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治愈

    一夜无梦,许是事太多,体太疲劳,一倒在上就睡着了。清晨醒来,巧卉竟然没醒,我轻轻推她,还是不动,也罢,大概昨天胖鱼太兴奋,拉着他们多训练了一阵,太累了,让她睡吧。我轻轻起,没有叫醒其他人,独自往场跑去。

    开学后晨跑的人渐渐多了,这不,今天的场上就已经有人在跑了。不知道是谁?我加快速度向前跑去。近了,更近了。是他,肖扬。我微笑,还是熟人。还以为学校的其他同学也晨跑了。

    肖扬回头看见是我,展颜一笑:“嗨,早,小若。”我报以轻笑,随即发现有什么不对之处,使劲想了想,没什么呀?不就说了一句‘嗨,早’吗?哦,对了,他叫我‘小若’,原来可没这么叫我的,嗯,小若,听起来还蛮顺耳的。不过,我现在的名字是不是太多了点?‘丫头’、‘小云’、‘小云儿’、‘云儿’这是家里人的叫法,‘若儿’、‘若’、‘若若’、‘小若’这是几位男孩子的叫法,还有其他同学的各种叫法,哇,这我们老祖宗的汉字还真是有意思,简简单单的两个字,竟然有那么多的组合。

    “想什么呢?”肖扬在我边慢跑,我回过神,嗨,又走神了。“哦,没什么啦。”我赶紧说话,“你也是篮球队员吧?我昨天看见你在打球了。”他微微蹙眉:“说到这个就心烦。我们班没有好手,几个队员懒懒散散的,打起来没劲。”“哦,你是你们班的队长吧!那要多心了。”看他的样子准没错。他点点头:“你们班是陆奇吧?他棒的。不过我不会认输的。”看来他们倒成了对手了。“那你要加油哦!我们班可是奔着第一去的哟!”我故意激他。他仰首轻吼:“好,加油!加油!”

    又一道影快速跑过,经过我们边时,突然伸手拉着我就跑。我定睛一看,是他,陆奇。还真是说曹到,这就把他给说来了。我回头朝肖扬摆摆手,跟着陆奇跑了起来,边跑边问:“喂,你是不是有事啊?”他紧紧抓着我的手,继续快跑。

    我又好气又好笑:“这是怎么啦?成哑巴了?快放手!”他这才放开我的手,在我旁边慢跑起来。“你昨天说的话,我记住了。今天中午我会把妹妹带来的。不过,我不想别的同学知道,妹妹很怕生的。”他轻轻说道。我微一思索,有了:“这样吧,你直接把妹妹带到后山坡去,在梅林边等我。你大概几点能到?”他想了想:“一点吧!”

    “好,那就说定了,我一点到梅林边去。”我接着问道,“我们班的运动员都选好了吧?”“嗯,选好了。放心吧!”他自信地说,“老师不是叫你管啦啦队的吗?那你准备没有?”我摇头:“这两天怕没时间,因为要办黑板报。这事都到一堆了,真够烦的。”“你能行的,我信你。”桃花眼弯弯一笑。场上跑步的同学终于多了,我也懒得再跑了,回到寝室梳洗,巧卉已经起来了,看见我进来,埋怨道:“你怎么不叫醒我呀?”我轻笑:“你呀,睡得一动不动,根本叫不醒。难得你这么好睡,我怎么能打断你的美梦呢?”巧卉眯眼一笑:“呵呵,还真是做梦了。”“快快招来,做了什么美梦?”我上前哈她的痒痒,她格格笑着跑了起来。

    等我们到教室上早自习的时候,胖鱼才匆匆赶来,一到位上就转说道:“云老大,我今天迟到了,也不知怎么回事,昨晚睡得这么沉,早上就起晚了。对不起呀,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莞尔一笑:“没关系,我说过啦,现在,你才是他们几个的教练,你们想什么时候练就什么时候练,早上起不来就算了。反正今天也不是你一个没来。”我故意斜望了巧卉一眼。胖鱼一听,顿时乐开了花。时间如流水,眨眼间中午就到了。吃过午饭,我跟巧卉说想一个人静静,巧卉很配合地拉着红嫣去寝室了。我慢慢走出教室,来到通往后山的小路上,现在还早,就当饭后散步吧。一路慢吞吞的走着,想着自己这一世的种种,心中有一些恍惚,过往的一切到底是梦?非梦?自己到底是在梦中?还是梦中的自己来到了这里?沫是真实存在的?亦或是我心中的一个幻像呢?......越想越迷糊,不知不觉中已到了后山,我朝地上一坐,看看没人,干脆躺了下来,休息休息吧。

    “若若,若若!”有声音叫我了。我睁眼一看,陆奇来了,旁边站着一个女孩子,七八岁的样子,眼睛很漂亮,睫毛长长的,跟陆奇很像,但脸色有些苍白,子有些瘦弱。女孩怯怯地盯着我,我坐起,露齿一笑:“小妹妹,你好漂亮哦!我是若云姐姐,姐姐好喜欢你哦!”“冉冉,快叫姐姐。”陆奇温柔的对着陆冉说话。“姐姐。”陆冉乖乖的叫了一声。“你叫冉冉啊,好好听的名字哦!你就是那冉冉升起的太阳,那么明媚,那么美好!”我突然好有激,心里坚定了一个想法,一定要将陆冉治愈,“来,跟姐姐握个手,好不好?”我蹲下子,满脸笑容。陆冉终于微笑了,伸出小手与我相握。我马上给她号脉,发现她肺里有痰,而且气喘。“嗯?你会号脉呀?”陆奇惊讶地问,自己醒悟过来也吓了一跳,咦,我怎么会的?一定又是沫,他一定是把一些本领输送到发卡里面了。而我也在不知不觉中学会了号脉。我胡乱应一声:“我也是学着看看呗!”接着,我掏出白瓷瓶,递给陆奇:“这就是我说的仙露,”你要不要试试?”倒了一点在盖上,深深吸一口,顿时心清净,浑舒服极了。陆奇接过盖子,也闻了闻,然后抬起头来,一脸惊喜:“果然是仙露,光是闻一闻就令人心舒畅。若若,太好了,冉冉可以治好了!”他激动得要流泪了。还真是个中人。牵着冉冉的手,他满脸欢喜:“冉冉,来,你也闻一闻。”我轻笑:“冉冉应该喝下去才行。放心吧,没问题的,我的脚伤怎么好的你该知道了吧?”我赶紧提示,虽然自己并没有真的喝过,不过沫说过可以喝的那就没问题。

    他点点头,端起瓶盖,小心地喂给冉冉喝。冉冉非常配合,一口而尽。我再次给冉冉号脉,哇,不愧是神药,简直是药到病除嘛!刚刚的痰不见了,也没有气喘了,心清净,健康极了。陆奇紧张地问:“怎样?有效果吗?是不是喝少了?”我拉过冉冉,轻柔的问:“冉冉,你现在还觉得嗓子里有痰吗?”冉冉摇摇头:“没有了,一点都没有了。我也不觉得不舒服了。”陆奇终于开心了,而冉冉的脸色竟也奇迹般的红润起来,恢复了小女孩该有的嫩无比的肤色。陆奇也注意到了,他惊呼起来:“天啦,真是神药啊!冉冉真的全好了!”激动不已的他一把抱起了冉冉,欣喜若狂。冉冉也开心地笑了,银铃般的笑声惊起了懒飞的麻雀。

重要声明:小说《穿越之重走青春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