横空出世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燕南飞度 书名:骚娘
    以下是:为你提供的《》小说( 横空出世)正文,敬请欣赏!

    在20几年前农历12月26(日rì)的一个偏远山村,在一家农户里诞生了一个胖乎乎的小女婴。。。。。。。随着一声又一声的哇。哇。哇。哇。。。让这家农户倍添了几分迎新年的喜庆。

    这个小女婴就是我。小名叫强生,由于生下来就哇哇直哭,父亲就给这个我起名为强生,就是坚强生存的意思。可想而知父亲是多么希望我将来能够有所成就。

    我的家乡是在陕西省宁强县代家坝的一个小山村里。代家坝镇,位于陕西省汉中市宁强县县城以北的嶓冢山下,北倚秦岭南麓,南靠大巴山脉,古汉水源头嶓冢山、李白《蜀道难》中“五丁开关壮士死”的五丁关在其境内,是出川入蜀之要塞。毗邻汉源、宽川、大安、东皇沟、巩家河、曾家河、巨亭、太阳岭、阳平关等镇。20几年前的小山村还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地方。那里有将近上百家的住户,百分之八十五的住户都是本地的乡民,他们以种地,或是小本买卖为生。还有百分之十五的住户是那时候人们最羡慕的居民,他们是从外地随工作调动搬来的。整个小山村看上去依山傍水,四周环绕着连绵起伏的群山,这里的乡民也勤劳和睦的生活在这片土地上。。。

    我们家的房子是和(奶nǎi)(奶nǎi)家房子挨在一起的,整座房子坐落在一座小山上。从小山上到街上走下坡路也就是三五分钟的时间。站在小山上往街上看去,一大片的房子和街道尽收眼底,就连路上的行人和车辆也看的清清楚楚,让人有种居高临下的感觉。这座房子据说是曾祖父留下来的,在堂屋的6扇大门的正上方还写着Y府两个大大的字,字是刻上去的。房门的上面都是木制的小隔窗,看上去简单大气。从房子的几根发黑的大梁上可以看出这座房子已经有好几十年的房龄了。房顶上瓦片盖成的,房顶的中部用瓦片累成的简单图案,标志着那个年代人们对房屋的审美观还是很强的。房子后面是山林,松树和柏树尤为显眼,时常会看见小松鼠在松树上串来跳去的。房子前面有一个院子,主要是用来铺上竹席晒苞米和小麦之类的。院子边上还有几棵大椿树,它们如同卫士一样守护者我们的家园。挨着中间的一颗椿树旁边有一块大石头,它似乎已经成了来往乡民的落脚之处,每逢乡民们从地里干农活走到这里,都会坐在这块石头上小歇片刻,和我们分享着丰收的喜悦。院子前面是一片竹林,竹子的根又深又密,扎在泥土里能防止水土流失,而且生命力顽强,一年四季都是翠绿的,伴随着阵阵微风,竹林里传来了美妙的沙沙声 。。。。。。在院子的左上方有一颗石榴树,它不像椰子树那样(挺tǐng)拔秀丽,也不像老榆那样质朴无华,更不像雪松那样四季常青,可是我却非常的喜欢它。(春chūn)天来了,同时也为(春chūn)天增添了一份景色。红色的小芽慢慢的长大,变成了绿色,满枝的树叶郁郁葱葱,一派生机盎然。夏天,一个个红色的小花苞从绿叶丛中冒出,慢慢的长大,终于开出了一朵朵红红的石榴花。绿色的叶子衬托着那红红的石榴花煞是好看。一阵风吹来,花瓣在空中翩翩起舞。在却变成许多小石榴,它们在阳光和雨露中快乐的长大。秋天,石榴就如同一个个害羞小姑娘的脸,红红的挂满枝头,真是惹人喜(爱ài)。石榴终于熟了,我小心翼翼的摘下一个来,放在手里细细端详,红红的皮上有一点发黄,圆圆的招人喜(爱ài)。我把石榴掰开,里面的籽红彤彤的发紫,放在嘴里细细品味,甜甜的略带一点酸真好吃啊!听(奶nǎi)(奶nǎi)说:因为石榴的籽很多,有多子(多籽)的意思,石榴皮还是一种中药呢!所以人们格外喜欢。冬天,它的叶子凋谢了,虽然没有了先前的容颜,但是白白的雪花却给了它一件漂亮的外衣。它吸足了充分的营养和水分,储备在树干里,准备迎接来年的(春chūn)天,我想在来年的秋天它能结出更多的果实。石榴树的枝条在我儿时的(身shēn)上也留下了许多的“印迹”,那时候我淘气和顽皮,爸爸总是会随手折下石榴的枝条来教育我,每每想起石榴树的枝条在我的(身shēn)上都如同触电一般。离石榴树不远有一个小小的台子,台子四周都是石板,间隙也大。这些石板夏天傍晚可以用来小坐,平时还可以用来当作搓衣板。特别是第一张石板,如同一张薄薄的石桌。那时候我和姐姐还会趴在上面写作业,妈妈也会用它来给我们洗衣服。从台子上下去,有一个预制板的小桥,沿着小桥过去就是小路,这条弯曲小路可以一直走到山上去。在这座房子的左下角是(奶nǎi)(奶nǎi)家的猪圈,猪圈的房顶上铺着几片玻璃瓦所以看上去不是很黑,圈里面铺满了稻草,离圈门不远放着一个食槽,一头圆滚滚的大黑猪在那里卧着。圈门是用木头做成的,空隙不是很大,看上去还很结实。从(奶nǎi)(奶nǎi)家的猪圈上来是一个牛毛毡搭建的茅坑,周围都是用柴火围着的,有两块预制板铺着用来踩脚。茅坑旁边还放着几只木头做成的尿痛放在那里。桶里放着一个黑色长把的塑料瓢,桶旁边的木头上挂着一个长长的扁担。在(奶nǎi)(奶nǎi)家茅坑隔壁就是我们家的茅坑,茅坑的顶部是用毛草盖成的,四周也是用柴火挡着,两根宽木头铺着用来踩脚,记得那时候一到冬天周围的柴火缝隙里总是刮来寒风,上个厕所(屁pì)股都冻红了。茅坑紧挨着我们家的猪圈,茅草的房顶,黄土坯成的墙。圈里面铺着树叶子,正对着圈门有一个圆圆的大木盆,那便是正在酣睡的那头大花猪的食盆了,圈门是用木头做成的。这个猪圈最奇特之处就是,有一颗核桃树是从猪圈里面长起来的,所以当时盖这个猪圈的时候可废了不少的功夫呢!在我们猪圈的旁边有一个用石头围起来的粪卷子,爸妈总是把猪屎清理在这里,等晾干之后就成了最有价值的肥料用它来给农作物施肥。粪卷子对面的路边上有一颗桔子树,那时候总会看见花开花落到果实累累,馋嘴的我总是迫不及待的把还未熟透的句子摘下来,酸的我只掉眼泪,可还是不肯不罢休。

    我有一个大自己4岁的姐姐,姐姐很疼(爱ài)我,总是把好吃的东西给我留着。姐姐很文静,学习也很刻苦!有一个樱桃小嘴,一双水汪汪的眼睛,头发是顺顺的,滑滑的非常的美丽!她不仅美丽。,在我印象里姐姐从小到大都是第一名,所以姐姐也也一直是我最崇拜的偶像。 每一次,我在玩的时候,总是可以看见她在用功的看书。我小时候遇到不懂的难题,姐姐总是很耐心的给我讲解,姐姐还总是会给我讲好多好听的故事。我的爸爸妈妈都是地地道道的农民,妈妈勤劳贤惠,不仅要照顾我和姐姐,还要和爸爸一起到地里干农活。爸爸一共兄妹六个,自己又是长子,听说在他小学没毕业就开始和爷爷(奶nǎi)(奶nǎi)一起做农活,为了增加劳动力,看着自己的兄妹们都还那么小,爸爸只好忍痛割(爱ài)的把自己最(热rè)衷的学业放在一边,跟着爷爷到集体去挣公分,为家里多挣些粮食和蔬菜。爸爸唱歌很好听,而且很有音乐天赋,可是由于家里穷,爸爸的梦想都插肩而过了。。。。。爷爷那时候在我们乡里的戏团,是一名戏曲演员,经常随着乡里去各地演出,被(奶nǎi)(奶nǎi)经常提起的就是爷爷在京剧 《铡美案》中饰演的陈世美,每每说起都会拿着爷爷当时的剧照赞叹不已。爸爸的音乐天赋应该就是爷爷遗传的吧?(奶nǎi)(奶nǎi)是大家闺秀,总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但是把家里拾掇的总是干干净净。在爸爸和妈妈刚结婚的时候是和爷爷(奶nǎi)(奶nǎi)们住在一起的,有我大姑,二姑,还有小叔叔,一大家在一起很是和睦。小姑在刚满十个月的时候就被汉中市里的一户人家领养去了,给人家做了女儿,在大约十年前又和我们全家人取得了联系,这让(奶nǎi)(奶nǎi)心里别提有多高兴了。二爸是在10岁的时候到一个叫石岭子地方去给人家做了领养孩,孩改了姓。虽然是这样的(情qíng)况,可是二爸逢年过节都会回来看望我们,有时候到集市上来赶集也会到我们家里来小坐一会儿,给我和姐姐买点小玩意什么的。爸妈结婚第二个月就和爷爷(奶nǎi)(奶nǎi)们分家了,开始了各家吃各家的。逢年过节在一起吃饭,平时谁家有个好吃的好喝的也会你端来,她端去的。还是很和睦。。。。。。。

    爷爷(奶nǎi)(奶nǎi)还有大姑,二姑,小叔叔们住在几间大房子里。那时候的堂屋很大,堂屋隔壁是两间睡房,从堂屋出来往左边走几步挨着的就是爷爷家的厨房,厨房里边还有一间客房。在80年代有这么几间房子已经不少了,在堂屋的楼顶上还有阁楼,阁楼可以用来存放杂物,有时候整理干净了,腾出一片空地方,放上(床chuáng)板,铺好被单还可以当作客(床chuáng)。我们一家四口住在爷爷家隔壁的大约20平方的屋子里,睡房和客厅仅用一个竹子做成的隔墙那样分开,睡房里面总是黑乎乎的,一进去就得打手电筒,里面有两张(床chuáng),左边的是我和姐姐的,右边的是爸爸和妈妈的,爸妈的(床chuáng)铺下面总是放着好多破破烂烂的鞋子。在两个(床chuáng)铺之间是用了一块很厚的旧被单隔开的,两个(床chuáng)头之间还放有一个看似年代已久的木柜子,左边的一只桌腿已经折了,下面用土墩支着的。那时候柜子上总是放着一些杂七杂八的东西。柜子还有几个抽屉,那时候妈妈总会把重要的东西I放在最里面的抽屉里。柜子上面放着食用油罐,还有煤油灯,还有妈妈的针线篮子,还有爸爸的手电筒。在我和姐姐那张(床chuáng)铺里侧的墙上,贴了好多彩色墙画。有,穆桂英挂帅,杨门女将全图,烧火丫头杨排风,还有佘太君。在柜子的正上方贴的是华国锋、、周恩来、列宁、斯大林等墙画。那时候一到晚上,爸爸总会给我和姐姐讲好多关于毛爷爷的故事。爸妈那张(床chuáng)铺里侧的墙上是用简单的草纸贴上去的。整个房顶也是草纸贴的,那时候小,觉得整个睡房还蛮好看的。从睡房出来,就是简单的客厅,左手边有一个黑漆漆成的衣柜,衣柜上面是两个个崭新的木箱子。在右手边是一张黑漆漆成的三头桌(也叫清桌子共有三个抽屉),左边的抽屉里面偶尔会有妈妈放的新碟盘之类的。右边的抽屉里面总会看到亲戚送来的饼干或是糕点。桌子上面放着一个红色的暖瓶,左面放着几个酒瓶右面放着牙缸牙刷还有香皂盒、梳子,镜子等。在桌子中间那个抽屉里面总是放着爸爸的记事本和钢笔还有一些书籍,这样的家具在旁人眼里不起眼,可在我们家里绝对是稀世珍宝,因为这都是我妈妈的陪嫁呢!所以平时我们都很(爱ài)惜。。。。。。。挨着衣柜的右下角有一个大约三米深的地窖,主要是放土豆和红薯的。小时候我和姐姐一哭,爸妈就会说再哭就把我们扔到地窖里去,还说地窖里面有大灰狼,小孩毕竟是小孩,总害怕有那么一天,爸妈会因为我们淘气而把我们扔到那个黑洞洞的地窖里不管我们了,所以平时我和姐姐都乖乖的听爸妈的话。地窖的上面总是用一个圆圆的藤条编成的圆筐盖着,圆筐上面放着一张四方的竹子方桌,听说这张竹桌还是曾祖父留下来的,所以平时只有家里来客人的时候,爸爸才会把它搬到客厅中间用抹布把桌子擦的干干净净用完之后又物归原处。挨着地窖也就是客厅左扇门的后面是妈妈给猪存放猪草的地方,有一个不大不小的木板,还有一把看似笨重的菜刀,那便是妈妈为猪宝贝们准备猪食的主要道具。然后在客厅的右上角有一个四方形的的楼口,楼口下面放着一个长梯子便于爸妈把粮食或是农作物往楼上面放。梯子里侧放的是干农活的农具:铁镐,铁耙子,铁锹,锄头等。在一堆锄具旁边的窗户下面还放着好大的一跟木头,当时真不知道这木头的用意,就觉得占地方。记得冬天很冷的时候,爸妈还会把锄具旁边腾出一块空地来,捡些干柴火在那里点着给我们取暖,爸爸总是会把好大的一个干树根放在那里,上面再放些玉米核烧着,整个屋子就显得好暖和。妈妈也会从地窖里面取出几个红薯或是土豆让爸爸给我们烧着吃,我们一家四口就围着火堆旁边,说说笑笑,感觉无比快乐。窗户隔壁就是邻居庞(奶nǎi)(奶nǎi)家的厨房,那时候经常可以从窗户里飘来美味的菜香味,嘴巴会不由自主的流口水,庞(奶nǎi)(奶nǎi)也会经常把做好的饭菜端给我们吃,有时候是蒸好的包子,馒头,有时候是大米炒菜,每当那时候我和姐姐就觉得好开心。在客厅中间的楼顶上,总是挂着一个用竹子编成的小竹筐,竹筐里面总会放着客人送来的点心或是糕点,妈妈怕我和姐姐偷吃,所以总是挂的高高的,看着那个小竹筐在我头顶上晃着,我的心里总会痒痒的。

    从客厅的两扇门出来就是我们家的厨房,厨房在走廊上,除了房顶是和里面屋的房顶连着以外,厨房的外墙是用牛毛毡围成的,右面的墙的挨着庞(奶nǎi)(奶nǎi)家的走廊,左面的墙也是牛毛毡围城的,门是爸爸用硬纸板订成的。在这样一个厨房里,一到雨天或是刮风,爸妈就忙个不停,大盆子、小盆子,水桶等都派上了用场。一会这里漏雨,一会儿那里进水,做饭都做不成,妈妈经常会因为下雨天做饭而感到头疼。我和姐姐晚上总能在厨房里数星星,看月亮。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个大大的土灶,土灶上可以放三口大黑锅。最里面的一口大黑锅是妈妈用来给猪宝贝煮猪食用的,外面的一个中号锅和小号锅是妈妈用来做饭和炒菜的。那时候做饭都得烧柴火,火一灭得拿着长长的吹火筒吹半天,方法不对的话把灰都吸嘴里了,弄得眼泪汪汪的可火还是不着。灶前面有一个石墩,妈妈往上面铺上坐垫就成了我们烧柴火时候的“宝座”,“宝座边上总是放着一个大大的铁火钳和长长的吹火筒。”挨着“宝座”里面的墙角处放着一个土瓷的坛罐子,坛檐已经碎了一半,上面用一个圆圆的小铁盖盖着,爸妈总是把烧过的木头或是玉米核用火钳夹着放进坛罐里,到了冬天放在火盆里点着给我们取暖。在厨房的门后面总是放着一捆干柴火还有玉米秆之类的。厨房后面放着一个不大不小的浆水缸,妈妈总会把做好的浆水菜倒进菜缸里,到了第二天早上妈妈就会用浆水菜给我们煮玉米粥,或是面条、刀削面,吃起来味道极好,这也是我们陕南人的特色吧?顿顿不离酸。浆水缸旁边放着两个装洗锅水的塑料桶,妈妈会用这些洗锅水给猪调猪食。土灶后面的墙上,挂了好多做饭用的灶具。有灶滤、 竹篮 、竹筐等。在灶头的里侧有一个小推磨,磨盘是土墩支起来的。想吃到美味的豆腐和可口的豆腐脑,我们就用这个小推磨来完成。手推着小磨盘转啊转啊,一只手还得往磨盘的的漩涡里加黄豆,边磨边加,新鲜的豆浆就出炉了。在小推磨旁边放着一口大水缸,水缸里的水总是满满的,这可要算爸爸的功劳了。水缸前面有两只铁制的水桶。我们取水的地方距离我家大约2000米远,沿着院子右边的弯曲小路走,再经过一条铁路,过了铁路顺着下坡路下去往左拐向右看,就有一口井顶被藤条铺满的水井。水井里的水都是上山留下来的泉水汇聚而成的,水井四周是用石头砌成的,井底的小鱼,小虾,螃蟹也是常客。井底没有一米深,但是里面的井水甘甜可口,真是农夫山泉有点甜。水井的右下角放着一个小石墩,主要用来放水瓢的。水井的四周也是环山围绕,山林花丛的陪伴,使这个水井也多了几许美境。小时候河坝洗衣服的人太多,所以我们家洗衣服也得来这里洗。人小胆子也小,突然跑出来一只野鸡或是野兔都会把自己吓一跳。这口水井不大,确是我们天天不可缺少的。在水缸的旁边也就是一进门的左侧,放着一张长长的案板。案板的两个腿的用黄土墩支起来的,案板下面分为两层,一层摆放的碟盘,一层摆放的饭碗。那时候的碗都是瓷的,有白色的,还有黑色的,一点也不好看。案板上面总是用罩篮盖着剩饭剩菜。案板最里面放着妈妈的做饭宝贝(菜刀和擀面杖),说起擀面杖,记得有一回我们的案板突然坏了,妈妈为了让我们吃到可口的面条,只好把客厅的三头桌清理干净,在上面给我们擀面。妈妈的勤劳聪慧总会在出现危难的时候体现出来,这不得不让人佩服。在厨房外边的柱子上挂着一条扁担,这条扁担每天对我们家的贡献也是数不清的。这就是我儿时的家,一间只有20平米的屋子里,却有着和常人一样拥有的快乐和幸福!我(爱ài)我儿时的家,因为家里有我的爸爸和妈妈还有姐姐!

    家乡给我的感觉可以用成方圆老师的一首歌来形容:我的故乡并不美 低矮的草房苦涩的井水 一条时常干涸的小河 依恋在小村周围 一片贫瘠的土地上 收获着微薄的希望 住了一年又一年 生活了一辈又一辈 忙不完的黄土地 喝不干的苦井水 男人为你累弯了腰 女人也要为你锁愁眉 离不了的矮草房 养活了人的苦井水 住了一年又一年 生活了一辈又一辈 哦。。。哦。。。故乡,故乡 亲不够的故乡土 恋不够的家乡水 我要用真(情qíng)和汗水 把你变成地也肥呀水也美呀 地也肥呀水也美呀 地肥水肥水美
章节内容正在努力恢复中,请稍后再访问。

重要声明:小说《骚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