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六章 8亿件衬衣的订单

    PS:返程,哈哈,计划是今天返程O(∩_∩)O哈哈~主位面,王凡所在的炎黄共和国,是一个拥有超过十三亿人口的大国,同时也是全世界最大的服装消费国和生产国。其纺织行业,是炎黄共和国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早在2005年,纺织服装的总产值就占到炎黄全国总产值的十分之一左右,所以虽然许多炎黄国内专家教授评价说,纺织业是低端产业、夕阳产业、落后产业,该淘汰了。但是它的总产值和能够解决的就业人数绝不容小视,假如政策一刀切,造成大量纺织企业工厂动((荡dàng)dàng)倒闭的话,很容易造成群体(性xìng)的事件和引发大量社会问题。当然了,炎黄共和国扶持纺织行业发展,纺织行业也没有亏待炎黄共和国,主位面历史上2005到2010年,纺织业连续五年出口创汇顺差第一,同时截止2012年,炎黄已成为全世界最大的服装生产加工基地,世界上每三件服装,就有一件来产自炎黄。但是漂亮的成绩单背后就是短板,整个炎黄纺织产业的生产链,缺乏有机的协作,印染产品与服装面料脱节,面料又与纺织坯布脱节,纺织坯布又与化纤原料脱节,并且化纤、织造、印染等相关行业技术水平参差不齐,说白了小门小户多,散兵游勇多,大企业特别是在世界范围内有影响的企业非常少,最后的结果是许多纺织业的小老板发了财,但是其自(身shēn)对于纺织产业却没有什么太大的想法,守着自己的厂子,过自己的小(日rì)子是不少服装代工厂2013年的现状。津海市,王凡的别墅内。“王凡,你想收购纺织工厂?”雅迪听闻王凡刚刚说出的想法,不(禁jìn)疑惑的问道。“不是彻底收购,我只是想参股,只要能够对于目标公司产生足够的影响就可以了,像51%的绝对控股到没有什么吸引力。”王凡解释道。“为什么?掌握在自己手里不好吗?”对于雅迪原来的位面,信奉绝对力量和绝对实力的雅迪来说,王凡的想法有点不能理解。“关键是人才,我现在需要经常前往目标位面,一呆就是十天半个月的,哪怕那边时间过得快,这边怎么也是3~5天找不到我,真完全收购了一家企业怎么管理,靠职业经理人吗?炎黄的商界不像国外,许多人的职业((操cāo)cāo)守不好说,像股票基金还有不少发生老鼠仓的问题,如果是完全收购一家企业,聘请的经理人暗自使坏,或者把重要业务转包给自己的亲戚朋友等不懂行人,我该怎么办,天天在这里盯着吗?”王凡显然是经过深思熟虑,一点点的说道。“那你部分入股又怎么能避免这些问题?”雅迪觉得王凡虽然提出了问题,但是给出的解决方案却没有什么效果。“我的打算是依照目标企业的股权构成,取得和原来公司最大股东差不多的股份,打个比方,如果原来最大股东持股60~70%,那么我参股后,和他一人持股30~35%左右,这样他感觉公司还算属于他的,还会继续像呵护孩子一样,呵护公司的发展。”王凡耐心的解释道,“然后我通过巨额订单,施加自己的影响。”“既然是通过巨额订单施加影响,那何必还要参股,恩,(套tào)用你们炎黄的歇后语,这叫脱裤子放(屁pì)——多此一举!”雅迪回答道。“雅迪,你还记得我说的,希望可以让炎黄老百姓过上好(日rì)子吗?”王凡没有回答雅迪的话语,而是反问道。“当然,自从你去内蒙古看过赵勇和那个老军人后,就一直挂在嘴边。”“是呀,如果我仅仅下达巨额订单,那么会得到那些商人的尊重,可是那是我能带给他们利益,但是这个利益是他们自己独享还是让公司职工一起分享,我就管不到了,强行指手画脚的话,还会引起对方的反感。”王凡说道,“因此我打算参股目标企业,参股后再下达巨额订单,这样一方面我的资金可以左手倒右手,提高利用率,另一方面还可以凭借重要董事的(身shēn)份,在适合的时候提出建议,比如提高员工工资!”“我有些明白,可是你毕竟没有完全控股,我想你是打着既是顾客又是股东的优势,用巨额订单进行要挟吧?”明白王凡意图的雅迪,很快说出了自己的判断。“对,不过那是有些撕破脸后的行动,我在寻找参股企业时,会尽量找寻那些人(情qíng)味相对较浓,重视员工福利和幸福的‘儒商’!”王凡接着说道。“儒商?”雅迪听闻这个词后,不(禁jìn)有些惊讶,“貌似你们当今的社会很少吧?”“是呀,好心的商人可以做的相对成功,但是如果想达到影响全国甚至是全世界的企业规模,更需要的是类似偏执狂式的精神与坚持,过于强调员工利益的企业,一般人数少时还没有什么大问题,一旦规模到了一定程度,受困于炎黄企业整体处在制造业链条低端,利润率微薄的现实,根本无法长时间大范围支撑。”王凡回想起原来,经常在上看到的经济新闻,不(禁jìn)摇头道,“可是没有足够高的收入,就没有国内消费,消费不振怎么可能促进经济健康发展和可持续发展。有时真觉得,自己的祖国虽然独立了,却又成了那些发达国家的经济殖民地。”“所以你想改变?凭一个人的力量?”雅迪问道。“不,我不是一个人,我的(身shēn)后,在目标位面有4亿5000万炎黄人民,甚至算上那边的国外人口,总数甚至可以达到20亿左右的一个超级大市场,这是我最大的优势之一,凭借着这个市场,足以成为主位面炎黄工业产品的销售地和原材料获取地,可以实行自给自足似的经济循环,不用在指望主位面那些发达国家的所谓订单,现在国内不少工厂,天天拼命干拼命挣,不就是为了那几个百分点的利润率嘛,结果呢?弄得现在好多产品,明明是炎黄自己生产的,结果国外比国内卖的还便宜。”听到雅迪的问题,王凡回答道。“而且,我为什么坚持参股,干预那些企业内部员工薪酬呢?这是因为我曾经看过一个故事,同样一个矿山,老板自己收入100,只分给矿工们紧紧能维持生活的10,自己留下90,若干年后,老板的财富越来越多,可是那些卑微的矿工吃完饭后根本剩不下钱,所以老板只能把资产投入或转移到国外,最后到矿山资源枯竭时,除了留下一山的贫民窟,老板自己移民出国外,给这个地区剩不下什么。可是如果那个老板改变思路,自己只留下50,分给矿工们50,这样除了吃饭,矿工们可以有钱消费,比如想买房子,老板就可以投资建房让矿工们买,再然后有了房子吸引异(性xìng)结婚后,老板就可以继续投资如电影院、婴儿用品商店等等,其实你仔细算算,同样是这些钱最后都归了老板,但是因为在矿工们手里过了一次,他们可以过上富足的生活,等矿山资源枯竭后,剩下的会是一个宁静安详的小镇!”许是触动了心事,王凡滔滔不绝的说起来。“所以你参股的目的,是为了防止那些老板把利润截流,都留给了自己!”雅迪听明白了王凡的故事,说道。“对,我希望我的订单带给大批工人富裕的生活,而不是制造少数巨富!”“好吧,那你打算从哪里入手?”雅迪问道。“衣食住行,吃的已经解决了,所以剩下的先从衣服开始。”王凡说道。“应该有目标了吧,想好参股哪家了吗?”“想好了,我的第一个参股对象是‘凡客诚品’!”王凡眼睛放出亮光,嘴里回答道。杭州西湖。此时,凡客诚品的CEO陈年此时正在这里出差,步入2013年后,这家2007年10月18(日rì)成立的新公司,虽然业绩继续增长,但是已经感受到了丝丝凉意。“老陈,最近白头发多了不少啊,别太累了!”当初成立公司的合伙人之一,雷军说道。“呵呵,老雷啊,你又不是不知道,凡客涉足的行业竞争有多激烈,不玩命不行啊,今年说是凡客的生死存亡年也不为过!”陈年回答道。“生死存亡?怎么这么严重,我看去年的销售额达到65亿,相对2011年增长了将近一倍,很不错啊!”一直不参与管理的雷军问道。“从数据上看是不错,但是我们跑的快,竞争对手跑的更快!”陈年苦笑了一声,说道:“现在的电商和以前大不一样了,仅仅5年的时间,却已经不是当初英雄乱起的年代了,而是诸雄割据了,淘宝的低端大卖场和天猫的高端专营店来势汹汹,一年的营业额数以千亿计不可抵挡;京东获得老虎基金14亿美元的注资后,快跑马圈地,发展的目标是成为上沃尔玛,实行上最低价;卓越背靠亚马逊,苏宁易购有巨头苏宁的倾力支持,咱们的凡客拼价格拼不过淘宝,拼种类又拼不过京东,走专业化的道路虽然稳当,但是很难做大,做不大就面临快鱼大鱼吃小鱼的危险,而且现在IPO这条道路也迟迟走不通!”“所以你选择了平台化?”雷军问道。“是啊,引入凡客以外的品牌,用凡客的流量给他们带来生意,用他们各式各样的货品补充凡客的货架,同时收取营业额5%的费用,增强公司现金流和盈利能力!”陈年回复道。“我听说你在公司内部喊出了一个口号,叫‘引狼入室’!”雷军虽然不参加管理,但是对于自己的投资还是很关注的,于是问道。“对,‘引狼入室’,用压力强迫凡客成长、强大,所以我才说今年是事关凡客生死的一年,如果不成功,那么不是我过于悲观,恐怕要不了几年,凡客就会淹没在互联的浪潮里,被民们忘记!”陈年面对自己的好朋友,没有遮掩,直接将心底的担心和隐忧说出。“铃~~~”陈年的电话突然想起。“喂,你好,请问是哪位?”看到不认识的号码,陈年问道。“陈总,你好,我是康采恩贸易公司的王凡!”电话了传来一个年轻人的声音。“康采恩贸易?请问你有什么事(情qíng)吗?”第一反应把王凡的公司当作骗子公司的陈总,忍住按下拒听键的冲动,耐着(性xìng)子的又问了一句。“我有笔生意,相信陈总会比较感兴趣?”“生意?什么生意?”“我有一笔8亿件衬衫的订单!”

重要声明:小说《位面商人之强国梦》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