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八章浮想

    一大早,我们就在鸡鸣狗叫声中起了。肖妈妈煮了稀饭,还焖了一锅红薯,就着腌菜我们吃得津津有味。饭后,肖爸爸郑重其事地对我们说:“你们今天就别走远了,就在附近的山林里看看有没有野**。至于昨天的事,你们别放在心上,那个东西我先替你们保管着,等你们走的时候再给你们。”我们弱弱地答应了。

    随后,肖扬就拿出了抓野鸡的工具,呵呵,这不就是昨天捞鱼的网子吗?难不成也是用它来捞野鸡?肖扬点点头:“其实家里有猎枪,但老爸不许我们用,只好用这个抓了,反正就是为了好玩,我以前试过的,这样抓的野鸡是活的,鸡更鲜美。我们就将就着用吧!”

    一行人离开了肖扬家,走进了山林。还好是个艳阳天,阳光暖暖的照着,冬天的山林自有一种苍凉的美,那高高立的树木静默无声,地上是早已干枯的树叶,踩在上面发出吱吱的声响,给这寂静的山林平添了几分活力。

    “哪里有野鸡啊?这么安静,连个影子也没见着啊?”宝儿东瞧瞧西望望,失望地说道。“这里当然没有啊,离村子这么近早被人抓光了,还留着给你抓呀?”胖鱼嗤笑道。“哦!”宝儿恍然,立刻兴致高了起来,“那我们走远点吧!”

    我和陆奇相视一笑,要的就是去远地方,我们还想探险呢!虽说嘴上答应了肖爸爸,但是我们心里时刻在想着到那什么古洞去瞧瞧的。我拉过肖扬,悄悄问他:“要不我们到那去吧?你不想去看看嘛?我们这么多人,没关系的,再说我们三个都还有功夫啊,到时候一人管一个,不久行了吗?”

    陆奇在旁边也连连点头:“就是,凭我们几个的手还怕什么呀?出来玩就玩刺激点!”肖扬听了我们的话,脸上露出了会心的笑容:“其实我早就想说要去的,小若你不是说不去吗?怎么现在又···?”我嘻嘻一笑:“嗨,我不那样说的话,你爸妈昨晚不就知道了吗?所谓隔墙有耳,保险点是不错的。”肖扬无奈摇头:“就你花样多。”

    我拍拍手,大声说道:“亲的朋友们,今天我们有幸来到了有着悠久历史的大王山,下面就开始我们的探险之旅吧!有请我们的向导大人带路。”大家噢噢的大叫起来。“好啊!”胖鱼尤其兴奋,巧卉虽说有点担心,但看到大家那么开心也只好同意了。肖扬给我们简要说了一下行程,先爬大王山,再钻洞,因为那个山洞在山的那一边,必须爬到山顶才行。

    说话间,我们已经离村子越来越远了,而且,上山的路也越来越难走了。举目四望,群山环绕,肖扬的家只是山谷中的一个小点了。这大王山还真是名不虚传啊!够大,够高,够气派!

    “其实只有这座最大的叫大王山,边上那座小一点的叫小王山。”肖扬边走边说。“哈,还有小王山,太有意思了!”我又浮想联翩了,“肯定是很久很久以前,这里住着两个拜把兄弟,他们不满官府的剥削统治,就来到了这里,然后招兵买马,做起了山寨大王,而那个弟弟自然是小王了,他们住在各自的山头,过着与世无争的生活。”

    “云儿,你又在瞎想了。”巧卉很无语的看着我。“不过,我觉得你说的很有可能哦!”宝儿也是幻想的女孩,“后来,他们在山下遇到了自己喜欢的女孩,就娶了回来当山寨夫人了。”

    “哈,宝儿,你该不是思了吧?”我轻笑,“不过,我也同意你说的哦!”“什么呀?你取笑我!”宝儿脸一红,眼睛却不知觉地飘向肖扬,“我表哥对你好吧!小若若!”

    这丫头,倒打一耙。我轻轻在她耳边说:“我看到橙肆澈??∫?灰?业纫幌赂?阒圃旎?岚。俊北x?咔硬灰眩?妨?Φ拖吕矗?还?焐弦裁幌凶牛骸靶”砩??憧创砝玻 ?p>  什么呀?这家伙竟然得寸进尺了,我嬉笑着突然袭击,伸手哈她的痒痒。“哈哈哈··不敢了,小表嫂。”她最怕痒痒了,赶紧求饶。我眼一瞪:“还在胡说。”“是是是,不敢了。若云,好若云!”看到他们几个奇怪的眼神,宝儿连忙改口。

    “哈哈,我们在闹着玩呢!你们什么也没听见哦!”我打着哈哈,心里特不好意思。刚刚宝儿那么大声,他们肯定都听见了,瞧陆奇的脸红的那么奇怪。这下丢人丢大了,偏偏那死胖鱼也来凑闹:“你们说什么呀?怎么她叫你表嫂啊?”

    “没什么啦,开玩笑的。你还当真啊!”我真是郁闷极了。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这个胖鱼,太没眼力了,没见到你老大脸都黑了吗?肖扬脸臭臭的一把拽过胖鱼:“你没累着是吧!来,拿东西!”说着就把网子给了胖鱼。看着胖鱼那摸不着头脑的样子,我低头轻笑。陆奇却是很高兴的样子,走在胖鱼边给他加油。嘿,这家伙,他倒开心了。

    许是很久没人走的缘故,越到山顶越发难走了。并没有路通往山顶,我们只是捡那稍微好走的地方走着,到处是枯枝败叶,还有随处可见的荆棘丛,虽然枯败了,但也甚是扎人,一不小心就会被荆棘给划一下。好在大家都穿的多,倒也没伤着,只可惜上的衣服了。

    终于到了大王山的山顶了,大家都松了一口气。站在山顶,极目远眺,果然是最高的一座山,那边上连绵起伏的山都在它之下,很有一种俯首称臣的感觉。“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杜甫的诗句写得太妙了!“我大声吟诵。“我也想到一句了.”陆奇看了看我,随口吟道,“空山不见人,但闻人语响。”“哎,不错哦!”我点头赞赏,“不过现在应该是空山但见人,又闻人语响哦!”那几个在边上歇息,听着我们的吟诵,也思索起来。“有了,连峰去天不盈尺,枯松倒挂倚绝壁。”肖扬边说边指了指不远处的一棵松树。我们瞧过去:“嗯,还算贴切。虽不是绝壁,但能想到李白的这首诗,真是好样的!”“喂,你们是来玩的还是来比赛背诗的呀?我可不会哦!”宝儿撅着嘴巴不乐意了。“是呀,我也不会,别酸了。”胖鱼一副头疼的样子。我们相视一笑,坐了下来。

重要声明:小说《穿越之重走青春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