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章 致为了忘却的纪念

    PS:感谢读者大大“狂舞之风”和“雪狼d”分别给咱投了一张月票,哈哈!月票成绩越来越好了,感谢你们^_^感谢读者大大“风语者”打赏100纵横币,您是本书的新朋友,欢迎您O(∩_∩)O哈哈~另特别感谢一直支持我的读者大大“狂舞之风”和“痴(情qíng)小夜狼”,您们的打赏一如既往的给力,破费了^_^呵呵,总之千言万语一句话:我一定努力写出更加精彩的故事,回报大家!主位面,炎黄首都北京市,一所二环内的四合院里,王凡因为帮助车坏了的慕云婷,到她的太爷爷家祝寿,结果糊里糊涂的参加了她太爷爷的寿宴,并且因为宴席上的小(屁pì)孩聪聪的一句话,让他不得不随机应变的从衣服掏出一件东西,作为慕老爷子的寿礼(实际上是从戒指空间取出来,把手伸向怀里更多是为了掩饰一下)。“小王,你不用的…”慕老爷子正想再劝劝王凡,眼睛就被王凡拿出的东西定住了。“大勋位菊花大绶章!!怎么可能!!!”仔细看了又看,确定王凡拿出的物品和自己记忆的东西一样,慕老爷子不(禁jìn)大声喊了出来。“大勋位菊花大绶章?太爷爷那是什么?”被爷爷突然大声说话吓了一跳的小(屁pì)孩聪聪问道。“大勋位菊花大绶章,小鬼子国内排名第二的勋章,仅次于大勋位菊花章颈饰,授予比旭(日rì)大绶章和瑞宝大绶章更高功劳者,以象征小鬼子国旗的的“圆(日rì)”围绕在内圈为八角型与外圈为四角型光芒(旭光)的旭(日rì)章周围,搭配菊花与菊叶。“钮”仿造菊花造型,“绶”为红紫色。多授与成年的男(性xìng)皇族,或在倭寇宪法施行后担任2年以上的内阁总理大臣。”慕老爷子好像对于这个大勋位菊花大绶章异常熟悉,没有丝毫停顿的将其来龙去脉讲了个清清楚楚。“王凡,你的这个是从哪里来的?”介绍完这个大勋位菊花大绶章后,慕老爷子立即问道。“啊,我这个实际上是我的太爷爷传下来的,据说是什么战利品来着!”王凡没有想到拿出的玩意会引起慕老爷子这么大的反应,于是本能的往模糊的说,一会儿圆谎时好可以从容面对。“战利品?奇怪,你太爷爷难道也是军人?”被王凡回答吊起兴趣的慕老爷子继续问道。“具体的我也不太清楚,当初我爷爷单独把这个留给我时,只是简单的告诉我,我的太爷爷曾也为抗战出过力,但是肯定不是正规军的那种,纯粹的野路子抗战,也许是趁乱袭击某一支倭寇部队时,缴获的。当然更有可能是当时我们军队袭击小鬼子部队时,倭寇部队被打乱,我太爷爷发现落单的小鬼子,顺手歼灭后缴获的!我觉得您肯定参加过抗战,送这个比较应景,所以就拿它出来。”王凡深知在场的都是官场老手,说的越细致,内容越多,越容易被发现破绽,所以干脆就打起了太极,将一切归于据说。“老太爷,您这么熟悉这个东西,是不是曾经打过交道?”王凡边说边把大勋位菊花大绶章递过去。慕老爷子没有客(套tào),接过来后又仔细的看了看,才说道:“你别见怪,因为看到它让想到了几十年前的一幕,有些失态!”“太爷爷,怎么了,从没有听你说过这个,能告诉我们吗?”这时,王凡进屋后一直没有说过话的慕云亭开口道。“这个说来就话长了~~”“听故事!我要听故事!”小(屁pì)孩聪聪起哄道。“爷爷,给我们讲讲吧!”长孙慕怀仁也说道。“好吧,这一说已经过去了70年了,当时正好是1942年,我们发动百团大战,我当时还是营长,奉命带领部队去伏击撤退的鬼子部队,当时我们营200来人,170多杆枪,埋伏在一条两边山峰陡峭的山伢子上,到下午时,小鬼子的部队才出现,也有200来人,当时战士们拿不准,问我到底打不打,我当时也犹豫,后来发现小鬼子部队有被严密保护的高级将领,为什么这么说,就是因为其这个高级将领就带着大勋位菊花大绶章,一条大鱼呀!我当时就想,如果能够击毙这个鬼子,对鬼子士气打击那肯定是巨大的,当然,战功也是大大的,呵呵!所以还是下命令打,可惜呀,我们只有一百多杆枪,子弹又少,虽然凭借地利打了个鬼子措手不及,但是根本没有一下子歼灭鬼子主力,也没有击毙那个鬼子高官,后来因为子弹不多了,人数上优势又不够大,不得不下令撤退,从那时起,我就一直很好奇,那个勋章到底是啥?带着他的是谁?解放后,我查了资料,逐步了解到那个鬼子带着的勋章就是小鬼子的大勋位菊花大绶章,但是究竟当时我们营伏击的究竟是谁,因为时间比较远了,再加上资料不足,已经无法查清了,不过这个大勋位菊花大绶章的样子一直印在我的脑子里,所以王凡一拿出来,我才吓了一跳。”“这样呀~~”慕云婷听完太爷爷讲述完后,不(禁jìn)看向其手的大勋位菊花大绶章,不止是她,围坐的其他人,包括慕怀仁海军司令一时也没有发出其他声音,都将视线集在了勋章上面。仔细看了半分钟,慕老爷子又把大勋位菊花大绶章举起,拿向王凡说:“这个太贵重,我不能收,还给你!”“老太爷,这怎么行!!”王凡看到慕老爷子的动作,连忙摆手拒绝道。“这是你太爷爷给你留下的纪念,你应该好好保存,哪能随便送人,拿着!好好留着!”慕老爷子出乎意料的强硬回答道。“啊!老太爷,您担心这个呀,那您放心,我太爷爷除了留下这个,还有倭寇的一把军刀,不打紧,而且我是男生,更喜欢刀剑之类的,这个大勋位菊花大绶章放到您这,更有意义!”王凡边说边向慕云婷打眼色,那意思你也劝劝呀!“太爷爷,王凡说的(挺tǐng)对的,您就拿着吧!”看到王凡的眼色,慕云婷也赶紧劝道。在大家分别出言劝说下,慕老爷子最后还是收下了大勋位菊花大绶章,不过紧接着他把自己衣服上别着的怀表拿下来,然后说道:“王凡啊,今天你是客人,没想到还让你为了我的生(日rì)破费,这块怀表跟了我几十年了,我把它送给你,算是我的一点心意!”“爷爷,这块怀表可是…”慕怀仁看到后,想插话。“别说了!”慕老爷子拦话到。“老太爷,用不着的!您…”王凡还想再劝说一下,但是慕老太爷一摆手:“男爷们就别婆婆妈妈,干事利落点,否则只会让我看不起你,给,拿着!!”“嗯~~”看到慕老爷子主意已定,其他人又没有敢再劝说的,王凡也就半推半就的收下了这块怀表。“还有,王凡,以后你干脆也像婷婷一样,叫我太爷爷吧,欢迎以后多来串门!”“啊!好,好的!!”王凡的大脑有些短路,今天到底怎么了。就这样,饭桌上的献礼环节在意外插曲频出的(情qíng)况下,总算结束了,大半个小时后,寿宴结束,慕老爷子回屋休息,王凡在和其他人道别后,也在慕云婷的陪伴下,离开了慕家,开车出了军事管制区。四合院内,海军总司令慕怀仁和妻子苏婉华正在屋里休息。“怀仁,你说今天这个王凡和咱家婷婷究竟啥关系?”苏婉华看着坐在太师椅上的慕怀仁,开口问道。“啥关系?不是说了吗,就是高公路上看到婷婷车子坏了,帮忙开车把咱女儿送回来的关系嘛。”听到苏婉华的问话,慕怀仁回答道。“可是今天我看婷婷和他的配合的有来到去的,我担心万一婷婷对他有意思就麻烦了,毕竟他俩的条件差太多了,他那个什么康采恩公司一听就是皮包公司,我担心婷婷吃亏呀!”看到丈夫没有理解自己的意思,苏婉华继续说到。“你呀,想的太多了,我观察他们应该就是第一次认识,距离搞对象差的太远了,八字还没有一撇呢!瞎担心啥,而且我跟你说,别带着有色眼镜看人,什么皮包公司呀,多难听,谁说浅水里没有潜龙的,”慕怀仁似乎意有所指,然后接着说道,“而且爷爷不也把彭老总,奖励给他的那块怀表都送给他了嘛!那可是我和大哥盼了多少年的呀!”“我呀~不管别的,反正我就这一个宝贝女儿,怎么也得像媛媛似的,找个门当户对的吧,你回来派人查查,看看那个什么康采恩公司到底靠不靠谱!”苏婉华看到丈夫不支持自己的观点,不(禁jìn)有些着急,继续说道。“行,明天我就让人查查,一定好好查查!”出于苏婉华意料的,慕怀仁非常痛快的答应了自己“假公济私”的要求,很肯定的回复到。“爸、妈!”这时候,慕云婷的声音从外面响起。“咦?婷婷,快进来!”听到女儿的声音,苏婉华急忙开门,将女儿迎进屋,然后说道:“那个小伙子走了?”“嗯,走了,我把他送到警戒区外,开车走了!”慕云婷轻松的答道。“婷婷,你告诉妈,你和他到底啥关系?”苏婉华小心的问道。“妈!!你又想哪去了,我在餐桌上都说了,就是因为高上的意外嘛,怎么一个个都认为我好像和他怎么地似的,根本不可能嘛,今天是第一次见面,再说了,我们连对方的电话都没有留,又怎么会有关系!!”慕云婷一脸不高兴的说道。“那就好,那就好!”苏婉华听到女儿的答复,悬着的心不(禁jìn)放下了。“你怎么没留他的电话?”听到女儿最后一句话,慕怀仁突然插话道。“咦?爸,我为什么要留他电话呀!!”慕云婷疑惑的问道。“啊?!不管怎么说,人家小伙子也是帮了你,把你送回来。再说,你太爷爷还让他有机会多来家里坐坐,到时候,太爷爷问起他怎么不来,咱们怎么回答呀!”“行了,老头子,没留就没留吧,我看爷爷也是随口那么一说,当不得真的,对了,婷婷,你的车怎么办?”苏婉华看到丈夫对于王凡颇有几分贼心不死,赶紧打岔道。“已经给保险公司打完电话了,他们会安排人去拖车然后修理!”慕云婷答道。“那么你现在没有车,怎么办?要不要我再给你找一辆开!”苏婉华接着问道(苏婉华的娘家出(身shēn)商界,其自(身shēn)也管理相当数量的企业,拥有不少股份,是慕怀仁一家的经济大管家)。“不了,妈,明天是北京车展开幕的(日rì)子,我打算先去看看,如果有喜欢的就买下来,如果没有,你再帮我找一辆。”“行!那你自己定了再告诉我。”“好的,嗯~~今天折腾一天了,那我就先回房睡了!晚安!”慕云婷伸了个懒腰,边打哈欠边说道。“晚安!”“快去睡吧!”PS:与女主有关的(情qíng)节还有两章,然后进入我构思的硬悍美的主位面小**,敬请期待^_^

重要声明:小说《位面商人之强国梦》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