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拾三章 故宫、香山帮与修旧如旧

    王凡在和陈yun介绍完后世旅游产业的重要(性xìng)、意义和具有传播国家自(身shēn)化价值观属(性xìng)外(化“软侵略”),也开始思考包括平遥古城、乔家大院内众多炎黄古迹的修缮工作。

    “王凡,你是不是又要当人贩子了?”雅迪在王凡的脑问道。

    “咦?你怎么猜出来的?”王凡很惊讶的答道。

    “切!就你那点心眼,根本藏不住什么秘密和心事,用你家乡的老话,你一撅(屁pì)股,我就知道你拉什么屎!”

    “厄~~~你能不能说点高雅的词汇,听着好恶心~~不过确实是被你猜了!”王凡挠了挠头,答道,“不过雅迪,具体该怎么干,还需要你帮忙查查资料。我需要知道民国年间,国内著名的工匠团体和建筑师,没有他们,仅仅凭借着一腔(热rè)(情qíng)去维修维护古建筑,很可能是好心办坏事,毁了自己国家的化瑰宝。”

    “我知道,我需要找找数据库里面的资料,你等我一会儿!”

    “恩,好的!”

    半个小时后。

    “恩~~好吧,大体有了一些头绪。”雅迪的声音再次在王凡的脑袋响起。

    “快说说看!”

    “根据你主位面的历史资料和献,在民国年间,比较能帮的上你的,有这么几个,第一个是苏州‘香山帮’!”

    “香山帮?怎么听着有点不靠谱,很像古代黑社会盐帮、漕帮啥的?”王凡纳闷道。

    “王凡,你纯属清穿小说看多了!实在是孤陋寡闻,自己国家的历史知识涉猎太少了!”雅迪感叹了一下,解释道:“香山帮,是故宫的建造者‘蒯鲁班’的工艺继承者,这么说明白了吧?”

    “建造故宫?这么牛?”王凡惊讶了一下,然后问道:“话说,雅迪,故宫是谁建的,我以前还真没关心过!”

    “历史资料记载是明朝的蒯祥负责督造的,他是木工世家出(身shēn),在建造故宫时,因表现出色,能力出众被提升为“营缮所丞”(相当于现在的总工程师和总设计师)。《皇明通纪》里面记载:“祥,吴县人,木工也。父福,能(主)大营缮,永乐为木工首,以老告退。祥代之,营建北京宫(殿diàn)。”雅迪耐心的答道。

    “明白了,那‘香山帮’呢?”

    “蒯祥逝世后,被香山帮尊奉为祖师。这个香山帮,不是专指木匠,而是指木匠、泥水匠、石匠、漆匠、堆灰匠、雕塑匠、叠山匠、彩绘匠等古代建筑工匠群体的总称。因成员多来自香山而得名。当然了,此香山非北京的那个香山,而是你主位面的苏州市胥口镇,古时候因为那里人口稠密,耕地相对不足,促使剩余的劳动力弃农务工,向手工业方向转型。再加上周边地区富户居多,建房需求旺盛,从而磨练出了他们高超的技艺。”

    “噢~~~那除了故宫,他们还有其他的作品存世吗?”

    “许多明代皇陵都是他们设计修建的,此外苏州怡园藕香榭、木渎灵岩山大雄宝(殿diàn)等,不过相比较故宫,名声就要小多了。”雅迪答道。

    “好吧,那么现在他们在哪里呢?我该怎么去找他们?苏州那块现在应该还在倭寇手里吧?”

    “按照历史记录,‘香山帮’在民国时期的代表人物是薛福鑫,他现在应该在四川,因为自小辍学跟着家人学艺帮工,做过泥水作、木作、砖雕、泥塑、彩绘等,是个通才。后来又曾拜雕塑名家颜根大学习泥塑,李秀庭学习设计画样,山水画家王子振学习绘画,因而在17岁就当上了带班师傅。在你生活的后世他也是一位建筑界名人,苏州修缮全市24处园林。包括虎丘山的十八折、千手观音(殿diàn)、金刚(殿diàn)、玉兰山房等,都由他任技术负责人,只不过在普通百姓名声不显罢了。”

    “恩恩,还有其他人吗?”

    “童寯【jùn】,不过他是满族人,1900年生人,从岁数阅历上讲,比现在还是青年的薛福鑫更合适,现在他正在重庆、贵阳一带开公司。科班出(身shēn),早在1929年,他就接触过柯布西耶、构成派、风格派的理论,曾出国四个月的赴欧洲考察,去过英、法、德,考察过意、瑞士、比利时、荷兰,也到过东欧、苏俄,见过很多艺复兴建筑与新建筑,算是西合璧的人才。”

    “满族人?那能争取过来吗?”王凡听到童寯的民族属(性xìng),有些拿不准。

    “应该没太大问题,你先把人绑来,这家伙最适合做培养人才的讲师教授,亲近革命派,在英国参观时,他自己曾经写下(日rì)记‘参观了工艺制造博物馆,那里有丰富的收藏,在炎黄展区,有一面从间断裂的汉代镜子,直径大约4.5英尺。它非常完美,这是我所见过的第一面汉镜。似乎没有必要去或者待在英国馆,英国人所有的智慧就是来掠夺我们’,他有些愤青(情qíng)节。因而希望很大。当然还有以下几个人……”雅迪继续介绍道。

    王凡在和雅迪商量完名单,并对照历史记录,挑出几个比较好找,知道此时(身shēn)处何处的民国建筑专家,然后继续开始他的绑人大业。过程是枯燥的,找人是繁琐的,时间是漫长的,结果是还可以的。经过大半个月的忙活,终于将薛福鑫、童寯几人,以及他们的家属绑架、拐骗到了山西境内。

    第一次见面,化(身shēn)古龙的王凡给他们讲解前因后果时,很是遭到了一众的白眼与沉默。薛福鑫还好一些,毕竟是不到20岁的小伙子,吓唬吓唬也就认命了,到哪不是吃饭,对吧?所以最后同意在王凡手底下干。童寯就不太一样了,1900年生人,到今年43岁了,更是经历过辛亥革命、改朝换代、军阀混战、倭寇入侵,心理素质那叫一个强大,也没反抗,就是给王凡来了个非暴力不合作,((逼bī)bī)得小王同志猴急猴急的,最后和雅迪一合计,上酸菜,不对,是上杀手锏!

    “咳!童寯先生,我给您带来一些书,您看看!”王凡进屋后,无视童寯的门板脸,自顾自的说道。

    果然,回答他的是一阵沉默。

    “那我就把书放在这里了!”王凡经过前些(日rì)子的接触,也不想自找没趣,放下书就走了,回到自己的屋子,通过位面戒指的地图功能,看“实况转播”。

    只见童寯刚开始没有什么动作,不过人总得活动活动不是,站起(身shēn)来,无意识的走到王凡放下的图书处。

    “咦?《炎黄绘画史》、《炎黄园林设计》、《炎黄建筑的特点》、《炎黄建筑艺术》、《炎黄古代时尚》、《我国公共建筑外观的检讨》,这些不是我发表过的章吗?”童寯疑惑的说道,然后在往下翻:“江南园林志》、《造园史纲》?怎么会~~~”

    《江南园林志》则是童寯抗战爆发前的作品,完成于1937年,因卢沟桥事变,出版社南迁而缀未发。直到1963年,才由炎黄工业出版社出版。在大陆与宝岛隔绝40年间,该书为仅有大陆建筑出版物在台湾影印出版。化名人黄裳曾这么评价这本书:“一卷《江南园林志》,不只可见作者的观点议论,为研究炎黄传统园林艺术开山经典著作,更能欣赏作者的美,如读《洛阳伽蓝记》,绝非后出的说园诸作可比”。

    《造园史纲》则更了不得,是童寯晚年作品,以精炼著称,概括了从传说的天国乐园到现代抽象园艺的发展过程,其重要史实、名园、巨匠、著作和造园特技都涉及无遗,却只有4万多字。可以说是童寯一生学识的自我熔炼与升华。因而很快这位大师就忘掉了一切,完全投入到了书里去。

    “小样的,跟我斗?这就叫‘以己之矛攻己之盾‘!”王凡张开大嘴咬了口手里的香蕉,看着4D立体成像地图,恶狠狠地说道。

    果然,第二天,王凡再去童寯的临时居所,后者立马要求与《造园史纲》的作者见面。早有准备的王凡带着童寯来到了一所楼房内,里面密密麻麻的摆放着后世勘定发行的各类建筑用图书,当然内容经过雅迪审阅、删改,没有泄密隐患。

    “童先生,很遗憾,那本书的海外作者已经过世了。不过我们把他的大部分藏书都运了过来,你看!”王凡指着一排排书架说道。

    被国内外建筑书籍迷昏眼的童寯,在王凡不给钥匙的威胁下,终于签下了一些列“不平等条约“,诸如:一个星期要上多少节课,一个月指导几次古建筑维修工程等等。小王同志为自己的(奸jiān)计得逞极为得意,哇哈哈哈~~~~(周星驰的笑声从旁穿过)。

    有了专业大师的把脉,再加上尚未失传的炎黄传统工匠技艺,乔家大院、平遥古城、西安古都等山西、陕西境内的修旧工作顺利开始了。从各地修缮现场不时传来木工、漆匠、泥水匠等人的讨论声和训斥徒弟的声音。

    “你个笨蛋,这里应该用‘挖补’,只是柱子表皮的局部糟朽,柱心完好,直接用‘挖补’就行了!”一位岁数大的木工师傅大声呵斥自己的徒弟。

    “可是师傅,我用‘包镶’的方法也成啊?”徒弟没接触过这么大规模的活计,有些发懵的问道。

    “‘包镶’不是不行,只不过那是在糟朽部分比较大,在沿柱(身shēn)周圈一半以上,深度不超过柱子断面最长处(直径)四分之一时才用的,这是干活行规,别让其他人笑话,丢我的脸,明白吗?”

    “是,是!”徒弟赶忙就这顺坡答话道。

    现场另一边。

    “三石,这边斗耳断落了,你照着样式做一个,重新沾上!”

    “好的,师傅!对了,师傅,小师弟还是第一次接触这么多‘大木作’,要不顺道给他讲讲吧?”名叫三石的徒弟询问道。

    在炎黄古代木构架建筑,一切骨干木构件均称为大木。如柱、梁、坊、斗拱、檩、椽等。而负责制作组合、安装这些大木构件的专业称作‘大木作’。

    “恩,也好,他学徒也有5年了,是该教点真东西给他了。”三石的师傅想了想,点头同意道。

    泥瓦匠处。

    “注意择砌的顺序,一定要边拆边砌,别把墙壁弄歪了!”泥瓦匠师傅嘱咐道。

    “放心吧,爹,我干这个也不是一年两年了!”泥瓦匠的二儿子不满的答道。

    “臭小子,你能让我放心才怪呢。”听到二儿子的回话,泥瓦匠嘟囔了一句,又冲屋顶上的大儿子喊道:“顶上的,注意‘清陇’(屋顶除草补瓦)时干的彻底点!”

    “好嘞~~~”

    同一时间,边区古建筑修缮指挥室,几位民国建筑专家正在探讨平遥古城的修缮方案。

    “我的想法是把这里拆掉,将‘进深’适当加宽,虽然这里的‘梢间’和‘次间’看起来是一体的,但实际应是民国初年才加建的,明清时期的‘五开间’是不可能有这种格局的。”童寯指着地图上的一个位置,发言道。

    炎黄古代建筑平面多为矩形。以常见的矩形平面建筑而言,其较长的一边叫做“宽”,较短的一边叫做“深”,沿“宽”的方向,每相邻两根柱之间的距离叫“面阔”,一个面阔即为一间的宽。沿“深”的方向每相邻两柱间的距离叫“进深”,一个进深即一间的深。

    面阔俗称“开间”。民间建筑常用三开间(俗称一明两暗)或五开间,建筑各开间的名称因位置不同而异。正一间叫做“明间”;明间左右两侧相邻的间叫“次间”;次间外侧位于建筑物两端的间叫“梢间”。

    “我同意!虽然此处地方志没有明确记录,但是这个样式确实不是明清造物,应是后来人擅加改造的。”杨廷宝,民国时代的又一位建筑大家点头同意道。

    “另外檐柱、金柱和它们之间的抱头梁,以及柱子的“收分”与“卷杀”,我也有些想法……”完全进入工作状态的童寯,滔滔不绝的将自己脑袋的想法讲了出来。

重要声明:小说《位面商人之强国梦》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