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筵宴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不想当菜鸟 书名:仙之侠盗
    ().    一路伴着火才真人,待引路的内门弟子离去后,魏凡忐忑道:“师傅,其实你没必要送出这么珍贵的阵图。哎,这一切都是因为徒儿,我有点愧疚了……”

    “臭小子,你少来这!大咧咧要我准备聘礼的人不就是你么?”火才真人笑骂道。

    火才真人虽有长者之风但没有长者之尊,平ri更是和蔼惯了,和徒弟诸人一向言笑不,亲如一家。正因为如此,魏凡心中对这位长者一直都怀有最大敬意,从未消褪。

    而正因为珍惜,所以魏凡的愧疚,是发自内心的,即使火才真人故意插科打诨也不能把他低落的绪胡混过去。

    “痴儿啊……”

    知子莫若父,魏凡这个一手带大的徒弟也算是火才真人半个儿子了,魏凡低头不做声在想什么,他又怎么可能不知道?

    当即言语开解道:“别看天玄门那些老道们慈眉善目的样子,其实都是jing得不能再jing的老狐狸,不给点切切实实的好处会让你如愿娶到媳妇?现在看来,最起码在这桩婚事上他们是不会再为难你的了,花这么一点点代价,还是值得的,哈哈……”

    一点点代价?这“一点点”也实在太沉重了。通天大阵的价值难以估量,这一点魏凡比谁都清楚。就为自己的婚事轻易把阵图送出去,火才真人的这份轻易固然深重,但同样是一份负担,让魏凡背负上沉重的压力。

    “这‘气吞河山’阵是开派先祖五行真人传下来的镇门至宝。通天大阵,听起来是威风的,可你也不看看咱们五行宗就那小猫三几只,有这个能力有这个必要去布置这个大阵吗?不用你提,我一直都盘算着拿它换点实际的东西。例如现在给你换回个媳妇,我觉得这就不错了,还顺带的了却了我的一桩心事。”火才真人淡淡说道。

    他手一拍储物袋,又再取出一卷玉简交到魏凡手中,压低声音道:“当然,宝贝始终是宝贝,不给自己留几手那才是蠢到家。送给天玄门的气吞河山只是大阵的一部分,这才是完整的。给你一份拓本,你自己好好保管了。”

    魏凡这才猛醒,事事留一手,就正是火才真人的行事风格。虽然他一副老好人的样子,其实比谁都要jing,想占他便宜确实难于登天。

    离天玄门安排的筵会还有一段时间,魏凡安顿下火才真人后,便给两位妖修师弟缠着问东问西,最后更是直接果断的要求以后继续做跟班。

    魏凡打趣发问之下,这才知道在他离开了以后,两位师弟在师门就是修炼修炼,一点乐趣都没有,都能淡出个鸟来,远比不上跟着魏凡混有意思。

    魏凡这才感觉到,一阵子不见,两位师弟的修为都有所jing进,已然筑基成功。本来魏凡就要弱于他们,即使这阵子开了筑仙筋的外挂一连跳了数级,现在也不过是与两位妖修师弟修为持平而已。

    不过,若是现在再和他们较量一番的话,魏凡自问即使不动用真魔三重变胜负也应该在五五之数。当然,长久厮混在一起就如亲兄弟般亲密,谁强谁弱这点小事就没有必要太拘泥了,反正魏凡就是从来都半点不在乎这个。

    两位师弟要跟自己混,魏凡这是绝对欢迎的。对马上要大展拳脚的魏凡来说,这种实力强劲的打手再来多少也不嫌多。

    期间巧月来过一次。魏凡一见那撒的幽怨眼神便知道是给南宫菱下聘的消息传到她耳内了,当即哈哈笑着把她引见给自己的师傅火才真人和两位妖修师弟。

    火才真人没想到魏凡盘算的是一箭双雕。不过对表现乖巧贤淑的巧月却是赞不绝口,送给她一对相当jing巧的金钗法器,当场就拍板同样认了这个徒媳。

    得到火才真人认同的巧月心满意足,反正她并不在乎天玄门内人如何,只要魏凡和他边的人能够接受自己就可以了。魏凡向她道出了群英会有离开天玄门的打算,她没有丝毫犹豫便只愿与魏凡厮守,对这天玄门倒是没有任何的留恋。

    有感于火才真人的诚意,天玄门的筵席安排得颇为隆重。

    各种灵茶果品供奉,穿插内门弟子筵席间隙的表演,无不看出不是释心安排。魏凡还好些,虽然看得眼花缭乱,但总算没有失态。但从未接触见识过此等阵仗的陈烨黄离二人表兴奋异常,更兼年幼不懂收敛形骸,看到jing彩处免不了大呼小叫。

    火才真人和魏凡对俩小子其实相当宠溺,反正只是无伤大雅便听之任之。作陪的南宫云等长者气度自然没有小到去和俩小孩斤斤计较。不过其余年轻气盛的同辈修士,却不是如此去想了。

    在他们眼中,旁若无人喧哗已是对天玄门威严的大不敬。尤其是这俩野小子般的人物和魏凡沾点亲故,那就更加的惹人嫌。不少人对俩小子已是怒目以对,看样子似是恨不得出手教训一番。

    魏凡察觉到这微妙的气氛变化,正yu让两位师弟收敛一些,正巧场中数名女修御剑之舞落下帷幕,陈烨和黄离叫好声变本加厉,全场却反衬出鸦雀无声。

    一白衣少年霍然而起,走到场zhongyāng,对着黄离陈烨拱手道:“魏道友到天玄门后神通技惊四座,本人李昊深感佩服。两位是他师弟,想来也绝不逊sè,筵无甚乐,不如就让我们神通切磋一番,以资雅兴,两位道友认为如何?”

    这少年李昊话说得挑衅味十足,显然就不是切磋这么简单。而他筑基中期的修为,仅比被挑选闭关的那批jing英略逊,正是他神态倨傲的凭依。

    从李昊故意挑魏凡两位师弟下手这一点看来,明显就有要趁势打压魏凡的意思。毕竟魏凡到天玄门后一系列惊人之举,早已经把内门弟子那份天骄傲气压得再也抬不起头。

    李昊也受其所慑,不过他倒是个有自知之明的聪明人,知道自己不可能是魏凡的对手,便不自取其辱。现在见魏凡两个师弟不知进退,便又第一时间出头,好耀武扬威一把。

    以筑基中期力压筑基初期,李昊的如意算盘打得很响。只是他没有料到,小小五行宗内,不能以修为衡量实力的变态,可不止魏凡一个。

    “大师兄,这个道友说得太复杂了,搞不懂,他到底是什么意思啊!”黄离说话间双眼微眯,话语即是在装傻又是在询问,看看魏凡如何指示。

    “这位李昊道友是让你们陪他‘玩玩’的意思,记住,是‘玩玩’!”魏凡叮咛道。

    这“玩玩”本是一番好意叮咛黄离下手注意分寸,谁知听在那李昊口中却成了颇带折辱的宣言。他脸sè渲上一丝怒意,法剑锵声出鞘,以剑尖指着黄离冷冷道:“那就请道友快点上来陪在下‘玩玩’吧!”

    以法剑指人这举动相当的失风度,也这李昊不是沉得住气的人,被随便调拨两下就失去方寸了。

    ().

重要声明:小说《仙之侠盗》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