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六章:复仇!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不想当菜鸟 书名:仙之侠盗
    ().    半晌以后,得到想要报的魏凡面sè无比yin沉。心底里杀机悄然涌动,但想到很可能打草惊蛇,只能压抑住杀气,勉强作罢。

    况比想象之中的更要恶劣,魏凡一刻也不想留在这藏污纳垢之地。在以真魔幻变施术让两人迷迷糊糊睡去以后,魏凡便抽离去,踏上了回归的路途。

    这状况有点吓人,在他还没有想到如何把噩耗委婉转达给王石,海月城已是遥遥在望。魏凡一咬牙狠心,也只能叫上两位小师弟,径直找到了王石。

    王石见魏凡回来,满心焦急的迎了上来,希望能听到好消息。哪知道魏凡一开口便沉着脸吩咐两位师弟道:“按住他!”

    对魏凡的指示,黄离陈烨二人是无条件执行的。王石惊怒交加,急急道:“老大,你这是什么意思?”

    “王石,你家里的事,我基本打探清楚了。我可以原原本本的告诉你,但你千万必须冷静,所以只能先出此下策了,希望你能理解。”魏凡缓缓道。

    魏凡言不尽意,王石却已然猜出一二,不住失声悯哭,奋力想要挣扎钳制住自己的束缚。魏凡皱皱眉,布下了一张静音符后,这才厉声喝道:“窝囊废!哭能解决问题么,倒不如留多点jing力去报仇!”

    吃了魏凡这一当头棒喝,王石霎时冷静了不少,止住了挣扎和痛哭,只是那双眼睛却愈发的通红,不过已经能冷静下来,沙哑着声音道:“老大,你说得对。我已经冷静了一些,你可以继续说了。”

    魏凡这才点了点头,把以真魔幻变神通从那王姓年轻人上拷问到的报,一一复述开来。

    凌峰城,已然易主了。

    当今凌峰城内,风头最盛的,并不是已经盘踞城内数百年之久的望族王家,而是名为合欢宗的一个邪道宗门。其门下清一sè女xing弟子,所修的全是摄人元阳魅人心智邪魔外道。正因如此,这一宗派为正派修真之士所不齿唾弃,几番遭到追剿,却都侥幸躲逃了开来。最后乃至销声匿迹,想不到却是盘踞在这边远之城中,而且还混得风生水起。

    王家家主王天虎乃是有担待的一家之主,又怎能容许这邪魔歪道在家族势力底下发展?然而家门不幸,却出了一个不肖弟弟,被合欢宗主以媚术勾搭,暗中予以方便,让合欢宗在凌峰城内获得了生息之机。

    这苟且的勾当,最终还是被王天虎给发现了。为一城之主他当然不可能姑息养jiān,只是念在兄弟谊,对乃弟王天豹也只是厉sèjing告一番,给予了不轻不重的责罚。而对合欢宗,则是不遗余力的清剿,采取最严厉的措施,势必要把她们彻底清扫出凌峰城。

    合欢宗主自然不甘心坐以待毙,而王天豹也是恋jiān,受了乃兄的责罚心生不忿。于是在合欢宗主的怂恿之下,起了谋害王天虎成为真正一家之主的念头。

    这厮先是暗中施毒削弱王家修真强者们的实力,紧接着更是引狼入室,放入大批合欢宗修士。凌峰城内风光了数百年之久的王家,便是这样被一夜灭门,而家主王天虎更是在数名强者的围攻之下惨死,落得了个尸骨无存的凄惨下场。

    至此,合欢宗成了凌峰城内的真正主宰。而王天豹等王家叛徒,则成了附庸,起到了安定和收拢人心的作用,因此这凌峰城内,并未因而有太大动

    只是,这假象也就只能欺瞒一下低阶修士和无知凡人而已。真正有识之士,却早已然看到风声不对,离开这是非之地。而如海月城东渊城主等王家世交,也对之讳莫如深,绝不会轻易掺和这趟浑水,这便是两位家主对子侄辈的王石不咸不淡的最大原因所在了。

    不单如此,据魏凡所知,那合欢宗也早已在两城之中布下眼线,随时监控着王石这王家正统最后独苗的回归,务要斩草除根。此时也得到了两位城主的默许,算是向那凌峰城新势力的示好。

    这也是人之常,毕竟王石一个连筑基也没成的小修士,不可能翻得起任何风浪。这种况下,合欢宗入主凌峰城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犯不着为了一些作古的交去维护一个小辈,甚至必要时动手抓起用来送予人,这也是一宗不错的买卖。

    这虽然让人心冷,但却是利益至上的修真界再平常不过抉择。

    只是,魏凡的横空出世,却让本已下定了决心的两位城主,不得不重新考虑起自己的立场来。毕竟魏凡的名头,在现今晋国修真界实在过于响亮。这样一位大人物,要是助王石一臂之力,胜负便还是未知之数。

    如此一分析,局势就逐渐明朗清晰起来了。

    哀莫大于心死。父母家人死于非命,尸骨未寒,王石此番恨意滔天,只是深明单凭自己一人绝无任何胜算,咬牙切齿“噗通”给魏凡跪下,前额重重扣在地上,再抬不起起来,泣道:“魏凡大哥!凌峰城常驻修士凡人有百万之数,在这边陲之地已是数一数二的雄城。若以之为基业,必定可以在这乱世之中大有一番作为!恳请大哥为我报仇雪恨,我王石愿意把凌峰城拱手呈上,并一生一世做牛做马以报效魏凡大哥你的恩德!”

    “闭嘴!你给我站起来!”魏凡陡然喝道:“男儿膝下有黄金!这天地之间,除了生养父母和授业恩师外,没有谁值得你去跪!”

    王石闻言抬头,泪流满面。魏凡面sè稍缓,说道:“我魏凡虽然贪好财货,但还未至于到罔顾道义向推心置腹的兄弟下手。这个仇,我一定会替你雪清,以一位老大的份!”

    以魏凡手上的力量,要与一宗一城为敌,实在是太勉强了。正因为他毫不犹豫的承诺,这份坚持此刻才赢得王石发自内心的尊敬。

    王石顾魏凡的阻劝,又再重重的磕下了头颅,并暗下为魏凡矢志而死的决心。

    王家独苗王石回归,并带来了强大援手的消息,早已以最快的速度第一时间传递回了凌峰城之中。

    最惶惶不安的,莫过于王天豹。谋害乃兄得来的王家家主之位,他坐得并不安稳,不少王家人也仅仅只是敢怒不敢言而已。若是王石回来,保不准就会一呼百应把他这反叛之人直接推翻,由不得他不慌乱,这不就立刻急急找合欢宗主商量了。

    合欢宗主欢铃,外表看起来是一个风韵犹存的艳丽少妇,实质上却是一个两三百岁的老怪。比起王天豹的惶然,她倒是淡定得多,不急不缓道:“只是一个野小子而已,带着的也不过只是一群ru臭未干的小鬼,甚至连一个结丹强者也没有,何足惧哉?不来则已,来了,我便让他们再也走不了,正好斩草除根!”

    “那并不是一般的野小子!”

    欢铃的保证并未打消王天豹的忧虑,而提起王石的帮手魏凡,王天豹下意识的带上一丝敬畏:“听闻那个叫魏凡的修士,曾经和元婴大修士交过手!而且在那群英会上,把无数强者修士耍得团团转,连九幽门和百族也奈何他不得!就算不说他本,光论他的背景,听说也是天玄门主的女婿,敢动他的话,天玄门问罪过来,谁能扛得住?”

    欢铃皱了皱眉。并非是被魏凡的来头吓到,而是因为眼前这个不堪重用的窝囊废。别人还没找上门来,便已失魂落魄到此种程度,真有起事来,又如何当得了大用?

    不过眼下这窝囊废还是有点大用的,至少稳定这凌峰城便离不开他这王家的头脸人物。想到这里,欢铃这才勉强把不满压下,绽露出一个狐媚的笑容,道:“你可是正统的王家人,接管这凌峰城那是天经地义的事,就算天玄门又如何?总不能不讲道理吧?再说这里离天玄门万里之遥,这凌峰城又是你王家势力范围,就算来的是天玄门强龙,也得在这里低头夹着尾巴做人!”

    王天豹本就是无用之人,欢铃这媚术本就把他魂儿摄掉大半,再加上那一通似是而非的理论,倒是把他心中的惶然和不安消褪了大半,重新恢复成那小人得志的模样。

    燃眉之急貌似解决了,王天豹立时动起了其他的歪脑筋。一双鼠目在欢铃浮凸玲珑的**上游走,眼内yu望炽盛的燃烧起来。

    欢铃美眸中厌恶一闪而过,随即媚态毕现,腰肢,摆出了一副撩人之姿。

    王天豹定力霎时跑到九霄云外,重重吞了口口水,sè迷迷的就要往欢铃凑上去。

    然而恰好此时,外门弟子却往内通传:“报,王石进城了!”

    欢铃眉头一挑,猛地把王天豹推开,**本sè表现无疑,冷冷问道:“那小杂种真好胆!他带了多少人进城?”

    “好像只有一个而已。”弟子回道。

    一个?欢铃满脸的愕然。

    ().

重要声明:小说《仙之侠盗》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