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三章雀跃

    (云中雁语)坚持就是胜利!愿所有写书的友友们都能坚持下去!愿所有看书的友友们都能看得快乐!不论夏还是秋冬,雁儿会一直走下去!!!

    ############################################

    熊腰男听到我的声音连忙转,看到我的那一刹那,咧开大嘴狞笑着向我扑来。我轻笑一声,形一晃,脚尖一勾,啪的一声,熊腰男摔了个嘴啃泥,痛得他哇哇大叫。

    “哎哟!这小妞还有几下子啊!辣妹子,我喜欢!让哥哥来会会你吧!”小胡子终于放开手中搂着的华美美,活动了几下手脚,摆出一副拳击的姿势等我进攻,“来啊!妞,跟哥哥我好好玩玩!”我不屑一顾。就他那瘦不拉几的板,还不知得起几摔?

    而此时,吴尘和如风已经过来了,瞟了一眼如风,见他神色有些变化,有一丝紧张,还有一丝慌乱。到底是十几岁的少年,心里终究是藏不住事的。不过这紧张里有没有一点是为我呢?

    眼神又不由自主地飘向他,他..他竟然走过来了。眼睛死死的盯着我,我们的视线在空中相遇了。我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眨巴几下再看,他真的过来了,而且速度极快。

    我傻傻的笑了。如风,你心里是有我的,对不对?

    “快闪开!”如风大吼一声,飞起一腿,向我后踢去。

    嗯?等我慢慢回过头,原来是刚刚倒在地上的熊腰男已经起来了,在我后偷袭我。现在又被如风踢了个仰面朝天。看他那双牛眼都气红了,想来是极为不服气了。

    那么,刚刚如风就是为了救我而过来的了。嘻嘻!好开心哦!

    “你不是能打的吗?怎么像个傻子一样不知道闪开!还真是够迷糊的。”如风依然冷冷的语气,但我已经不再介意了。危难之时见真。“你别想多了,是朋友都会这样做的。”他又凉凉的补充了一句。

    嗬!是朋友了。有进步,只要别不理我,别给我乱点鸳鸯谱就行。我对着他灿然一笑,“谢谢好朋友如风。”他别扭的横了我一眼,“有账没跟你算,先别高兴早了。”

    啊?有没有搞错?应该是我跟你算账吧?我都没提,你倒好还想跟我算账?我嘀咕着,凭什么跟我算账啊?反过来才是,好不好?

    他又横了我一眼:“这些家伙准备怎么办?”看看小胡子在对面倒也不敢怎样了,为啥?因为他的几个手下全都趴下了。肖扬经过几轮试手,已经摸清了大个子的路,用了巧劲几下就搞定了。不愧是聪明的肖扬。

    而二哥和戴刚二人则配合得极好,运用车轮战,对着另一个大个子拳打脚踢,轮番上阵,把个大个子打得手忙脚乱,苦不堪言。看来他们两个为了闯江湖还是下了一番苦功的。

    这下,小胡子再也顾不上找我打架了,拉着华美美就跑。而他的那三个笨手下在后一叠声的喊他也顾不得了。

    哈哈哈,大家爆笑起来。那几个连忙爬起来灰溜溜的跟着跑了。我们笑得更欢了。

    后有老人经过,好心提醒道:“你们还是小心点吧!这几个是最不好惹的,就怕他们找人报复啊!”

    “谢谢您,老师傅。”尽管不以为然,还是要感谢人家的好心。

    这算是闹剧一场,总算可以好好的去放荷灯了。拿着荷灯,慢慢走到如风面前,忸怩着想邀请他一起放,他转就走。“喂!你...”我气急,这人怎么这样,刚刚给了一点希望,又来一盆冷水。有这么折磨人的吗?

    “还不跟上?”他的声音淡淡的,听在我耳里却是美妙的音乐了,跟上?那意思就是他答应跟我一起放荷灯了?

    顿时欢呼雀跃起来:“耶!太好了!”

    巧卉跑过来问道:“云儿,什么事这么高兴啊?”我笑着把她推到胖鱼边,“交给你啦!你们一起去放荷灯吧!”

    说完转就跑,如风的脚真长,一句话的功夫就走去好远了。没事我也不能老用那逍遥步,看起来逍遥,其实要提气运功老费劲了。所以还是跑步前进吧!

    没事走那么快干嘛?心里直犯嘀咕,埋头快步跟上。“哎哟!”又被撞了。抚着额头,抬眼看去,“你怎么停下了?”

    “不停下你想下河吗?”如风轻笑,随即又说,“为什么你老是被撞呢?走路要往前看不知道吗?”语气里有一丝担心,还有一丝埋怨。

    呵呵,能让他这么紧张我,多撞撞也无所谓啦!我傻傻笑了:“没事,反正你的背不是墙。”

    他哭笑不得的看着我:“你还想撞墙?”

    “不是啦!我是说你的背没有墙壁那么硬,虽然比豆腐要硬多了。”我撅嘴辩解。

    他摇摇头:“看你怎么一会儿聪明绝顶,一会儿又笨笨傻傻的,到底哪一个才是真的你?”

    我嘻嘻一笑:“都是我啊!不然你总不会说我体里有两个人吧?那太聊斋了吧?”他唇角微勾,难得露出了一点笑脸:“这话特别,又变聪明了。”

    看看我们停留的位置,还真是放荷灯的好地方。抬头,天上是灿烂的星空,那闪烁的星星犹如会说话的眼睛在眨巴眨巴的看着我们。低首是满眼流动的荷灯,带着人们的愿望流向远方。边是一棵拔的杨柳,柳条在晚风中轻轻摆动,间或有一两片柳叶在头上拂过,就像温柔的手在抚摸着。

    心在这一刻彻底安静下来,拉过如风的手一起举起荷灯,眼睛亮亮的望着荷灯,嘴里喃喃低语:“愿所有的误会都消失,愿我们的之路鲜花满地!”

    如风静静地看着我:“你在嘀咕什么?”我诧异:“许愿啊?放荷灯不是要许愿的吗?你不会不知道吧?真的,很灵验的,要不你也许一个。不过最好跟我的一样就好了。”

    “那你告诉我不就得了?”他无所谓的说。我轻瞪一眼:“不行的,不能说的。这是考验我们是不是心意相通?”他瑟缩了一下:“啊?这么复杂?那我还是别放了。”想抽手出去,我急得要哭了:“你..你怎么这样欺负人?呜..呜...”眼泪又不受控制的流下来了。

    这下他慌了:“唉,我放还不行吗?你别哭了,行不?别人看见了还以为我怎么你了?”说着用另一只手笨笨的给我擦眼泪。我这才破涕为笑。

    随后俯轻轻把荷灯放入河中,荷灯的光在水中跳了几下,随即更加明亮了,看着渐渐远去的荷灯,我不由自主的拉着如风就追着荷灯跑着,完全沉浸在放荷灯的喜悦中。

    这是我和如风第一次一起放的荷灯啊!真好!我的愿望终究实现了。感谢荷花神的眷顾。虔诚的对着荷灯膜拜。

重要声明:小说《穿越之重走青春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