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穿了

    从酒店出来,我一个人走在冷冷的街头,微凉的风吹在脸上,泪已干了,心却无法平静。刚刚同学会上那些刺耳的话语,那些怜悯的眼神都让我的心堵得紧紧的。

    “哎哟,我说尹若云啊,看你也不是那么笨的人啊!怎么这么多年了,倒越混越差了呢?那天看到你,怎么还骑着那破自行车上班啊?你还在那么远的村小学教书吗?每天骑车那多累啊?幸亏我没上班,老公可舍不得我去受苦!”一名牌的罗霞一边说着一边啧啧的叹息。

    “是呀,瞧你,连个像样的首饰也不带,你也太不重视咱们的同学会了!”说这话的是带着巨多珠宝首饰的刘银,手上是大钻戒,金手链,脖子上是嵌着钻石的金项链,耳环也是带钻的,果然是珠光宝气十足。她伸着自己的纤纤玉指:“知道吗,就这么点小石头就要一百多万哦!这还只有三克拉多一点,我老公说了,明年一定换个大的。”语气中不无炫耀的味道。

    瞧瞧自己,一休闲服,这还是自己咬牙在专卖店买的一最好的衣服了,要两百块呢,可是跟她们比起来真的好寒碜。我只有苦笑。

    “唉,我说姐们,你也太不会保养了,搞得自己面黄肌瘦的,活像个黄脸婆啊!这个样子,你老公还会有兴趣吗?”打扮精致的柯月一扭一扭的走过来,“咱是女人,不能老是为了那个家把自己给埋了。你呀,就是太不会做女人了。像我,班也不上了,儿子有保姆管吃喝,家庭教师管学习,我啊,只要管好自己就ok了。”

    我裂开嘴笑笑,这样的同学会真让人难受,在一起就是比老公,比有钱,比漂亮!唉,偏偏自己原来的几个好友没来,要知道这样,我也不来了。可是不凑巧,在街上碰到了这几位,硬是把我拉来了。

    西装革履的朱启端着酒杯过来了:“美女们好啊!来,我们来干一杯!”走到我边,停了下来:“唉,你怎么变成这个样子了?要是当初你跟了我,我绝对不会让你如此憔悴的。”

    “什么?你们在学校的时候谈过吗?我们怎么都不知道啊?”罗霞又咋呼起来,“若云,看不出来哦,可惜你真是不会选人哦!怎么又吹了呢?”

    我尴尬极了:“你别听他瞎说,哪有这样的事啊!”

    “怎么?你真的忘得干干净净了?”朱启不悦地哼了一声,“也是哦,你连我写的信看都不看,当然不会记得有这回事了。”众人听了都看着我直摇头,我心里真是比窦娥还冤,其实,那时候我是偷偷看过他的信的,可是看到信里竟然有一个让人脸红心跳的词‘吻你’,吓得我赶紧把它按原样收起来了,没想到他看见了,以为我连看都不愿看,一气之下就把信给撕了。现在到好,反倒责怪起我来了。唉,那都是窦初开的少女时期的事了,都过去二十年了,没想到他还记得。

    “你们听说没,最近好多工厂都倒闭了,那么多的个人都要失业业?? 贝餮劬档某缕剿档溃?盎故侵炱裟阌醒酃猓?蹦攴峙涞焦こВ?愕购茫?约号艹隼创匆担?衷诙汲纱罄习辶恕!?p>  “嗨,我这老板还有人看不上啊!”他哈哈一笑,得意地看了我一眼,“你还不知道吧,你老公上班那破厂要倒闭了,那块地皮被人家买了,你的他要失业了。唉,你以后怎么办啊!真替你担心!”

    什么?倒闭?我惊得说不出话了。虽说上班工资也不高,但总是个正式工作啊。这可怎么办?“你...你怎么知道?”他淡淡一笑,没做声。

    “嗨,这还不明白?他就是买地皮的大老板,你呀,后悔去吧!当年为什么拒绝呢?”陈平不无惋惜地说道。

    他们还在说什么,我已经听不见了,脑子里只有那句话“你的他要失业了,你的他要失业了!”眼睛酸酸的,泪快要掉下来了。我胡乱说了一句什么就跑了出来,一出门,眼泪再也忍不住肆掠地流了下来。

    后悔自己的选择吗?我问自己,不,不后悔。坚决不后悔!如风那么温柔的对我,从来没说过重话。我们结婚也有十年了,这么多年来,除了上班,家务活他基本上都包了,烧的菜虽说是素菜,可竟然吃出了荤菜的味道。一直以来,我就这样傻傻的生活着,没有大房子不要紧,没有名牌也不要紧,只要他对我好,我们的小子就这么过吧。

    可是,他就要失业了,这平静的子也难过了。我自认自己并不是慕虚荣的女子,那些女同学的冷嘲讽我并不介意,一直以来,我都用阿q的精神胜利法安慰自己,咱不图名利,只要一家人在一起和和美美就是幸福了。难道我错了吗?老天,为什么要这样对我!本想着凭两个人的工资再攒个三五年就去买个大房子,先付首付,再进行按揭贷款的,可要是他失业了,还怎么买呀?

    一路走得急,现在都这么晚了,他和儿子该吃完睡了吧?终于到家了,咦,怎么儿子在沙发上睡着了?他呢?电视还在放着,是我一直追看的那部剧,扫了一眼,正放到河东要辞职,准备重走青路了。心里不由得感叹:唉,这人比人气死人,你说好好的工作说辞就辞,太冲动了。

    摇摇头,抱着儿子到房间去,儿子却醒了,睁开眼睛说道:“妈妈,好饿!”“什么?你还没吃饭?”我一听此言,火气顿时冒了出来,“你爸呢?不会到现在还没回来吧?”

    儿子点点头,啊?太过分了!竟然让儿子一个人在家挨饿!我气得抓狂。拿起手机就打,竟然关机了?这下,我心里更生气了,我明明跟他说了今天在外面吃饭的,他竟然连儿子也不管?亏我还想着他的好。竟是这样的好?一边生气,一边给儿子弄吃的。心里又觉得奇怪,他从来没这样做过,今天是怎么回事呢?突然想到同学说的话,他们的厂子要倒闭了,他就要失业了。莫非是因为这事?可是也不能不回家呀?

    煮了一碗鸡蛋面给儿子,许是饿坏了,平时不怎么喜欢吃的面条竟然吃得津津有味起来。看儿子吃得欢,鼻子不由酸酸的。唉,儿子生在我们这样的家庭里就只能吃这么简单的食物,想必那些有钱的同学家里每餐都是营养丰富、餐点丰盛的吧!“妈妈。我听到爸爸的声音了,正在上楼。”儿子有一双特别灵敏的耳朵,我们一家人的任何声音他都听得出来。

    哼,知道回来就好。看他有什么话说?钥匙开门的声音,开了一阵才打开。进门就是一股酒气,我做在沙发上瞪着他,看他有什么动作。他竟然眯着眼睛,一摇一晃的走过来,大手一把提起了我:“臭娘们,走开,别挡着我,我要睡觉。”

    什么?我耳朵没毛病吧?他竟然骂我?心在刹那间微微发颤。看他倒在沙发上,嘴里还在嘀咕什么:“喝,再来一瓶。失业有什么了不起,老子还是一条好汉。...”翻过,还在喃喃:“若儿,若儿,对不起!我真没用,老是要你跟着我吃苦。...”听着听着,心里竟稍稍好受了些,毕竟他是喝多了,毕竟他是第一次,毕竟他还记得要对我好。

    儿子吃完了,赶紧把他送进房间睡觉。至于他,就这样吧,拿一被子盖着了。电视也放完了,正在唱歌:“多少人走着却困在原地多少人活着却如同死去,多少人着却好似分离,多少人笑着却满含泪滴.....

    听着那歌声,心里不免有些难受,人家是嫌生活太规律太沉闷了,要重走青路。我们呢,真的是贫夫妻百事哀啊!如果给我机会,我一定好好把握青时光,一定要改变现有的生活!唉!做梦去吧!一晚上的梦,一晚上的歌,脑子里充塞着奇奇怪怪地声音,想着反正是周末,可以不用急着起,于是便放任了自己沉沉地睡去。“咚咚咚.......”“咚咚咚.....‘咦,谁在敲门呢?老公应该送儿子去钢琴培训班了,这会子谁来敲门呀?还这么大声,扰了我的清梦。

    闭着眼睛打着哈欠,无可奈何地爬起来:"谁呀?来了来了."咦,不对,拖鞋呢?揉揉眼睛,奇怪,奇怪,我的拖鞋呢?不对,怎么变成这么个小鞋子了。再揉揉眼,哦,mygod!我怎么回到这来了。这...这...这不是我小时候住的房间吗?我啥时候回来了?我拍拍脑袋,还是不对,家里根本没人的,我回来干嘛?老爸老妈都在城里大哥家,我不可能一个人回来呀?邪门邪门!我一边揉着眼睛一边瞪视着熟悉又陌生的摆设,这房间应该有好几年没住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云儿,云儿,快起了,今天要上学的."这声音怎么这么耳熟呀?打开门一看,啊,这不是堂姐巧卉吗?可是为什么好小呀?莫非是她女儿?

    “发什么呆呀?今天学校要公布分班名单了,我们快点去看吧!”我分班?哦,老天,你跟我开什么玩笑?我自己就是老师,难道学校要重新分班,可是也不关我的事呀,我是美术老师耶:“你确定是叫我吗?”我指了指自己,问道。

    “你是尹若云吧?”她哭笑不得地望着我。我点点头。“那不就对了,你是睡糊涂了吧,小睡仙!”小睡仙?这不是我小时候的外号吗?堂姐真是的,怎么把我的外号跟她女儿说呢?“那个,你是.....”我还没问出口,“你真真睡糊涂了,我是你卉姐呀,你不会失忆了吧?”

    啊,这是卉姐,那我呢?我也变小了吗?半天还迷迷糊糊的我一下子惊呆了。瞄向自己的体,啊,我要晕了。我真的变得好小,十二三岁的小丫头,谁能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呢?我用力掐掐胳膊:"哇,好痛。""你干嘛掐自己呀?”巧卉好笑地说,“快点梳洗吧,别担心,我等你.我来的时候大娘把吃的做好就出去干活了,叫你吃了就上学呢。”

    我收收心神,一边在脑子里搜索当年的回忆,一边讨好地说:“好卉姐,我都睡糊涂了,我们为什么要分班呀?你跟我说说呗。”巧卉无可奈何地摇摇头:“哎,真拿你没办法。都上初三了还这么迷糊!”“哦,我知道了,原来是初三分班呀。”记忆中好像有点印象。快速地洗漱,来到厨房,锅里着韭菜炒饭,小时候的最。“卉姐,你也吃吧。”我叫着在房里帮我叠被的巧卉。“不了,我在家吃过了。你快吃吧."

    吃着有妈妈味道的熟悉的炒饭,我的心呀怦怦跳得好激烈,莫非我穿越了,没有穿到古代,却穿到了自己的少女时代,难道是因为看了《北京青年》也想着重走青路,就这么睡着穿回来啦?哎呦,人家说着玩的,怎么就成真了呢?那我老公儿子怎么办?我不要,我要回去。子虽然苦点,可是一家人在一起还是开心的。怎么办?怎么办?我哭无泪,都怪我,老是喜欢胡思乱想的。呜呜,我要哭了。我想老公,我想儿子。我不要重新读书,我不要。

重要声明:小说《穿越之重走青春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