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南宫云的召见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不想当菜鸟 书名:仙之侠盗
    ().    魏凡对人喜恶的认知很简单,只要在逆境中不离不弃的,便是自己人。

    对自己人,魏凡从来都没有吝啬过。千针石谷一战,过程虽然险象横生,但从结果上看可谓满载而归。除了十数万灵石的进项以外,三位结丹大修士多年积蓄的法宝法器也被魏凡一抄而空。能被结丹修士收藏的,自然都是上好货sè。魏凡先挑走两件合用的法宝以后,剩下的都一股脑摆列了出来,让这些共同浴血的弟兄们自个儿去选取。

    法宝数量不多,但件件都是难得的jing品。分摊下来并不够人手一份,没能拿到法宝的也没有感到吃亏,因为魏凡自个儿掏腰包支付灵石作为补偿,人人有份,不患不均。

    其实这奖励折实了并不多,算计下来比起范淞许诺下的要差多了。但魏凡这一奖赏,却比范淞更买人心。这从这些小弟们得宝后的喜笑颜开便可以看出来了,与范淞沉默的冷场形成鲜明的对比。

    要是范淞看到此此景,保准气得鼻子都歪了。但这又能怪谁呢?居高临下的施舍与真诚平等的馈赠,孰优孰劣要分辨再轻而易举不过了。

    魏凡挑选出来的两件法宝,其中一件是一六十四件的玄级中品小卦旗,是件布阵专用法宝。此宝对别人来说只能算是鸡肋,但落到魏凡手上能发挥出的效力就远远不止于一件玄级中品法宝了。若用此卦旗布阵施法,魏凡的阵法威能有望提高两到三成,算是想当可观的提升比例了。

    至于另外一件玄级上品的绳索类法宝,则跟在幻星界内被毁坏的法宝降仙索有些类似。不同的是,比起降仙索的霸道捆扎,眼前这根却是相对显得yin柔但却更加歹毒。只要被捆住,这绳索法宝便会似吸血水蛭般快速抽离被捆者的气力和真元,知道敌人彻底丧失反抗的能力为止。

    两件法宝都很不错,魏凡对此相当满意。外加上地灵jing华和十数万灵石的入手,魏凡此行所获已经远远超出意料之中了。

    唯一让魏凡略感遗憾的,便是听令跟随而去的外门弟子,有将近一半折损掉了。才刚发展壮大的黑社会组织,霎时间只剩下一半,这让他有些许唏嘘。魏凡绝非妇人之仁,也明白这牺牲是不然的,但也没有漠然到无视生死的地步,拨出一笔款项,优恤补偿这批战死者。

    虽然并未刻意宣扬,但魏凡一行此次的辉煌成果,还是以最快的速度在天玄门内传播开来了。见识过一众黑社会成员鼓鼓的腰包以后,这次又有了更多的人动了想要投拜在魏凡手下的意思,毕竟那丰厚的收益谁看谁心动,即使折点面子,也不是不能接受的。

    只是与上一次大开门户来者不拒完全相反,魏凡这次对于主动投靠过来的一概都不再接受。此举并非因为魏凡鄙夷这些见利思迁的修士,毕竟追名逐利人之常,这一点魏凡倒是完全不在乎。

    他真正忌惮的,是可能会因此招来天玄门的不满和干涉。

    好歹是别人的地头,仗着有一点恩义外加上立了这次大功劳,天玄门勉强算是对魏凡第一次挖角不闻不问,但再明目张胆扩大势力范围的话,这就绝不可能被容忍了。

    毕竟这外门可是天玄门为储存人才资源而开辟的,被魏凡接连过桥抽板,天玄门于面子上和实质上都过不去。

    而且,魏凡估摸着,自己折腾出这么大的动静,那位不动如山的老丈人恐怕也要坐不住了,找自己谈话也就这会儿的事。

    果不其然,魏凡这边才稍稍安稳下来,那边厢便有内门弟子过来相请,让魏凡准备去面见南宫云。

    对这位屡屡“阻碍”自己和南宫菱好事“不识趣”的老丈人,魏凡心中有埋怨,但更多的却是敬畏。

    虽然仅仅只接触过一次,但南宫云如大海般不可测量的心思怀,却让魏凡下意识的想和他翁婿关系尽量简单。纠结得越深越多,魏凡感觉面对南宫云时就会越发吃力,毕竟排在岳丈大人这个名衔后的,是天玄门掌门这等显赫的名声和地位。

    牵扯上天玄门这个庞然大物,这就注定了他的思考模式,在关键的问题上绝对不可能仅仅站在一个父亲的角度上来思考问题。

    “魏凡,来了啊?随便就好,不用拘谨。”

    魏凡到来时,南宫云正手握经卷研读。话语间语气甚至比起初次见面还要温和一些,这是一个好的讯号,但魏凡想的多了,免不了就变得更加敏感了。虽然南宫云让他随意,但魏凡却像个做错事的小孩子一样,反而拘谨起来。

    见魏凡窘迫,南宫云放下经卷,微笑道:“怎么了?你可不是个会怯懦谦卑的人啊,我就有那么可怕吗?”

    “我……”魏凡张了张嘴,可是马上就选择了沉默。他很明白,在这位岳丈大人面前,任何的辩解和造作都是那么的虚伪。

    “别紧张。放心好了,我找你来,不是要和你算账的,相反我还得赞赏你。你在南院干得不错,都收拢起一批追随者了。当你集结他们时,我还以为只是无关紧要的小打小闹,想到你竟突然能玩出这一手来。在你统筹策划之下,竟然能打出了如此成果。不得不说,你干得太漂亮了,漂亮得让人无话可说!”南宫云由衷赞叹道。

    魏凡心中微凛。南宫云看似把自己安顿在外门后一直不管不顾,但从现在看来一举一动根本就么有逃脱过他的双眼。而从他饶有兴致的眼神看来,自己的一切作为他并非不知道,而仅仅只是想看看能做出什么成果而已。

    “从成果上看来,这次清剿自然是无可挑剔的。但是力量对比太悬殊了,此举实在冒险之极,能成功也有运气的成分。以弱击强终非王道,以后不到万不得已,切忌再用。”南宫云点评道。

    魏凡有同感的点了点头。以弱胜强听起来风光,但稍有差池就是万劫不复的地步。魏凡此次也是运筹帷幄,做足完全准备才获胜,要是有任何一个环节出问题了那很可能就是满盘皆崩的下场。因此南宫云的评价魏凡还是虚心接受的。

    ().

重要声明:小说《仙之侠盗》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