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气吞河山阵!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不想当菜鸟 书名:仙之侠盗
    ().    魏凡依礼向天玄门三位宗长问安后,便恭谨执晚辈礼作起了侍陪。// 百度搜索:看小说//

    这种长辈之间的攀谈,以他的份没有插口的资格,只有旁听的份。魏凡安静的听着,表面装作云淡风轻,心中却是焦急万分。

    他早就让两位师弟给火才真人通过气,让他上门帮忙提亲。虽然南宫云已经私下口头诺过只要魏凡扬名立万便可让南宫菱下嫁,但婚嫁这种人生大事,当然还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最能作准,要是能在此时把名分定了下来,对魏凡来说那是最理想不过。

    一番寒暄过后,火才真人开始转入了正题。但见他轻捻短须,对南宫云道:“闻道兄有女,国sè天香,温柔贤淑;劣徒虽顽拙,但秉xing驯良,若加以时ri磨练,亦不失为良婿之选。这段ri子相处下来,他对令嫒心生愫,故央小老儿出面求亲做媒。这请求虽然唐突,但万望南宫道兄斟酌。”

    陆幽和范淞眼内立时闪过些许不快。南宫菱是南宫云的唯一女,自小千万宠,这是众所周知的。而魏凡锋芒毕露,此子绝非池中物,这也是所有人有目共睹。

    现在魏凡居住在天玄门内,如果只是一个外人,那还好说。但若南宫菱下嫁于他,则完全不同了。以南宫云乘龙快婿的份,再辅以让人惊叹的才干,假意时ri,必定可成为天玄门中举足轻重的人物,甚至接过南宫云的班继承下整个天玄门也不是没可能的事

    以一个外人的份统领整个天玄门,这种事在陆幽范淞两位根正苗红的天玄门人看来,是绝对不能接受的。必须要防微杜渐,连一丝苗头也不可能让他泛起。

    两人不约而同的目视南宫云,其意当然是希望南宫云一口拒绝。不想南宫云面上笑容依旧,似乎对这提亲请求半点也意外,不但没有任何反对的意思,反而笑呵呵道:“此事甚好。小女与高足两相悦,为人父母尊长的自然得玉成。不过魏凡志气高远,早于老夫面前发下宏愿,非取下功名让菱儿风光大嫁不可,为此老夫也不得不让步了。”

    陆幽范淞两人面sè同时大变,正yu开口劝阻几句,却见南宫云微笑摇头,显然是自有主张。他转头对魏凡道:“希望魏凡小友你好好努力,勿要我家菱儿等太久就好!”

    (明明是你下的规矩,怎么成老子自找的不自在了!)

    魏凡腹诽归腹诽,他可不敢得罪这位未来老丈人,装出血有志青年模样,慨然应声道:“小子自当勤勉发奋,力争上游!”

    “好!魏凡你果然有所长进,看来这段ri子在天玄门内没白呆。好好努力,勿要让为师和诸位道兄失望啊!”

    火才真人对魏凡勉励完,呵呵一笑,又对南宫云道:“既然南宫道兄你对此门亲事无异议,那小老儿便送上薄礼一份作为下聘好了。五行宗门小力弱,也就只有这点小玩意儿能拿出手来。虽不能抵上令嫒万分之一,但也算聊表心意,道兄你切勿推辞!”

    火才真人说着,从储物袋中取出玉简一卷,呈送到了南宫云的手上。

    凡玉简所载,最有价值当然是功法,其次则是丹方和地图,再次才是其余杂谈,这是一般共识。

    然而即使是最上级的功法,天玄门也不稀缺,更何况五行宗这小门小派又能拿得到什么像样的出手?所以这一份玉简,在三位天玄门大佬面前确实只算是名副其实的“薄礼”而已。

    除了南宫云这主人家象征xing的验收打开,陆幽范淞均对此兴趣缺缺,连多看一眼的心都没有,只郁烦着南宫云为何会如此不智,放任接纳魏凡这个隐患。

    南宫云面上挂着象征xing的客微笑,不过在神识约略探视玉简的这瞬间,深不可测双瞳中忽然绽出奇异的jing光,接着抛开所有的漫不经心,摆出全灌注的样子,反复仔细的探究着玉简所载的内容。

    陆幽范淞二人见南宫云煞有介事的模样,都好奇的把目光重新放到玉简之上。然而这玉简除了看起来式样有些古朴以外,完全看不出有何特别,甚至连材质也仅仅只是普通而已。

    当下二人就更加好奇了。里面记载的,到底是什么,这才让得为天玄门掌门如此动容?

    南宫云探视着玉简中的内容,陷入到沉思之中。很快他便发觉自己有些失态了,收回神识,再看火才真人时,眼内除了一贯的客气以外更罕有的多了一分喜形于sè的激动。

    把玉简珍而重之的收进怀中后,南宫云对火才真人施礼道:“火才道友这份礼物,实在太贵重了,以此给菱儿下聘,也不算辱没了她。”

    陆幽和范淞知道南宫云一向极宝贝自己的女儿,此刻他竟然认为对方这份聘礼完全足够匹配南宫菱,可想而知其一定是分量不轻的至宝。

    “掌门师弟看来对这份聘礼评价甚高,为兄倒想知道,到底是什么样的宝贝才般配得上菱儿。”陆幽笑道。

    “这是一卷阵法图文卷宗。”南宫云缓声道:“卷名‘气吞河山’。如果我没有痴老,那按照此卷记载布成阵法,应该能布出一座通天大阵来!”

    “通天大阵?!!”陆幽范淞同时失声惊呼。

    阵法之道,这两位天玄门宗师级别的高手当然也有所涉猎。通天大阵,不少上古卷宗之中确实有所记载,但早已失传。而随着阵法的逐渐式微,甚至连高阶灵天大阵都已极少流传,更别说是这只存在于传说中的通天大阵了。

    就以天玄门为例,以其显赫的威势,也只能用一个不甚齐整的高阶大阵作为山门屏障而已。可想而知真正的超级阵法,是多么的弥足珍贵了。

    而眼下,火才真人把这样一份重礼送出来,怪不得南宫云如此珍而重之。通天大阵,传说中足以与真仙威能一较长短的超级阵法,若有了这样一座大阵护山,天玄门防御之力马上便会飙升好几个等级,相对的,想要上门找麻烦的就要好好掂量这座通天大阵的威力了。

    这样一座超级大阵立起,对天玄门的意义和影响无疑是极其深远的。而布下此阵的南宫云,其功绩也因此有资格列入门内典策之中,供后人口耳传诵!

    站在一个掌门人的角度,这样一份名利双收的大礼,南宫云还有什么好不满足的呢?

    就连陆幽和范淞,在洞悉这卷阵图背后的深远意义以后,要让他们退还出去,那也是千万和不愿意。

    如此一来,魏凡和南宫菱的婚事总算有了个公开的名分,剩下的只待魏凡扬威建功便圆满了。

    解决掉这个主题以后,接下来的寒暄谈话就显得有些没营养了。有了这样一个愉快结果,火才真人本想顺势告辞,南宫云出言婉留,说希望设一场酒宴以示两家亲好,火才真人无可推却,也就只能答应下来了。

    让弟子安排火才真人等到外门院落歇息后,南宫云便把天玄其余四子传唤了过来。

    天玄门家大业大,七子平时在门内各司其职,平时聚首机会不多见,想不到上一次为的是魏凡,此次还是魏凡。

    当南宫云正式宣布把女儿南宫菱下嫁魏凡的决定时,其余四子中除了楚昂外一致的反对,很显然和陆幽范淞担忧的一样,不希望天玄门落在外人手上。而当那副气吞河山图被展现出来后,也果然都一致的保持沉默,显然谁也看出了这座通天大阵的价值与其所代表的长远利益。

    “魏凡不会进入天玄门,即使在菱儿下嫁后结果也一样。如无意外,在群英会结束之后,他便会离开天玄门。”南宫云沉声道。

    南宫云的保证打消了天玄七子的最后忧虑。于是,这桩婚事就此定下来了,再无发对声音。

    ().

重要声明:小说《仙之侠盗》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