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拾章 银元,袁大头!

    PS:感谢读者大大“牛牛1333”、“456ewe”、“提款单”、“流氓大汉”、“狂舞之风”打赏天堂礼物^_^,感谢读者大大“用户20782041”投给天堂一张月票O(∩_∩)O哈哈~“里经理,现在陕西红党那边竟然开设了‘互市’,对外公开大肆收购二皮毛、药材、白麻、蜂蜜,而后又大量对外出售棉布、五金、颜料、纸张、糖茶和烟酒等。并且我们店里的伙计已经再三确认,他们可以用银元付账,这样的话,我们‘天成西’该怎么办,要不要参与其呢?”坐在椅子上的‘天成西’总经理董钦赐问道,里经理全名里鸿飞,14岁在固原太和店当学徒,15岁经人引荐入‘天成西’当学徒,后升为司帐,民国20年(1932年)被提拔成为经理。他听到总经理董钦赐的问话后,稍微想了想,组织下语言,开口答道:“总经理,我仔细问了回来报信的伙计,红党在陕西开设的‘互市’,交易使用的货币叫做‘功勋币’,是他们自己发行的,面值有1元、10元和100元。其1元使用的材质是铜质,他们那里叫铜元,其他面额都是纸币。当然还有更小一点的叫铜子,折算上1枚铜元可以兑换100个铜子,本来这些都是红党内部自己流通的,跟我们关系不大,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最近红党开始公布一条新规定,(允yǔn)许用三枚“功勋币”铜元兑换一枚银元,这一下了把陕西和其他省市的商业联系打开了。”“三枚铜元就可以兑换一枚银元?那我们可不可以大量仿造铜元,运过去大批量兑换银元(也叫大洋,即袁大头)?”总经理董钦赐听到兑换比例后,两眼立刻放光的问道。“这就是铜元,您看看,做工很精细,还有圆形锯齿防止有人偷工减料,我问了老工匠,他们雕刻的花纹太过细致繁复,仿制起来难度很大,即使铸造出来,失真的也比较厉害!”里鸿飞答道。写道这里,天堂需要说明一下,‘袁大头’想必很多读者大大都知道,一枚袁大头重七钱二分(26.86克),含纯银六钱四分八厘(约24克),以银九铜一铸造,发行量极大,仅南京造币厂在民国四年二月至民国五年的近两年时间内,就铸造了总值达379,819,210元的银元。还有资料显示,壹元面值的“袁大头”铸造总数超过了75000万枚,民国三年开始铸造的“袁大头”至少到1929年时还在持续铸造,这里特别需要提及的就是,炎黄红党建国后,在1949到1951年为满足进军西藏的需要,也特意铸造过大批“袁大头”。上面这段的最后一句跟本章关系非常大,袁大头发行量大,许多人认可,为什么?说白了就是它本(身shēn)比较保值、值钱!毕竟袁大头还属于贵金属货币的范畴。后来秃头党名义上统一全国,宣布发行法币,(禁jìn)止金银等贵金属货币在市面上继续流通,但是生活,如果你真愿意拿银元买东西付账的话,商家是肯定非常乐意和(热rè)烈欢迎的。并且炎黄西部不像东部沿海,本(身shēn)发展就相对落后,接受新鲜事物度也慢,所以对于后来秃头党发行的法币,少数民族也好,西部炎黄老百姓也好,非常不认可,其又以西藏、新疆等地最为厉害。1949年炎黄共和国建国后,计划修建青藏公路。你想啊,那可是费心费钱的大工程,需要大批人员、物资和补给,尤其公路修到高原区时,红党政府经过测算,发现如果物资从青海等地运过来的话,还不如从西藏本省居民和周边亚、南亚国家直接购买。但是人家都不认可“人民币”纸票子,只认“袁大头”,没办法,当时国家从上海找了三个老钳工,凭借着纯手工,一人做了一副模板,效果没的说,出来的新银元样式和原来的袁大头纹丝不差,加上用料也足(还是银九铜一),所以少数民族和亚南亚等国家,对于此种付款方式非常欢迎!从而确保了青藏公路的物资保障和顺利完工,这里多说一句,青藏公路造价几何?你把整条公路拉直,然后按照2枚袁大头一组往上摆,最后需要的总枚数就是造价,而且据说,为了修这条公路,代价是每500米死一名红党战士,想想看总共牺牲了多少人,他们都是真正的无名英雄!好吧,天堂说了这么多,只想说明一点,那就是袁大头在当时炎黄大陆西部省市的认可程度,那是相当的高,比纸币、甚至新发行的铜元强多了!所以啊,既然大家都认可袁大头,王凡同志就想到一个主意,将它与铜元挂钩,制定兑换比率就可以了嘛,霍霍霍,不见硝烟的经济战争我来了(王凡同志在黑暗处(奸jiān)笑,毕竟凭借着阿根廷和月球的大批矿产资源,以及雅迪的帮助,铜元也好,银元也罢,那铸造成本可是都无限接近于零^_^)好了,言归正传。“这几年因为持续战乱,我们‘天成西’几经损失,账上的资金近乎枯竭,大批的货物压在手里卖不出去,现在有办法获得大批银元救急,这可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总经理董钦赐说道。“我明白,总经理!现在银川的老百姓手里,因为马鸿逵实行的‘救国公债’和‘建国储蓄’闹的,基本上就没有什么钱了。市面上的各商号也都被马鸿逵雁过拔毛、敲骨吸髓,各种所得税、利得税、烟酒印花税、商店铺税、过境税、落地税等等不一而足,大家都在艰难度(日rì),强撑着。现在我们仓库里积压了大批货物,难以快销售出去,如果要能运到陕西红党‘互市’那里进行交易,则整个生意就盘活了!”里鸿飞答道。“只是这一路上可不太平,马鸿逵在各个交通要道,均设立各种关卡……”总经理董钦赐虽然极其希望,马上就做成这笔买卖,但是现实的(情qíng)况他还是非常清楚的。“总经理,我打算让白鸿儒走走关系,他精于此道。”里鸿飞对于可能面临的困难也十分清楚,因而建议道。白鸿儒,‘天成西’的一名业务职事,擅长交际,广施结纳,经常出入官僚门庭,逢年过节,请客送礼,门路很广。“白鸿儒吗?他倒是个合适的人选,不过仅仅依靠我们一家,势单力孤,恐怕力有不逮。而且独自承担上下打点的费用,所需甚巨,很可能得不偿失,你下午替我约一下其他商号的各位东家和经理,大家商量一下,看看能不能一起走货。”精于算计的董钦赐想了想,又说道。“是,那我这就去。不过,总经理,关于红党的‘互市’,我还有个想法。”“说!”“现在银川的买卖不好做,原来的几条商路,如津海、上海、广州、太原的路线都断掉了,现在红党攻下了山西、察哈尔,夺回了包头和太原,这两条很有可能恢复,再者,现在红党占领四省,本(身shēn)地盘内的买入卖出商品需求就十分巨大,因此我们‘天城西’是不是也要转移一下主业地点和销货重点,先在陕西周边尝试设立分庄,然后逐步延伸到包头、绥远、太原,从而恢复原来的商路与规模?”里鸿飞建议道。“这个啊,现在红党的政策不明朗,我们还是暂时先在陕西附近开设一家分庄试试看,待行(情qíng)发展明确了,再决定下一步。”经理董钦赐想了想,答道。“好的!”晚上,银川城内的山陕会馆,灯火通明,宾客云集,一片(热rè)闹景象。整个会馆,修建的气势庄严大方,山门正上方有“协天大帝”四个大字,左便门高书“履”,右便门题字“蹈和”,此外,另有两则八字形影壁,左为“精忠贯(日rì)”,右为“大义参天”。会馆内楼宇精美,建筑雕廊。里面配有钟楼,上题“警聩”两个大字,左右各有楹联:“其声大而远,厥意深且长”。会馆三进两院。心建筑是一座大(殿diàn),(殿diàn)正端座关圣大帝,手恭恭敬敬举着一块七星牌,左边站立者关平,右边站立者周仓。大(殿diàn)地下,也是有序排列一组七星砖。七星牌和七星砖象征“帝鉴”、“天烙”,提醒进出商人天地法则,人在做天在看,起心动念有善恶,意诚心正不自欺。会馆内,一间装饰考究的式饭厅内,“宁夏八大家”的管事经理齐坐一堂。“董大经理,今天召集大家前来,有什么事(情qíng),可以说了吗?”‘敬义泰’的裘掌柜说道。“当然,当然,我给大家看些东西!”说完,董钦赐把手几枚崭新的银元递了过去。“咦?这是?”“银元?崭新的银元?”“董大经理,究竟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快跟大家说说吧,别在这里吊大家胃口了!”“是呀,是呀!”“直接说吧!”“快说吧!!”“好,那我就直接说了,是这么回事……”半个小时后。“董大经理,这么说,红党那边可以直接交易大批银元了?”‘福新店’的李掌柜抽了一口烟,开口问道。“是,而且他们现在对外出售很多东西,来啊,把东西拿上来!”董钦赐向外面喊道,很快两名伙计就从屋外抬进来几样东西。“大家看看,这是我家伙计采买回来的几件样品!”董钦赐指着抬进来的东西,说道。“哦?我瞅瞅!”“咦~~这应是香皂吧!”“对!”“这是什么?怎么里面还有水?”一个人拿着塑料打火机,疑惑的问道。“这是打火机,红党是这么叫的,你看,只需要这么一捻~~”董钦赐示范道。“嘶~~~”被突然出现的火苗吓了一跳的裘掌柜,差点把打火机扔在地上。“相比较火柴,此物一是体积小,便于运输,二是不怕潮气,三是使用时间长,只要里面的水没消失,就可以一直用下去。”“我好像在其他地方见过这东西,好像是洋人那里传过来的!”一名掌柜补充道。“这是毛巾,但是花色样式极为丰富,面料也非常舒服,还有彩色棉布、铁壶铁锅、刀具、塑料大盆等等…”十分钟过后,所有掌柜重回座位。“董大经理,你的意思是想和红党‘互市’吧?”“对,大家自家人都知道自家事,现在各家各户都有大批土特产堆积在仓库,无法卖出和转手,压在那里。所以选择运往陕西红党那里脱手,不失为一条出路。不过这一路关卡甚多,需要上下打点,单凭任何一家单打独斗,难以成事,我今天邀请大家,就是想谋合作共发展,不知诸位意下如何?”“恩~~好,有财一起发,董大经理公义,我同意,大家呢?”‘福新店’的李掌柜听完后,第一个表态。“我也赞同!”“同意!”“干了!”“好,既然如此,那我们…”董钦赐看到大家都表态同意了,非常高兴,立刻趁(热rè)打铁,说出早先想好的具体实施计划。两天后,一队队货车,化整为零的驶出银川市区,在野外集结,顺着打点好的出省道路,向陕西奔去。

重要声明:小说《位面商人之强国梦》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