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拾七章 子午岭攻防战

    PS:感谢读者大大“1夜幕1”打赏天堂366纵横币,谢谢^_^

    目标位面,炎黄大陆西北地区,甘肃与陕西交界的子午岭地区。说道子午岭,它可以说是红党陕甘宁边区的西南屏障,地理位置十分重要。红党边区政府特意在这里成立了陇东分区和关分区。

    这两个分区,又以关分区为重之重。因为关分区东可控制咸阳榆林公路(延安大体位置在咸阳榆林连接线的间),西可俯瞰西安兰州公路,从这里出发,两天即可进抵西安城下。当地百姓的歌谣唱:“黑牛白肚子,就剩下宁县这一溜子”,就是形容关分区犹如一把匕首,嵌在渭河北国统区内的(情qíng)形的。

    在王凡出现改变历史进程前,红党在兵力紧张的(情qíng)况下,仍然派遣了王宏坤的385旅进驻,而秃头党军队更是以重兵围困此地,双方经常发生摩擦走火。王凡出现后,这里的防务就交由聂帅的6纵负责,现在守卫这里的是6纵辖下的新十七步兵师一部,整编五十一团。同时负责陇东分区的是整编五十团。

    宁县子午岭山区腹地,九岘一带。

    马步芳父子此时正率领自己的精锐部队正向此地赶来。为了打好突袭陕西的这一仗,马步芳除了留下黄祖埙的第九十一军(下辖两个师:第191师、第245师)看家外,将自己的嫡系精锐第八十二军(军长马继援)、第一二九军(军长马步銮)尽数带来。

    其第八十二军是马步芳的起家部队,下辖三个精锐师。第一二九军下辖两个师。另外此次他还将马继援第八十二军的马成贤骑兵第十四旅、马步銮第一二九军的马英骑兵第八旅以及第100师、第190师、第248师和第287师、第357师所辖的5个骑兵团集起来,组成人数接近2万的骑兵集团,作为此次突入陕西,烧杀抢劫的主力。

    “爹,前边就是九岘了。”骑在马背上的马继援说道。

    “恩,红党在那里驻守了多少兵力?各部队到达位置了吗?”马步芳手拿望远镜,边观察边问道。

    “我们的探子打探到,红党在九岘一带布置了大约一个团的兵力,分布在新庄、西洼一带,至于我军,从庆阳出发的第190师,从盘克出发的第248师,分别位于从板桥出发的我们(指第100师)左右两侧,至于第一二九军和骑兵主力都在我们后方大约5公里处集结,随时可以出击。”脑袋里装着战场地图的马继援侃侃而谈。

    “好的,一会儿先命令榴弹炮营开火压制,保安队(大约2个团)随后攻击,带敌人火力被吸引后,再命令100师发起主力冲锋,同时令第190师、第248师各派出一部参与攻击,好钢要用到刃上。另外告诉马步銮,他的一二九军作为全军预备队。骑兵部队派出第十四旅(马成贤部)沿小路向子午岭快迂回,穿插分割新庄、西洼阵地,断掉它们和其他地方的联系,并且派出大量轻骑探子,进行周边侦察!”马步芳命令道。

    “是,爹!不过,我们是不是过于小心了?用一个军的兵力强攻对方一个团,还用的着这么谨慎吗?直接趟过去不就完了?”马继援一边答应,一边疑惑道。

    “狮子搏兔,必用全力!”马步芳摇了摇头,然后解释道:“我想看看红党的反应,如果对方能派出大批部队支援,那么我们立刻利用骑兵多的优势撤回青海!如果对方没有派出援军,或是仅仅派出少量援军,那么我们当初判断就是正确的,红党表面坐拥四省,军力强大,实际上兵力空虚,根本无兵可派!”

    “是!”

    同一时间,第六纵队聂荣zhen总司令正通过地图,分析马步芳的行军。此次面对从宁夏、甘肃、青海攻来的三路马家军,红党的安排是叶剑ying的7纵去对付实力最弱的宁夏马鸿逵、马鸿宾部;6纵主要收拾青海马步芳,徐向qian的8纵则负责歼灭甘肃的马步青。从兵力上看,是3个纵队总兵力30万对“四马”的18万,从装备武器上就更不用说了。唯一需要顾虑的是本次务求全歼,不放跑一个。所以需要在包围圈布置好前,用(诱yòu)饵将地方紧紧的吸引住,防守反击的力度狠了把马家军打得太疼了也不行,防守力量过于薄弱,让对方突破或是造成防守部队本不应该的重大损失也不可取。

    “对方入局了!”聂帅看着大比例地图说道。

    “下面就看新庄、西洼防守部队的了!”6纵政委罗荣huan答话道。

    “咱们在新庄、西洼布置的兵力够吧?”同样(身shēn)处指挥室的王凡有些担心,出言问道。

    “呵呵,王凡同志,放心吧!”参谋长耿biao看到王凡略显紧张的神色,笑着安慰道:“我们在新庄、西洼明面上布置了一个团的兵力,实际上暗地里已经增援了另一个团的兵力,同时这两个地方最外面阵线没有变化,可是最里面的核心阵地都使用了水泥钢筋,如果战况出现意外,凭借着那些坚固工事也足以支持到主力部队到来。”

    “那就好!”王凡听到耿biao的回答后,放了心,点头答道。

    “要不是怕一上来就把马步芳吓跑了,我军在最外面的工事也可以构筑水泥钢筋。不过只要这里黏住马步芳半天的时间,到下午3点,包围圈就会合拢,到时候就是关门打狗的时间了!”聂帅也乐了一下,安慰道。

    “轰轰轰!”(这时远方传来了炮击的声音)

    “战斗开始了!”政委罗荣huan向新庄、西洼方向眺望了一眼,自语道。

    此时,新十七步兵师五十一团官兵,正躲在掩体内,观察马家军的动向。马步芳虽然有个榴弹炮营,但是炮弹可不富裕,根本舍不得在一场战斗全部消耗掉。草草轰击了三十多发后,马家军带来的民团就端着步枪,慢慢摸了上来。由于是马家军最底层的存在,所以军服啥的都不是统发,部分民团士兵的着装花花绿绿的,很有些土八路过去的风范。

    “团长,打吗?”五十一团指挥部内,政委段诚问道。

    “再等等,先上来的看来是马家军的杂碎,用来吸引火力的,我看见其有两三个人还拿着鸟铳,通讯员!”团长范华边说边喊道。

    “到!”

    “告诉一营长,阶梯(射shè)击,别一下子把对方打懵了!”

    “是!”

    3分钟后,当走在最前方的马步芳青海保安队,走到位于红党最前沿阵地300米地方的时候,新编五十一团一营开火了。

    “突突突~~~”

    “哒哒哒~~~”

    “迫击炮,放!”一营营长喊道。

    “是!”

    “噗、噗!”

    “轰、轰!”

    56式突击枪,轻机枪和重机枪,以及迫击炮组成的火力,形成了有效地杀伤扇面,走在最前沿的马步芳保安队大约100多人,一下子就弹栽倒,或毙命或重伤呻吟。

    “杀啊~~给弟兄们报仇!”

    “上去宰了他们!”

    “真主保佑!”

    马步芳的部下无愧于悍匪的称呼,突然的损失不但没有吓垮他们,反而激起了他们骨子里的凶(性xìng)和残暴,端着步枪,举着马刀如浪花般冲了上来。

    “嗯?”一直举着望远镜观察前线的马步芳和马继援同时皱起了眉毛。

    “怎么敌方火力这么猛?”马步芳皱眉问道。

    “奇怪啊,就是秃头党嫡系精锐也没有这么强大的自动火力!”马继援跟着说道。马继援虽然年轻,但他16岁就做上校副团长,20岁就去陆大将官班进修,眼界算是青马最高的一人了。

    “继援,你说秃头党的嫡系也没有这么强的火力?”马步芳听见后问道。

    “是的,爹,除了抗战刚开始那会的几个德械师,其他的秃头党军队不可能再有这样强大的火力了!”马继援很肯定的说道。

    “原来如此,这样也就说明了为什么他们最近一段时间,连克诸省!继援!!”

    “在!”

    “联系后边的骑兵部队,加2倍,不,加3倍的侦察骑兵,给我撒出去,我要第一时间知道四周的敌(情qíng)!”

    “是!”

    “副官!”

    “在!”

    “命令榴弹炮营,给我集火力,轰击敌方阵地!”

    “是!”

    三分钟后,整编五十一团一营阵地上又出现了榴弹炮的轰炸声。

    “***,小陈!”

    “在!”

    “去村里告诉团长,不想办法压制住那几门榴弹炮,战士们的损失太大了!”

    “是,我这就去!”

    五分钟后,整编五十一团的炮兵营(装备山炮)去除遮蔽物,按照事先标记好的(射shè)击诸元开始还击,一时间两边的火炮以来我往,好不(热rè)闹。

    “有大炮的红党部队?”马步芳听到对方开炮的声音后,眉头不(禁jìn)皱的更深了。心里暗自分析:“这是红党有意加强的?还是他们的标准配置?”如果是前者,那么就说明红党真没有多少兵了,很有可能把最精锐的教导团之类的部队部署在此,可如果是后者,那么这次袭击陕西就是彻彻底底的错误。想到这里,他大声问道:“派出的侦察骑兵有消息了吗?”

    “没有,爹!附近几十里都没有红党的援军和部队,我们已经把这支部队彻底孤立包围了!”马继援为了在炮声让父亲听清楚,大声回答道。

    “难道真的是第一种?”没有听到设想的坏消息,马步芳有些疑惑和犹豫。

    “爹!是不是该让100师进攻了?保安队已经快被打散打残了!”马继援没有关注他爹的表(情qíng),此时通过望远镜,他看到前方阵地的马家军大部分惶恐的撤退,不(禁jìn)提醒道。

    “恩~~~按照原计划,让100师,进攻!!”最终赌(性xìng)压过理(性xìng)的马步芳,大手一挥,命令道。

    “是!”

重要声明:小说《位面商人之强国梦》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