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八章 航天局的苦恼

    PS:第二更来了,稍微引入了一些资料,不过整章4800字左右,应该还可以^_^主位面,位于欧洲的德国,经济发达,社会富裕,算是一个环境优美,风景如画的好国家好地方,并且德国制造凭借着其优良品质和超高价格享誉全球。当然说到德国,分析一下它的发展思路也很有意思,整个德国依靠小企业生存发展,从国家政策上就以扶持大量的、小、微企业成长为己任。因而不同于星条旗共和国、倭寇、欧洲法国等依靠大规模财团的税收模式,德国税收超过70%的部分来源于小企业及其相关产业。并且他们的小企业所涉及和关注的方向又是极为特殊的,不同于炎黄共和国南方地区开展大量依靠劳动密集型的轻工产业,比如广东的纺织业,佛山的灯具业等等通过规模化降低成本的发展思路模式,德国小微企业专注特殊行业的企业级细分市场,特别是特种设备和特种机械零件的制造。由于全世界对这种产品需求量很小,所以经过一段时间的维护和发展后,德国小企业可以说,是每一家企业垄断一个细微市场,并通过多年的技术储备,人为的树立极高的进入门槛,许多竞争对手测算之后,发现进入某个细微市场的高代价和进入后的低收益,不得不做出放弃进军的决定,如此一来,经过几十年的耕耘、积累和维护,德国小企业(日rì)子过得相当舒坦。当然了,德国小企业的好(日rì)子真要感谢全球化,因为如果不是全球化,让全世界的特种设备和特种零件的订单云集德国,仅仅凭借着德国自己国内工厂的订单,那么隐蔽在德国偏远乡镇的家庭作坊式的制造型小微企业,大多数早就破产了。后世,在王凡的主位面,德国人曾经有这么一句话:“炎黄是世界工厂没错,但是世界工厂却是我们制造出来的!”从这也可以看出德国人对于自己在机械制造方面的自信与荣耀。当然了,德国自(身shēn)问题也不少,比如因为高福利,德国三分之二的人不怎么工作,或者即使工作也创造不了多少价值和财富,整个国家依靠那三分之一的人创造大额财富,因而德国选择的发展思路是制造更加高端、更加精密、更加自动化的设备,提高少数人的工作效率,生产出别国没有,或是你有我精的机器产品,从而保持自己国家在世界上的核心竞争力。第二产业工业依托制造业生存,而在制造业,机(床chuáng)又是一个国家制造业水平高低的评判标准与象征。其,代表机(床chuáng)最高水平的就是五轴联动数控机(床chuáng)系统,从某种意义上说,反映了一个国家的工业发展水平状况。那么五轴联动数控机(床chuáng)究竟能干什么?其实说白了吧,他就是一种精密度极高,专门用于加工复杂曲面的机(床chuáng),在当今社会,如果想解决叶轮、叶片、船用螺旋桨、重型发电机转子、汽轮机转子、大型柴油机曲轴等加工问题,五轴联动数控机(床chuáng)是唯一手段。以五轴联动数控机(床chuáng)为核心建立的五轴联动加工心,一般分为立式加工心和卧式加工心两种,立式加工心(三轴)最有效的加工面仅为工件的顶面,卧式加工心借助回转工作台,也只能完成工件的四面加工。目前只有五轴联动加工心加工效率最快,加工精度最高,其可以使工件一次装夹就完成五面体的加工。因此不难想象,为什么这种机(床chuáng)系统会对一个国家的航空、航天、军事、科研、精密器械、高精医疗设备等等行业有着举足轻重的影响力。上世纪末,倭寇东芝公司卖给前苏联几台五轴联动的数控铣(床chuáng),结果让前苏联用于制造潜艇的推进螺旋桨,一下子上了几个档次,使星条旗共和国间蝶船的声纳再也监听不到苏联潜艇螺旋桨的噪音了,极为震惊。等到东芝公司这笔交易东窗事发,被星条旗共和国知晓后,其以东芝公司违反了战略物资(禁jìn)运政策,重重严惩了东芝公司,也就是王凡主位面上世纪80、90年代,世界上著名的“东芝事件”。德国西门子机械制造公司,可以说是德国制造的精髓和翘楚。西门子公司在全球共有4.8万名专业人员从事研究与开发。在柏林、(爱ài)尔兰根和慕尼黑设有大规模的研究开发心。每年的科研经费开支占公司经营总额的10%以上,约占德国电气工业全部科研经费的1/3左右。这也说明了为什么西门子可以在新科技领域,持续保持全球领先地位。今天德国柏林来了一位白人旅行客,从护照上显示,他是一位星条旗共和国的男(性xìng)公民,当然了所谓知人知面不知心,这位旅行客没有去穿越柏林的大街小巷,寻幽探秘。反而拎着背包,在距离西门子柏林研究开发心的总部附近,找了家咖啡厅,一坐就是2个小时,呵呵,许多读者大大应该猜到了吧,这就是我们可(爱ài)的小王同志。“王凡,你到这里来干什么?”雅迪在王凡的大脑里问道。“呵呵,雅迪,你说上次我们把太空梭送给国家后,他们现在在干什么?”王凡轻轻一笑,反问道。“还能干什么,肯定会聚集全国动力、材料等方面专家,对太空梭进行分析、研究和仿制吧。”雅迪说道。“是呀,不过虽然咱们提供给他们不少资料,但是他们没有足够精度的加工设备和材料制造设备,炎黄有句老话,‘巧妇难为无米之炊’,空有设计图却造不出来,那些科学家和工程师恐怕更难受吧!”王凡说道。“恩,(套tào)用你们一位著名小品演员的话说‘那是相当难受,都在那憋着呢!’”运用地球俏皮话越来越熟练的雅迪,突然间又蹦出来一句。“嗯~~”再次被雅迪雷人语句震的不轻的王凡,晃了晃头,然后说道,“我这次打算在国内采购不少东西,虽然准备了大批量黄金,但是估计国家防卫部肯定会试探(性xìng)的提出,能不能购买咱们手的加工设备和材料设备,呵呵,其实他们根本不知道,有些设备咱们是有,但技术太先进了根本不敢给,一给就怕外星科技露陷了,暴露咱们很多秘密,另外一些加工设备则根本就没有,全是通过内核复制出来的!”“所以你的打算是?”雅迪追问道。“这不有现成的嘛!”王凡用眼神一瞄前往不远处的西门子柏林研究开发心,继续说道:“那里的好东西可真不少,我记得查资料时,他们这里有一个超大型车铣复合加工心,车削长度可以达到6000mm,车削直径1070mm,可以完整加工车削直径达1,070mm的大型工件。再加上配以西门子公司专门开发,用大型工件加工的高科技3D数控系统——西门子ShopTurn3G。加工工件的尺寸完全可以达到X轴6000mm,Y轴4200mm,W轴横梁2000mm和Z轴滑枕行程1500mm,也就是说这(套tào)设备,基本上就是专为应付航空航天和机(床chuáng)制造业的大型工件制造而开发的,我记得这个加工心最大工件重量可达40吨。再加上智能刀具管理系统,最大可管理313把刀以及自动换铣头,啧啧,好东西啊!”“因此你的打算是…”“雅迪,上内核!!”王凡无耻的说道。“……我不是翠花!!”第二天,炎黄大陆CNSA西北航天局。CNSA,就是炎黄国家航天局,专门负责国内民用航天管理及国际空间合作。内设机构主要为:综合计划司、系统工程司、科技与质量司与外事司。其系统工程司负责组织重大航天科研项目的论证;负责管理、协调和监督重大航天科研型号的研制、生产与试验。西北705所是系统工程司直管的一家科研单位,一直负责对于航天飞船的前期理论研究和技术储备,705所的所长姓邢,现在正和一票子所里的干部职工,一起宅在酒泉卫星发(射shè)心,和国内其他院所的专家教授一起,分析研究王凡上次送给国家的那架太空梭。自从王凡在酒泉把太空梭扔在了酒泉卫星发(射shè)心后,这里就是一片鸡飞狗跳,(热rè)闹不已。不但附近军区的警戒级别一直维持在“红色警戒”,而且几天时间内,炎黄国内凡是跟航天沾点边的技术大牛都带着关门弟子,夹着卷着铺盖卷坐飞机赶到了酒泉,扎根后还就不走了。“邢总,研究的怎么样了?”正站在太空梭旁发呆思考的邢总,突然听到后面有人叫他。“咦?是闫老啊,唉~~~不怎么顺利啊,挡在仿制路上的关键节点太多了!!”看到是沈飞的“台柱子”,阎总工程师,邢总苦笑着说道。“哦,那些方面?”闫老刚从秘密军事基地那些F22和F15的仓库出来,对于最新行(情qíng)不是太知道,于是问道。“设计图我们虽然有了(王凡提供的光盘),这几天也通过分析各部件的功能构件,基本上可以做到心里有数了,但是也仅仅停留在知道每个部件干什么用的设计图阶段,真正想仿制太空梭,最起码有几个绕不过去的槛,第一个就是机体材料,从那些光盘提供的(性xìng)能参数上看,比星条旗共和国公布的,“奋进号”航天飞机应用的陶瓷合金(性xìng)能直接提升了一个数量级,这可不是两倍、三倍的差距,而是十几倍的(性xìng)能差距,说是材料革命也不为过了!可是我们手里没有他们的材料工艺和材料生产设备,我又不能直接从太空梭上切下来一块去研究室做化学门槛实验,无从下手啊!第二个就是发动机,真是好东西啊,比我们预想的未来空天飞机概念图配备的引擎还要先进,我估计发动机领域,至少领先我们40年!第三个是电池,他们的机载电池存储的能量可以供电磁炮和激光炮随意挥霍,我们测算过,相同体积的电池,其放电量是我们现在手里最新型军用电池水平的120多倍,这简直就是难以置信!”听到阎总工程师发问,邢总掰着手指头一个个说道。“呵呵,外皮材料你要是敢真切下了一块,我估计还没等你拿回去做研究化验,就先被航天局的人拉出去大卸八块了,没看见现在航天局护着这架飞机眼睛都红了,生怕哪个研究员不小心,把太空梭弄坏了,他们真以为太空梭是纸糊的,一捅就破啊!”闫老笑着接话道,“不过发动机啊,真是没办法,咱们几年前才刚刚把英国上世纪60年代,罗尔斯一罗伊斯研制生产的涡轮风扇发动机完全吃透,可人家现在早已经生产出了好几代的新产品了,差距很大的!至于电池我没有太多的研究,就不知道怎么评价了。”“咦?发动机不行吗?我听说昆仑、太行发动机不是都顺利下线投产了吗?”对于战斗机不甚了解的邢总开口问道。“那是为了宣传,虽然昆仑太行都装备部队了,但是使用寿命和国外同类型产品相比还有很大差距,只有他们寿命的一半左右!而且如果仅仅是寿命问题还好说,最怕的是质量出现问题,不少装备太行发动机的飞机部队都反映,在发动机标注的使用寿命内,发动机叶片均出现不同程度的裂痕!”阎总工程师叹了口气,回答道。“跟太空梭发动机一样,还是材料的问题!”邢总感慨道。“材料是最重要的一方面了,不过另外加工设备的精度不够,太行发动机的叶片就是使用的无效磨损太厉害!这也是其叶片磨损出现裂痕的重要原因之一!”与发动机研究所经常打交道的闫老,耐心地解释道。“这些还不是因为巴统(禁jìn)运,咱们出国去参观国外先进的加工制造厂,他们可以让咱们随意摸,让咱们随意看,甚至让他们亲自动手((操cāo)cāo)作,但是只要一提采购,他们就会很无辜的说我们也想卖,但是巴统不让!”在这方面同样深有感触的邢总,赞同的说道。“求人不如求己,你接着看吧,我要先去找装备部的老高聊聊,看看他那的库底子,还有什么好东西没露出来!”闫老一挥手,大步流星的向总装备部高副部长的临时办公室走去。“那您慢点!”邢总客气的再见道。五分钟后,高副部长的办公室。“我说老阎,什么风把你从地洞里吹到这里来了?”看到阎总工程师,高副部长有些意外,开口问道。“那几个(暗指F22那些飞机,怕泄密)我们研究了一段时间,现在可以说掌握了一些参数,如尾部发动机的红外线特征数据等等,以后对于这些飞机的先敌侦察、先敌发现都会起到不少作用,但是想要进一步吸收、仿造,材料制造工艺和高精度加工设备我们无论如何也绕不过去的一道坎,我这不出来想问问你有没有什么好办法,才知道国家最近出了这么大的事(情qíng),连太空救援都成功了!”闫老解释道。“是呀,这几天你们窝在那里,信息不太灵通!”高副部长应声答道。“我说,老高,宣传可是说这架太空梭是咱们自己制造的,怎么到了酒泉,才有高层暗地里给我打招呼,告诉我是买来的,谁卖给咱们的?老毛子?不太可能吧!”心理一直疑惑的闫老,开口问道。“这个是绝密,不能说,你也别问了!”听到闫老问到了“雷区”,高副部长突然脸色一正,严肃的说道。“明白,明白了!那我不问了,我这次来找你,就是想问问,你帮我查查,看看你们部委底下的研究所和研究院,有没有在加工设备方面取得进展的,现在那边的飞机研究仿制需要一些设备支援!”闫老想到此次来的目的,出言问道。“恩,我明白,我回头给你问问!”高副部长正说着,突然其手机响起来,一看来电显示是其顶头上司,赶紧按下接听键,说道:“首长,你找我!?”“老高,赶紧回北京,那个卖家来电话了!”

重要声明:小说《位面商人之强国梦》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