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五章:营救太子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不想当菜鸟 书名:仙之侠盗
    ().    (今天有事,晚上不在,便赶出这章来,提前更新了)

    “晚辈魏凡,如前辈所愿见面了。// 欢迎来到阅读//想来你应该是有要事委托吧?但说无妨,只要价钱合适,没有什么是不能商量的。”魏凡笑吟吟道。

    和粗豪结丹修士对话的,仅仅只是魏凡的虚影而已。借助荆家的独门符敇,可以做到千里之外的即时通讯。在魏凡看来,这玩意可比二十一世纪的视频通话还要更加牛,可开发利用的程度实在是太高了。可惜软磨硬泡之下,达米安却死不松口,哪怕连把这项神通外流都不愿意,更遑论技术转让了。

    不过眼下这并不是重点,重点是有生意上门了。而对于一切能带来利益的事物,魏凡总会抱以足够的善意和耐xing,因此也就不介意这位修士似审视猴子般的挑剔疑问眼神,始终笑容可掬而对。

    大眼瞪小眼了好一会,粗豪结丹修士终究是有求于人,尽管皱着的眉头显现出他的不满,但也只能开口道:“见面不如闻名。恕我失礼了,魏道友你看起来实在太……太年轻了!”

    粗豪修士本想说太弱小的,话到嘴边却改为了委婉的“年轻”,尽管是同一个意思,但还不至于得罪人太多。毕竟现在向魏凡求援已经是他唯一的希望,尽管这希望看起来实在是太渺茫了一些,但总比没有要来得强一些。

    魏凡本人对这不着痕迹的讽刺毫不在意,却不得不先打消客人的疑虑心思,毕竟相互信任才是做生意的根本。想到这里,便侃侃而谈道:“一个人的强弱,跟他的年资修为并无直接关系。群英会上,很多年资比我深厚修为比我高强的前辈也没有走出来,我觉得这应该足以说明问题了,前辈你认为呢?”

    粗豪修士下意识的点了点头,再看始终不吭不卑的魏凡时,眼神中少了蔑视和疑虑多了尊重。群英会上有关这位年轻小辈的传奇多不胜数,每一项都是在众目睽睽数千双眼睛见证下达成的,要说没有真材实料,那是绝对无可能的。

    “既然前辈的再无疑惑,那便请告知你的委托内容和报上任务报酬吧!合作是双向的,如果前辈报价能让晚辈满意,那么这谈话才有继续下去的必要。”魏凡说道。

    粗豪修士面sè略略不自然。这一提议,正是他最大的担忧之处。魏凡有一定实力,那是无容置疑的,但与这委托的难度与危险系数相比较,却是小巫见大巫。在粗豪修士看来,即使元婴修士也未必有必定能成功的把握,更何况魏凡这初出茅庐的幼狮?

    不过他此时也骑虎难下别无选择,只能尽量避重就轻道:“是一个救人委托,目标是被困于的晋国大皇子丹生太子。至于报酬,这一点我觉得你亲自和丹生太子倾谈比较好。以他晋国太子的份,想来一定能够给出让阁下满意的报酬。”

    “也就是说,我必须要先救出这位丹生太子,这交易才算作数吧?而且能拿到多少报酬,还得看我的运气?”魏凡笑容变得玩味起来。

    粗豪修士勉强笑笑,僵硬的点了点头以示认同。尽管本是一名结丹大修士,但他却不认为自己能够给出与任务难度相匹配的报酬。把责任推给那位丹生太子,再开出一张看起来很美妙的空头支票,希望藉此引魏凡入彀,这就是他的盘算。只是想不到却被马上识穿,这如意算盘再想打响却是有些难了。

    就在粗豪修士以为委托就此终结之际,不想魏凡竟意外爽快的点了点头,道:“可以,这委托我接下来了。”

    粗豪修士一愣,几疑自己是否听错,追问道:“我甚至连具体况都没有交代,你这就轻易答应下来了?”

    粗豪修士的吃惊完全是由道理的。连状况也搞不清楚便轻易承诺,若不是莽撞的傻瓜便是有成竹的自信表现,而就他眼前判断,这个新近崛起的年轻人显然就属于后者。

    魏凡点了点头,笑容可掬道:“若连这点能耐也没有,也就配不起对你的信任了。前辈请回,晚辈马上就准备动,不会让你失望的。”

    委托进行得比意想之中还顺利,但粗豪修士对此却是始终将信将疑,但魏凡已下逐客令,他也就只能带着满腹的疑虑离去了。

    “牛皮吹得有点大了。连底细也摸不清楚,我倒是想看看,你怎么去救这位太子下。”粗豪修士走后,取而代之与魏凡继续通讯的,是他的老朋友,才刚在群英会上合作愉快的达米安。

    “这不有你在嘛。朋友有麻烦,你好意思袖手旁观?”魏凡笑嘻嘻没正经道:“与其听这家伙胡天扯地,我倒宁愿相信刺客世家无孔不入的报网络。你该不会告诉我,堂堂荆家连这点小事也查不出来吧?”

    “少来激将法。你这家伙是凤凰不落无宝之地,要帮忙不是问题,但是利益我要占一半。”达米安太了解魏凡了,完全不给他任何拐弯抹角的余地。

    “谈钱多伤感啊,兄弟。”魏凡满脸无奈道,想了想,他嘴角又抹上了狡黠的笑容,道:“不如换种分配方式,你要名声,我要利益,如何?”

    群英会一役中,荆家扮演了救世主角sè中的一员,间接施恩于整个晋国修真界。这个蛰伏千年之久的刺客世家,也终于凭借着这份名声重新崭露头角,一点点恢复昔ri光辉。尽管如此,但若说要回到巅峰,按照平常状况来说至少还需要一两代人的努力。

    当然若是有外力推动之下,这个过程是可以大大缩短的,因此魏凡这个提议,达米安很快便露出了感兴趣的表。底蕴深厚的荆家不缺乏灵石,缺乏的只是机会。

    “把你的计划说来听听,可行的话,我不介意参上一脚。”达米安道。

    “完全的准备才是成功最牢靠的基石,我需要的是报。事无巨细,关于这位丹生太子的报,越快交到我手上来越好。然后,才能给你一个明确的计划。”魏凡道。

    既然有了合作基础,那一切都好办事了。刺客世家的办事效率比魏凡想象中的还要高得多,不过半天时间而已,有关于这位丹生太子的一切,已整理成策送到了魏凡的跟前。

    参阅过荆家送来的报以后,魏凡便对这个委托背后所牵涉扯到,基本猜到了个大概。

    如魏凡所料,这位丹生太子面临的麻烦,很大。大到若是没有强有力的援助,铁定会挂掉的地步,而就现在看来,距离这个倒数计时,是越来越近了。

    凡人和修士,虽说有着不可逾越的界限,但归根到底也同为人类,很多时候都是难以分割开来的。原来的晋国修真界是以三巨头天玄门聚星宗九幽门马首是瞻的,相应的作为凡人权力顶峰,大晋王朝内部也有为数不少的三大宗门势力渗透影子。

    这一代的晋皇帝生有九子,除去不适合修道的五子以外,剩余的四子之中,三位王子各自归依一个门阀巨头作为靠山,而这位丹生太子则未依附任何势力。为太子的他肩负帝国未来之重,自然不能偏移三巨头任何的一方,又因为他母亲娘家为一方修真望族,势力不下于一般大派,这才能保有超然地位。作为王位的唯一正统继承人,本应该是板上钉钉的事,几乎是不可动摇的。

    但是天有不测风云,这一切都随着百族来袭九幽门叛变而变得扑朔迷离起来。这一起修真界的巨变,同样影响到了凡人世界的大晋王朝。被百族占据的半壁江山,已经不再属于大晋名下,这对帝皇来说,无疑是最大的挑衅和屈辱,盛怒之下,归依九幽门的七王子甚至差点被当场处死,最后念在骨,依然落得一个被打入死牢不见天ri的下场。

    不过,形势很快便再次发生逆转。九幽门很快便传递而来友好信息,说百族的报复目标仅限于晋国修真界,大晋王庭将会继续执掌凡人,政令依旧畅通无阻。这对晋国皇帝来说自然是一个好消息,但其附加条件却让得不少人高兴不起来,那便是七王子谢炯鑫须成为新的太子,在晋皇归天以后成为新皇。其cāo控晋皇朝的野心,昭然若揭。

    这个狼子野心的要求,本应绝无得逞得可能,却因为晋国修真界的颓势而变得难以拒绝。尽管在丹生太子和代表其余两位巨头的王子联合抵制下,更换太子一事被暂时搁置了下来,但七王子谢炯鑫的处境依然占尽上风。随着百族与九幽门的高歌猛进,形势愈发的变得严峻。

    而最关键xing的转折点,是九幽门突然对丹生太子的母族修真望族林家动手,林家几乎是一夜之间便陷入到九幽门的重围陷阱之中,倾覆只在旦夕。

    覆巢之下无完卵,丹生太子火速调集手上能动用的所有力量营救林家,然而却因救人心切而中了九幽门引君入瓮之计,和林家一同被围困起来。

    单凭林家和丹生太子自己的力量,想突围那是难以登天。而朝廷方面能动用的力量丹生太子已调用了大半,再想救也是有心无力。天玄门和聚星宗正面战线尚且吃紧,又如何有多与力量去救林家?外援断绝,林家士气衰落到冰点,目前仅仅只依靠护门大阵勉强支撑而已。要是再没人解围,便只能坐以待毙,阵破的那一刻,便是全族覆亡之时。

    ().

重要声明:小说《仙之侠盗》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