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出发

    我睁开双眼,好半天才反应过来。我回来了,回到我的少女时代了。熟悉的房间,熟悉的,我正好好的躺在上。我闭眼回忆,一幕幕镜头在我脑中闪现。

    我本在二十一世纪生活,因为无意中的一句话,就在睡梦中穿越回到了自己的少女时代,又在穿回的第一天晚上被梦神带回现代的家,并最终做出要重走青的决定。随后到了梦神的寝宫,吃了饭画了画。

    再后来...好像...好像在一片百合花丛中,沫还吻了我。其实也不算是吻,只是沫的双唇轻轻地碰触了一下我的双唇。他肯定是把我当成他的紫若了。哎,看在他那么帮我的分上就不跟他计较了,其实我还赚了不是吗?

    现在我真的回来了,又有点糊涂了。这一切到底是真是幻,太玄幻了,太神奇了。我确实没有把握说服自己,但记忆确确实实的在那里提醒我,应该是真的。可实在太不可思议了。

    我皱眉思索,应该有点什么才对。是什么呢?对呀,我不是画了画吗,看看在不在?我起翻看上,咦,没有。难道一切真的只是我的一场梦?我摇摇头继续找,不会的,那么鲜明的记忆怎么会假呢?还有那么神奇的让人难忘的沫怎么可能是假的呢?我接受不了。

    我抓抓脑袋,咦,什么东西在我的头上?我照照镜子,一朵鲜艳的百合花插在我的发辫上,不对,应该是百合花样子的发卡。百合花园?我记得沫的花园里全是百合花,我猜那一定是他最喜欢的花。我也好喜欢的,那么美那么干净那么纯粹,没想到沫好浪漫的。

    我轻轻的摘下花,额,不对,这花里好像有东西,小心翼翼的打开花瓣,咦好像是一张画,我打开画,真的是沫,看起来是我画的那幅画,可仔细瞧却又不是。首先画纸不对,这张画纸非常精致,手感极好,感觉还撕不破。而且好小哦。画怎么会变小呢?莫非用了法术把画变小的。这里面有古怪

    我心里想着画变大一些,奇迹出现了,这张画好像沫一样能感受到我的心里,画慢慢变大了。看得更清楚了。沫的侧面真的好迷人,那银发多么飘逸,那白袍实在潇洒。

    我花痴的盯着画,那么,这张画是不是就像孙悟空的金箍棒一样可以变大变小呢?我试试。对着画,我轻轻的说:“变大一点,再大一点。”真的,画果然在慢慢变大,一直变到原来画纸那么大就停住了。

    哇,好宝贝耶!我又轻声命令:“变小,再小。”可想而知画在慢慢变小。我高兴的要晕了。简直是天方夜谭嘛。沫呀,太你了。这样岂不是可以天天和你在一起了。哈哈,太幸福了。不知道这画有没有特殊功能?毕竟是神仙给的。

    “咚咚咚,咚咚咚.....”有人敲门了,我急忙把画变小装在花心,塞到书包里面,然后打开房门一看,是老妈:“快起来,面条煮好了,快洗洗去吃吧,”

    我揉揉眼睛,答应了一声。今天是我上学的子,要离开家到学校去住读了。赶快梳好头,插上百合发卡,穿好昨天改造过的衣服,白衬衣花领结配花裙子,典型的美少女的打扮,可惜个子太小,发育太慢了。唉,谁叫自己没选好出生的时间呢?

    我是老妈三十多岁生的,家里子本就艰难,孩子又多,生活水平没跟上,这营养当然跟不上了,长得好才怪。这就叫先天不足,后天没补。那么,现在,我对着镜子做了个鬼脸,青,我来了。等着看我的改变吧!!

    收拾妥当,来到厨房,老妈已经把面条盛好,哇,香喷喷的鸡蛋青菜面,我的最。印象中,鸡蛋在我们家那可是稀罕物,一般来说,家里的老母鸡下的鸡蛋要么拿去卖了,要么送礼了。顶多过年过节的时候吃一点,平时是没有吃的。今天老妈一下子打了三个给我吃,太幸福了。

    正吃着,巧卉来了,手里提着大包小包,后面跟着她的老爸我的二叔。“准备好没,云儿?”卉进门就问。“马上就好,等一下下哦。”我几口吃完,来到客厅,老妈也把我的行李准备好了。

    因为是两人合住一张,所以我和巧卉分别带了垫的和盖的,一人一大包,这大包只好由老爸送了,我自己也提着几个小包,里面装的换洗衣服,洗漱用品以及一周的米和菜。

    唉,为什么食堂不直接做饭呢?还要我们每天自己拿饭盒蒸饭吃。不过,说实话,饭盒的饭好吃的,因为都是自己家带的米。我们都是自己吃多少就蒸多少,倒还好说,难办的是菜,没地方炒菜,我们都是自己从家里带的熟菜吃的,可现在还是夏季,新鲜的菜根本不能长时间放,因此我们顶多带一天的青菜,其他时间就只能吃咸菜了,都用那种玻璃瓶子装着,要吃整整一星期。到周末回家再拿下一周的。

    收拾妥当,我们一行人——我和巧卉,老爸和二叔就浩浩地向着我们的目的地——梅岭中学进发了。

    远远就看见独木桥头站着一个白衣影。白衣?我心中一喜,会是沫吗?可是仔细瞧,没有银发,只有黑色短发。走近了,噢,原来是那个家伙——肖扬。他也是今天上学的,可是为什么没带行李呢?

    我奇怪地问:“你怎么不带行李呀?你不用住读吗?那晚上上自习怎么办?”肖扬礼貌地向两位家长问好:“叔叔好,我来帮帮你们把!”二叔乐呵呵地说:“你是玉兰的弟弟吧,还懂事的。在学校,要是有人欺负她们?z,你得帮帮她们哦。”肖扬扬着笑脸,干脆的回答:“好嘞。”说毕,走到我面前,伸手就把我提的包接过去了,一边轻声说:“我帮你,昨天说好的。”我一愣,昨天什么时候说好的?

    我不解地望着他。他点头:“对,昨天回家前说的,你还说好呀。”哦,好像他是说过什么,不过那时候我在开小差,根本没听清。我抱歉的一笑,轻声问:“那你的行李呢?”“早就送去了。”他轻描淡写地说。在我们说话的时候,他们几个已经在过独木桥了。

    看着独木桥,我还真有点犯怵。肖扬关切的说:“别害怕,我在你后面看着你。要不你拉着包带子,我牵你过去。”我依言拉住包带子,他在前面慢慢的走着,我在后面紧紧的跟着。

    。

重要声明:小说《穿越之重走青春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