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拾七章 一座资源枯竭城市的“重生”

    ps:感谢读者大大__哀殇投给天堂一张月票,读者大大紫竹打赏天堂366纵横币,谢谢你们!

    主位面地球炎黄大陆。

    炎黄共和国北京国务院发改委,分别于2008年、2009年和2012年,先后分三批确定了国内共计69个资源枯竭型城市。它们中大多数是辖区内矿产等不可再生资源,开发进入后期、晚期或末期阶段,地区累计开采量,已达到可采储量的70%以上的城市。让人唏嘘的是,其中不少城市对于炎黄民众可谓耳熟能详:

    第一批12座城市地区中有盘锦、焦作、大兴安岭。

    第二批32座城市地区中有山东省枣庄市、湖北省黄石市、甘肃省玉门市、辽宁省抚顺市、江西省景德镇市。

    第三批25座城市地区中有韶关市、潼关县以及大小兴安岭林区。

    对于资源枯竭,虽然从中央到地方都大喊经济转型、替代产业、重新崛起等口号,可究竟怎么转、如何转、谁来转,却并不是一句口号、几个标语就能解决的。

    现在整个地球已经成为地球村,东部沿海受惠于上世纪80年代兴起的世界全球化,抢先一步发展起来,并享受了整个炎黄国家大部分第一代农民工进城务工的人口年龄红利。但是到了2013年,繁荣了近30年的整个世界经济重现陷入低迷,欧洲、星条旗共和国的大型跨国企业,开始加速制造业回流或再次将其转移到世界其他经济更加落后的发展中国家,许多低端制造业诸如制鞋厂、衬衣厂等等,已经成批成批的搬至越南、泰国、印度等国家。这些国家的平均工资折合人民币后,大约只相当于三四百元,相比炎黄国内东部最低基本工资也?

    ?上千元的事实,用工成本要便宜一大半。并且这些国家同样(身shēn)处海岸线沿岸,不用花费额外的物流成本。

    炎黄共和国政府在1997年,首先提出了西部大开发口号,进入21世纪后,又喊出了中部崛起。可这些口号虽然听起来响亮、(诱yòu)人、振奋人心,但实际执行起来则困难重重。

    先说招商,每个地区、每个政府、每个招商局都深知争夺内资、外资落户投资建厂的重要(性xìng),可对于中西部地区来讲,仅仅以平均工资低,地皮便宜的比较优势,去抵消没有完善的水利运输条件,完全依靠陆路卡车运输,并因此带来的高昂油耗成本以及各地方明枪暗夺的罚款增收劣势,实在太难!这也使得中西部大部分地区的经济发展难有起色。至于零污染、轻污染的智慧经济、创意经济,在全国优秀人才都往北上广跑的(情qíng)况下,又有几分实现的可能?

    所以越是经济发展滞后的地区,越靠山吃山、靠水吃水。各地区大搞矿产经济,以自然资源立市立县的,不在少数。但是挖矿产总有挖完的一天。2008年起,炎黄确认的69个资源枯竭型城市,就是自己把自己的家底挖空了,中央暂时除了给点税收优惠政策,再给予一定数额的转移支付扶持资金,暂时也没有太好的办法。

    甘肃省玉门市,就这这样一座城市。2013年时玉门已被一分为二,整体分为新城区和老城区。新城区位于玉门镇,自玉门镇向西出发,经过笔直的公路,穿过满是荒凉的戈壁,再顺着长着稀疏低矮的骆驼刺、芨芨草等耐旱植物的道路,来到头顶上几只粗大管道折成的城门,里面就是真正的玉门老城区。

    此时老城区已经一片萧瑟,即使在主街上也难以看到多少行人和公共汽车,偶尔能看见几辆被当地人称为面蛋蛋的面包车,他们在四处转悠拉活?活,要价非常合适,短程一般都是一次一块钱。

    老城区内的油城公园内,一位清洁工轻轻挥动扫帚,清扫着落叶。公园里一左一右矗立着,铁人王进喜雕塑和在玉门老君庙发现中国第一口油井的地质学家孙健初纪念碑。再往里走,只剩下两个老太太安静的做着户外运动,她们是附近居民楼所剩无几的住户,因为在玉门生活了一辈子,实在舍不得离开。不过可惜的是,她们楼里现在也只剩下不多的几家人了,小区内许多楼房整栋整栋的空置,有的楼房玻璃破碎风化,只留下一张张空洞的窗户,有的楼门窗全用砖头水泥封上,甚至就连附近主街道路边的新华书店和清真寺都荒废了。

    在玉门老市区内建筑规模最大的体育场,此时跑道和球场满布荒草树木,地上四处洒满碎玻璃、树叶和垃圾。看台的水泥已经破碎开来,裂出一条条缝隙,主席台上下的通道更是已被封死。

    陈一琳是一名30多岁的女(性xìng),她上班的单位跟着玉门市政府搬迁到了新城区内。但她丈夫是名石油职工,为了工作,丈夫不得不跟着玉门油田总部搬到酒泉市去,而她自己(身shēn)处玉门镇(玉门新市址),三岁的孩子则跟着(奶nǎi)(奶nǎi)爷爷留在老玉门市。

    一家三口将被分布在一个大三角形的三个角上,每周聚一次,不过这样的会面很难持续下去,因为每周来去的交通费用,要花去陈一琳每月工资的四分之一。可如果长时间见不到家人,特别是孩子,精神上的痛又让陈一琳抑郁恍惚、辗转难眠。

    2013年10月中旬,刚刚下班的陈一琳,迈着疲惫的双脚回到宿舍,一个人孤零零的她,草草的吃了半口饭,就躺在(床chuáng)上休息,寻思着一会儿精神头好点,再起来给孩子织织毛衣。

    咚咚咚!(敲门声)

    谁!?

    我!

    你是谁?听到有些熟悉的声音,陈一琳有点发愣。

    我呀,周轩,快开门!

    你怎么过来了!?终于听出是自己男人声音的陈一琳,赶紧从(床chuáng)上爬起来,打开房门道。

    我跟单位回玉门的车来的,同事在车里等我,呆一会儿就等走。陈一琳的老公周轩进屋后,拥抱着(爱ài)人,捋了捋她的头发,笑着说道,看我来高兴吗?

    恩!不过你一会儿又得走~~

    呵呵,一琳,这次我有好消息哦!

    什么好消息?你调工作了?能和我一起在玉门镇上班了?陈一琳充满希冀的问道。

    差的不远,不过地点是去玉门老市区。

    啊?陈一琳听到后,有点失望,但还是尽量往好处想,赞许道:(挺tǐng)好的,最起码能和丁丁(他们的孩子)呆在一起。

    你别伤心,我听说很有可能,玉门市政府还得搬回去。

    你别逗我了,瞎说什么?怎么可能再搬回去!陈一琳不信道,政府刚搬过来没有几年,再说老市区还有什么啊?说到这里,她又想到自己夫妻因为工作而分离,老人们因为搬不动而离开子女,孩子因为跟父母还是跟爷爷(奶nǎi)(奶nǎi)的选择而痛苦,还有因为早两年在老市区买了房,他们无力再在新城购房。一想到未来几十年,都要面对这种分离的痛苦与(情qíng)感的付出,让她有些喘不过来气,说着说着眼圈就变红了。

    宝,别哭!老公周轩劝慰道,我真没骗你,听同事说,玉门老市区那里又发现了新的大型石油储藏区,据传闻储量超过25亿吨,是原来总储量的二十多倍,属于世界级的超巨型油田,按照玉门现有的采油设施和以后升级改建,也足够以每年三千万吨稳产50~60年,你想放着这么一大块蛋糕,玉门市政府能放弃吗?

    真的?

    十有**,我这次回去,就是和同事一起帮忙勘测,估计会忙上一段时间,顾不上你了。

    没关系,你一定要加油,把油藏给我‘确定’了。只要有机会一家三口重新团聚,哪怕熬上一年不见面,我也等得起!

    同一时间,玉门老城区。

    玉门最有名气的理发店梦魅美容美发的老板娘张红娜,也发现了一些异常(情qíng)况。平常路上没什么行人,只有三三两两石油职工走路的主街道,此时一片车水马龙,大量的汽车、工程车从她的门口通过,(热rè)(热rè)闹闹的石油职工大军,像从地底冒出了似的,一下子涌满了玉门老城的大街小巷。

    大哥?怎么突然间这么多人,出什么事了?深知消息快、买卖兴的张红娜,快速走出美容店,拦住一名40多岁的石油工人,微笑问道。

    许是张红娜颇有几分姿色,被拦住的中年石油工人,并没有发怒不满,反而很是‘(热rè)(情qíng)’的解释道:妹子,你还不知道吧,出大事了!听说301号、346号、389号油井突然间先后发生自喷,涌起的油柱据说高达40多米。这可是超级油藏才有的信号啊,现在整个玉门油田都轰动了,说不定咱们玉门地下更深处还真沉睡着一个超巨型油田,这不,油田组织所有人手,进行全员动员会战,务必把这个隐藏的超巨型油田,给它拿下来!

    真的?

    真的,说不定这次我们玉门市,又要重新翻(身shēn)了!

    2天后,大庆油田发现新世界级超巨型油田,估计可采石油储量高达100亿吨,华北、大港等老资格油田,也陆续萌发第二(春chūn),先后出现石油自喷自涌事件,一时间炎黄上下到处遍布着出油了,出油了!喜讯。

    2013年10月16(日rì),炎黄政府正式对外宣布,极大可能是受未知地壳运动以及大陆板块自行移动等影响,炎黄大陆地底更深处的油藏被陆续激活,新油藏的藏油直接汇入大庆、玉门、胜利、华北、大港等油田,经过初步侦测计算,估计全国上下新增石油储量240亿吨,其中可开采石油储量超过200亿吨,炎黄石油迎来新纪元。此消息一出,一时间国内外大哗。

重要声明:小说《位面商人之强国梦》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