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拾九章 目标位面变化与修路

    目标位面,此时王凡已经离开了一个多月(在主位面耽搁了半个月),整个炎黄大陆的西北战况已经发生了重大改变。20天前,也就是目标位面1943年7月上旬,终于集结完备的倭寇关dong军发动了突袭蒙gu的战役,意图实现攻入苏蒙边境,破坏苏联西伯利亚大铁路的计划,同时驻扎在山西的20万倭寇炎黄派遣军也不甘寂寞,开始了强攻陕西策应关dong军进攻的攻势。战役刚开始时,关dong军突进非常顺利,毫无准备的蒙gu国防军根本不堪一击,在准备充足的关dong军打击下溃不成军。同样被斯大林抽调走全部精锐的苏联驻蒙军队也被关dong军打得毫无还手之力,至第三天上午12时,关dong军先头部队已经抵达距离苏蒙边界不足100里的地方,整个战局极为顺利。但是相对的,倭寇炎黄派遣军对于陕西的进攻则相对滞后,仅仅只推进了几十公里,这还是在知道倭寇真实意图的炎黄红党有意放水的结果,否则突入陕西的倭寇派遣军早就被以逸待劳的红党军队一锅端了。7月11(日rì),炎黄秃头党趁倭寇派遣军进攻陕西,无暇他顾的(情qíng)况下,调集自己的精锐部队发起收复宜昌的战役,激战3天后,宜昌光复,秃头党在蒋委员长的授意下,立刻开启全部宣传机器进行大肆宣传,一时间国人兴奋,秃头党民心大收,风头无量。7月15(日rì),已经进攻陕西一周的倭寇炎黄派遣军军队锐气尽失,炎黄红党三大主力纵队以逸待劳,发起全面反击,虽然因为王凡不在,大量装甲车无法及时出陕作战,但是凭借着其他远优于倭寇陆军的武器装备和(情qíng)报侦察(侦察卫星实时成像),一纵,二纵,四纵还是以摧朽拉枯之势,迅将倭寇炎黄派遣军分割包围,并且调集大量大口径火炮敲开了倭寇位于高山上的防守阵地,短短2天时间,不但取得歼敌10万的佳绩,还按照早已制定好的计划,乘胜追击顺势攻入山西境内,一时间山西战场举国瞩目。7月20(日rì),经过多(日rì)鏖战,逃入山西的倭寇炎黄派遣军残部大部或被围或被歼,少部分放下武器举手投降,而后那些被抽空兵力,外强干的鬼子县城据点被一一攻克,到7月25(日rì)下午18时,山西全境宣告光复,消息传出后,举国欢庆,不少炎黄国民自发的燃放鞭炮以示庆祝,整个抗战前线士气大振,当然了,蒋委员长是相当的郁闷,那里刚刚收复了一座重镇,红党直接光复了整个山西省,(套tào)用现代的话说,这是**(裸luǒ)的打脸行为。据小道消息,整整一个晚上,公馆内“娘西皮的”骂声都没有停歇。7月28(日rì),看到炎黄红党攻势之猛远超想象,同时又不知道炎黄红党军队考虑后勤和兵力不足,已经决定暂时不继续进攻河南的战略意图。倭寇炎黄派遣军使出了自认为极为聪明狠毒的一招,它一边电令察哈尔西部地区的倭寇部队,迅向东北和华北地区撤退,一边集剩余兵力用机枪大炮,将河南、河北和华北部分因1942年自然灾害而产生的大量炎黄难民,向山西陕西方向驱赶,短短不到十天的时间,进入山西灾民的总人数就超过2000多万,同时倭寇发动大批暗地里控制的报刊杂志,大肆报道山西灾民现状,并站在道义制高点要求炎黄红党必须照顾好这批灾民。从而达到用难民的人流阻挡炎黄红党的脚步,用难民的嘴巴吃垮炎黄红党后勤的战略目的。王凡回来时,正赶上炎黄红党为大量涌入的难民而发愁。陕西延安枣园央书记处小礼堂。“少奇,进入山西的灾民数量有多少了?”老mao双眼有些发红的问道。“至少超过2000万了,初步估计在2300万到2500之间!”刘少qi面带一丝愁容的说道,“小鬼子不拿咱们炎黄的百姓当人啊,以前是想着奴化统治我们,因而多少对于沦陷区的百姓还有个残忍底线,此次他们感到战况危急,津京地区兵力空虚,竟然大肆驱赶百姓进入我军刚刚占领的山西境内,百姓稍有反抗就机枪扫(射shè)!”“妈的,现在我们的兵力大部分都用于收容百姓和维持山西治安了,况且山西刚刚光复,许多地方还需要兵力维持治安和剿匪,否则我们一旦继续进攻河南、河北、津京等地,后勤的安全(性xìng)无从保证!”朱老总插话道。“大概需要多少时间,可以完成所有百姓收纳,完成兵力重整?”老mao问道。“估计需要1个月左右!”没有参加此次反攻,负责保卫陕西的第6纵队司令员聂帅说道。“1个月吗?看来小鬼子的打算,就是抢出1个月重整兵力!”负责内政工作的周恩lai说道,“我们现在的军队存粮还有大概300万吨,这是王凡同志给咱们留下的,原来按照年末70万正规军队和80万民兵计算,支持2、3年都没有问题,现在突然涌入这么多灾民,哪怕按照稀粥标准供应,也只能维持半年,除非我们把刚刚下调的征粮标准再涨上去。”“粮食问题可以分两条路解决,一条我估计王凡就快回来了,他有不少办法,另一条此次我们光复山西,不少地主家和倭寇撤退来不及销毁的仓库,都还有不少存粮,加在一起的话还可以支撑不短的时间…”“报告!”正当老mao说着对策的时候,外面响起卫兵的声音,“各位首长,王凡同志到了!”“哦~~哈哈,太好了,真是说曹((操cāo)cāo)曹((操cāo)cāo)就到啊!”众人听到小王同志回来后,不知为什么,心里的一块石头突然感觉落了地。五分钟后。“想不到,我不在的这段时间,发生了这么多这么大的事(情qíng)!”坐在椅子上,听完朱老总说完最近一段时间发生的诸多事(情qíng)后,王凡感叹了一句。“王凡啊,粮食问题你能解决吗?”一直关心灾民口粮问题的周恩lai问道。“放心吧,这次来我又带了一些过来,加上以后陆陆续续运到的,500万吨谷物应该没有什么问题!”“真的?”“真的,我保证!”“太好了!这样省着点用,足够支持到今年粮食秋收了!”“各位老总,我有个想法!”王凡对未来的周总理点头示意后,转而说道。“有什么事(情qíng),直接说!”老mao接口道。“其实这2000多万灾民,倭寇认为会成为我们的负担,可我倒觉得他们其实是我们的财富!”王凡略带重音的说道。“恩?怎么讲?”众人被王凡的观点激起了兴趣,出言问道。“由于现在我们有能力养活这些人,而且不但能养活,还能养好,稀粥不说了,搭配好的话,窝窝头馒头管够是没有问题的。这样的话,2000多万生力军的加入,完全大幅度提升了我们根据地的战争潜力,前一阵子限于地盘和人口基数,咱们正规军扩军扩到60万就是极限了,再多就要影响根据地的许多(日rì)常生产运作了,现在呢,多了这2000万人,按照20抽1,就可以暴兵100万,此外里面许多人应该有一技之长,比如说木匠、瓦匠、账房等等,最差的也会种地,同时我们光复山西后,又有很多工厂和工人,那么我们完全可以以陕西、山西、察哈尔部分地区为核心,实行边反攻、边建设、边发展,大规模扩充部队直达200万,大批量建设工厂实现物资就地生产就地解决,开始建设现代化新农村同时培养工人阶级,最后找准机会把蒙gu和晋绥省也扩进来,达到5省通达,然后一鼓作气光复华北和东北,奠定北方的战局!”王凡边想边说道。“边反攻、边建设、边发展固然好,但那些设备原材料你能解决吗?”刘少qi发言问道。“应该没问题,我这次带来了大批设备,可以寻找适合的地点建厂,不过在此之前,晋绥省的收复我觉得好办,蒙gu那头,老毛子还没有吐口风吗?”王凡问道。“快了,最近苏联给我们发的电报越发频繁,大有催促我们暂停反攻,挥师向北援助蒙gu的意思!”老mao抽了口烟,淡淡地说道。“噢~~那咱们答应了吗?”王凡听到后,感兴趣的问道。“哪能那么痛快,我们回电说蒙gu独立一直未被炎黄承认,现在如果我们打起援助蒙gu的旗号,那就变相承认了蒙gu独立,会失去大片民心,因而只有以收复故土的名义反攻才可以,这点上需要苏联的确认,毕竟当初蒙gu独立也是按照苏联的部分主张和意图做的,我们做‘小弟’的不能让大哥太难做了,是吧?哈哈!”许是跟王凡呆的时间长了,朱总嘴里突然捧出了后世黑社会的大哥小弟等词汇。“苏联还在硬撑,没有答应?”王凡问道。“快了,麻雀送来(情qíng)报,倭寇的关dong军已经突破苏军在苏蒙边境的防线,向西伯利亚大铁路推进,虽然因为一路攻击造成的掉队和损耗,小鬼子兵力和装备损失也相当严重,但是相对苏联则要好的多。”老mao跟着说道。“这样的话,那我现在该做些光复蒙gu的前期准备了,各位叔叔伯伯,我需要你们的配合,我想……”王凡没有客(套tào),将多(日rì)来心的打算一一道来,很快其他人两眼放光,提出自己的意见想法,给予补充完善,礼堂内的讨论一直持续到深夜。第二天,在第6纵队的聂帅亲自指挥下,6纵官兵封锁了一系列的交通要道,进行警戒,同时要求所有士兵军官无论听到什么声音,也不要惊慌打探,只需要保证戒严区没有任何人进入就可以了。从第二天晚上到第四天晚上,白天一切正常,晚上戒严区深处传来“叮咣”不觉的响声,但是所有值班战士在一人为私两人为公的(情qíng)况下,相互监督保证没有人起(身shēn)前去打探。第五天清晨,收到王凡消息的聂帅带领警戒排进入警戒区,在顺着新开辟的一条土路翻过一座大山后,映入眼帘的是一座简朴的火车站,地面上崭新的铁轨延伸到了远方。原来这几天晚上,王凡依托内核大肆复制生产了雅迪设计制造的,专门用于铺铁轨的全自动机器设备,用了整整3个晚上,数千具机器车辆一同工作,加上位面戒指遇山收山,排除一切地形险阻,虽然为避开人烟,铁路显得多绕路一些,但是总长几百公里的铁路终于完工了,将延安和包头的同蒲线连了起来,并以此为起点,一方面向蒙gu境内延伸开去,一方面向陕西全境较大得县城连接开去,前后用了不到半个月的时间,完成了陕西铁路建设的真实版大跃jin,当然至于民用公路和乡间小路就更不用说了,甚至在位面戒指的作弊下,几条原来没有的超宽大路将整军基地内的坦克部队整个释放了出来,浩浩((荡dàng)dàng)((荡dàng)dàng)的向山西开去。

重要声明:小说《位面商人之强国梦》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