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屌丝终有逆袭日!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不想当菜鸟 书名:仙之侠盗
    ().    希望诸位看官能喜欢这段香艳的戏码)

    魏凡仰躺在地上,大口喘着粗气。..

    仙气所引发的威能远远超出魏凡想象。这种力量绝对不是区区炼气修士所能掌控的,强行引动的结果,便是体被蛮横破坏得百孔千疮,一塌糊涂。

    不但如此,仅仅一式神通而已,魏凡的灵力和神念也一同消耗干净,心俱疲倦到了极限。此刻眼前阵阵发黑,几近失去意识进入昏迷状态。

    魏凡死死咬着舌尖保持清醒。他艰难的挪动臂膀,从储物袋中取出一把恢复丹药胡乱吞服下去。很快丹药便化作一丝丝暖流,如久旱逢甘雨般滋养着体。

    一塌糊涂的伤势总算开始缓慢的好转,但若想要回复到完好状态,非得一段时间的休养不可。在这危机四伏的幻星界中,现在的魏凡并不比三岁孩童强上多少,随随便便来只最低级的星兽也足够置他于死地。

    尽管疲劳得不想动弹分毫,但魏凡还是不得不咬着牙朝坑洞方向迈动脚步。只有南宫菱解除制,那他才有最起码的保障。

    在此之前,他倒没有忘记取出蜥蜴妖兽的内丹。这颗内丹可是这蜥蜴妖兽毕生jing华所在,魏凡自然不会浪费掉。

    只是,好不容易才回到洞之中,魏凡的面sè马上yin沉下来了。

    南宫菱依然被锢在原地,只是她眼神迷离,气息紊乱,对四周的一切完全茫然,脸面上泛着明显不正常的cháo红。

    对南宫菱来说眼下况明显糟糕透了。尽管魏凡及时出手偷袭,但看来还是慢了一步,没能阻止李林把那蛟龙丹液喂送到了她的嘴里。魏凡诛杀李林花了不少时间,此刻蛟龙毒液yin狠毒xing完全发作,要是短时间内不采取行动,只怕南宫菱就要香消玉殒!

    魏凡本就不是什么磨叽的正人君子,既然没有时间考虑那就干脆不考虑,当机立断褪掉彼此衣衫,和南宫菱**相呈。

    白玉凝肌的完美胴-体毫无保留呈现,梦寐以求的佳人近在咫尺,天时地利人和具备,不过魏凡却微微叹了口气。他惋惜的,是没能尽善尽美,把这位绝sè美人心一起俘获。

    遗憾归遗憾,他还是毫不迟疑的轻拥上了南宫菱。

    朦胧之中,南宫菱觉得自己好像做了一个绮丽香艳的chun梦。梦里的那个他模糊始终看不清面容,然而靠在他的怀中却给她异样安全感。那翻龙颠凤的过程,让她初次品尝到了作为女人的痛楚,然后是无止尽的甘甜。那男人要了一次又一次,似乎总不满足,让她在痛苦与快乐之中深陷入了温柔之乡,再也无法自拔。

    chun梦再好,也终究只是一场梦,总有梦醒的那一刻。不知过了多久,她终于悠悠的转醒过来。

    睁开眼,入目的是一张不甚英俊但棱角分明的脸,温和的眼神很熟悉很心安,正是美梦中的那个人。

    一刹那间,南宫菱有了些许的恍惚。

    然而很快梦境与现实重合,甜梦破碎,还得面对那残酷的现实。背叛的酸楚,让泪水在这位红颜美眸中一点一点开始蔓延。

    “醒了?”魏凡淡淡说着,低头吻去了南宫菱眼角滑下的泪珠。

    魏凡亲昵的举动让南宫菱回味过来此刻的暧昧,她这才发现自己**全,一丝不挂的和魏凡紧密相拥。南宫菱心思聪慧,很快便把前因后果串联起来了,当下面若桃花,冒起一阵阵艳yu滴的红晕,羞赧之下手脚乱动,想挣脱这让她觉得羞耻的场面。

    那种滑腻柔软的触感,让魏凡不心神一,下隐隐的又起了感觉。

    两人此刻紧密相拥,南宫菱第一时间感应到了魏凡的异样,脸上绯红更甚。为了转移尴尬,她故意怒目嗔道:“魏凡!你够了没有?马上放开我!”

    魏凡松开了拥抱,视线却始终注视着她,不带任何邪yu,只有无尽柔

    面对这样的魏凡,南宫菱怎么也强硬不起来,只能本能的躲避他的视线。她勉强撑地站起,但纤腰才刚一绷直,立即低声痛哼,痛得花容失sè,子一晃,再次跌到在了魏凡地怀内,让魏凡又一次尝到了软玉满怀的滋味。

    初尝人事即被接连鞭笞,南宫菱的体如何承受得住?勉强逞强,反倒把她仅剩余的一点体力消耗干净,再也没有站不起来,只能无奈的软靠在魏凡怀中。

    虽是个筑基期强大修士,但说到底也只是一个初长成的少女而已。撇去假装的坚强以后,酸楚、羞赧、无助,百感交集,南宫菱忍不住小声缀泣起来。

    “有我在,别怕!”魏凡把南宫菱往怀中搂紧了一些,深呢喃道:“我没有显赫家世,也没有英俊外表,但是!”魏凡拇指倒指,用力在心脏部位戳了戳:“菱儿,这颗心愿意永远为你而跳动!”

    没有山盟海誓,但朴素动人的表白却不亚于任何的甜言蜜语。南宫菱止住哭泣,俏脸绯红,含羞答答道:“你…你是认真的?”

    “我像是在开玩笑吗?”魏凡说完,幽幽看着南宫菱,补充上一句悲壮的威胁:“如果你不答应,我只能自刎谢罪了。”

    南宫菱怦然心动,不过女儿家的矜持还是让得她低头沉吟。魏凡根本不给她任何迟疑的机会,直接拿出只剩半截的赤炼剑作势要往颈项削去,她才急急止住:“不要!我答应你了!”

    “此话当真?”魏凡反问,赤炼剑的锋芒往肌肤上紧了紧。

    “是真的!魏凡你快点扔掉法剑,我看着害怕。”南宫菱颤声道。

    “听你的。”魏凡丢下赤炼剑,厚着脸皮重新挤到南宫菱前,笑眯眯道:“不过菱儿啊,光答应了可不行。反正我们现在真正的坦诚相对了,就再来一次吧,正好是的证明。”

    “你还想要?”南宫菱面sè微变,惊呼一声正要抗拒,魏凡却已经毫不客气一下将她贴紧紧抱住,并重重亲吻住了她的香唇,把南宫菱本想拒绝的话语,硬生生的惊了回去。

    在魏凡的吻下,南宫菱黛眉渐渐舒展,神迷心醉了起来。

    在剧烈的喘息声中,魏凡和南宫菱再次享受到了男欢女的滋味。两相悦之下的体验,比半醒半梦间的朦胧更加让他们沉醉,也更加让他们疯狂!

    这场暴风雨来得快去得也快。南宫菱毕竟刚破-处子,体早已到了极限,只是动之下为了迎合魏凡才勉强而为而已,魏凡如何能看不出来?出于对南宫菱的怜惜,他匆匆鸣金,结束了风雨征程。

    南宫菱枕着魏凡的膛,双腮通红,酥起伏不定,纤纤玉指轻轻在魏凡上婆娑,柔似水。

    “魏凡,你害惨我了!”南宫菱忽然嗔道:“现在人家脑海里想的都是你,你说我该怎么办啊!”

    魏凡俏皮的拧了拧她鼻子:“那就继续想。有我在,你只要做个幸福的小女人就够了,不需要想太多。”

    南宫菱轻“嗯”一声,不再问下去,只全心享受魏凡的温存。

    ().

重要声明:小说《仙之侠盗》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