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回归与麻烦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不想当菜鸟 书名:仙之侠盗
    ().    山涧峡谷中,黯淡了十二个时辰的星光终于再一次亮起。

    一条条人影从星光中接踵而出,这些自然就是从幻星界中生还的修士了。

    星光闪烁持续的时间并不长,很快便重新开始黯淡。然而此刻顺利回归的修士,仅仅只有二十多人,占总人数四分之一不到而已。

    这惨淡的生还比率,自然就是那突然作乱星兽cháo的杰作。幻星界开启期限末段,在星兽的凶猛进击下,界内已经没有一处安全的地方了。在这海量星兽的围剿下,修士们只能为生存做出最后的挣扎。然而在压倒xing绝望的数量面前,几乎每个人心中都泛起了无尽的绝望。

    然而关键时刻,奇迹出现了!星兽群竟然放弃对残余修士的致命一击,全数退去!

    在一段心惊胆战的等待时间后,修士们终于等来了期盼已久的回归。

    顺利回归的修士们或多或少带着几分狼狈。不过再狼狈也难掩他们面上的喜悦。星兽海中九死一生固然让人心有余悸,然而此行的巨大收益却足以让他们把这些彻底抛诸脑后。只要成功消化这这一次机缘,可以预期的是,各自的修为都将会有相当程度的飞跃,这让他们如何不欣喜若狂?

    然而这份喜悦却与其中两人无关。他们根本就没拿正眼看正相互交流收获的修士们,反而专注紧张的盯着逐渐消失的通道。

    黄颉气息紊乱,满血污,一大小创伤异常狰狞,这幅惨样任谁也一眼看出他经历的是何等的激战。只是他对一伤势似是漠不关心,相反星光每黯淡一分,他的眉头就皱得更紧一些。

    南宫菱分毫无损。不过一对俏目却微微泛红,看着久久没有动静的通道,眼中还没完全擦干的泪水隐隐又有了蔓延的趋势。

    星光彻底黯淡下来,看着那空的山涧口,再乐观的人也不认为会有奇迹出现。<。suimeng。>南宫菱终于控制不住悲伤,掩面抽泣起来。

    “哭花了脸可就不漂亮了哦~”

    轻佻的话语传了来,南宫菱止住哭泣,惊喜的抬头,果然看到魏凡从洞口中转出,面上还带着一脸恶作剧的笑容。

    南宫菱不顾一切的飞扑往魏凡,魏凡轻轻拥住时她已然梨花带雨,在怀中边抽泣边呓道:“你吓死我了,你吓死我了……”

    魏凡什么都没说,只是把她拥得更紧了一些。

    魏凡抬头,瞥见黄颉的惨状,眉头皱了皱。这位过命交的兄弟,是真的拼了老命的实践自己保护南宫菱的嘱托。想到这里,魏凡就多了一丝愧疚:“你的伤……”

    “死不了。”黄颉满脸的不在乎,反倒神sè间有几分自傲:“幸不辱命!”

    魏凡重重的点了点头。他没有开口道谢,因为没有这个必要。有些谊,牢牢记在心里就好,挂在嘴上反而落了下乘。

    见魏凡郑重的点头,黄颉终于露出轻松满足的笑意。紧绷的神经放松了下来,在伤疲的侵袭下他竟直接昏厥了过去。

    魏凡见状立刻伸手扶住。黄颉一伤势其实重极,仅仅只是靠着一股执念强行支持到现在而已,放下重点便立刻不支了。还好这伤势并不致命,魏凡粗略估计,只要小心调养一段时间,应该不难恢复。

    “他一直在掩护我。如果不是他拖着那可怕的元婴星兽,可能我也会陷在这幻星界里面。”南宫菱说道:“他伤这么重,我们还是快点找个地方替他疗伤吧。”

    魏凡自是赞同。然而才刚搀扶着黄颉准备离开,一把苍老的声音忽然如惊雷般炸响,挟着摄人的气息重重落在场中每个人的耳内。

    “擅动者,死!”

    接到jing告的一众修士心惊胆颤之余莫名其妙。唯独魏凡,在声音响起的同时面sè大变。

    发出示jing的是个面容枯槁的白髯道袍老者。声音落下时已然不知道施展了什么神通,悄无声息的落在修士群之中。他浑浊的瞳目中带着让人心寒的jing光,被扫过的每一个人都会不由自主的打上个冷颤,而后知后觉的强横气息传递过来时,更是让每个人都感觉自己有如被威压的蝼蚁,丝毫不敢动弹,唯恐对方举手投足把自己拍成齑粉。

    “昙……昙天城主!”不知是谁认出老者的份,发出了短促的惊呼。

    修士们的惊惧更甚。昙天城主青木道人可是赫赫有名的元婴强者,现在以一副杀气腾腾姿态出现,要是真动起手来,杀光这里所有人也不过是抬抬手的事。这些筑基修士别说抵挡,连逃命也是奢侈的妄想。

    这些筑基修士作何想,青木道人完全没心思去理会。他的目光已然锁定了此行目标,杀害方家嫡系血亲方清的凶手,那个可恨的炼气小修士!

    魏凡头皮阵阵发麻。如果可以选择的话他绝对不想与这可怕的元婴修士对敌,但世事是没有如果的。在明知道对方不可能甘善罢休的况下,他只能硬着头皮故作轻松和对方对视,仿佛完全不把这元婴强者放在眼内一样。

    青木道人咧了咧嘴,狰狞笑道:“小杂种果真胆大包天,死到临头还敢狂妄!你杀我方家子弟,我现在就要你血债血偿!”

    “可笑!”魏凡冷冷一笑,以轻蔑的口吻道:“方清想杀人夺宝,实力不够,死在我手下那是他活该。还好我早有准备,我就放出证据让诸位道友评评理好了。”

    说罢魏凡施出一道低阶幻光符,把方清企图杀人夺宝的一幕清晰重现。这一手是魏凡在诛杀方清后发觉不妙做的补救功夫,现在终于派上用场了。

    方清本就是个臭名远扬的恶少,幻光符的真实xing也无容置疑,虽然嘴上不说,但在场见证的修士们心中都一面倒的支持魏凡了。

    欺上门来杀人抢宝,技不如人被杀了还有什么好说的。犯者先打死无怨嘛!

    魏凡要的就是这种效果。道理方面站住脚了,青木道人好歹是头脸人物,就算想动手,众目睽睽之下只怕也要有所忌惮了。

    魏凡显然低估了青木道人复仇的决心。方清的德行青木道人自然一清二楚,所以他根本就不在乎方清因何被杀,他要的只是血债血偿的结果而已。他手一扬,真元拂过幻光符立时化为灰烬,yin冷道:“这是伪造出来的!”

    以他元婴修士的份,说这是假的就是假的,即使这明明白白是真的也没有谁敢不识趣跳出来唱对台。魏凡脸一沉,怒极反笑:“小的无耻,想不到老的更无耻!”

    “光是辱骂老夫,这一条就够把你抽魂炼魄了!小杂种,你认命吧!”青木道人yinyin说完,看架势不想再让魏凡开口,直接就要动手了。

    南宫菱见状擅自上前一步,厉喝道:“天玄门门主的女婿,谁敢杀!”

    天玄门的名头颇有几分威势,修士们看向魏凡和南宫菱的眼神立时变了。青木道人也为之一窒,不过很快便冷笑道:“就算天玄门门主亲自到来,老夫也不一定非要卖他面子,更何况你这小女娃?速速退下!否则就让你给这小杂种陪葬!”

    说话的同时,青木道人故意用元婴修士的强横神识无形挤压南宫菱,希望能让她知难而退。他嘴上说得很响亮,但对天玄门这超级宗派有多忌惮他自己心知肚明,并不想因此而结下太深的冤仇,因此才软硬兼施,迫南宫菱退下。

    南宫菱受到青木道人神识的无形攻击,俏脸立时白了好几分,虽然还能力不退,然而用力咬唇之下却渗出了细微的血渍,显然只是在苦苦勉强自己而已。

    ().

重要声明:小说《仙之侠盗》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