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拾一章 王凡的政治经济课

    PS:感谢读者大大“李金兵”、“bill0221”、“爺吢苡死”、“农民不狠”、“悲剧的鹰”、“飞飞123321”、“ghdgfyegyyew”、“魔之域”、“牛牛1333”、“梦恋之余”送给天堂礼物,谢谢大家^_^,感谢读者大大“香茗儿JIANG”、“悲剧的鹰”分别打赏天堂100纵横币O(∩_∩)O哈哈~,最后特别感谢读者大大“狂舞之风”一口气打赏天堂3760纵横币,让您破费了^_^目标位面,1943年8月,延安枣园小礼堂,此时这里正在上一堂经济课。前讲道,延安“互市”的开立,银元的交易,震动了许多包括晋商在内的西北地区商人。可是“互市”开立时并不顺利,许多干部并不理解,为什么要与资本家那些剥削者做生意?王凡刚刚提出这个提议的时候,红党高层虽然明白理解,但是许多层干部并不懂得后世经济的重要(性xìng)以及经济战的残酷(性xìng)。可是毕竟现实经营“互市”的主力军和管理者是他们,所以对于他们的经济启蒙和讲解就显得尤为重要了。同时因为受限于目标位面的历史时代与进度,红党高层虽然也有懂得资本论之类的经济学家,但是毕竟缺少几十年的后世社会阅历,讲起来过于非黑即白,资本主义必然灭亡之类,最后老mao拍板,王凡上课,才有了王凡的这堂授课。枣园小礼堂内,经过严格政审和后世资料比对,确认没有(身shēn)份问题的几百名红党高层干部集聚一堂,黑压压的一片。“大家安静了,我讲几条纪律!”周恩lai手拿后世的麦克风,在讲台上严肃说道:“一会只许听,不许记笔记(有很多理论过于前卫,一旦被星条旗等资本强国知道,那对于人家就是一层窗户纸的事(情qíng),一点就透),这次重点是更新观念,对以前我们脑马克思主义经济的理解做一次完善和更新。还有,王凡同志虽然年轻,但是对于经济有了很深的研究,谁也不能以年龄论资排辈,看不起人家,出言胡乱捣乱,明白了吗?”“听明白了!”底下几百人齐声回答道。听到下面人回答后,周恩lai冲门口的人一点头,后者出去叫王凡进来,而周恩lai自己也走下讲台,坐在第一排的一个空位上。一分钟后,王凡坐在讲台上。“咳,大家好,今天我在这里主要和大家讨论一下,**、社会主义、资本主义、计划经济和市场经济的关系。当然每个人认识不同,理解不同,会有不同的见解,我这里也仅仅是一家之言,不见得全对,大家可以提出异议,但是希望等我全讲完后再提问题,不要途提问,打断其他人的听课,好吗?”“好!!”不少人答道。“那我们开始,先谈谈**和社会主义。大家都学过马列,**是我们党的最终目标,是物质极大丰富,人民素质极大提升,社会上按需分配的社会。白话一点的**就是,比如新衣服,你想拿多少件就拿多少件,猪(肉ròu),你想吃多少斤就吃多少斤,大家说好不好啊?”“好,呵呵呵~~”台下的人听得大声笑了出来。“当然了,想过上这些好(日rì)子,有一个前提条件,就是社会上要生产出足够足够多的商品,多到咱们四万万人取之不尽,用之不竭,这里的足够足够多的商品,其实就是马克思在资本论里提到的生产力。只有全社会的生产力到了极高的水平,才能生产出足够足够多的商品,这点大家都明白,对吧?”“知道,知道!”“现在我们国家的现实是,国内的生产力比较低,生产不出足够的商品,而且估计在未来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恐怕也达不到那种水平,所以我们说,现在我们国家处于**的初级阶段,即社会主义,这是**和社会主义的相互关系。”“哦~~”“那么下面我们再说说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之间的关系,其实,在马克思的设想里,**是资本主义发展到极致的产物,没有提及社会主义,为什么我这么说呢,因为在马克思的设想里,封建主义过后,就是资本主义,资本主义国家那些掌握大量生产资料的资本家,为了最大化的剥削劳动者的剩余价值,肯定会想法设法提高生产力,也就是同样的时间内,生产出越来越多的商品。这里面就有一个问题,如何才能提高生产力,世界上大体上依靠新技术、新科技、新设备等等。”“这些资本家在为自己谋取最大化财富的同时,会不自觉的促进生产力的发展。大家想想,随着生产力的提高,劳动者通过劳动创造的价值急累加,社会财富一直在增长,但是新增长的财富绝大部分集到了少数人的手里,从数据上说,最后的结果很可能是,1%的人口掌握了99%的社会财富,一个资本家的后代一生不用劳作,所享受的生活,很可能要远远好过一个穷苦人努力一生获得的财富,从而社会矛盾会越积越深,最后‘嘭’的一声,穷苦人起义反抗,打倒资本家,获得国家权力,实现社会财富的再分配。同时因为那时候国家的生产力已经达到很高的水平,接近或可以部分实现按需分配,即**,从而在起义后加向**前进,这是我理解的马克思描绘的未来。”王凡说道这里,喝了一口水。台下的不少人开始沉思,对于他们来讲,学了很多年的各种主义,但是脑并没有很形象的理解,多是抽象的概念,如马列主义、教条主义、拿来主义等等,王凡的讲解很白话,但是很容易理解。“下面就是我们炎黄自己,我们因为一些历史、地理及化原因影响,一直延续了2000多年的封建国家,即封建主义,然后被外敌侵略压迫,成为半殖民地半封建主义国家,而后民族觉醒推翻封建的清王朝,民国成立,一直到现在。但是这期间大家注意到没有,我们缺少国外欧洲各国、美洲星条旗共和国那样,几百年的资本主义发展积累,也就是生产力积累,科技、设备、人才、化、法律的积累,我们是从封建主义国家一下了跳到马克思的**,这样也造成国内生产力的先天积累不足,所以我们这里只能是**的初级阶段,即社会主义。”“噢~~~”“那么大家都可以自己想想,缺少的生产力该如何补回来,因为我们已经实行社会主义,不(允yǔn)许再出现人吃人,人压榨人的(情qíng)况出现,那么促进生产力,发展社会生产力的主体,由谁干呢?只能由国家出面,人民主导,简而化之,就是公有制经济,什么叫公有制经济,就是国家直接控股,直接掌握,工厂归国家归所有百姓拥有的厂子,比如大型炼油厂、大型钢铁厂、大型发电厂等等,大家想想这样好不好?”“当然好了,我们翻(身shēn)做主了,真正成为国家的主人了!”有干部大声说道。“恩,对,咱们当家了,做主了,公有制经济可以体现出这个特(性xìng),苏联就是这样干的,他们叫计划经济,一切靠政府调配,但是这里面有两个隐患!”王凡突然严肃的说道。“什么隐患?”许多人听王凡说伟大光明的**公有制会有隐患,不(禁jìn)心有不满和一点点担心,出声问道。“第一个,人的教育水平决定的人的本(身shēn)素质高低,咱们人本(身shēn)都是希望走捷径的,老百姓有句话,站着不如坐着,坐着不如倒着。公有制经济有可能出现效率低、磨洋工、大锅饭,即干多干少一个样,干不干一个样。为什么这么说,我举个例子,未来假如自行车只由国家生产,那么这辆车质量差一点,样式老一点,对于工厂和职工并无所谓,因为反正都可以卖出去,对于大家百姓呢,你只能买这个牌子和样式的自行车,因为市面上没有其他牌子。”“那可以多建立几家自行车厂啊?”有人问到。“好,我们多建立几家自行车厂,问题是,所有的自行车厂都是国家的,打个比方,一共3家,第一家质量好,用的时间长,第二家质量一般,第三家质量差,大家肯定会去买第一家的,对吧?”“肯定的!”“那么几年下来,第二家可能还能活着,第三家呢?很大可能自行车卖不出去,赔钱,工资都发不出来,这时候,国家怎么办?(允yǔn)许它破产吗?破产那些工人怎么办?是不是需要找地方或找其他厂子安置,那这些磨洋工,混(日rì)子的人是不是仍然可以得到工资,有人养活?这样的话,第一家和第二家自行车厂怎么想?我这里一天努力工作,精益求精,他那里天天打牌休息,仍然有工资,那种生活多好啊,多美啊,我也要过。于是第一家和第二家自行车厂也开始不愿意认真干活了,市面上的自行车质量越来越差,但是你没得选,要买自行车只能买这两家的,对吧?因为没有其他厂子生产,剩下的这两家一看,(挺tǐng)好啊,我不好好生产,自行车照样卖的出去,那还那么费力干什么,于是越发不认真了!”“唔~~~~”台下的人开始窃窃私语起来。“大家想一想,这三家自行车厂虽然公用制,属于国家,但是他们垄断了国内整个自行车产业,本质上和资本主义的那些垄断资本家没有任何区别的,不但不能促进生产力的发展,反而会拖延、阻碍社会生产力的发展,这是第一个大问题,第二个隐患就是,每个人喜欢的样式品味不同,你个子不高,可能喜欢矮一点自行车,他个子很高,自然喜欢高一点的自行车,但是到市面上一看,只有等大小的自行车,同时只有黑色的自行车,哪怕你说我喜欢红色的,但是反应到厂家,厂家会生产红色的自行车吗?很可能不会,为什么?因为生产黑色的都能卖出去,为什么还要费力气生产红的?这就是第二个问题,计划经济下,公有制的企业对于社会个体的反应相对迟钝!”“王凡同志,你这么一说,岂不是代表**不如资本主义了?”一位红党干部不客气的质问道。“这位同志,请听我先讲完,然后再讨论。我最开始说的几个名词,还有一个叫市场经济,什么叫市场经济,说白了就是除了公有制工厂以外,还有私营的小业主开的厂,厂子是他的,挣了钱是他的,亏了钱也是他的,那么人都是逐利的,所谓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走。这些私营小业主的厂子规模适,他们的产量不大,采买原材料就贵一些,这个大家应该能够理解,都是买布匹,一百匹布和一百万匹布的单价肯定是不一样的。但是为了抢占市场,能够让厂子活下去,这些小企业主会采取哪些方法呢?就是我刚刚说的,找准车辆的质量,车辆的颜色,公有制的厂子自行车出厂价格30元,但是质量一般,小企业主的厂子生产出来的40元,贵了10元,不算少,但是质量好,同时颜色可以多姿多彩,你会选哪种?每个人喜好不一样,有人关注价格,自然选第一种,有人注重质量或是外观,从而买第二种!这个(允yǔn)许老百姓可以进行选择的地方叫市场,放到书本里就叫市场经济!”“那我们到底选择计划经济,还是市场经济?”“这个问题问的好,我的观点是在关于国计民生的重要领域,如军工、重工业领域,实行计划经济,国家统筹安排,防止污染和资源浪费;在轻工业和服务业,轻工业是指纺织业、布匹、服装业等,服务业是指餐厅服务员、剃头匠之类的,这些行业要求工厂反应快,掉头快,那么就(允yǔn)许公私合营或纯私营,丰富市场产品种类,让老百姓用手的钞票自主选择哪家商品好,哪家商品差,实行优胜劣汰和物竞天择!”“这样岂不是(允yǔn)许资本家继续剥削一部分劳动人民了?”一些干部听完后,皱眉问道。“我们可以立法,要求公司合营或纯私营工厂,实行最低工资和必须有一部分是员工股,年底享受和掌柜一样的分红,这样就可以最大限度保护员工的利益。”“那要是厂子倒了呢?”“国家未来会提高价格低廉的公租房,保证居者有其屋,同时在国营厂子上班的人,工资要低于公私合营以及私营工厂上班的人,也就是风险越大回报越大,在国营厂上班,发不了大财,在私营长如果干大了,可以成为富翁,盖大院子等等,总之,合理合法取得的收入,我们要保护,而不是消灭。当然了,干买卖不可能只赚不赔,如果私营企业倒闭了,国家会实行最低保障,让每个人可以有饭吃。期间如果这些暂时失败者如果想东山再起,可以继续创业,如果心灰意冷,靠国家低保,吃饭还是没有问题的。”王凡又喝了一口茶水,接着说道:“当然了,现在我们还没有取得全国政权,说这个主要是为了给大家有个整体上的认识,现阶段,我们开立‘互市’的有两个目的,一个是保证我刚刚所说的“市场”一直存在,另一个就是借此通过经济手段,梳理统一全国的货币市场,也就是驱逐法币,推广‘功勋币’体系,为将来的建国打下坚实的基础。”PS:以上观点仅仅是天堂心的经济架构,肯定有很多不足,希望各位读者大大喷的时候留点(情qíng)面^_^

重要声明:小说《位面商人之强国梦》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