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大胸之兆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不想当菜鸟 书名:仙之侠盗
    ().    (用心的猥琐一把,故事更jing彩一些)

    走到哪都有小弟前簇后拥,钱财随便勒索掳掠就有,看谁不爽就拖大队出去砍人。

    真正的黑社会古惑仔,那是何等的威风!

    不得不说,魏凡这个**丝被古惑仔系列电影荼毒得厉害。只是上辈子活在天朝,他是有贼心没贼胆,结果终一辈子也只能是个良民。这辈子穿越到异界,终于如愿狂野了一把,偷抢拐骗都干过了不说,最后甚至还组织了这么个黑社会,坏人做到这种程度,功德圆满了。

    不过,魏凡对现状还是有些不满的,那就是这黑社会的成员有点水了。他们大都只有炼气六七层修为,比魏凡这个半吊子黑社会扛把子都还不如,离能拖出去砍人还差远了。

    必须回炉再造!魏凡打定了这个主意后,直接把皮球踢到了李健上。好歹他是炼气十层的修为,差一只脚就要到筑基水准,在这南院中也算数一数二,指导那些纨绔们想来是绰绰有余了。

    当起了甩手掌柜的魏凡乐得一轻。连ri来修炼也让他有些腻歪了,便信步溜了出南院,名义上是要到外头赏月散心,实质上是伺机找机会溜到内门去和南宫菱幽会。

    虽然南宫菱每天都有抽时间到南院和魏凡见面,但他那老丈人实在太过不识趣,每次都会派上三两个路人弟子尾随,绝不让两人有独处的机会,对此魏凡是敢怒不敢言。

    作为一个血气方刚尤其是刚品尝过鱼水之欢不久的纯爷们,魏凡早有些憋不住了。因此尽管明知道被发现了就是一麻烦,但他还是忍不住擅自行动,打算进行那窃玉偷香的壮举。

    尽管只走过一次,但钱昂南宫菱香闺的路途魏凡却已熟记在了脑海之中。穿戴上遮掩气息的斗篷,借着夜sè的掩护,魏凡悄然摸进了内门。

    期间遇到了几起弟子修士巡哨,魏凡都凭机智外加一点小运气很顺利的躲了过去。目标在网,远远的觑见南宫菱闺房内灯火尚明,魏凡心中不由窃喜。

    轻轻撬开纱窗,魏凡一视,外堂无人,便翻入内。想来此时南宫菱闺房内不太可能有其他人,便解去了伪装。正想轻声叫唤,却耳尖的先听闻内堂一阵潺潺水声,细嗅之下,还隐约能嗅到一点点花瓣幽香。

    难道亲的老婆大人正在美人出浴?

    美人出浴啊……魏凡光是用想的,就不住开始流口水了。

    心动不如心动!此时此地绝无可能有第三者。有感于此,魏凡开始轻手轻脚的脱起衣衫,小心翼翼不发出半点声响。鸳鸯浴,光是想想便足以让人血贲张了。魏凡知道南宫菱脸皮薄,光明正大的话不一定会同意共浴,干脆就来个先斩后奏,霸王硬上弓也就由不得她了。

    剥了个jing光后,魏凡屏息潜入内室,果然见纱绸衣衫搭挂在屏风之上,屏风后戏水声愈清晰。见此魏凡不再犹豫,以堪比灵猴的轻捷手转入屏风后,按住边沿略一翻,同入宽大浴桶之中,溅起了不大不小的水花。与此同时,他已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猴急的伸手摸向那双浑圆。

    功德圆满,此时魏凡感觉自己相当的幸福。

    如果没有水花溅落后,看清楚和自己对浴的那张花容失sè的脸的话,魏凡这份幸福一定还会延续很久很久……

    但是世事是没有如果的。

    “巧月姑娘……如果我说,这是一个美丽的错误,你相信吗?”魏凡僵硬笑道。

    巧月没有回话,只是以呆滞的眼神死死的盯着自己前魏凡还舍不得放开的手。

    魏凡终于察觉到自己还在继续犯错误当中,立刻以最快的速度甩开双手以示悔意,并信誓旦旦道:“我以全副家xing命作保证这绝不是故意的,请你务必要相信并且原谅我!”

    巧月没有回话,只是呆滞的表终于有了变化,她笑了。

    “呵,呵,呵呵……”

    本是秀美到极致的脸庞,然而在搭配上这一丝诡异的笑容后,便怎么看怎么让人觉得恐怖了。

    有杀气!

    一样的状况,不一样的演绎。魏凡同样在没有搞清楚任何状况下,人已被甩开老高,直直的从内室摔到外堂中去。

    这一摔比上一次的力度还要更猛得多,魏凡直摔得眼冒金星,连爬都爬不起来。好不容易挣扎着翻了个,正好见巧月从内堂缓步踏出。

    巧月盛怒之下衣衫也只是胡乱批穿,小半边雪胴chun光乍泄浑然不觉。魏凡sè狼的本能让他目光下意识的瞟去,这眼神又好死不死的让巧月抓了个现行!

    这一下就是真真正正的火上浇油了。

    “你死定了!这天上天下没有人救得了你!我要让我的宝贝把你连骨带皮撕开一块块!”

    巧月边撕心裂肺的嘶喊边从储物袋中摸索,在取出一只巴掌大小的布口袋和一只小巧铜铃铛后,被怒火遮蔽了的双眼再次聚焦到了魏凡上。

    这女人不像是在开玩笑,再不干点什么或许就真的死定了。魏凡扯过衣衫抄下储物袋,一阵乱翻抄却找不到任何可以缓解眼前困局的有用的法宝。

    “叮铃!”

    巧月轻轻甩动铃铛,被解开了口子的小布袋中立时飞出黑压压一片小飞虫。这些小飞虫头大小,最引人注目的是它头脸上的一双复爪,摩擦之下竟传出一阵阵细微的金属交击声,一看就不是好惹的主。看来要把魏凡连骨带皮撕成一块块,这倒不只是单纯嘴上说说而已。

    那黑压压的一片虫海向自己压过来,魏凡头皮发麻。他忽然发现了一样或许能平息巧月怒火的玩意,想着赌也死不赌也死,便果断从储物袋中取出抵在前,然后认命的闭上眼睛。

    沁人的幽香立时布满整个房间。巧月轻“咦”一声,铃铛一摇,指挥那怪虫倒退着飞回,暂于半空中回旋,巧月脸上怒sè已然不见,只以专注的目光审视着魏凡手中之物。

    jing心挑选过的美丽灵花扎成的花束。

    但凡女人,只要不是太过乖僻,对鲜花总是没有太多抵抗力的,不管放在哪个世界都一样。这灵花花束本是魏凡给南宫菱准备的惊喜,想不到此时却派上了救命的用场。

    而这灵花对于巧月,则有一层更深的涵义。魏凡记得南宫菱说过巧月在丹道医道上都有相当不俗的造诣,想来对灵药本也有相当研究。而这灵花本就是出自幻星界中的稀有品种,再被仙气催化过,算是绝无仅有的珍品,只要巧月眼力足够,自然不难鉴别出来。

    这一切都是魏凡的猜想,能不能吸引巧月,这本就只是一个对半开的赌局,还好就现在看来还算不错,最起码也算吸引了她的注意力了。

    “灵花给我,我能让你死得痛快一点!”沉吟良久后,巧月终于冷着脸开口:“不给也没差,我宰了你再拿也是一样!”

    “这灵花是我种出来的!”魏凡说道。潜台词不外乎我还可以弄出更多,你现在宰了我就是杀鸡取卵。

    果然,这个回答让巧月皱了皱眉,竟迟疑着没下杀手来。

    南宫菱的气息恰到好处的出现,马上就要进屋了。有她在中间斡旋魏凡自然就安全了,当下大喜,然而巧月却快手的把一颗丹丸塞进魏凡嘴内强迫他吞了下去。

    ().

重要声明:小说《仙之侠盗》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