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战黑衣人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沃玛教主 书名:碎虚路
    踏入庭院之内,只见院子很大,一棵棵大树错落有致的排列着。レ♠思♥路♣客レ大树下面载满了沐寒叫不出名字的花草,有人走过立刻惊起一群蝴蝶,翩翩起舞。在大树与花草之间有一条蜿蜒的青石小路,一直蔓延到庭院中心的一座亭子旁。而那里早已聚集了很多手拿纸扇的学者。

    “好美。”望着眼前的景sè沐寒忍不住赞叹道。

    “这里是大文豪郭老的庭院,可以说是天枫国最有意境、最美的地方。马上就要开始了,我们过去吧。”

    说完小蝶拉着沐寒往人群中走去。

    郭老望着周围一个个的青年才俊,满面chun风的说道:“各位都是天枫国最有才气的人,今天给老夫面子来到这里,希望大家将自己的得意之作拿出来,让大家一同分享、学习和探讨。人差不多都到齐了,现在诗歌大会开始吧!”

    一位穿白sè长袍,面容白皙的男子走了出来:“小弟前几ri碰见一位夫人,因为ri夜思念自己的夫君,竟然渐渐的憔悴。小弟甚是感动,所以有感而发做了一首诗词,还请各位指教。”

    “说来听听。”

    “萧公子的诗歌总是那么的哀怨,这次不要再把大家弄哭了!”

    .....

    白衣男子纸扇轻摇,闭上眼睛摇头晃脑,十分陶醉的念了出来:

    昨夜一别永ri愁,

    泪满湿巾衣带瘦。

    还想君言天长久,

    望穿秋水盼君忧。

    无泪别

    长厮守

    佳人渐衰君何走?

    一ri风雪梅香秀,

    片片落香思君愁。

    “好诗词,不愧是萧公子!”

    “唉,我又要落泪了。”

    “这首诗词,说尽了女子等待丈夫的哀怨。真是绝唱!”

    四周叫好声不断,沐寒却无奈的摇了摇头。珐玛大陆重武轻文,来这里的人差不多都是无法修炼的人。他们都表现的清高孤傲,其实一个个都非常的脆弱与自卑。做的诗歌也是凄凄切切、悲悲凉凉,丧失了一种男人应有的大气。

    沐寒感觉这样的诗词,放到自己以前的世界,那就是垃圾。像‘生当作人杰,死亦为鬼雄。’‘壮志饥餐胡虏,笑谈渴饮匈奴血。’.....这是何等的霸气,何等的怀!

    白衣男子似乎看出了沐寒的不以为意,随即脸上泛起一丝冷笑。

    “这不是沐大公子吗。敢问沐公子带来了什么佳作啊?”

    所有人一时全都看向了沐寒,在庙会的诗歌大赛上沐寒做的诗歌,到现在还被人们津津乐道。所以现在人们都很期待的看着沐寒。

    “在下没有带来诗歌。”

    听到沐寒的话,众人眼中全都充满了失望。

    “哦?看你这次带来了一个姑娘,不知是不是沐公子的红颜知己。都说沐公子出口成诗,能否为这位姑娘做上一首?”

    白衣公子这时看向小蝶,没有打算就此放过沐寒。

    沐寒低头稍加沉思:

    仗剑付天涯

    不细想

    佳人伴

    啾啾青鸟

    抚心伤

    心伤不解凡尘

    凡尘贵于相守

    相守白头执子手

    沐寒说完只见小蝶那刚刚恢复的脸蛋,再次变得通红了起来。

    “你...出来一下。”

    小蝶紧咬着下唇,羞的说道。

    沐寒心道,坏了!我只是随便说的,小蝶不会误会,当真了吧?沐寒一路忐忑的跟随小蝶来到了庭院外。

    小蝶突然面sè一改,变得十分的严肃:“沐寒,你刚才做的诗,是真的?”

    “什么真的?”

    沐寒不知如何是好,只好装傻。

    “就是那句‘相守白头执子手’,是你说的真心话吗?”

    小蝶咬了咬牙,望着沐寒的眼睛说道。

    沐寒其实很喜欢小蝶,可、漂亮、善良、而且很率真。但是沐寒没有考虑过男女之这方面的问题,对于小蝶现在也只是喜欢。

    “小蝶,你很漂亮也很可。和你在一起我很快乐。可是我现在还没有思考过男女之这方面的问题.....”

    没等沐寒说完,小蝶突然的打断了沐寒的话,眼角浸着泪水:“那就是说你刚才在欺骗我了!我恨你!”

    说完小蝶大哭着,跑了出去!

    “小蝶、小蝶,你听我解释!”

    沐寒心知闯祸了,连忙追了过去。

    眼看小蝶穿过了一条偏僻的胡同,沐寒正要再次追过去。突然,眼前一道黑影闪过。一个蒙面的黑衣人拦住了沐寒的去路。

    黑衣人浑散发着杀气,体内的灵气雄厚。沐寒眯起眼睛看着对方,心想该死,对方是凝气境巅峰的灵者。看样子来者不善,自己还没有学习武技。这一次危险了!

    黑衣人脸上露出一丝狞笑:“沐少爷,我等你很久了!”

    “谁派你来的?”

    沐寒凝重的看着对方。

    “死人没有必要知道的太多!”

    说完黑衣人五指成抓,向沐寒的脑袋抓去,沐寒快速的提拳相挡。

    “彭!”

    一声过后,沐寒被击退了数步,虎口之处不断的流出血来。沐寒感觉手臂有些麻木,虎口之处传来一阵阵的疼痛。

    该死!没有武技自己更本就不是凝气境巅峰灵者的对手。而且看对方的样子完全是很轻松,如果使出全力这一抓自己不死也要重伤!

    黑衣人见沐寒只是受了一点轻伤,明显的一怔,开口说道:“想不到你刚刚踏入凝气境,竟然可以抵挡我的秃鹰一抓!不过也就如此了,接下来我会用尽全力的!嘎嘎嘎.....”

    沐寒心中焦急的思考着该如何脱险,这一次对方全力出手,自己可能就要死在这了。

    “让你尝尝我最厉害的武技,yin阳五毒抓!”

    听到yin阳二字,沐寒心头一动。yin阳,yin阳,沐寒心中默念着。对啊,太极!我在以前的世界不是和院长学过太极拳吗?现在就试试!

    沐寒化拳为掌,在空中划出一道八卦的图案。然后一掌仿佛轻轻的搭在了黑衣人的手背上,推动着黑衣人的手臂在空中做了一个小小的半圆。而后手掌快速的往下一压,猛力的往前一推,黑衣人竟然被退出去了数米,差点摔倒在地。

    黑衣人猩红的双眼,惊讶的看着沐寒:“这是什么拳法?我怎么从没有见过!”

    “太极!”

    沐寒摆了一个太极拳的姿势说道。

    “呵呵,好jing妙的拳法!不过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一切都是虚的!受死吧!”

    这时黑衣人在原地留下一道残影,速度加快了许多。而且手臂上竟然冒起了丝丝的黑烟,攻击力一下增加了数倍。沐寒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当听到攻击而来的风声时,沐寒动了!

    只见沐寒的双腿如同一个木桩,紧紧的扎在了地上。体却如同一条长蛇般,以一种不可思议的角度弯向了一边,躲过了这次攻击。沐寒的体再次扭转,突然转到了黑衣人的后,对着黑衣人的后背发出全力的一拳。

    “噗!”

    黑衣人喷出一口鲜血,飞了出去。

    “我被打伤了?”

    黑衣人难以置信的看着沐寒,突然面sè变得狰狞了起来:“小子,没想到你能我使出忌武技!你就是死也值了!”

    说完黑衣人在怀中掏出一瓶药水,“咕咚”一声咽了下去。黑衣人的体渐渐的变成了血红sè,浑的肌突起,把衣服撑出了一道道的裂口。一阵大风围绕着黑衣人挂起,一头黑发凌乱的遮住了他的半边脸。黑衣人大吼一声,仿佛一只来自地狱的恶魔,向沐寒冲了过来。

    沐寒感受着黑衣人上强大的讯息,感觉到了死亡的气息,不免眉头皱。快速的运转起全所有的灵力,打算拼死一搏。

    “彭!”

    沐寒倒飞了出去,地面上留下一道血线。

    “孽孽,受死吧小子!”

    黑衣人大笑着,再次攻向了沐寒。

    沐寒勉强的稳住体,巨大的冲击力已经震着他的五脏六腑全都移了位,嘴角的鲜血不要钱的流了出来。眼看危险将至沐寒不退反进提拳大喝一声,也朝着黑衣人冲了过去。沐寒清楚这一次是凶多吉少了,就算死也要让对方重伤!

    “彭”

    “噗!”

    沐寒还没有攻击到黑衣人,只见一道影闪过。黑衣人像一条死狗一样的飞了出去!黑衣人不顾伤势,起拔腿就跑。突然,眼睛瞪大僵硬的站在了原地,一只手在他的后背穿过了他的膛。

    沐寒看向救自己的人,原来是父亲。见到是父亲救了自己以后,沐寒心中一松,眼睛昏沉,晕了过去。

    沐成连忙接住将要倒下的儿子,望了望四周,几个跳跃消失在了街头。

重要声明:小说《碎虚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