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五章戏言

    (云中雁语)啦啦啦,啦啦啦,明天文要上架啦!!明天文要上架啦!!友友们,抽出一点点宝贵的时间来看看吧!!!首订有奖哦!!!

    ¥¥¥¥¥¥¥¥¥¥¥¥¥¥¥¥¥¥¥¥¥¥

    等我们回到梅家,巧卉他们也都回来了。白老师也随后回去了。一见我,巧卉神秘兮兮的拉着我就往楼上跑。

    到了房里,把门一关,拉着我坐到屋里的沙发上。表严肃的问道:“云儿,你和他是不是又出问题了。我们在路上碰到那个叶如风了,脸色不大好。你们不是和好了吗?我看你跟他一起去放荷灯了,怎么又分开了?”

    我无力的笑笑:“没事,你想多了。我们是一起放了荷灯啊!后来就碰到梅姐姐了,我就跟梅姐姐回家呗。”

    巧卉一脸不相信:“云儿,你还当我是好姐妹吗?有事也不跟我说。你以前不是这样的,不管什么事都要叽叽喳喳跟我说的。现在有了梅姐姐,就不把我这堂姐当回事了。”语气里有一些失落。

    我打起精神:“哎呀,好姐姐,哪有这样的。你是我永远的姐姐啊!有事我当然会跟你说了。可是现在我好困哦,等我睡好了就跟你坦白,好不好?”说着,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

    “哎,服了你了。累了就快去睡吧!”她无奈的放过了我。澡是在放荷灯之前就洗过的,说是有讲究,必须洗得干干净净的放荷灯那样才会显灵。于是,到浴室里又洗了一把脸,冲了一下脚,换上睡衣,躺在凉丝丝的凉席上,闭上眼睛。

    巧卉见我真的睡了,也去冲洗了一下,睡了。但我却毫无睡意了。眼是闭着的,脑子里却在一遍遍回放着我和如风放荷灯时的点点滴滴。

    心里不由叹息,一句话而已,就弄得两人又成陌路。这难道就是所谓的好事多磨吗?再过一天就是梅姐姐和白老师的婚礼了,我这样的状态怎么是好?

    沫啊,帮帮我吧!我真的不想因为自己的坏心而破坏了梅姐姐的婚礼啊?还想给他们一个惊喜的,可是,人家哪有心啊!真是的,沫是怎么回事?这么长时间都不管我了,连你也放弃我了吗?呜呜呜....我要哭了!

    “若丫头,我来了。你快别哭了,行不?”是沫的声音。我惊喜的睁开眼睛,哪里有人啊?房间里除了我和进入梦乡的巧卉,谁也没见。哎!大概是我的幻听吧!

    “呵呵,这丫头真是迷糊的可以。还幻听了。”又听见了,这次我真的听清楚了,确实是沫。好啊,连你也欺负我!我真的哭了。假装擦着眼泪,却在手指缝里瞧见了沫一闪而过的影。伸手就抓,总算抓住了一缕头发。

    我得意的笑了:“哼,抓住了。还跟我玩神秘。”谁叫你没事留那么长的头发,都披到腰下了。不过那银发的发质真的好好哦!软软的,滑滑的,那光泽,那手感,不愧是神仙特有的银发!

    沫对着巧卉轻轻挥手,“你干嘛?”虽然知道沫不会伤害人,可是还是觉得他的举动有些奇怪。

    “你希望她醒来看到我吗?”沫反问一句,轻笑道,“我只是让她睡得更熟而已。你放心。你不会认为我会伤害她吧?”

    “当然不会啦!你是最好最好的沫神仙啊!”赶紧赔笑。拉着他坐到沙发上。

    “说吧,找我来有什么事?”沫煞有介事的问。

    我瞪着他:“喂!你今天心很好是不?故意玩我是不?我心里想什么你会不知道吗?我的委屈我的痛苦你都没看见吗?你...你气死我了!”

    不知道怎么的,在沫的面前我竟是如此肆无忌惮的。

    “说完了?发泄完了?”沫依然笑意盈盈。

    我垂头丧气,这人一点劲都没有,人家发火你就配合一下也发发火嘛,搞得发出来的火气就像被吸入了湿漉漉的海绵之中,那火气就一点点的被吸走了。

    看看沫依然是一袭白色长袍,不问道:“这么的天,你还穿长袍,别憋出痱子来!”

    沫微微一愣,旋即大笑起来。“喂。你要害死我了。”赶紧伸手捂住他的嘴,整个体自觉的歪在了他怀里。“怎么,这是要投怀送抱吗?”沫笑眯眯的低头看我,那闪亮的星眸锁住了我的眼睛。

    我呆呆的被吸住了,无法动弹,无法思想,脑子里一片空白。不过却能感觉到沫的体在渐渐发。明明刚刚接触的时候还是凉凉的,让我觉得好舒服。

    “你放心,我在房间设了结界,外面是听不到的。”他的声音有一点点变样了。随即迅速站起来,而我则被他按在了沙发上坐着了。

    这..这是怎么了?我疑惑的看他,却见他脸色可疑的红了许多。不好,凭着自己曾经为女人的经验,我知道他是体起反应了。

    不由地偷瞄他的体,可是那长袍挡住了,什么也看不见啊?嘻嘻,神仙那个是什么反应呢?歪着脑袋想着。

    “呃!看样子你很闲哦!没事又在胡思乱想了。”沫似笑非笑的转,“那没我的事我就走了。”

    “没有,没有。你别走。我绝对没有想你有什么反应的事?”跳起来拉住他。可是,我这说的是什么呀?低头狂抓自己的眉头。

    “你是嫌自己的眉毛太多了是不?”沫拉下我的手,“唉,真是把你没办法。这明明应该是三十几的心理年龄,可怎么我看着好像越活越小了?”

    我抬头哀怨的望着他:“人家本来只有十几岁,干嘛说我三十几?你都没好好看看,我这不是十五岁的容貌吗?要是永远都这么年轻那该多好?你说是不是?”

    沫举手投降:“好,好,你是永远的十几岁,可以不?”我这才抿嘴笑了。没想到沫的一句戏言竟如同神谕,在以后的岁月里我的容貌真的如十几岁的少女般一直没变。此是后话,暂且不提。

    想到如风,我的心又低落了,愁眉紧锁。“唉,看你这么遵守约定的份上,我就帮帮你吧!”沫叹了口气,“还记得我说过的话吗?”我眨眨眼:“你说过的话多了去了,我哪知道你要问哪一句?”

    他笑着轻敲我的头:“你啊!”

重要声明:小说《穿越之重走青春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