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霸道功法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沃玛教主 书名:碎虚路
    拨开碎石,沐寒将书籍拿在手中。レ♠思♥路♣客レ四个大字映入眼帘,“霸道功法”!书籍有些破旧,泛黄的纸页,仿佛在诉说着它的沧桑。书面上没有注明它的品级和阶位。不过沐寒见到它就像看到了多年未见的老友,感到格外的亲切。随即沐寒决定就修炼此门功法。

    选定功法之后,沐寒朝着放武技的书架走去。这一次沐寒选择两本武技,一本拳法叫做“振拳”人级高阶武技,另一本刀法武技“龙影刀法”人级高阶武技。选好武技以后沐寒不作停留,满意的走出了山洞。

    沐成看见沐寒手中拿着的两本武技之后,面带欣赏的点了点头,就在他的目光落在沐寒手上的“霸道功法”上以后,脸上突然蒙上了凝重之sè。

    “寒儿,这本功法是我们沐家老祖无意中所得。上面没有注明级品和阶位,但是书中所记载的这门功法却是霸道无比!不过似乎写这本功法的人是个疯子,这本功法修炼起来也是危险重重,甚至不可能完成,稍有不慎就有生命危险。老祖曾经试着修炼过,但是差点爆体而亡,随之就放弃了。”

    “父亲,孩儿觉得这本功法和我很有缘分。我想试一下!”

    听到沐寒如此一说,沐成无奈的点了点头。

    告别父亲以后,沐寒就迫不及待的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他想研究一下“霸道功法”是否真的如父亲说的那样危险霸道。

    打开陈旧的书面,扉页之上一段劲道的小楷写着如此一段文字:此功法霸道异常,如修炼之中感觉不适,请不要迷恋功法的强大,自行停止修炼,如若不然轻者经脉尽碎,重者爆体而亡!

    沐寒浑一阵激灵,继续往下看去。

    “霸道功法”共分为四重,第一重为化凡为jing,就是运用功法祭练体内的灵气,让其去除杂质变得更为jing纯。第一重没有任何的危险,而且对于修炼之人有很大的益处。因为体内灵气越加的jing纯,使用武技的时候威力就会越大。

    第二重拓丹括脉,这一重危险之极。因为要运行功法将丹田与经脉扩充一倍,丹田和经脉是灵者最脆弱的地方,稍有不慎就是丹田和经脉尽碎,沦为废人!但是如果修炼成功的话,这门功法简直可以形容逆天!将丹田和经脉扩充一倍,体内灵气就会是同等境界灵者的一倍。可以说是同界无敌,甚至可以越级挑战!

    “呼!”出了一口出气,沐寒心想nǎinǎi的,这也太霸道了吧?平静了一下心沐寒继续看了下去。

    “霸道功法”第三重融五行!天地yin阳化为五行之气,分为金、木、水、火、土,五行相生相克。这一重就是要将五行融为一体,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化五行为无行,变无行为万行!所谓金生水,水生木,木生火,火生土,土生金,达到五行相生的最高境界。灵者体内最多可以修炼两种属xing的灵气,不然属xing过多,每一种属xing在体内的量就会越少,这样只能降低灵者的攻击力。而且稍有不慎五行在体内相克,就会让修炼者走火入魔变成疯人一个!

    第四重,夺jing取魄!最后一重功法竟然邪恶万分,以我之气引你之jing魄,化为己有。读到这一行子,沐寒感觉头皮有点发麻。对方不管是生物还是死物,只要一的jing气与灵魄尚在,就可以运用功法强行将其吸入到自己的体内化为己有!何等的邪恶!何等的霸道!

    沐寒慢慢的合上了功法,心中激动万分,这本功法对灵者来说吸引力太大了。他现在恨不得马上就要投入进去修炼。但是修炼此门功法凶险万分,必须谨慎对待,沐寒无比难受的压制下了自己的yu望。

    沐寒心想,功法第一重没有什么危险可以马上修炼。而第二重据书中描述,必须有保护经脉的灵草“百灵草”才能修炼,这样贵重稀有的灵草想来沐家也不会有,看来修炼完第一重就要出去一趟了。至于第三重和第四重沐寒没有多想,贪多嚼不烂的道理他还懂得。

    思考完毕,沐寒双膝盘坐,五心朝天投入到了修炼之中。功法刚刚一运转,沐寒立刻感觉浑的舒爽。体内的灵气也在慢慢的变少,但是却变得越来越jing纯。沐寒甚至感觉自己的攻击力,不但没有随之减少,反而有所加强。

    天空渐渐的泛起了一线鱼肚白,沐寒起伸了一个懒腰。一夜的修炼不但没有让他疲惫吗,反而让他更加的神清气爽。

    “沐寒,沐寒,还没有起吗?”

    屋外传来一阵女子的叫门声。王小蝶,这么早她来干什么?沐寒心想。

    “小蝶,这么早有什么事吗?”

    沐寒开门问道。

    “今天是诗歌大会,你忘了?以前你不是最喜欢去的吗?”

    “咦!”

    小蝶突然一脸惊讶的看着沐寒:“凝气之境!你竟然修炼到了凝气之境!”

    小蝶几乎都要咆哮了起来,虽然她知道了沐寒不知为何突然可以修炼。但是沐寒可以修炼才四个月吧,四个月就修炼到了凝气之境。天才,不,是妖孽!

    沐寒连忙将小蝶拉入到怀中,捂住了她的嘴:“小声点,大小姐,现在还都在睡觉呢!”

    突然沐寒发觉小蝶竟然一动不动了,随即感觉他们现在的姿势有些暧昧。沐寒连忙松开小蝶,而此时的小蝶早已满脸羞得通红,显得格外的可

    “诗...不是诗歌大会吗?咱们走吧。”

    沐寒尴尬的说道。

    跟随小蝶,沐寒来到了一处庭院外。门外挂着一块大匾,上面写着三个龙飞凤舞的鎏金大字“聚文阁”。

    这时在yin暗处,有一双猩红的眼睛正在注视沐寒。秃鹰嘴唇,心道等了这么长时间,沐大少爷总算是出来了。十万两够老子逍遥很长时间了,杀了他老子就远走高飞离开天枫国!

重要声明:小说《碎虚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