逝,眼看太阳已经升起好长时间了,该回去吃早餐了。不然又要着急了。

    “给,擦擦汗吧!”一只手伸到我面前,抬头一看,是戴刚,手里拿着一块蓝格子的手帕,干净的样子。

    看他的脸上早已是汗流满面了。我摇摇头:“你自己擦吧!你流的汗比我多。”本来就是,毕竟我是充当了师傅的角色,当然不会那么卖力的练了,只是偶尔指点一下他们而已。

    “我怕什么?我是男生,到河里洗把脸就行了。快接着。”说着不由分说就把手帕塞到我手里,自己真的跑到河边去了。

    “嘻嘻,云儿,你就别扭扭捏捏的了,人家这是在巴结师傅呢!”巧卉在旁边笑得不怀好意。

    “哪有你说的那么多心思?”我嗔怪地笑了。突然想起肖扬也给过我一次手帕,那手帕还在我那里,洗干净还给他时,他还不要,说是我还会需要的。不知道今天他到哪里晨练去了?

    回到梅家,果然在客厅等着了。一见到我们回来,马上叫了起来:“哎哟。宝贝啊,你们是到哪里去了?这一大早就不见人影,把我可急死了!”

    赶紧跑到边:“,我们是去晨练去了。您看,来这几天,我都长胖了,再不锻炼,快要长成小胖子了。您就别为我们担心了,不会有事的!”

    “这丫头,谁说你胖了?谁说的?”一听急了。“女孩子还是长点才好看,你看那电视上一个个瘦的跟猴似的,还在那里走来走去。那腿倒是长的,就是跟两根棍子一样,有啥看头?”

    我扑哧笑了:“,您真逗!您说的是那些时装模特吧?人家那才叫好材呐!衣服穿着多好看啊!”

    梅姐姐走过来,笑道:“最不喜欢瘦子了。你看我们家,上上下下没有一个是瘦的。”又看了看我,“好了,快上去冲洗一下吧,运动之后洗个澡最舒服了。洗完了下来吃早餐。”

    还真是的,这一的汗味把屋子也熏臭了。回头。那几个早不见了,肯定都是去冲洗去了。

    只看到胖鱼坐在凉椅上,这家伙倒是悠闲的。正在笑眯眯地看电视。肖扬还没回来。轻轻走过去,在他耳边突然大吼一声:“嗨!”

    他吓一大跳,捂住耳朵,抬头一看是我:“云老大,吓死我了。耳朵都震聋了!”

    我问道:“胖鱼。肖扬呢?你们没一起吗?”虽然知道肖扬是去跑步去了。可还是想在胖鱼嘴里听到一点其他的。

    “呃!我一直在睡觉,这屋里有风吹着。睡得可好了。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出去的。不过他昨晚上自言自语的说了一句,好像说是要去见一个人,我睡得迷迷糊糊的,也没听清楚。”胖鱼抓抓脑袋,嘿嘿笑着。

    见人?这地方他不是第一次才来吗?还会认识什么人啊?难道是那个带他们来的人?可是见他干嘛?会有什么重要的事呢?真是的,也不跟我们说说。

    带着满肚子的疑问我上楼梳洗去了。巧卉正好洗完了,换上了一的粉色娃娃裙,显得真是青靓丽。看着巧卉轻快的影,我真是羡慕,为什么我的心里总会有那么多要心的事呢?简单一点多好!

    可是,这是不可能的。因为我已不是我。不是那个真正意义上的我,不是那个心里年龄与生理年龄同步的我,我有必须完成的使命,我的生活必须有规划的来进行。

    唉!叹口气,仰起头狠狠地冲洗着,让所有的烦恼都消失吧!起码这几天,让我能够轻松愉快的参与到梅姐姐的婚礼设计中吧!

    沫说今晚会是我和如风的第一次正式约会,他会知道约我吗?在知道了所有真相以后,他会怎样想我呢?

    真的好失败的,原以为自己有能力让他早点上自己,可是现在,竟然还是在沫的帮助下才得以继续下去。我有那么差吗?看着镜子里模糊的影,虽然还不够丰满,但姿也算得上凹凸有致了,特别是皮肤在百合仙露的滋养下,已是越来越嫩滑了。那一头长长的秀发柔顺光泽,再加上忽闪忽闪的美眸,嫩的红唇,这样的我他会不喜欢吗?

    朝着镜子做了一个鬼脸,不管了,好好等着晚上的约会吧!穿上一淡雅的粉紫色连衣裙,飞快地下楼。大家都坐到餐桌前了。眼睛略微一扫,肖扬还没回来。难得干爸倒是在家,想想也是,这马上就是女儿的喜事了,怎么也得在家陪陪了。

    餐桌上,交代说:“今天你们这些丫头小子哪里也不许去了,都在家呆着,好好陪陪你们的梅姐姐。”说着眼睛湿润了,“呀,我这老婆子终于等到这一天了。雪儿,明天就出嫁了,就是大人了。一定要事事如意啊!白家那小子敢欺负你就回来跟说,帮你收拾他。”

    梅姐姐也是眼泪汪汪的了:“,您放心,他会对我好的。”

    再看干爸干妈,都是眼睛红红的,干妈不停的拿手帕抹眼泪。这气氛顿时伤感起来了。

    唉!不由想起自己前世出嫁时,老妈也是哭的稀里哗啦的,临出门的那一刻是最难受的。从此,这个家就只能是自己的娘家了。回一次也是说回娘家,而不是单纯的说回家。

    而另外一个自己完全陌生的家却要被称作自己家了。心也有点酸酸的。这就是女子的宿命吧!

    不愿意大家都沉浸在悲伤中,我打起精神说道:“,您干嘛搞得那么琼瑶啊?梅姐姐出嫁是喜事啊!应该高兴才对。而且,白家离我们多近啊!有什么响动不都听得见吗?您还有什么不放心的?”我摇晃着的胳膊,笑眯眯的。

    “这丫头!”眉眼弯弯,终于笑了,“我还真是喜欢看琼瑶剧,多感人啊!看得我眼泪哗哗流。”

    “难怪老是这么年轻。原来有一颗多愁善感的心啊!”我歪着脑袋打量着

    笑得更欢了:“云丫头,这以后不知道谁有福气哦!这么聪明乖巧的丫头该配个好人家啊!要像琼瑶剧里那样的男主角,又高大。有帅气,这样我的云丫头才不会吃亏嘛!”

    “, 您又笑话人家了。”脸上一子一扭,转埋头吃饭。高大帅气。如风不是现成的吗?心里这样想着,脸却更红了。

    “哟!害羞了!不会是被说中了吧?”呵呵直乐。

    “!”含羞带俏地喊了一声。

    “呵呵,好了,不逗你了。快吃吧!”地摸着我的头发,“刚洗的头发都没吹干,这样可不好。”回头吩咐道。“绿荷,快去拿个干毛巾来给二小姐擦擦。”

    绿荷应声去了,很快即拿了干毛巾帮要我擦。 我赶紧接过来:“谢谢绿荷姐姐,我自己来吧!”

    “瞧瞧,云丫头多懂事!”笑眯眯的看着。

    眼睛偷偷瞄了一眼其他人,见他们都在吃饭。不过,胖鱼那肩膀干嘛一直在耸动?还有戴刚也是一脸强忍着的样子。哼。他们一定在心里笑话我了。

    有什么好笑的吗?不就是老人家好心取乐而已吗?眼睛朝他们轻轻一瞪,警告他们不许笑。果然好些了。不过马上他们就放下了筷子。飞快地跑出去了。

    “嗯?这俩孩子怎么啦?这么快吃饱了吗?”奇怪地问。

    “可能是去洗手间吧!”我胡乱说道。心里却恨恨的,这俩家伙一定是到外面笑去了。看我等一下怎么罚他们!

    饭后,说到院子里走走,于是,我们就陪着一起来到院子里,我见梅姐姐也一直跟着,不由奇怪:“梅姐姐,白老师今天不约你出去吗?”

    梅姐姐摇摇头,拍了拍我挽着她胳膊的手,说到:“这丫头,我不是说过吗?今天哪里也不能去,更不能见白家那小子了,这是规矩,懂吗?”

    哦,原来如此。我恍然大悟,想来这婚礼前男女不能见面的规矩这里也有。难怪要我们那里也不去,敢是在家陪嫁呐!我倒是忘了。

    扶着坐到凉亭里,说:“我在这里坐坐,你们姐妹去说说话吧!别老跟着我了。有绿荷在就行了。”

    笑着朝我们挥挥手。也好,我还真有事想问梅姐姐呢!

    跟梅姐姐一起走在院子里的树荫下,正想着怎么问她。她倒先说了:

    “云儿,那边早上打电话来说,肖扬被海松叫去有事去了。”梅姐姐悄声对我说,“你一直在担心,对不对?”

    “哦?是白老师叫去了吗?”心里不由松了口气,“怕着急,一直不敢问。听他们说肖扬一大早就出去了,都不知道他去哪里了?心里着急得很。幸亏是去那边了。”

    心顿时大好,张开双臂就抱住了梅姐姐。却没看见梅姐姐神色犹豫的样子。

重要声明:小说《穿越之重走青春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