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 深谈与神十

    PS:感谢读者大大“痴(情qíng)小夜狼”打赏咱100纵横币^_^,关于每天更新一章,但章节字数多一点这事,我尽力多写点。有时我也会从各位读者大大的角度看自己的字,发现5000字是一个不错的爽点,不过有时写到5000字的时候,就觉得在努努了,就变两章了,呵呵,纠结呀^_^,下面这章4200多字,先解解渴!好在周一快到了,我算了下进程,周一暴两章时,正好是小**的爽点,一定让各位大大过瘾,人品保证^_^主位面,炎黄首都北京,王凡正坐在一间咖啡厅的靠窗座位上,对面坐着的是在车展现场再一次偶遇的慕云婷。刚从车展现场“逃离”后,王凡本想送慕云婷直接回家,但是后者看到自己撕裂的衣服,想了想还是先到附近的海信广场买了几件入眼的衣服换上,心(情qíng)才稍微好了那么一点。王凡看到慕云婷兴致不高,提议要不要到旁边的时间坐标咖啡厅坐坐,休息一下。慕云婷看了一眼手表,刚刚下午4点多,也就同意了。时间坐标咖啡厅内。“这么说来,你是被人挤到了前面,碰到了那个男的,结果他那个女友或是老婆,就突然间发飙,将你的衣服扯裂了!”听完慕云婷的叙述后,王凡总结道。“是,哼!她给我等着,我绝对饶不了她!!当着那么多的人让我出丑,走着瞧!”脑袋又回想起刚刚发生一幕的慕云婷,咬牙切齿的说道。“可是你怎么查呀,你没有拍下他们的相片,车展又有那么多人,我估计就算有监控,也是黑压压的一片人头,根本看不清人脸。”听到慕云婷的不忿后,王凡劝解到:“要我说,你也是秀才遇上兵,有理说不清,这次遇到了一个小极品!”“小极品?”慕云婷一下了没有理解王凡的意思,发言问道。“恩,根据你说的,那个女人一(身shēn)名牌打扮,虽然妆比较重,但是五官长相还是不错的,但是一开口就爆粗口,呵呵,金玉其外,败絮其!我估计啊,她是害怕你把她比下去了,勾走了她的金钱包。”王凡解释道。“金钱豹(包)?”“是钱包的那个包字,这个女的估计应该不是那个男人的老婆,水平太差了,估计是小三之类的(情qíng)人,或者连小三都排不上号,可能仅仅是短期内玩玩的那种。”王凡又说道。“听起来你很懂嘛~~,看看平常也没少干这种坏事吧。”不知那根线又搭错了筋,慕云婷突然话题一转,酸溜溜的说起王凡来。“天地良心啊,我这可比窦娥都冤!我可是现在社会快要绝种的好男人,恩~~还是钻石王老五的那种!”被慕云婷转移的话题,雷了一下的王凡赶紧自卖自夸道。“哼,吹牛吧!谁信呀!弄不好,当时在高公路上你停下车,估计也没安好心!”慕云婷脖子一转,将脸转向落地窗的一方,开口继续道。“唉~~还是孔圣人说的对!”王凡拖着长音说道。“厄~~~”“唯小人与女子难养也!!”“你~~~”“好了,我的大小姐,我给你讲个笑话吧,好吧?”看到眼前的小荷花有像小辣椒转变的趋势,赶紧打岔道。“切!才不乐意听呢!”“呵呵,关于诗词的,上有一篇改编韩寒的诗《卧(春chūn)》,你听过吗!”王凡说道。“恩,好像没什么印象了!”“呵呵,那篇《卧(春chūn)》的全是暗梅幽闻花、卧枝伤恨底、遥闻卧似水、易透达(春chūn)绿、岸似绿、岸似透绿、岸似透黛绿!。”“然后呢?这就是你的笑话?”慕云婷问道。“我有一个神友,是个大舌头,他上课发言时,结果读成‘俺没有化、我智商很低、要问我是谁、一头大蠢驴、俺是驴、俺是头驴、俺是头呆驴!’”王凡接着说道。“呵呵,哪有这么傻的事,骗人的吧?”慕云婷捂着嘴笑道。“信则有,不信则无嘛!其实咱们炎黄人很聪明的,总能于平凡发现幽默。我还有一个哥们,他好容易出国旅游一趟,去的是欧洲。你也知道,现在北京雾霾天气很厉害,那么生活在这里的人们就难免痰多一些,偶尔来一口,吐吐更健康嘛!(慕云婷听到吐吐这句不(禁jìn)掩嘴大笑),我这哥们在国内呆习惯了,但也知道出去不能给国人丢人,所以啊一路上一直提醒自己,(挺tǐng)好的,整个行程一口痰没吐,最后快回国时,在机场(情qíng)绪就一下松懈了,很自然的在排队的时候吐了一口,当时他就傻了,功亏一篑呀!周围人都看他呀,丢大人了,怎么办呢~~~”王凡循循善(诱yòu)到。“他后来怎么办的?”被吊起兴趣的慕云婷问道。“(情qíng)急之下,他立即开口说道‘すいません’(读音suyimaseen,(日rì)语对不起的意思),然后就立刻跑向登机口上飞机了!”“哈哈!哈哈哈!!”“有才吧!”“哎呦,笑的我肚皮有点抽筋!”“呵呵,好了,你还是笑的样子好看!”王凡看到笑话起到自己想要的效果,不(禁jìn)赞美起慕云婷的相貌。“讨厌!!”每个女人都希望被赞美,慕云婷也不例外,听到称赞后,不(禁jìn)颔首轻啐道。轻松愉快的气氛一直持续到了晚上8点,当两人用完晚饭,王凡打车将慕云婷送到住家附近,在临近分手时,“留个电话吧,方便以后联系!”慕云婷突然对王凡开口说道。“啊?好啊,太好了,呵呵,一直不敢张嘴要呢,怕被你拒绝!”突闻意外好消息的王凡耶了一声说道。“呵呵,下次主动点吧,哪有让女孩子先开口的,我的号码是186XXXXXXXX,你给我打过来吧!”慕云婷接着说道。“嗯,下回注意!”此时的王凡更像点头的母鸡,慕云婷说什么都点头答应。“好了,那我走了,回来在电话联系吧!”“好,岗哨进出太严格了,我就不送你进去了,路上小心!”“拜拜!!”5分钟后,目送慕云婷消失在林荫路尽头,王凡才意犹未尽的收回目光,向外走去。“你对那个女孩很有意思嘛。”一直没有说话的雅迪,突然在王凡脑袋里传音道。“啊?雅迪你说她呀,很漂亮,不心动那是假的。”王凡边说边看向天空的月亮,“今天的月色真不错呀!”但是王凡刚刚说完这句话,只见天空的月亮旁边,突然像巨型礼花似的,由小到大,出现了一个巨型光晕,并且持续了大约10秒钟后才消失。“怎么回事?!”正好看到这一幕的王凡发愣到。同一时间,炎黄大陆西北部甘肃省,酒泉卫星发(射shè)心,火箭卫星监控室内突然警报声大作。“怎么回事?!”(身shēn)穿白大褂的值班室主任看到满屏幕的红色闪烁,紧张的问道。“赵主任,北斗三号卫星失去联系!”坐在他左手的助手开口说道。“赵主任,神州十号(天宫一号)飞船出现未知故障,目前联系时断时续!”坐在前排的另一名助手也说道。(在王凡的主位面,五天前,神州十号由长征二号F改进型运载火箭“神箭”成功发(射shè)。计划在轨飞行15天,并首次开展国航天员太空授课活动。飞行乘组由男航天员聂海胜、张晓光和女航天员王亚平组成,聂海胜担任指令长)“立即不停息向神十飞船发(射shè)电波,取得联系!同时命令远望三号监测船迅对神十飞船区域进行侦查!”赵主任临危不乱,条理清楚的下着命令,“立刻通知基地申司令,将这里的(情qíng)况迅汇报给他,快!!”“是!”“遵命!”同一时间,美国太空总署(NASA),俄罗斯的联邦航天署(RKA)欧洲航天局(ESA)等世界上其他拥有航天机构和卫星机构国家,都发现自己的人造侦察卫星或通讯卫星等设备,有几颗或多或少出现失灵、联系不上等问题,迅上报所在国家的军队政府高层。五分钟后,酒泉卫星发(射shè)心负责人申司令,正站在卫星监控室内,眉头紧皱的看着面前超大屏上的图像,开口问道:“还没有搞清原因吗?”“申司令,神十飞船(天宫一号)附近出现未知原因的强辐(射shè)源,电磁信号受到极其强烈干扰,现在只能确定的是飞船机体无恙,飞船还在。”赵主任在一旁看到助手们送来的报告后,解释道。“这次(情qíng)况和刚刚外面天空上出现的光晕有什么联系吗?”申司令想到刚刚在窗户旁边偶然看到的神秘光晕,开口问道。“现在信息不全,暂时无法评判,我们已经通知了战略卫星值班室,再过几分钟,咱们的一颗侦察卫星就可以飞行到可以拍摄神十飞船的位置,相信几分钟后,就能有照片传过来。”赵主任接着说道。“恩!”申司令双手紧紧握了握拳头,答应了一声。十分钟后,一名(身shēn)着军装的军官走进火箭卫星监控室的大门,将一叠照片递给了申司令。“给你,我看不太懂,你直接告诉我结果就行!”申司令接过后,草草的看了一眼,就递给赵主任说道。“是!”接过照片的赵主任,迅浏览,很快,他就将其一张照片举起来,指着其一块区域说道:“首长,咱们的飞船还在,您看,就在这里,但是不知道为什么,飞船周围出现了许多金属漂流物,还有,飞船的太阳能电池板遭到重创,许多太阳能板材脱落了。”这在这时,前边的助手突然说道:“报告!联系上神十飞船了!”听到这里,申司令立刻拿起麦克风,大声说道:“神十,神十!我是申进仁,听到请回话,听到请回话!!”“收到,这里是神十!我是指令长聂海胜!”话筒了传来的声音让申进仁精神一松。“呼~~报告你们的状况!”听到对方声音,感到长舒了一口气的申司令继续说道。“我们的飞船遭到不明原因攻击,现在船员分散,王亚平和我一起在天宫一号的实验舱前锥段,张晓光在圆柱段,目前三人无恙,但是…”说道这里聂海胜声音突然一顿。“怎么了?”听到此处的申司令不(禁jìn)心又提到了嗓子眼。“实验舱前锥段的舱室门打不开了,我和王亚平出不去了,暂时被困到了这里。张晓光在圆柱段那里也一样!”聂海胜一字一句的说道。“什么?!”申司令听到后,不(禁jìn)大喊一声,“给我调出天宫一号的结构图,马上!”“是!”炎黄共和国自主制造的天宫一号空间实验室长约10.4米、最大直径3.35米、重量约8.5吨,采用两舱结构,分别是实验舱和资源舱。实验舱本体分为前锥段、圆柱段和后锥段;密封的前锥段和柱段为航天员短期驻留提供了在轨生活工作空间,可容纳3名航天员生活;后部非密封的后锥段安装再生生保设备;在前锥段前部还装有空间交会对接设备。资源舱则包括发动机和电源装置等。“检查你们前锥段对接口与返回舱,检查存储电量,太阳能电池板状况,估算可以坚持的最长时间!”申司令边看结构图边对聂海胜命令道。“是!”五分钟后,聂海胜的声音再次从话筒里传来:“对接口状态灯为红色,我和王亚平启动了备用手动((操cāo)cāo)纵装置,依然无效,无法开启。估计对接口处或返回舱出现损坏;电量剩余57%,太阳能板发电量降到13%,氧气发生装置正常,初步估计可以坚持3天,如果关闭其他设施,仅开启维生装置,估计可以坚持7天。”“明白,我现在命令你们,关闭其他一切不必要的设备,尽可能节省电量,保持通话功能,随时接收心发出的((操cāo)cāo)作指令!”“是!!”聂海胜回答后,看向王亚平,点头致意后,将通话(情qíng)况告知(身shēn)在圆柱段的张晓光,最后命令道:“关闭所有非通讯设备,保留一盏通讯设备灯之外,关闭其他电灯,维持通话设备和氧气发生装置!”“明白,恩,张晓光那里是不是也保留一盏灯,否则那里将漆黑一片。”心细的女士王亚平向聂海胜建议到。“好吧!”思考了几秒的聂海胜同意道。几秒钟后,天宫一号的设备的隆隆响声消失了,各舱室变得极为安静起来,白色的灯光下,甚至感到有一点诡异,好似冥冥在等待着命运之神的抉择。

重要声明:小说《位面商人之强国梦》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