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选择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不想当菜鸟 书名:仙之侠盗
    ().    (不争,不抢,不求票,有点沮丧,随便算了。// 更新最快78xs//)

    古魔的杀气如数九寒气入骨,魏凡很清楚自己的生死只在对方一念之间,五行宗虽微不足道,但毕竟养他育他成材,师门兄弟姐妹早已被他视作家人,这修为深不可测的古魔实在过于危险,自报宗门指不定会为亲人们埋下不测祸根,这个险,他不能冒。

    默默承受着这人杀意侵袭,魏凡愣是咬紧牙关没有做声。

    “面对我的杀气还能不为所动,倒是个硬骨头。不过我星月魔君想要知道的事,又岂是你区区小辈能够隐瞒得住的!”

    古魔抬指弹出一道黄芒,shè入魏凡额心。

    魏凡大惊,不过除了刹那的心神恍惚,体倒是没有任何异状。

    “你的师承和份?”自称星月魔君的古魔再问道。

    魏凡本想继续缄口,不想却直接脱口而出:“五行宗大弟子魏凡。”

    “五行宗?”星月魔君皱了皱眉,紧接着轻轻摇头:“没听说过。”

    他接着问话,语气中带上了一分森严:“为什么要冒认聚星宗弟子?”

    “不能让你这古魔伤我师门亲人。我在此界格杀了聚星宗少宗主,正好顺手把祸患转嫁给这个大敌。”魏凡又再脱口道。

    他面容苦涩,终于明白刚刚星月魔君施展的神通就是类似于自白剂之类的东西,在这头古魔面前,他再无隐秘可言。

    “聚星宗少宗主被你宰了?哈哈哈哈!干得好!”星月魔君闻言大悦,仰天一阵大笑后,再看魏凡时眼神和缓了不少:“你这小辈竟然还知道古魔一族,眼界见识不错。不过我并非古魔,而是和你一样的人族修士。”顿了顿,他缓缓补充道:“最起码曾经是。”

    虽然这自称星月魔君的男人怎么看怎么像古魔,但从他那轻蔑的口吻来看,倒不像是在说谎。魏凡惧意略消,好歹这家伙承认自己是人,再不济也比面对真正的古魔要强。而且自己宰了李林,也算是替对方报了一箭之仇,谅他也不至于太过为难自己。

    正暗自松一口气时,星月魔君忽然伸手按在魏凡天灵盖上。魏凡大惊,却被星月魔君一按之下动弹不得:“别乱动!不然出乱子我可不管!”

    魏凡果真不敢动了,只颤颤巍巍问道:“前辈,你这是要干什么?”

    “搜魂。”星月魔君桀桀一笑:“宰杀聚星宗少主,这等jing彩解恨的场面,我怎么能错过?”

    这霸道架势魏凡自知抗议也没用,只能战战兢兢的祈求星月魔君千万不要失手。搜魂这玩意,除了岔子变成白痴都是轻的,一个不好可是会把整个元神都毁了,魏凡可不想因为这点小事就死得不明不白。

    星月魔君初时面上还带着幸灾乐祸的笑意,但渐渐的笑容却逐渐敛了起来,最后面容微肃,一言不发。

    魏凡心一沉。诛杀李林的记忆不可能让星月魔君这副脸谱,他肯定是看到了其他的东西,就是不知道勾起他兴趣的是隔世仙人传承,还是关于前生的记忆。

    不管哪一样,这变数对他来说绝不算是好消息。

    搜魂完毕,星月魔君眼神定定的盯着魏凡,也不知道心中在盘算这什么。

    魏凡冷汗直冒。这种沉默的注视,对他来说压迫力实在太大。

    好一会,星月魔君忽然笑了,笑容高深莫测:“你宰了聚星宗少主,让我心头大恨稍解,我要给你奖赏,天大的奖赏!”

    天上掉下来的馅饼?

    魏凡才不信有这等好事!他jing戒的后退一步,摆手支吾道:“无心插柳而已,奖赏就免了吧?”

    “我星月魔君要给予奖赏,没人可以拒绝!”星月魔君轻哼一声,手起指落。魏凡根本没有反应的余地,径直被一指点在了额心。

    一阵难以名状的痛楚从星月魔君指尖传入,魏凡神识一阵剧烈颤动,紧接着他感觉似有一样异物由外而内,硬生生挤进了他的元神。

    “送你一枚分神印记,内里有我毕生的功法传承,哪怕融会贯通一半,也足以让你啸傲现今修真界!这一份奖赏,够你受益终生。”星月魔君傲然解释道。

    “卧槽!”魏凡非但没有感激,反而在心中大骂。体内硬被塞进一样异物,换谁都会心生不爽。再说天下间哪有白吃的午餐?魏凡就不信星月魔君没下让他往里钻!

    果不其然,星月魔君脸sè接着一沉,冷冷道:“奖赏给完,接下来就该算账了。你毁我星月天阵,打算怎样负起这个责任?”

    明知这是个子,魏凡自然就窝着满肚子气不爽道:“你是修为通天的前辈大能,我是蝼蚁般的小辈,你想怎样就怎样,又何必来问我!”

    星月魔君哼了一声,冷冷道:“少装出一副被欺压的冤屈样子!你还不知道你闯出的乱子有多大吧?”

    “不知道!”魏凡冷笑,摆明就是死猪不怕开水烫。

    “古魔一族马上就要重临人间,你还笑得出来吗?”星月魔君缓声道。

    魏凡笑容僵住了。

    他既然知道古魔,当然清楚古魔一族重临对人族意味着什么。

    数万年前的修真界并不如现在这般太平。那时候上古百族争鸣,各族之间攻伐不休。而人类并不突出,只算是一个中庸之族,勉强能够自保而已。

    其时站在巅峰之上的,就是凶名赫赫的古魔一族。

    据典籍记载,这个上古种族的强大非同寻常,几乎每一个个体都是天生的修士,不需要过多修炼便能成就非凡的实力。古魔族中结丹元婴强者不计其数,甚至传闻中的化神修士也不乏耳闻。至于每一任的古魔之王,更是举世无双的最强修道者,毫无悬念。

    然而,古魔的强大,也是他们覆灭的祸根。把异族修士当成家畜,随意采补jing血真元,这种修炼方式实在过于霸道,理所当然的成为众矢之的。只是全盛时期的古魔一族实在太过强横,无可匹敌的古魔之王更是所有异族修士心中挥之不去的恶靥,任何敢于反抗的,换来的只有血腥的灭族惨祸而已。

    直至万年之前的关键xing转折,以某一任古魔之王意外陨落作为契机,上古种族终于组成联盟,和古魔一族彻底撕破脸皮,掀开了反抗的序幕。

    这场历经数百年的漫长战争,就是史书上有名的降魔之战!

    人类族群作为战争主要参与者之一,经过无数百年时间的历练后,渐渐从百族中脱颖而出,成为举足轻重的大族。在最为关键的时刻,更是作为核心主力击溃古魔一族,把其彻底驱逐,为这段波澜壮阔的史诗划上句点,并在随后开启以人类为中心的辉煌修真时代。

    万年积怨,古魔一旦降临,对这方人族修真世界来说,绝对是空前的浩劫!面对这个生死大敌,人族不说继续辉煌,连能否继续传承下去都是未知之数!

    “这里,就是古魔一族的封印之地?这座通天大阵,便是阻挡古魔进入人间界的屏障?”魏凡苦涩问道。他并不愚笨,前因后果串联推敲,不难得出这样的结论。

    尽管心知已经仈jiu不离十,但魏凡仍抱有一丝侥幸。他虽然一直自我标榜无节cāo无道德底线,但若真的无意中成了潘多拉盒子的开启者,这份罪恶感还是让他背上沉重的心理包袱。

    “完全正确。”星月魔君的回答粉碎了魏凡的侥幸:“你觉得你还能置事外吗?”

    魏凡心中生起一阵阵懊恼。这超级大阵虽说他并未亲手毁坏,但作为阿宿的主人,他确实责无旁贷。

    “我可以做些什么补救?”魏凡苦涩问道。

    “大阵的阵眼已经被你的器灵彻底破坏,没有办法修复。”星月魔君摇头道:“失去灵力运转补充,这星月天阵会慢慢失去功效。不足百年,古魔一族便会在古魔之王的带领下破阵而出,重临人间界,这事实已经无法改变。你能做到的补偿,便是在这幻星界把他们揍回去!”

    “对不起!做不到!我拒绝!”魏凡想也不想立刻就拒绝了。

    要他一个小小炼气修士去抵挡凶残的古魔一族,怎么看也是个十死无生的愚蠢主意,仅存的一点良知还不足以让他头脑发去自寻死路。反正天塌下来高个顶着,现今修真界大神通修士一抓一大把,怎么也轮不到他这炼气修士逞强出头。

    星月魔君笑了笑,说:“拥有真仙和古魔的双重传承,再加上异于寻常人的见识和狡猾,你办得到的!”

    说到这里,他故意板起了脸:“而且这事由不得你了。我的分神中除了传承外还有一缕道念,要是你拒绝履行抵御古魔一族的义务,便要在天人五衰折磨下道解,直接消亡于轮回之中!要承担起责任还是尝尽痛苦后不得好死,告诉我你的决定吧!”

    ().

重要声明:小说《仙之侠盗》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