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七章:收敛旧部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不想当菜鸟 书名:仙之侠盗
    ().    斩草不除根,chun风吹又生。// 高速更新//

    鸠占鹊巢,欢铃很明白决不能留下正统王家传人的存在,否则的话,她这个凌峰城城主之位绝不可能安稳的坐下去。而在黄天虎一脉几乎死绝的现在,王石这根独苗便成了她必须除之而后快的对象了。

    只是王石一直在天玄门修行,欢铃这才不得不投鼠忌器按兵不动,并花费大代价严令封死消息传递,好让王石蒙在鼓里自投罗网。但是在得知其带上大批帮手回来时,本以为已经出了差池彻底败露,都做好了严阵以待大打一场的准备,不想却意外的迎来王石单枪匹马闯城的消息。

    莫非,事败露仅仅只是一个误判?

    欢铃脑海之中闪过数种可能的推断,但都跟眼前这异常状况大相庭径,一一被否决掉了。虽然摸不清王石的真正用意,但可以肯定的只有一件事,那便是这是除掉王石这个心腹大患的绝佳机会。

    想到这里,欢铃便暗唤手下门人,准备布下必杀之局。

    “我说,魏凡老大,你不觉得,咱这样做太过招摇了吗?”王石忐忑问道。

    大街之上,人流喧哗,但两人却旁若无人,所到之处无不避让,并以惊疑不定的目光锁死在了两人上,只因为他们的外观,实在太过诡异了。

    并不是说他们就穿了什么奇装异服,只是两人各自扛着一面等高的彩旗而已。王石上那面书有“凌峰王家少主王石”,魏凡那面则书有“天玄门门人魏凡”。

    这种大张旗鼓的做法,除了直接表明份的用意外,更是为两人拉来了不少的仇恨。毕竟这凌峰城之中,现在已经是合欢宗的天下,门人线眼满布,自然不可能错过如此扎眼的两人。而在门主欢铃所下的必杀名单之中,王石可是排在相当靠前的位置。光是为了那份悬赏,便有不少人按捺不住想要直接动手取王石xing命了。

    “别紧张。”魏凡若无其事道:“就是要这样张扬。光天化ri,他们不敢动手的,否则便人心惶惶失人望了。这样干好处也不少,一来真正忠于你们王家的,此时才会知道你回来了。有他们襄助,怎么也比我们独自面对这些妖女来得轻松。二来嘛,我们这里大张旗鼓,那邵青松他们潜进来搞小动作便轻易得多了,不是吗?”

    事已至此,王石纵是忐忑也只能选择相信魏凡一黑到底。而魏凡也并不打算绕弯弯,直接就朝原本的王家宅府走了过去。

    “站住!是何人敢冒充王家少主和天玄门人在此行骗?”一粗髯环眼修士忽然于路拦截,带着几个从人阻挡在了两人前。

    这汉子正是欢铃排除试探两人深浅的棋子。其人筑基后期修为,再加上带着的几个炼气期巅峰打手,理论上来说压倒魏凡二人并不成问题。

    若是能以骗子而论把两人擒拿再偷偷处理掉,这对欢铃来说无疑是一个相当不错的结果,事后可以把责任推到这粗汉修士上,只要再悄然灭口,便可不留任何蛛丝马迹,那王家残余党羽想要发难也无任何机会。

    这构思原本天衣无缝,不过他们失算就是算在,错误的估计了魏凡的实力。

    “这点人就够了吗?这种素质的货sè,想要阻挡我魏凡,起码得来一个联队以上啊!”

    魏凡兀自嘲讽,脚下步伐根本就没有半点停顿,直把这些拦路狗当成了空气。而这粗汉修士原本也是一个暴躁xing子,见魏凡太过嚣张,忍不住咆哮一声,招呼手下朝魏凡发动了攻势。

    两件飞剑法器一左一右斜刺到魏凡前,魏凡却是看都不看一眼,黑权杖信手一挥,这两柄飞剑便彷如劣质铝制品一样,轻易被打成折弯状,失去灵xing变成废铁坠落在地上。

    这骇然之境让所有人都为之一窒,而这瞬间魏凡仙罡雷诀已然施展,自众人间隙之中如电闪般划过,留下淡淡白sè冰霜仙灵气息,还有数座惊恐茫然相的冰雕。

    这番打闹本来就吸引了不少旁人的围观,在魏凡施展出这惊人的一手以后,无不都露出了呆若木鸡的表。再看魏凡时,不少人都带上了敬畏之sè。

    “他自称天玄门魏凡!这不就是那个传闻中那个超级修士吗!”

    “连元婴修士也收拾不了的那个?”

    “元婴修士算个啊,我听说是九幽门几百个强者修士都奈何不了他一个呢!”

    ……

    在这等纷纷议论之中,魏凡仰天长笑一声,道:“想试探,便派出一个分量足一点的人物出来好了,何必找这等废物来送死?”

    人群之中几个负责监视的弟子,元神同时剧烈一震,七窍之中都渗出了鲜血,大骇之下均抱头鼠窜了。

    魏凡似是只干了微不足道小事般,招呼王石道:“喂,该继续走了。”

    王石这才回过神来。魏凡这一手给他展现的震撼同样不少,尽管在魏凡边耳渲目染早知道魏凡很强,但强到如此地步,还是远远超出他的想象之外。

    更关键的是,魏凡并非只有勇力的莽汉,还有与之相匹配的计谋,如此一来,大仇得宝是指ri可待了。

    想到报仇,王石握紧的拳头不住又紧了紧。

    “少主!果真是你吗?”

    数名修士拨开人群,欣喜若狂的走到了王石前。为首的,是一个面容憨厚的中年男人,虽然修为不高,只有区区炼气七层,但难就难在王家衰颓的现在已然肯把王石作主子看,这份忠诚倒是值得嘉勉。

    “侯叔,你没事便真的太好了!”王石骤见故人,泪盈腔。在得知家门不幸后,能重见每一位稔熟亲人,对王石来说都是难得的惊喜。

    “你回来便太好了!大家伙儿还有一些都逃了出来,听闻少主你出现,现在应该都闻讯赶来了。”这名为侯叔的男人稍稍踌躇,然后语带责备道:“少主你实在太莽撞了,此时城内之事已经让那妖女把持,你再来便是送羊入虎口了!”

    说罢,侯叔叹了口气,接着道:“不过现在也已经晚了,那妖女想来一定有所准备,就是想退,又谈何容易?倒不如集齐人手,去拼个鱼死网破好了!”

    说话时,又有十来人从人群之中窜出,一见王石,又诉一番别离衷。而此时,魏凡心中jing戒却是悄然生起,只因为,这是个绝佳的破绽。人总是善变的,谁又能保证往昔的忠仆中不出一两个败类?

    很不巧的让魏凡猜对了。在王石和一众家仆沉浸在重逢喜悦当中时,其中俩人眼中杀气弥漫,悄然靠近到了王石边,暴起发动了袭击。

    既然魏凡有了防范,他们自然不可能有得手的机会,转瞬间,二人便轻易被放倒在地上了,摁倒在王石前。

    “家父昔ri待你们不薄,为何要背叛?”王石咬牙恨恨问道。

    两人面如土sè,其中一人强自嘴硬:“识时务为俊杰,二老爷给我的灵石报酬更多,我自然就跟他了!”

    “答得好,那就抱着你的灵石去死吧!”王石说完,顺势把手中的利刃法宝捅进了此人的心脏之中。

    另外一人吓得瘫软在地上,然不等王石动手,便被其余忠仆一拥而上,把他乱刀乱棒扎成泥。

    “疾风知劲草。这种渣滓,什么地方都不可能会少。”魏凡安慰道。

    王石重重的点了点头,脸上恨意更加浓重了。对于这些听命的傀儡,王石最多只是心中稍稍抽搐而已,真正让他痛心疾首的,却是自己的尊长,父亲的弟弟,那位自己叫了十多年叔叔的亲人。连自己家人都不放过,此等丧心病狂,实在让人心寒!

    不一会,为数不少的王家旧部便重新集结起来。虽然修为都不高,在筑基炼气之间徘徊,但将三十四人的人数汇聚起来,还算是不错的一股力量,对于ri后的王家重建,可以作为很好的骨干。至于现在,依靠他们来对付欢铃和黄天豹一行人无异于以卵击石并不现实,因此魏凡并不打算马上就动用到他们,让他们随行,也不过是要见证王石的王家重新崛起,给他们吞一颗定心丸罢了。

    魏凡也知道自己的一举一动必定在对方的监控之下,不过他也借此拖延时间而已,各取所需。暗衬邵青松那边应该也准备的差不多,便催促王石等人该办正事了。

    一行人赶到王家府邸时,王天豹已经带着一众部下严阵以待了。不过骤眼看去,却少了欢铃和她的合欢宗修士。这理当如此,毕竟算是王家内务事,凌峰城内无数双眼睛看着,贸然插手的话,即使大获全胜也很可能会失去人望,得不偿失。

    “王石!你带着一群被逐出府们的恶奴冲击族邸,这算什么意思?”王天豹sè厉内茬喝道。

    “我只是带着王家人回家而已。”王石冷冷回道:“倒是二叔你,这剑拔弩张的又是什么意思?”

    ().

重要声明:小说《仙之侠盗》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