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五章 午饭与波澜

    PS:感谢读者大大“战旗引导”打赏天堂366纵横币,谢谢您^_^,感谢读者大大“痴(情qíng)小夜狼”打赏天堂200纵横币,您一如既往的支持,谢谢啦O(∩_∩)O哈哈~前天加班到深夜,一整天没有写新章节,现在天堂手里只有1章的存稿(>_<),要努力啦~~~目标位面,1943年6月17(日rì),炎黄大陆西北部,包头市东部杭锦旗附近,傅作义第三十五军第一O一师与炎黄红党第三纵队新编第九师,在这里成功阻击、合围、消灭倭寇驻蒙军派出的,妄图奇袭绥远五原县傅作义老巢的倭寇战车部队。此时,已经临近午,双方开始埋锅做饭。新九师师部。“报告,纵队首长陈总来电!”一名通讯兵快步走到新九师师长陶勇面前,大声的说道。“噢?快给我看看!”听到通讯兵的报告,新九师师长陶勇迅接过电报,仔细的读起来。“老陶,陈老总有什么新指示?”站在一旁的新九师政委,后世有“无(欲yù)将军”之称的卢胜问道。“陈老总知道我军大捷后,甚为高兴,命令我军迅吃饭休整,而后于下午4点之前赶到包头,与新七师、新八师配合,对包头之敌发动最后一击!”听闻卢胜的问话,陶勇回答道。“好的!那么老总他们那边的战斗怎么样了?一切顺利吗?”心理一直关心包头东部托克托地区战役结果的卢胜继续问道。“呵呵,老卢,放心吧,新七师的实力你又不是不知道,叶飞那个家伙打仗比我都狠,当初他、我还有王必成为了争夺装甲新七师师长的位子,差点没闹翻了脸!最后还是陈老总出面,拍板定下的叶飞!”听到卢胜的担心,陶勇哈哈一笑,乐着说道(“叶王陶”三人开始并肩战斗后,就一直成为陈yi、粟裕指挥作战得心应手的“铁拳头”,人称“三虎将”)“呵呵,老陶,看来你还惦记那些坦克,放不下把?”听到陶勇嘴里冒出的酸溜溜口气,卢胜不(禁jìn)打趣道。“说完全放下那是假的,啧啧,那可是整整一个满编坦克装甲师啊,这个炎黄历史上都没有,即使是秃头党的老蒋,好像最多也就弄过装甲团吧(注:200师是后来建立的),而且那些坦克据说是世界上领先的,100mm口径的坦克炮,比老毛子的都要粗大不少,还有那些用于支援的122毫米自行火箭炮,啧啧,那东西一放可真过瘾啊,一次齐(射shè)绝对能让一个倭寇旅团归西!”脑又回想起当初第一次见到那些装备的(情qíng)景,陶勇(情qíng)不自(禁jìn)的感慨道。“行了,老陶,别怀念了!!赶紧下令开饭吧,陈总不是也说了嘛,面包会有的,坦克以后也会有的,现在战士们还饿着肚子呢!”看到陶勇有继续“跑题”的趋势,卢胜赶紧把他的思绪拉了回来。“呵呵,好,好!你说的对,不能让咱们的战士们再饿着肚子,通讯官,向各部队传令,迅开饭,1个小时后,新九师全体向包头(挺tǐng)近!”接受卢胜的建议后,陶勇迅下命令道。“是!”听到命令后,通讯兵迅敬礼,而后跑向屋外。三分钟后,包头市东部杭锦旗地域,阵地上传来了处处笑声,许多官兵伸长脖子,等着炊事班的到来。傅作义第三十五军第一O一师董其武部,其看到炎黄红党军队,开始进入午餐环节,也下令埋锅造饭,除必要警戒外,全师进入休整状态。第一O一师一三七团8连阵地,各个士兵把步枪架放在一起,而后随意的坐在地上,静等着午饭到来,同时连属各炊事班,迅树立木头支架,横上铁杆,挂上大铁锅,倒上清水,放上作料,点燃柴火,静待汤汁煮开。“老汤头,今天吃什么啊?”一位30多岁的**士兵问道炊事班的负责人。“黄馍馍,蔬菜汤,咸菜噶头,还有今天师座特批的肥羊(肉ròu)!”一(身shēn)围裙打扮的老汤头笑着回答道。“有羊(肉ròu)?!”听闻有(肉ròu)这个词,许多8连官兵站了起来,汇聚在老汤头(身shēn)边,七言八嘴的问道:“真的假的?”“耶~~我老汤头从来说话算数,什么时候骗过你们,嘿,你们看,(肉ròu)不来了嘛!”听见有人不相信,老汤头很是不高兴,一指正向其走来的手下小伙夫,只见其端着个大木头碟盖子,上面盛放着厚厚一沓子切成薄片的生羊(肉ròu)卷。“这这么一盘,根本不够分啊!”看到大木盘上的羊(肉ròu)量,不少官兵出言道。“行了,有就不错了,这年头兵荒马乱的,哪有那么多羊拿来宰了吃啊!”老汤头一本正经的教训道,而后继续说道,“小卫子,把羊片子放到锅里,让油(性xìng)都熬出来,一会每个人都乘碗汤,粘粘油(性xìng)!”“是,汤班长!”听到自己顶头上司的吩咐,小卫子赶紧答道。“我告诉你们啊,一会都给我有点吃相,别一窝蜂的就***知道抢(肉ròu),让别人看了笑话!”老汤头没有接小卫子的话头,而是边扭嘴示意旁边不远处炎黄红党的营地,边向其他大兵说道,此时他们好像也在整理,准备吃饭。“嘿嘿,老汤头,你是怕别人过来抢(肉ròu)吃吧!”以前听闻过炎黄红军条件艰苦,经常有上顿没下顿的**官兵大声的说道。“哈哈,就是就是!”不少唯恐天下不乱者,随声附和。“好了,注意影响,现在大家都是友军!”8连连长看到起哄有越闹越大趋势,不(禁jìn)出言阻止道。“是,连座,请放心,我们一定静静的吃,不给其他人‘闹事’的借口!”同一时间,炎黄红党新九师下辖新26团3营7连营地,所有士兵一齐动手,开始整理营地现场,清出了一片干净的场地,然后就见一辆箱式货车从远处开了过来。箱式货车停下后,从车上迅跳下几人,迅跑到货车尾部,打开锁头,进入箱门,而后将左侧的箱式面板打开,向上撑起形成了一个面积颇大的雨棚,下面显露出的很像是21世纪车载快餐店的设备,半人高的柜台从左到右摆放着数个长方形的深槽菜盒,打开菜盒上面的盖子后,里面满满的盛放着还冒着(热rè)气的菜肴和主食,从左到右依次有土豆抄腊肠、青菜火腿和干煸野菜,主食则是棒子面饽饽、白面馒头,最后面则是一个钢制大圆筒,里面盛满了裹着浓浓蛋花的紫菜鸡蛋汤。7连官兵很有经验的排起长队,手拿自己杂物袋装着的铝制饭盒,一边轻声聊天,一边随着队伍向前徐徐前进。“今天不错啊,你看,有腊肠和火腿,平常只有一种的!”一名士兵笑着说道。“打仗了呗,比平时多加了一个菜(平时只有一荤一素)。”另一个士兵接口道。“我还是怀念上月末的鸡腿啊,咬起来真香啊~~”一个20多岁的年轻战士回味道。“呵呵,我说刘树立,你小兔崽子真他***不知足啊!你现在可真是赶上好(日rì)子了,老子都当了10多年的兵了,每天都是棒子面粥加野菜,没有多少盐,还很难管饱!你们现在幸福啊,窝头馒头主食管够,炒菜不但放盐还有油(性xìng),种类还多了,顿顿有(肉ròu)食,啧啧,妈的,真他妈是神仙过的(日rì)子啊!”一位40多岁的老战士感慨道。“行了,老庞,这说明咱们自己的力量强大了,有实力了,否则怎么可能供应的起这么好的伙食,是好事啊!”一位读过几年私塾的红党战士说道。“是啊,现在一天比一天好,真希望赶紧打回我老家,一起分田地,也让家里乡亲父老能过上这样的(日rì)子!”老庞说道这里不(禁jìn)眼角有些泛红。“放心吧,庞叔,教导员不是说了吗,现在我们打鬼子,很快就会解放全国的,那一天不会远的。到那时,庞叔,你再续个弦,找个婆娘,生个儿子给你庞家传宗接代!”那名20多岁的年轻战士笑着接茬道。“小崽子,得弄起你庞叔来了啊!续弦,懂得不少嘛,这才多大,就知道想娘们了!”听到小战士的话,脸上有些挂不住的老庞黑着脸说道,而其他士兵都呵呵的大笑起来。“好了,好了,别喷唾沫星子了,到你了,盛饭!盛饭!”十分钟后,7连阵地上陆续响起了“呼哧”“呼哧”的吃饭、喝汤声,而且土豆抄腊肠、青菜火腿和干煸野菜的香味也慢慢的向一O一师一三七团8连阵地飘去。“恩,恩?”就着羊(肉ròu)汤,泡着黄馍馍,很快就将碗的两片羊(肉ròu)、蔬菜叶子、咸菜疙瘩吃光扫净的老汤头,不(禁jìn)抽动了两下鼻子。“好香啊,哪来的味道。”肚子里虽然吃跑,但是嗅觉依旧灵敏的老汤头不(禁jìn)自言自语说道,“好香啊~~”“嘿,老汤头,是那边传来的,你看!”坐在他旁边的一位**士兵小声说道。“喂,你说,他们午饭吃的啥,味道咋这么香啊?”另一位士兵说道。“我怎么知道,不过肯定有(肉ròu),我闻到(肉ròu)味儿了!”第一位**士兵作动着鼻子,回答道。“还有鸡蛋,我闻道蛋花味了!”老汤口的跟班,小卫子插言道。“吃你的吧,小兔崽子,还蛋花呢,你鼻子数狗的,怎么这么灵?”听闻小卫子发言,老汤头迅摆出老资格,大声呵斥道。“人家确实闻到了!”满脸委屈的小卫子不甘心的嘀咕了一句,然后继续对付碗里飘着油花的羊(肉ròu)片汤。“嘿,老汤头,你看他们的卡车,咋那么漂亮,我看他们的伙食都是从那车里运出来的,啧啧,真棒啊!”又一位**士兵插言道。“行了,别((操cāo)cāo)心了,咱又不是师座他老人家,((操cāo)cāo)心这个干啥!不过啊,这支红党军队不一般,和咱们以前见的那些都不一样!”同样不知道所以然的老汤头,利用老姿态,强行按下了讨论的话题。“这支红党军队不一般!”同样心理默默说了一遍的第一O一师一三七团8连连长,将手的烟袋杆轻轻敲击,磕掉烧成灰的烟叶,而后别在腰间,站起(身shēn)后缓缓向营部走去。半个小时候,有关红党装备精良,伙食丰盛的消息,陆续汇总到了第一O一师师部,董其武那里。“师座,看来这支红党军队还有很多秘密,我军都没有知晓啊!”副官听到这些汇报后,起初不信,但是当各部队全都汇报午饭异(情qíng)后,让他不得不打起十二分精神应对。“是啊,先进的装备,精锐的战力,丰富的补给,高昂的士气!”董其武听闻副官的建言后,也开口说道:“看来我军对于红党战力的定位和以后与其相处的关系与定位,都需要重新思考与定位。你帮起草一份详细的有关此次作战和后勤补给的报告,等傅先生回来后,我要向其详细汇报!”“是!”目标位面,1943年6月17(日rì)下午1点15分,午饭休息后的炎黄红党第三纵队新编第九师,全体开拔,向包头方向(挺tǐng)近,董其武的第一O一师,犹豫再三后,还是决定在其后紧紧跟随。

重要声明:小说《位面商人之强国梦》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