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六章:反击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不想当菜鸟 书名:仙之侠盗
    、、、、、、、、、、

    十来里的途,对往昔的魏凡来说不过只需数盏茶的遁飞时间,现在却耗费了他整整一天,到暮的余光坠入地平线大半,魏凡这才堪堪来到了目的地的小城之前。

    “哪来的乞丐!快滚吧,这天云城不是你这种野狗能够闯的地方!”城门守卫修士恶狠狠道,并拂出一道微弱真元,直接把魏凡掀摔出丈许远的距离。

    魏凡衣衫破烂的模样,明显被狗眼看人低了。而这一摔摔得直魏凡眼冒金星,好不容易才从地上爬起,却只能颤颤巍巍的掏出两块灵石,一声不吭的递了过去。

    这些只有炼气期修为的守门狗,放在往常那绝对是倒大霉的份。但以魏凡现在半死不活的狼狈,行事自然是越低调越好。花钱消灾,便是他眼下的最好选择。

    拿到灵石,守卫修士虽然还是一脸轻蔑,但好歹没有再施以为难,让开一条道让魏凡进城。

    进入这座天云城以后,魏凡的神经悄然绷紧到了限。因为入目的醒目处,都已经张贴满了他的通缉令。十万灵石,这足以让人为之疯狂的价格,带来可能的麻烦显而易见,而下这悬赏通缉的,也只可能是落云宗掌门那位白衣秀士了,看来其对魏凡那是真正的恨之入骨,死心不息的要报这一箭之仇了。

    魏凡如今蓬头垢面的,一副乞丐相,倒是和通缉榜上那英气十足的脸面相去十万八千里,不虞被人轻易认出来。

    以魏凡现在的体状况,要千里迢迢回归晋国,体铁定会吃不消,因此当务之急便是要以丹药调理体。在稍微打探过后,魏凡找到了一处并不算起眼的售卖灵药店铺。

    店主人家是一名筑基期老者,见魏凡这样一个乞丐闯进来,眉头皱了皱,正打算开口呵斥,魏凡却先一步把一小袋灵石拍在柜台之上,压低声音道:“疗伤和恢复真元的灵药,要最上等的。”

    老者怔了怔。拿起灵石袋掂了掂,脸上立马换上虚伪的笑容,回头把魏凡所需要的灵药各取了几瓶下来。

    魏凡一看老者拿来的灵药,面上肌一抽,差点便忍不住开口大骂了。这老头显然是个黑心商人,见魏凡形迹可疑,便故意开黑,拿出来的丹药成色都仅仅只能算普通而已。而魏凡拿出来的近千灵石,却是足以买到十倍以上的这种货色。

    尽管异常恼火,魏凡还是隐忍了下来,在老者戏谑的目光之中,默不作声的把丹药收好,转离开这店铺。

    见魏凡忍气吞声,老者面上笑容愈发玩味。待魏凡离开店铺后,立时以一张传音符送出。

    这些丹药虽然成色不好,但勉强能解燃眉之急。魏凡才出门,便狼吞虎咽般把全部丹药囫囵吞枣。一般修士如此干,恐怕立刻便要被药力反噬适得其反。但魏凡体内可是有着仙灵之焰,数量众多的丹药很快便被煅烧成最纯正的灵力,滋润着魏凡干涸的体。

    完全消化药力需要一小段时间,魏凡在一处暗巷道中稍稍歇息,打算等体力有所恢复再说。

    然而他才刚坐下,敏锐的感知便发现了,数名修士悄然衔尾而至。以他的圆滑狡诈,一下便把所有事都串联起来了,不住嘴角泛起丝丝冷笑。

    他已经尽量小心忍让,但还是引来了垂涎。人心不足蛇吞象,一个能拿出上千灵石的乞丐,其上很可能有更多的利益等待发掘,这边是那店铺主人铤而走险的原因了。虽说这种城池内都有必须遵守的规矩,但一个乞丐而已,谁又会真的在意他的死活?

    “喂,臭乞丐,交出你刚刚买到的灵药!你上还藏有灵石的吧?一并交出来,否则要你好看的!”其中一人狞笑道。

    “药没了,都被我吃掉了。灵石,我倒是还有很多。”魏凡诡异的笑了笑,从怀中掏出一个储物袋,倒扣着往下倾倒,亮晶晶的灵石顿时泻满了一地。

    数千灵石,已经绝大多数筑基修士一声也拿不出来的巨款了。魏凡这一有意无意的炫耀,立时让得这些带着贪婪而来的修士们眼睛发直,不由自主的连连吞咽口水。

    “剁了那小,这些灵石都是我们的了!”其中一名修士嚷道,尔后率先亮出法器,朝魏凡刺杀过去。

    唯恐瓜分灵石时吃亏,其余人都不甘落后,一拥而上。

    迎着这群利昏心的傻瓜,魏凡笑容缓缓收敛了起来,眼内杀气再无任何可以缓冲的,在他眼中,这些家伙都已然是死人了。

    即使是落难的雄狮,也绝不是区区蝼蚁所能够冒犯的。有些错误和愚蠢,只能用生命作为代价去填补了。

    直到第一声惨叫声响起,一众修士被贪婪所蒙蔽的眼睛才算稍稍清澈,取而代之的是难言的震惊。

    在那一瞬间,叫嚣的最厉害的家伙已然浑被冻成一坨冰雕,那恐惧绝望的表,栩栩如生的定格着,示警着眼前这“乞丐”的可怕。

    得到了灵药的滋养,魏凡的体在好转之余实力也随之恢复了一小部分。尽管只有一小部分,但用来对付眼前这些杂鱼却是绰绰有余了。

    而在猛然醒悟魏凡并不好惹时,一切都已经晚了。魏凡不是什么善人,从来都不是,既然心怀歹念的自寻死,魏凡也就不介意送这些家伙一程了。

    半晌,一道紫色焰火自巷道中燎烧而起,稍纵即逝。魏凡拖着伤疲的走出时,那些愚昧的修士已经连最后一丝存在痕迹也被抹除,再厉害的神通术法也不可能重拾他们的生命。

    魏凡眼中的郁并未消散,反而愈发的浓烈。有仇必报,这是魏凡的行事方式,他又怎么可能放过真正的罪魁祸?

    老头正在自己的店内悠然等待消息。魏凡显露的气息其微弱,他派出去的同伙都是筑基水准,自然无往而不利,不可能出什么意外。而能从魏凡上挖出多少利益来,这才是最值得他期待的地方。

    店门被“唰”的被推开,老头充满期待的抬起头来,却惊恐的发现,来的竟然是被他看得一不值的乞丐。

    老头心知不妙,正想有动作招呼打手,魏凡已然以鬼魅动作闪近前,一把掐住了老头的脖把其高高举起,道:“下黑手吃掉我?死老头蛮有一手的嘛!我上还有好几万的灵石呢,你想要吗?想要你就说出来啊!我送给你陪葬!”

    被魏凡**的威胁,老头儿不敢抗辩半句。尽管被掐住名门,但还是强颜笑道:“是晚辈有眼不识泰山了。晚辈还有好些珍藏的灵丹,愿意送给前辈当做是赔罪!”

    魏凡重重的哼了一声,把老头投掷在地上。老头不敢有半点不满,赔笑着从地上爬起,手脚麻利的从暗格之中掏出几瓶丹药,小心搁放在魏凡前。

    稍稍拧开瓶塞,清幽香味便从中传出。魏凡是个识货人,这一次老头倒是没敢藏私,是真的把好货都拿出来了。

    怒拳不打笑脸人。魏凡收下丹药正想离去,却从老头强自镇静的表中看出了些许端伪,只因为除了恐惧以外,隐藏其下的却更多的是喜悦。

    “你看我这张脸,是不是有些眼熟?”魏凡忽然问道。

    老头脸色大变,慌忙的扔出手中悄然准备好的传音符。

    魏凡狞然一笑。他本来就没打算放过这面慈心狠的老头,老头玩的这一手,更是给了魏凡直截了当的借口,放手大开杀戒。

    结果是毫无悬念的,几乎不费吹灰之力,魏凡取下了老者颈上人头。他并没有打算多余的停留,径直离开这一处店面。

    尽管如此,但魏凡还是低估了巨额灵石奖金的锁造成的疯狂。魏凡刚刚踏出门外,迎面便碰上了一小队修士,当先一人喝道:“魏凡!你逃不掉了,乖乖束手就擒吧!”

    魏凡眼内闪过一丝霾。这一行人虽然修为不高,但一看便是修有合击之术的,和乌合之众截然不同。若体状况再好转一些,哪怕恢复到一半战力,魏凡也半点不把其放在眼内,但是现在,却是个棘手的大麻烦。

    见魏凡没有束手就擒的意思,这一小队修士精神紧绷。据传出的消息,这个来自晋国的凶徒独闯落云宗并大闹一场,能全而退并引得重金悬赏的格杀令。这样的凶徒又如何能够小觑?

    他们并不知道的是,落云宗主、秦国凤毛麟角的化神大能,也被这个“暴徒”重创。否则的话,就算借他们一个胆,恐怕也没有找茬的胆量。

    魏凡皱了皱眉。以他现在的状况,对付这些无名之辈也无绝对把握,而且纠缠下去的话,类似的追兵肯定会越来越多。最佳应对,莫过于先避避风头再说。

    眼前这些修士显然不可能平白放魏凡离去。魏凡心念一动,数具星魂分被召唤出来,挡在魏凡前。

    以魏凡现在的状况,召唤星魂分数量有限,而且修为更是弱得可以,都在炼气期十层左右徘徊。

    要战胜这一小队使用合击术的修士,光靠几个星魂分还力有不逮。但若只用作拖延时间创造机会,这倒是绰绰有余了。要知道这几个星魂分虽然若,但却同样可以使用合击之术,而且在魏凡意识调整之中,合作根本不可能会有任何的间隙,哪怕朝夕演习,效果也不外如是。

    这队修士和魏凡的分混战在一起,而魏凡的本体则悄然退回到店铺之内。从另外一侧破开一个门墙,作临时逃脱的通道。

    在越来越多奔着赏金而来的修士追袭下,星魂分所能起到的拖延作用比想象中的要更小。而在全数歼灭掉分以后,发现被愚弄了修士很快便把目光锁定在了店铺之上。

    在发现魏凡逃之夭夭以后,这些修士便分批追赶。谁都没有留意到,他们要追赶的人其实一直都木讷的坐在柜台之上,冷眼旁观。

    虽然瞒过了追兵,但魏凡好不容易积攒的一点力气却全部被这短暂的幻变神通消磨干净。

    幸好那老头临死之前交出了一些上好的丹药,魏凡这才得到了补充和恢复。

    而在魏凡重新松一口气的时候,出色的感知能力已然发现,这天云城整座城池都已经被封闭了起来。

    天运城并非小城。能有封城能耐的,也只能是落云宗这一大势力了。显然魏凡出现的消息已经惊动开来,而对方打起了瓮中捉鳖的主意。

    越是被步步进,魏凡心中戾气便越发炽盛。既然围城已成,魏凡也就不急着离去,而是打算在此大闹一番。

    随着城内戒严,在外行走变得举步维艰。魏凡神识小心延展开来,模糊的侦察到,这天云城内最强战力应该是一名元婴大能,除此以外,还有若干结丹大修士能威胁到现在的魏凡。只要小心的避开这些存在,因该便不会有大的问题。

    魏凡并不打算莽撞的硬碰硬,而是想让自己的体先尽量恢复。天云城占地方圆里,内里的丹药店铺并不在少数,只要再有海量的灵药供应滋补,纵然不能彻底恢复,但回复六七成的战斗力应该不会成大问题。

    打定主意后,魏凡便开始行动。从死去老头上的储物袋中,魏凡翻出了这天云城的地形图,强行下来后,复杂地形对魏凡来说便不再是陌生的障碍,反而是相得益彰的天堑。

    披上遮掩气息的斗篷,乘着夜色,魏凡悄然开始自己的行动。

    全城戒严以后,所有商铺都已暂时关门歇业。魏凡也不走寻常,找到了目标店铺以后,直接破门而入。

    “外来者?”店铺主人惊惧交加,想也不想便直接传讯。

    这个动作毫无疑问激怒了魏凡,也把其生机彻底断送。在斩杀店主的同时,魏凡已经感觉到有为数不少的气息开始向这边聚拢。

    没时间容魏凡细细,他唯一来的及做的,便只有把入目处所有瓶瓶罐罐全数卷入储物袋之中。饶是如此,在他打算撤离时,还是和率先赶到的修士们迎头撞上了。

    “魏凡受死!”

    堵个正着,这些修士明显大喜。只是在动手的瞬间,参差的动作却让魏凡看出这批人仅仅只是暂时联合起来而已。而少了结丹级别以上的修士,哪怕是以魏凡现在的状态,也怡然无惧。

    魏凡并不愿意滥杀,但送上门来找死,那便是两说了。待魏凡从容离开时,已经满屋血腥气息了。

    把灵药全数磕下,魏凡有感觉好上了一些,便往下一个目标赶去。如此番四次过后,魏凡服下的灵药效力越来越小了。而在体快速恢复的同时,无可避免的,魏凡手上沾染的血腥气息也就越来越浓稠了。

    魏凡不再集灵药,而是把目光挪放到了目处的四大城门处。在份暴露了以后,想要继续使用传送门,已经是痴心妄想了。想要离去,也只能正面突破被封锁的城门了。

    从哪个方向突破城门,其实区别并不大。实力恢复了七八成,城内真正能给魏凡造成大麻烦的便仅仅只有那位元婴大能而已。而对于能撕裂空间瞬移的元婴大能来说,只要短暂的阻拦,便有足够的时间赶过来支援。

    魏凡要考虑的,便是突破以后的逃匿。仔细思量以后,他选定了北门作为突破点,他记忆没有错的话,北门往外数十里,便是一片莽莽山林。在内要隐匿行踪也显得隐蔽一些。

    打定主意,魏凡便开始准备突击。他很清楚等待着自己的必定是一场恶战,因此在前往北门的短暂途之上,一点点调节自己的气息,以达到目前的最佳状态。

    “来了!抖擞精神,捉住了他,重重有赏!”

    守门的结丹大修士神识五感都冠绝所有人之最,最早发现魏凡的形。

    在呼喊声响起的同时,魏凡骤然加速,话音还没完全落下,人便已冲刺到了城门之下。

    “阵法?”

    魏凡忽然感觉一凝滞,浑似灌了重铅般动弹费劲之。伤疲交加,让魏凡的感知有所松懈,竟然没有察觉到这隐晦起来的阵法。

    “没想到吧?落云宗为了捉住你这穷凶恶之徒,早已布下天罗地网!束手就擒吧,运气好还能有一条生。”结丹修士得意洋洋道。

    他并非真的好心劝降,仅仅只是还需要时间把阵法收拢而已。魏凡恶名昭著,这位结丹修士在其面前也莫名的心虚,尽量的想避免硬碰。

    “竟然是阵法,那是你们自己找死!”

    魏凡冷笑,他本就是阵法大行家,一时不察,不代表这阵法就真的有能耐把他困住。

    数根阵旗抖落,原本把魏凡重重困住的阵法之力,竟然反向流动向外扩散,把严阵以待的一众修士团团捆住。

    结丹修士也不例外。而比起众人他心头上更是生起一阵莫名寒意,因为魏凡杀意凛然的目光,已经聚焦在他的上来。

    魏凡可不会跟他哆嗦什么。在结丹修士来得及反应之前,仙雷之力已然狠狠劈落,把结丹修士劈了个形神俱灭。

    然而,挡在魏凡面前的真正障碍,才刚刚出现。

    空间撕开一道细长裂口,一名道袍男从中走出,分明便是魏凡忌惮之的元婴大能。

    ...

重要声明:小说《仙之侠盗》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