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五章:剧变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不想当菜鸟 书名:仙之侠盗
    、、、、、、、、、、

    真魔重变,本就是以古魔超强为基础才能施展出来的秘技,以人类修士的,根本就无法承担起其无穷威力所带来的负荷。即使以魏凡修得的灵体仙,也仅仅只是勉强能够使用而已,并不能长久。

    真魔变幻,理论上是可以叠加的。但一重变幻,已然对负荷到了限,双重变幻带来的负荷不是叠加,而是相乘!

    强行施展,带来的最直接的结果,便是形神俱灭!在魏凡仅有限的一次尝试之中,他根本连半息时间也支撑不住,在得到双重变幻带来无匹力量的同时,体直接就崩溃开来,要不是有地灵结晶这等逆天至宝,恐怕魏凡也逃不过陨落的灾厄了。

    诚然,灵体仙小成,魏凡的仙躯比起过往要强大数倍。但再一次施展双重变幻,这却是彻头彻尾的一场赌博。就连魏凡自己也不知道,自己能坚持多久。

    但这赌博却是必须的,因为魏凡很清楚,在白衣秀士这位化神大能面前,若是有任何保留,根本就不可能有分毫的机会。被这位落云宗宗主擒拿住的下场,魏凡不用多想也明瞭于心。而施展真魔双变,了不起也最多是死而已。

    同样是死,魏凡宁愿拼上一把,死也要死得尊严体面!

    被击破空间规则,白衣秀士平静的脸上次出现了震惊之色。而在震惊之后便是愤怒。化神级别,人间凡尘界最接近真仙的存在,已经超脱规则的束缚,俨然是睥睨天下一览众山小的高姿态,在他们眼中,不到化神境界的修士都是蝼蚁,即使表现出超强实力的魏凡,在他眼中也不过只是稍大一点的蝼蚁而已!

    然而,现在这蝼蚁竟然反咬一口?

    以力破巧,蛮力破除规则之力,这便是对以千年修行领悟天地规则的白衣秀士最大的侮辱!

    “小,休想逃跑!”

    暴怒之下,白衣秀士已然精准的猜测到了魏凡的想法,在魏凡脱困以前,甩手飞出数根细长银针。

    银针发出尖锐啸叫声,才刚出手便匪夷所思的扎落到魏凡前。化神大能,手笔自然不可能会小,这银针一旦刺入,魏凡便会浑受制,再施展不起哪怕半点的反抗之力。

    可是,真魔双重变的效力依然尚在,罡变之下的魏凡,不单力量,就连也坚韧到了致。这几根被白衣秀士千锤炼过的银针,和魏凡**相碰触的瞬间,竟发出细微的“叮叮”声响,全数被弹飞开来!

    小成的灵体仙,让魏凡在双重幻变下还不至于立刻粉碎骨,但破坏损伤却是立竿见影,十数道血箭已经从迸裂的皮肤中溅而出,而魏凡那紊乱可怖的真元之力,也随之喷溢。以魏凡现在的状况,恐怕不消多久便要到达限。

    限之后,便会是真正的崩溃。

    而在限之前的短暂时间内,魏凡却是拥有让化神大能也为之失色的逆天之力!

    心念一动间,无数紫色闪电劈落,汇成一片焦雷炼狱,把白衣秀士笼罩在内。

    白衣秀士轻哼一声,漫不经心的抬手一拦,破坏力惊人的雷霆之力便被全数拦在尺之外。

    同一式仙雷,童颜鹤发元婴老者径直被劈成重伤,但却连白衣秀士一根毫毛也伤不到,这边是化神大能,真仙之下最强者的强横所在!

    有这样的结果,完全没有出乎魏凡的意料之外。他需要的仅仅只是拖延而已,这小的空隙,并不是用来做逃跑准备,而是要启用真正的杀着。

    真魔神变的速,再加上真魔罡变的无尽不催之力,这便是魏凡给与白衣秀士的惊喜。

    而在魏凡的拳头重重砸在白衣秀士俊秀的脸颊上时,这一切都木已成舟了。

    没有任何悬念,在这一击之下,白衣秀士整个头颅都爆成一团碎飞溅开来,的血腥暴力。

    魏凡半点也不敢迟疑,连战果也不验收径直以仙罡雷诀速逃离。

    尽管他很清楚这一击必定能给白衣秀士重创,但他更明白,离能杀掉白衣秀士还差得远了。

    果不其然,在被毁坏的同时,白衣秀士浑鎏金的元婴便自残躯中窜出,朝着魏凡逃离的方向追赶过去。

    双重变幻的反噬越来越严重,魏凡不想死的话便只能立刻解除。但是白衣秀士元婴马上追袭而至,拖着孔千疮的躯,魏凡又如何抵敌这前所未见的生死大敌?

    只能再赌一赌了!魏凡收敛起全部气息,任由自己自半空之中坠落。双瞳之中悄然染上湛蓝之色,以真魔幻变秘法给自己加成了一层幻术掩饰。

    他所选定的坠落地点也很巧妙,其下便是一条清澈河流,再加上附加的掩饰,魏凡有六七成把握能够瞒得过白衣秀士的感知。

    果不其然,下一瞬间白衣秀士的元婴撕裂空间后,愤怒的脸一下变得茫然起来。以他那逆天神通推算探测,却再也发现不到魏凡任何的蛛丝马迹,这让得他有些失控暴走起来。

    不死心的周围绕来绕去,白衣秀士始终一无所获。魏凡透过清澈河水往外看着暴跳如雷的白衣秀士,咧嘴发出无声的嘲笑。

    良久,白衣秀士终于打算放弃,撕裂了空间准备离去。魏凡暗暗松一口气,正庆幸脱离虎口之际,忽见白衣秀士恨恨的回望了一眼,临走前甩手朝下方扔出一道神通。

    化神大能举手投足间都有天崩地裂之大能,这一击又是含恨出手,自然不可小觑。魏凡临其境,即使不是作为直接打击目标,但这一股真元之力威压下来,却依然沉淀得让其喘息不过来,眼睁睁的看着神通威能炸裂,只能绝望的被波及到,紧接着眼前一黑,失去了全部的意识。

    魏凡在死亡边缘上打滚的次数不少,但若真说最接近死亡,毫无疑问便是此次和化神大能的较劲。也不知道在黑暗之中昏沉了多长时间,在阿宿毫不间断的呼唤之中,魏凡的意识终于一点一点的清醒起来。

    “还好还好,差点以为你就此挂了呢!”阿宿悻悻道,言语中略带责备:“也只有你这神经病才会去跟那么危险的家伙交手!化神大能,可是已经有和最下级的玄仙较劲的资格了。现在的你,还远未够水准!”

    “那家伙不也被我毁掉了吗?”魏凡努力想笑一笑,哪知道仅仅只是扯动肌的动作,便传来撕心裂肺的痛,让他清晰的感受到现在的状况是有多么的糟糕。

    试探着以神识内视自己的体,尽管魏凡已经有了心理准备,但仍然对严重的伤势深深倒吸了一口冷气。

    内视的结果,魏凡尽管还能勉强保留有躯体完整的状态,但是内里却是一塌糊涂,内脏骨骼都碎成一坨,从严谨角看来,能够生还并苏醒过来,这本便是一个让人惊叹的奇迹了。

    这伤势,有一半是白衣秀士最后那一下的功劳,而另外一半,则来自于魏凡不顾一切的催发真魔重变的力量。有这样的结果,咎由自取也不为过。

    事实上,魏凡能奇迹生还,灵体仙生诀功不可没。木灵仙气的生机不断的滋养着魏凡行将就木的躯,这才是魏凡得以活到现在的最大功臣。

    活着就有希望。尽管魏凡现在况不乐观,但总会慢慢好转的,他又问阿宿道:“我昏迷了多久?”

    “快十天时间了。”阿宿回道。

    “已经十天了?”魏凡一听,略懊恼道:“这么说来,那‘盛典’不就早已经结束了?”

    “结束就结束了,对你来说或许是件好事。”阿宿回道:“我隐隐约约好像猜到那帮家伙秘密举行的盛典是什么了。”

    “你猜到了?”魏凡吃了一惊。阿宿一直附在他的上,能看到的应该和他一样才对,哪里来的线能看破这“盛典”的内里乾坤?

    “如果我的猜测没错,凡间界已经多出一名真正的仙人了。”阿宿语气有些沉:“你救下的那个族女人,上流有浓郁的灵族之血。光以体质而论,灵族的血脉是下界之中灵力最浓郁的,是从仙界召唤仙人到凡间必须的祭礼。从落云宗修士不间断的从那个族女上抽血,这一点应该是没有错了。”

    “召唤仙人?为什么!虽然仙人都是由凡界飞升,但说到底仙界和凡界是两个截然不同的世界!那些大能都是傻瓜吗?召唤一个仙人下来对他们有什么好处?!”魏凡不解道。

    “平常状况下,召唤仙人下界确实是没有什么好处。哪怕是族入侵内乱,也根本没有值得惊动到上界仙人的地步。这个凡间界,也只有一种况下,让得真仙必须不惜代价降界下来的,那便是古魔的重临了。”顿了顿,阿宿接着道:“仔细感觉一下,你体内星月魔君的印记,不是已经消失了吗?”

    魏凡急急往体内一扫,果不其然,一直藏在元神之中的星月魔君分神印记,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

    这种状况只能说明一件事,那便是在魏凡昏迷期间,星月魔君已经彻底陨落了。而星月魔君的陨落,也就预兆着星月天阵崩溃,古魔冲破幻星界重新回到人间,已经进入到倒计时之中。

    至于仙界插手干预……魏凡忽然想到了,拥有真魔重变化的古魔一族万年前战败的真正原因,那便是仙界真仙在背后插手!

    为当时顶尖强者的星月魔君,对古魔灾难爆发后仙界真仙介入应该有所预见才对,可是为什么却要魏凡一力承担起消亡古魔一族的重任?

    魏凡感觉自己霎时间陷入了多方的算计之中,不能自已。在马上要面临的大变革之中,若是不能弄清楚自的处境,只要一个小小风浪,随时都能把魏凡推向到万劫不复的境地!

    有限的信息不能为魏凡推导出更多的东西。可以肯定的只有一样,那便是必须马上备战了。虽然星月魔君的印记已经消失,但魏凡所下的誓言效力还在。若不承担起抗击古魔的重任,魏凡一样要承受痛苦不得好死的结局。

    当务之急,便是要把一伤势恢复过来。魏凡又再静养了小半天时间,体终于稍稍恢复。尽管一实力不存一,但是行走动弹却是勉强可以的。

    魏凡一刻也不想拖延。此刻他有多的事要去准备了。辨别过方向以后,便拖着伤疲自,朝离自己最近的城镇方向赶去。

    ...

重要声明:小说《仙之侠盗》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