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拾六章 处置与犹太商人的心思

    ps:感谢读者大大“纳恰奇国”投给天堂三张月票,谢谢您的慷慨^_^,另天堂今晚有事(情qíng),无法写稿子,所以明天请假一天,望大家见谅。

    第一目标位面,1944年7月21(日rì),炎黄大陆北京。

    此时蒋介石正和宋美龄住在北京新城的百悦酒店里。几天前从重庆意图逃跑的蒋委员长,由于dc-3运输机突然失去控制,“自主”飞向炎黄红党控制的青海省某机场,所以毫无意外的,自蒋介石以下,包括蒋经国和宋子文等人,他们全部成为了红党的俘虏。在经过简单(身shēn)份辨认和初步审讯后,蒋介石和宋美龄等人被飞机押送至北京。

    “达令,真感觉像做梦,谁能想到北京竟然变得这般繁华。”虽然被限制人(身shēn)自由,但是通过窗户仍然可以看见北京新城大片街景的宋美龄,感慨并难以置信道。

    “美龄,你去过星条旗,这里和那里的纽约比,怎么样?”

    因为已经被“逮捕”了,心(情qíng)反而平静下来的蒋介石,此时一脸轻松地问道。对他来说,不用在费力思考秃头党的未来和出路,从某方面来说也是一种解脱、一种减负。这时的他,更好奇北京市的巨大变化是如何取得的。

    “从城市规模和电气化程度上讲,北京和纽约不相上下。不过纽约那里的高楼大厦很多,这里超高建筑则比较少。但是从我的观感来说,由于北京建筑风格更有中式韵味,所以看起来反而很舒服。”宋美龄稍稍思考,组织语言答道。

    “是啊,可是星条旗用了多少年才取得的成就,至少50年吧~~”蒋介石继续问道。

    “如果从星条旗的铁路大繁荣开始算,大概用了70年的时间吧。达令,你应该知道,由于星条旗是个移民国家,但是因为他们的铁路大繁荣和欧洲的电气化几乎同时,所以社会地位较高的欧洲技工愿意主动移民星条旗的非常少,因而星条旗的发展,更多的靠技术进步和工业化大生产,这与欧洲崇尚工人自(身shēn)技术路线是非常不同的。”受过完整的现代?现代教育,腹中自有乾坤的宋美龄侃侃而谈。

    “所以早先我也希望可以在炎黄民国国内复制星条旗的发展与成功。不过很可惜,由于各方面的差距和牵制,我们所谓的黄金十年,也仅仅是完成了轻工业的部分积累。”蒋介石遗憾的说道,“但是红党占领这里才多久?不到一年吧,他们是如何做到的。难道共铲主义真的这么好?这么有效?”

    看到眼前的这一切,蒋介石心中的价值体系和人生信仰开始出现部分松动和坍塌,他对于自己坚持一辈子的三民主义,有了一丝动摇。

    中南海,老mao办公室。

    “王凡,你觉得我们该如何对待秃头党?”老mao一脸严肃的问道。由于此时屋里的几人,都知道唐伟的真正(身shēn)份就是王凡,所以也就关起门直呼其名了。

    “纯个人意见,我觉得保留它要利大于弊!当然,对于一些(身shēn)上背负太多命案和老百姓民脂民膏的,该关关该杀杀,用不着客气。”王凡答话:“这样做的好处是,能够最有效的给予外界一个信号,我们政府确实秉承‘兼听则明’的治国策略。”

    “但是秃头党不同于其他民主党派,它在炎黄国内根基深厚,它的党员可是遍布全国各处,一旦将来成势,很容易尾大不掉。”副主席刘少qi出言打断。

    “您担心类似后世的和平演变吧。”王凡点头同意道,“其实啊,历史上秃头党更像是一个松散联盟,内部派系极其复杂。咱们说把党支部建在连队上,那就真能够将执行力落实到连队和基层上。可秃头党对于县一级的管理,更像一种‘无为而治’,因各种原因不得不遵从当地氏族豪门的影响,所以哪怕上面政策再好,落到底下也变了样。因此我的建议,可以鼓励秃头党‘大党变小党’。让他以各省各县为单位,鼓励秃头党党员自行建立新党派,这样一方面不用担心他们未来的‘和平演变’问题,另一方面,分化出来的地方党派,会更注重本地的利益,要知道在秃头党内部,还是很有一批在社会上有名望且自(身shēn)风骨清廉的名流人士,他们一旦执行起类似古代‘御史’或者后世‘大记者’的职能,相信对于新炎黄民主共和国推进民主和依法治国进程,都会有很大帮助。”

    “这倒是,这些人名望在(身shēn),当地干部还真不敢以权压法,并且如果是一般老百姓蒙受冤屈,很可能无处伸冤。但是有他们在那里盯着并吸引火力,相信偏远地区的吏治和法治都要好一些。”周恩lai点头同意。

    “我计划再过一段时间,等电视机大范围普及了,政府再设立普法频道,24小时用实际审判案例说法**,并公布各省市及全国举报电话,我相信这样,炎黄所谓的‘官本位’、‘民怕官’将会得到最大程度遏制。至于军队,您们放心吧,再给我一两年,我制作的‘后手’会让一切颠覆行为成为妄想。”

    “那原则先这样定,具体如何执行再看实际(情qíng)况,我估计仅仅整个重庆的官员梳理和证据收集,恐怕就要耗费相当长的时间,再加上秃头党高层人员审理安置,恐怕没有一年半载,这事完不了。”老mao总结道。

    “我同意!”

    “赞成。”

    “同意。”

    在大原则制定,红党政府有计划有时间表的安排原执政党的时候,星条旗那边却出现了新的变化。

    星条旗共和国,白宫。

    “总统阁下,炎黄真正‘统一’了。”不知道王凡心中远大抱负的马歇尔,仅根据自己得到的(情qíng)报和判断汇报道。

    “恩,比我想的要早一些。我一直希望炎黄秃头党可以坚持到明年6月份,甚至是明年年底。”罗斯福对于蒋介石的结局毫不意外,他更遗憾的,只是以后和炎黄红党谈判少了一个重大筹码。

    “那我们对于未来炎黄的政策是否需要调整?很明显,一个统一并且逐步强大的炎黄,和星条旗在战争结束后的全球利益是矛盾和相违背的。”马歇尔询问道。

    “还是先暂时维持原状吧,现在德国还没有露出疲态,英国底蕴犹存,再加上未来不可预知的苏联发展,我们需要面对的威胁还有很多。因此暂时世界战场上,还很需要炎黄的合作。”罗斯福沉思了一会儿,答复道。

    “是,我明白了。”

    星条旗,纽约曼哈顿。

    犹太富商犹太?本杰明正在自己的豪华书房里思考问题。

    在主位面后世,犹太民族是星条旗国内最成功的移民群,他们在星条旗政治、经济、科技、法律、新闻和文化艺术等领域有着广泛影响,也是星条旗最富有的阶层,其大约2%的人口占了全星条旗整个国民收入的5%。并且全国百万富翁中约20%是犹太人。

    后世犹太人掌控着星条旗毛皮业的90%、粮食加工业的60%、电影业的40%和钢铁业的25%。星条旗联邦储备委员会前任主席艾伦?格林斯潘和继任者本?伯南克都是犹太人。全星条旗1750家报纸中,犹太人经营的占50%以上。《纽约时报》、《新闻周刊》、《华盛顿邮报》、《华尔街(日rì)报》和《大西洋月刊》等世界著名报杂都为犹太人所有。

    全星条旗大学教授10%为犹太人,名校的比例更高达20%。科技人员中犹太人占60%。后世有统计,整个星条旗诺贝尔奖获得者中37%为犹太人,是犹太人口比例的19倍。犹太人占美国律师总数的30%,最高法院成立以来共有108位法官,里面7名为犹太人,并且1917年上任的布兰代斯**官是第一个进入星条旗最高司法(殿diàn)堂的犹太人,任职更是达23年之久。

    此外,除了广为人知的华尔街金融业,犹太人还涉及大量星条旗实业:酒店大亨谢尔顿?阿德森,他是拉斯维加斯威尼斯人大酒店的老板,(身shēn)价240亿美元;甲骨文公司的老板拉里?埃尔森,(身shēn)价215亿美元;微软公司总裁兼首席执行官史蒂夫?鲍尔默也是(身shēn)价过百亿。

    如果说这些都是后世的成绩,那么早在1885年,犹太人便控制了241家纽约制衣厂中的234家。女人(爱ài)用的化妆品中,赫莲娜、雅诗兰黛、露华浓等的老板都是犹太人。所以罗斯福曾感叹过:“影响星条旗共和国经济的只有二百多家企业,而((操cāo)cāo)纵这些企业的只有六七个犹太人。”

    但是这些不代表犹太人本(身shēn)没有问题,犹太人确实团结,不过也分派系:左派、右派和温和中间派。在1944年,世上唯一的犹太国家以色列还没有成立的时候,整个犹太民族的左派力量是相对弱小的。在星条旗生活的犹太人并不愿意全盘接收来自欧洲的数百万同胞难民(当然也有星条旗政府的刻意影响)。所以才发生了类似1939年6月4(日rì),一艘满载着944位犹太难民的轮船,停泊在星条旗迈阿密港口几英里远的海面上,向星条旗政府发出求救信息,但是一直没有得到回音的(情qíng)况。

    犹太富商犹太?本杰明本人是左派,即犹太民族的激进派。他和一些朋友一生致力于建立犹太人自己的国家。早在倭寇和沙俄战争时,犹太?本杰明的前辈雅可布?歇夫,就曾经出于对沙皇尼古拉二世“排犹、反犹、杀犹”的仇恨,主动募集资金2000万美元(相当于后世主位面的400亿美元)支持倭寇对沙俄战争(明治天皇为此破例在皇宫内邀请歇夫共进午餐)。

    后来随着倭寇国力和势力的增长,以及倭寇刻意抛出(允yǔn)许犹太人在炎黄部分土地上“独立建国”的(诱yòu)饵,更多犹太资本流入炎黄东三省,促进了那里的巨大发展。但是由于小鬼子不可能真放弃满洲国,所以犹太建国的梦想只能是镜中花、水中月,最终认清事实的犹太人后来逐渐撤离了炎黄大陆。

    但是随着炎黄红党建立新炎黄民主共和国,以及(身shēn)处上海的上万犹太人,逐步向星条旗发来新炎黄国内的巨大变化和重大商机,犹太富商犹太?本杰明的心再次活分了起来。

重要声明:小说《位面商人之强国梦》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