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周末

    接下来的几,我们按部就班的上课、运动。晨跑时仍然会遇到陆齐,然后我们很有默契的一路同跑,偶尔交流几句。放学后的训练在继续,不过从每天的教四式改为二式,再从头复习。没办法,他们几个实在每什么天分,只好慢慢教,慢慢学。

    终于,第一个周末在同学们的期盼中到来了,我们这时候的周末是从周六下午开始的,上午还要上半天课,因此,真正休息的时间只有一天半,好在星期天晚上不上晚自习,所以我们可以在下周一早上上学来。

    寝室里的女孩们真的找了一些衣服要我带回去改造。我自己也收拾了单、衣服还有装菜的瓶瓶罐罐等等整整三大包。同学们看我们拿那么多,都有点不好意思了。红嫣斯斯艾艾地说:“要不,我的衣服这次就不改了吧?”我不在意地说:“嗨,这些东西又不重,怕什么?你们就好好等着穿新衣服吧!”

    各自分手后,我和巧卉每人拿着几个包包向校外走去,刚走到场边就看见肖扬和胖鱼在那里说话。“来了,来了。”胖鱼边说边走过来,接过巧卉的包,说道:“我来帮你。”一边向我眨着眼睛说:“你的当然是老大帮了。”肖扬自己也有一个包,他走过来把我的包接了过去。我赶紧说:“谢谢!我自己背一个吧!”

    就这样,我们一路说说笑笑,不一会儿胖鱼的家到了,巧卉伸手说道:“你到家了,包给我吧。”“不行,我回家也没事,闲着也是闲着,就让我送送你们吧!”胖鱼做出一副可怜巴巴的样子。巧卉扑哧一笑:“这人可真逗!哪有人抢着要做事的?”肖扬微笑着说:“就让他送送吧,免费的劳工不用白不用。”“对对对,我这人就闲不住的。”我伸手拉住巧卉:“好了,就让他拿吧。不过,小子,我得警告你,你可别动什么歪心思。你们现在还是学生,知道啵?”胖鱼连忙点头:“保证没有歪心思,我们是最纯洁的同学友谊。是吧,老大?”说着还不忘拉肖扬一把。

    于是,我们一行四人走在回家的乡间小路上。看着这弯弯曲曲的乡间小路,我不由地哼起了一首歌:

    走在乡间的小路上

    暮归的老牛是我同伴

    蓝天配朵夕阳在

    缤纷的云彩是晚霞的衣裳

    荷把锄头在肩上

    牧童的歌声在

    喔喔喔喔他们唱

    还有一只短笛隐约在吹响

    笑意写在脸上

    哼一曲乡居小唱

    任思绪在晚风中飞扬

    多少落寞惆怅都随晚风飘散

    遗忘在乡间的小路上

    没想到我刚一哼唱,他们也跟着唱了起来。我一愣,哦,对了,这首歌早几年就出来了,是台湾歌手张明敏唱的,难怪他们都会呢。

    一路歌声,一路同行,转眼又到了讨厌的独木桥了,本来对这桥我只是有点畏惧的,可自从它让肖扬受伤以后,我就对它深恶痛绝了,并且激起了自己的斗志,哼,不就是个破桥吗,我就偏偏不怕你了,我就偏偏狠狠地踩你,狠狠地跺你。看着独木桥,我心里暗暗发狠。“等着,别动!”肖扬在我耳边说了一句,马上快步走向独木桥,我不解地望着他,哦,原来他是想把手上的包包送过去。

    胖鱼看着这独木桥,高高的桥下是哗哗流淌的河水,他惊呼:“哇,你们每次都要过这么危险的桥吗?这桥也太窄了。”巧卉连忙说:“你把包给我,我自己过去吧!谢谢你哟!”“嗨,我不是那意思,我是替你担心呢。这么危险的地方,你个女孩子很危险的,我怕什么呀,我是男孩子,即使掉下去,我还可以游游水呢?”胖鱼说着就走向独木桥,看他的样子肯定是第一次过这样的桥,倒真是难为他了,虽然走的较慢,但也算安全通过。

    接着,两个男孩子准备过来接应我们,我连忙大声喊道:“别过来,我要自己走过去。”巧卉也说:“对,我们自己走过去可以的。”“巧卉,你先走,我断后。”我拉过巧卉,让她先行。巧卉慢慢的走过去了,那两男生紧张地望着,我跟在后面,心里酝酿着对桥的感,对,我讨厌它,我要狠狠地踩踏它。一边狠狠地瞪着桥,一边慢慢地走着。走到桥中间,我站住了。

    “怎么啦?”肖扬紧张地声音传来,“别动,我来帮你。”我抬眼一笑,大声说道:“嗨,我不怕啦!我要把它踩在我脚下,我是它的主人,我要它向我臣服。哈哈哈!”我得意地狂笑。肖扬走到桥头,哭笑不得地望着我:“小心点!”

    我狠狠跺了几脚,哼,谁叫它这么坏,敢让人受伤,我跺死它。许是我用力过大,还是独木桥真的听到的我的咒骂,我竟然感觉到它晃动了一下,啊,不会吧?这么邪门?我有点紧张起来。肖扬看见我的样子,飞快地跑过来,拉住我就走。“这桥有点老化了,你不会以为它在报复你吧?”他戏谑道,“下次别这样了,不然真断了更麻烦。”

    看着这个少年高大却略显瘦弱的背影,我好生感动。我们本是不相干的两个人,只是童年的玩伴,可现在,他就像邻家哥哥一样关心着我,我不由地轻叹:“三哥,有你在,真好!”他听到了我的低语,子微微一僵,随即若无其事地向前走去。

    来到对面,我们就该各自回家了,而胖鱼也该原路返回了。我们和他道别后,看着他走过独木桥,走向回家的路,我们才转。“肖扬,你今天要回山里吗?”我追上他问。他点点头说:“嗯,不过明天下午我会来的,后天早上一起上学。”“好,听三哥的安排。”我甜甜一笑。他的脸又红了,嘻嘻,就喜欢看他脸红的样子。走到长堤,肖扬就和我们分手了。我和巧卉也迅速地向家里走去。

重要声明:小说《穿越之重走青春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