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第二种选择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不想当菜鸟 书名:仙之侠盗
    ().    “你竟然不是巧月!”魏凡故作震惊道。

    荆飞燕一言不发,只以极度愤怒的杀人眼神死死盯着魏凡。

    被强行索吻,堂堂荆家大小姐,何曾受过这种奇耻大辱!

    此刻在她心中,什么刺客宠辱家族荣誉都已经通通抛诸脑后,唯一停留着的念头,便是如何以最残忍的手段把这个胆敢玷污自己清白的家伙千刀万剐!

    “死!”

    厉喝声从荆飞燕口中喝出,她形已化作一道魅影,魏凡只感觉一阵微风飙起,有所惊觉时,泛着寒光的法器尖端已经抵在了前额不到半寸处,隐隐迸发出来的真元甚至于已在他的前额开出了一小道口子,殷红的血渍缓缓渗出,凝成了一条殷红的血线。

    荆飞燕似头受伤的母狼般,嘴里低声呜鸣着,握着法宝的手腕死命的施力,企图把手中利刃径直扎进魏凡的脑门之中。然而事与愿违,她的腰却早在不知不觉间被幌仙索捆住了,根本就寸步难进,而且浑体力法力更是在快速衰减,不多时便被吸个一干二净,颓然的软倒了下来。

    魏凡还沉浸在荆飞燕那含恨一击带来的恐惧之中。同样是筑基修士,荆飞燕的实力其实魏凡完全没有放在眼内。他没有想到的,是对方竟然有那么恐怖的瞬间爆发力,如果幌仙索的速度再稍微慢上一点,那么此刻他肯定已经是死人一个,只能到另外一个世界去慢慢懊恼后悔了。

    摸一摸额上隐隐作痛的小伤口,摸到的是一手的鲜血。这刹那间魏凡脑海中杀机涌现,不过凶神恶煞的眼神才刚瞅落到被缚绑得扎扎实实的小姑娘上时,满腹杀气却不住软了下来。

    荆飞燕咬着嘴唇,正暗自垂落,一脸凄然,楚楚可怜。见魏凡目光落在自己上,倔强的抬起了头,毫不畏缩道:“杀了我吧!”

    “活着,或许还能改变一些东西;死了,便什么也改变不了了。”魏凡叹息完,手一招,竟松开了幌仙索。

    他终究是不够心狠手辣,尤其是对上女人的时候。

    “我有为刺客的骄傲,不需要你来怜悯!”荆飞燕怒道,竟抬起手中利刃就要自刎。

    魏凡一手打落她手中索宝,冷冷道:“骄傲?输了不想着如何赢回来却想着去死逃避现实,这不叫狗骄傲,这叫夹着尾巴逃的丧家犬,懂不懂?滚回去自己好好想清楚吧!”

    荆飞燕眼神由忿怒转怨毒,再由怨毒转为猛醒,最后复杂地看着魏凡,表虽然一万个不愿意,却强迫着自己向魏凡微微躬施了一个谢礼,这才幽幽的退离去。

    “啪啪,啪啪!”

    掌声拍起,魏凡循着声音方向看去,果然见那神出鬼没的达米安正坐在堂内正主座上,面上挂着浅笑,眼神内竟是赏识般的赞同。

    “你倒是乐得袖手旁观!万一那小姑娘不听劝执意去死,我看你还坐不坐得住!”魏凡没好气抱怨道。

    “我说过了,大小姐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会让天玄门死绝满门陪葬。”达米安一如既往的轻描淡写道,仿佛杀人满门不过是去街市买棵大白菜一样。

    魏凡听得遍体生寒,不住庆幸自己始终没有对那荆飞燕动歪脑筋,否则第一个被干掉的铁定就是自己这个被盯上的倒霉鬼了。

    “我看这游戏也玩得差不多了吧?你家小姐不适合打打杀杀,太死心眼子了。再折腾下去,只会对她打击越来越大。我觉得咱可以演一场戏,让她以为大功告成了便可以开开心心回家了,你认为呢?”魏凡小心翼翼提议道。

    这是他想出来的一个折中法子。尤其是见识过荆飞燕惊人的手后,他更是想极力鼓动达米安接受这个提议。

    牺牲一具星魂分,上演一场以假乱真的戏码魏凡不是做不到,他有把握能骗过荆飞燕,却深知骗不过眼前这位老兄,因此想实行计划得先让他点头才行。

    满怀期望的希望这位煞星点头,哪知道达米安根本想都不想,直接就回道:“飞燕小姐是个刺客,货真价实根正苗红的刺客。想这场角逐结束,只有两种可能。第一便是你乖乖死去,真正正的死得不能再死的那种。第二种嘛……呵呵,自己猜!”

    呵呵你麻痹!魏凡对达米安这种故作高深的xing子恨得牙痒痒的,只恨不能拿刀去威胁他全说出来了。当然,不想自寻死路的话魏凡也就只能把这冤屈气憋在肚子里了。

    从这达米安口风看来,这第二种办法应该不至于死路一条。正想着再绕点弯子从达米安口中挖点有用的东西出来,却瞥见那厮不知道何时已然潜行离去了。

    这高深莫测的手段又是让魏凡后背阵阵发凉,想到要是不能妥妥摆平这件事,将来免不了也要被这样捅上几道,魏凡就很有些寝食难安的滋味了。

    这一次遇袭过后,荆飞燕和达米安消停了好一阵子,小半个月时间过去了也没有任何声息。魏凡对于如何解决这个问题依然没有任何头绪,只能勤力练功,好在再度对上荆飞燕这棘手家伙时又再多上几分把握。

    这天,魏凡正吐纳间,天玄内门忽然有人过来通传。被打扰了练功的魏凡自然不爽,不过待问清楚原因过后,所有不快立时烟消云散,欣然的随那传讯弟子到内门中来。

    让魏凡如此喜笑颜开的原因是,天玄门此趟请他过去的原因是门内来了几位客人,至于客人的份,便是他ri夜挂念的师门亲人!

    好歹魏凡表面上和天玄门维持着非常友好的关系,因此这次五行宗人来拜访,天玄门还是依足礼数给予接待的。

    正门大外,两列弟子焚香侍立,神态毕恭毕敬,比起往ri更多出几分庄重。而一应绿水青山亭榭楼阁,都经过仙术细微调整,看起来灵韵更加十足。

    这些虚浮于表面的东西并不能引起魏凡半分兴趣。他心急火燎的进入大,人未到便已听闻那熟悉的声音娓娓道:“劣徒多有叨扰,承蒙诸位道兄不嫌粗鄙,小道真是不胜感激了!”

    魏凡的到来打断了内诸人交谈的声音。魏凡一见客座上那张熟悉的慈祥笑脸,再看低头侍立在后却同时偷偷对自己挤眉弄眼的两位妖修师弟,魏凡心头一,颤声道:“师傅!”

    魏凡这位师傅火才真人方脸阔口,留有短髯,一道袍妆扮。虽貌不惊人,却自带一股风骨。见到自己的大徒弟安然后,脸上笑意更浓,却笑骂责备道:“没礼数的小子!也不知道先向几位道兄请安?”

    坐在上首陪客的是天机子南宫云,天枢子陆幽还有天权子范淞三人。

    天玄七子中出来三子作陪,不可谓不给火才真人面子了。这其中固有谢意和待客之礼在内,但却也有看能教出魏凡这般出sè子弟的尊长是甚风采的意思。至于证实魏凡的份问题,此刻得到了实证后自然是抛诸一旁不再提起了。

    火才真人一副长者风范,修为气度作为一小派宗长自是无可挑剔。南宫云和陆幽还好一些,范淞心里却是多了根刺隐隐有些不舒服。一个平淡无奇的小门派掌门,教出的弟子却比自己这个天玄七子倾尽心血教出来的弟子更胜几筹,这让范淞始终无法释怀。

    ().

重要声明:小说《仙之侠盗》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