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八章 参加典礼的各国心思

    ps:感谢读者大大wei911投给天堂1张月票,还有读者大大紫竹送给天堂的打火机,谢谢你们不间断的支持^_^

    第一目标位面,炎黄大陆。

    炎黄红党计划将于1944年4月15(日rì),举行新炎黄民主共和国的开国大典,这个消息通过各条渠道传递出去,已经成为炎黄国内外人尽皆知的信息。为了能够有一个像样的开国大典和阅兵式,红党在华北地区的政府机关和部队战士,正在做着最后的努力:北京市临时政府,通过几个月的努力,大体上将北京老城的翻新工作完成。老城的各主要道路和胡同,已经完成了柏油马路铺设和电线杆的建立,设立了包括交通信号灯、垃圾箱、报刊亭、(日rì)用品商店等生活辅助和便利设施,故宫前面的大广场也已经整修完毕,达到随时可以进行群众观礼和阅兵式的状态。当然,北京老城地下排水管道的建设也悄悄地完成了,还是由王凡的机器人在地下深处负责主管道铺设,明面上政府只需派人负责管道交汇口的挖坑连接即可。

    苏联西部,莫斯科。

    华西列夫斯基同志,这次还是由你代我前往炎黄,参加他们在北京举行的开国大典。趁着德军进攻间隙,从地下防空堡垒里走出来透透气的斯大林,一边遛一边向(身shēn)边的华西列夫斯基说道。

    是,总书记。等炎黄红党建国后,我会第一时间和他们签署外交协议,并承认他们的国际地位。华西列夫斯基答道。

    很好,我们和炎黄红党具有共同的红色信仰,天生就拥有比星条旗更亲近的关系。不过却也不能掉以轻心,让星条旗钻了空子或者埋设下钉子,使我国和炎黄出现莫须有的裂痕。你可以告知炎黄红党,未来等消灭了全世界的敌人——法西斯德寇,携起手来的苏联和炎黄,将会改变世界,彻底打破万恶的资本主义对全世界无产阶级的剥削和垄断。斯大林用左手摩挲着心(爱ài)的烟斗,略作思考后说道。

    是,我明白。华西列夫斯基不断的点头。

    另外,还有一点。斯大林向后看了一眼,铁木辛哥元帅正站在后面不远处,警惕的望着四周,以保证自己及周边人的安全。看毕,斯大林继续说道:铁木辛哥元帅将与你同去,以评估炎黄红党开国大典阅兵式的士兵素质和军备水平,协助你商谈炎黄红党军队加入苏德战场,协助苏军作战问题。前线战场上,我们急需新鲜血液注入,需要新的战略有生力量。

    是!

    星条旗共和国,白宫,小会议室。

    马歇尔,你说我们派谁过去,参加炎黄红党的开国大典比较好?罗斯福透过干净的落地玻璃,望着外面的宁静美景说道。

    总统先生,我想先问一下,未来我们打算同时承认炎黄民国和炎黄民主共和国吗?作为智囊存在的马歇尔没有直接回答问题,而是先反问道。

    如果我告诉你,我确实有此打算的呢?

    那么我觉得派国务卿科德尔阁下参加即可,没有必要让副总统杜鲁门阁下去了。

    星条旗共和国没有外交部长,在其三权分立中,总统代表最高行政权力,国会则代表立法权力。为防止在外交上出现两权分立、相互掣肘,星条旗众议员麦迪逊于1789年5月19(日rì)提出议案,政府应设外交部和外交部长一职,因此星条旗国务卿相当于其他国家的外交部长。具体执行上,国务卿由总统任命(经参议院同意),并对总统负责,是仅次于正、副总统的高级行政官员。

    噢?为什么?罗斯福有些惊讶的问道。

    因为我们终会失去炎黄红党的友谊,所以派谁去都一样,因此我认为,级别相对较低的国务卿科德尔阁下是比较好的选择。

    失去炎黄红党的友谊?

    恩,总统阁下,虽然您肯定有自己对于炎黄未来的看法,但是能不能先听听我的未来国际推演?

    当然,荣幸之至。

    我根据这半年来汇总的炎黄各方面资料(情qíng)报,包括军事战争的、民间生活的、以及此时在炎黄国内机场相关(情qíng)报人员定时发来的。通过分析它们,我很肯定地说,炎黄红党军队的战力绝对可以扫平四川的地理障碍,攻破炎黄秃头党苦心经营设置的所谓军事钢铁防线,并最终攻占重庆,将mr.蒋和其夫人、心腹等‘赶’出国外。那么作为同时承认两个炎黄政府的我们,无论是从法理上,还是从炎黄人所特有的‘面子’上,都很难说是他们的朋友。因此,我才说,我们终会失去炎黄友谊,把它百分百的推到苏联的怀抱中去。马歇尔耐心地讲道。

    你的意思是,我们未来战争结束后,还有可能和无产阶级当政,拥有红色信仰基础的炎黄红党成为朋友,结为盟友?罗斯福对于马歇尔的大胆假设有些吃惊。

    虽然很难相信,但是确实很有可能。马歇尔对于罗斯福的反应没有太大惊讶,接着说道:从他们贩卖到我们国内的商品来看,还有其一直提倡的市场经济;市场的问题交给市场解决;认同知识产权和专利权;承认生活资料私有权等等。这些让我非常惊讶,经过多(日rì)分析,我认为炎黄红党实行的制度,实际上既不是纯粹的资本主义,也不是完全的**,它更像是两种主义的结合体。它所倡导的合法取得的私人财产神圣不可侵犯;公有制产权属于全体人民,每个公民成人后即可享有属于他(她)的公有制股份......

    这里说一下,其实马歇尔猜测的就是王凡设想的未来全民资本主义:未来炎黄民主共和国,每个公有制企业的产权,都会按照每年末炎黄成年公民总数进行平均分配(依靠电子设备技术),然后按一定比例分配企业利润,使每个公民股东,都可以收到对应股息收入。但是需要说明,每个公民股东本(身shēn)没有决策权,国家享有1股黄金股,可以决定企业的发展方向,当然公民股东享有监督权。按照王凡的想法,凭借着位面科技代差,只要企业内部质量控制把关好了,利润不是问题。这样每个成年公民都会有几十份,甚至上百份的国家大型公有制企业的股份和分红,每年藉此得到的收入也很可观。未来几十年后,等位面科技代差用的快没了,估计已经是6、70年以后的事(情qíng)了,那时候的人均国民产值、人均财富、公民素质等都会大幅提高,再加上逐步的依法治国思维渗透,就有很大可能形成:具有懂行的职业((操cāo)cāo)守的经理人负责经营公司,百姓们心平气和地享受国家、企业、社会发展所带来的科技红利、财富红利和资本红利。

    你的意思是未来世界将变为三级,苏联、炎黄和星条旗?罗斯福很快就明白马歇尔推演的最终结果。

    对,英国此时虽然尽可能表现的强大,但是我们很清楚,战争结束后,无论是我们,还是苏联以及炎黄,都绝不可能让它有时间靠着殖民地的资源再度重新崛起,等待它的只能是衰落和沉寂。所以剩下的就是三足鼎立格局下的大国博弈。可以肯定的是,由于上帝的厚(爱ài),我们国家享受地理隔离带来的绝对地缘优势,但是炎黄和苏联不但挨着太近,两国间还有漫长的边界接壤。我相信只要我们不表现的咄咄((逼bī)bī)人,让他们觉得只有团结起来才能抗衡。而是我们主动接近一方,疏远一方,总统阁下,如果您是苏联领导人,(身shēn)边睡着一个和敌对国家频频交往过密的庞然大国,您会过的安稳吗?会一直没有冲突吗?何况苏联和炎黄,还有纷繁复杂的历史领土问题。

    我明白了,那么秃头党呢?直接放弃他们吗?罗斯福不是没想过这些,只是因为要统筹顾虑欧洲、太平洋、印度、非洲,甚至还有国内寡头大亨的问题,因而没有马歇尔想得这么细致,推演的这么远。

    上帝帮助自助者!我们已经援助他们很多了,该尽到的盟友责任已经尽了。不是我们故意放弃,是上帝已经抛弃了他们。没有人能想到,突然间冒出了一个势如破竹、攻占全国的炎黄红党。

    这样啊~~罗斯福听完后,没有立刻回话,而是点燃了一根雪茄,静静地开始抽烟。等整根雪茄抽完后,脸庞因为尼古丁刺激显得红润的罗斯福说道:马歇尔,你给司徒雷登(关于其早3年就任大使,下一章会有交代)发电报吧,把主要意思告诉他。让他以回国述职的方式离开重庆,抵达印度。然后再从印度搭飞机前往西安并转场北京。告诉他,国内将派副总统杜鲁门参加炎黄红党的开国典礼。此外...

    总统阁下?

    秃头党那里,保留一名二级参赞吧(外交等级的最低一级),我想炎黄红党应该会理解我们给予秃头党的一种‘保留体面的外交礼节’吧。罗斯福想到如果未来星条旗真和炎黄红党关系因意外破裂,秃头党还是一块不错的招牌,决定还是多播种一粒种子。

    是,总统阁下。

    大英帝国,伦敦一处地下掩体。

    首相阁下,炎黄的建国典礼,我们派谁参加比较好?

    炎黄?那个生产‘黄猴子’的国家吗?随便派个人去就可以了。丘吉尔对于亚洲、对于炎黄,可谓一丁点好感全无。

    整个二战时,欧洲虽然战火连天,但仍然自认为是世界的中心之地、文明之地、繁华之地。至于远东,这个荒芜偏僻的野蛮地域,(日rì)不落大英帝国的掌舵者丘吉尔,属于抬下巴看人——藐视的不得了。至于德国人,还和倭寇保持盟友关系的他们,是铁定不会派人参加了。

重要声明:小说《位面商人之强国梦》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