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六章 线索与礼物

    PS:说到做到,晚上这章来了^_^聪聪出去两分钟后,就带着王凡出现在了餐厅的门口。此时,王凡心理正奇怪呢:自己刚在屋里吃了两口饭,就有一个小孩子突然闯进屋里告诉自己,他的婷婷姐有急事找他,让他赶快过去。觉得进了别人家,不好意思不动的王凡也就跟着出来,但是怎么也没想到,结果是刚赶过来就发现,人家一家人正在其乐融融的准备吃饭,自己就这么堂而皇之的进来了,实在是太唐突了。在王凡刚要说声抱歉,准备离去的时候,海军司令慕怀仁站了起来,边走过来边说道:“王凡啊(从婷婷讲车祸事(情qíng)的时候,在座大家已经知道送他回来的那个男士名字叫王凡),我是婷婷的爸爸,感谢你在高公路上帮助我的女儿,谢谢!!正好,我们一家人准备开饭,你也一起来吃吧!”“啊,伯父你好(慕怀仁此时(身shēn)着便装,王凡不知道这个人是军队的,而且还是炎黄现任海军总司令),我听慕小姐说了,今天晚宴是她太爷爷的生(日rì),这个我加入进来不太合适的。”王凡说道。“小伙子,哪有那么多不合适,来,坐下!”作为长期在军发号施令惯了的慕怀仁,除了面对家里的慕老爷子外,面对其他人时,其更多的表现出的是一种说一不二的气势,根本没有让王凡再说话,就一把将王凡拉进屋,按在了现加的一把餐椅上。坐下后,一脸疑惑的王凡,本能地看向慕云婷,眼光流露出“今晚到底唱的是哪一出呀?”的意思。慕云婷看到王凡询问的眼神后更加郁闷,干脆眨了眨眼,摇了两下头,不作解释了。结果他们俩的动作落在其他人眼里,就更感觉到:“咦,他们俩不会还真有点意思吧?”“咳~~小王啊,你呀也别拘束,就是一顿晚饭,用不着这么客气!”慕老爷子看到王凡就坐后立即发言道:“那么既然人到齐了,就开饭吧!”“好呀!”“好!”“终于能吃东西了,我都快饿死了!”某小(屁pì)孩说道。于是,在王凡还没有完全搞明白状况的(情qíng)况下,整个餐厅迅回到原来的主题,给老爷子祝寿上来。看到人家全部进入状态,王凡也就客随主便,随遇而安了,“不就是一顿饭吗,有什么大不了的!”小王同志心理自言自语到。随着菜肴的陆续上桌,王凡表现的越来越随意,在保证有吃相的前提下,喜欢哪个就吃哪个,根本没客气!你担心王凡怯场,担心他不好意思?根本不用担心,王凡想:“吃完这顿我就走了,以后兴许一辈子也没有交集,客气啥呀!至于怯场,虽然知道这位太爷爷是位离休高干,但是在目标位面,比他高的多的司令啊,长官啊,元帅啊等高官都见识海了去了,没事还经常一起聊聊天,吃吃饭,所以对于这位慕老爷子的官威,王凡直接无视和免疫了!”不过,王凡是想从头吃到尾,一口不吭声的,有人可不答应,关心女儿的苏婉华看到王凡吃过几个菜后,便装作随意的问道:“王凡,恩,我这么叫你可以吧?”“啊?伯母,你太客气了,当然可以!”王凡回答道。“好,那我就这么叫了,王凡,我想问问,你是从事哪类行业的啊?”苏婉华听到王凡的回答后,继续说道。“我呀,恩,从事进出口贸易的,现在在津海市的一家进出口公司,公司名字叫康采恩!”“哦,那具体进出口那些东西呢?”苏婉华接着问道。“(挺tǐng)杂的,完全看老板在国外有什么资源,或者需要进口什么东西,现在主要是从国外进口原木(王凡从目标位面,苏联和星条旗共和国那里收取了大量的大口径原木,回到主位面后,做足手续,变成从国外进口,低价卖给国内木材商和家具制造商等,一方面让这个壳公司有点业务,看起来像那么回事,另一方面也为了减少主位面,自己国家的滥砍滥伐),因为老板是外国人,平时在单位的时间也比较少,我主要是帮他盯着公司!”“(挺tǐng)好的,这么年轻就做到了总裁助理,前途远大。“脑子里将王凡所在公司定位为皮包公司的苏婉华,心已经将他从女婿的备选名单划去,但表面上还是假意恭维到。“哥哥,你们老板是哪国人呀,怎么这么放心交给你呀?”小(屁pì)孩聪聪憋不住好奇心,插话问道。“啊?是个非洲佬,叫约翰尤因!”因为在同学聚会上曾经被别人问起,当时顺嘴将约翰尤因拿来作挡箭牌,结果在聪聪问起时,很自然的把当时的话说了出来,只是王凡没有注意到的是,(身shēn)着便装的慕怀仁本来无所谓的神(情qíng),在王凡说出约翰尤因这个名字后,瞬间变得严肃,而后又迅消失变回原样,同时看向王凡的目光也从无所谓变得极为深邃。(由于王凡和国家防卫部交易合作的事(情qíng),只有炎黄几个要害部门知道,而且基本上只和军队打交道,根本没涉及政府官员这个环节,所以王凡看到屋里面没有穿军装的,以为慕云婷家应该是政府高官一类的高干家庭,谨慎(性xìng)也就有些放松,觉得吃完饭后就和这家人各奔东西,再也没有交集,所以根本没想到这一句话,泄露了好大天机,惹出了后续好多事(情qíng))王凡继续说着他原来编给父母的故事:什么帮助了一个落难,(身shēn)无分无的非洲佬,然后好人有好报,不但报答了自己,还将自己在国内的一个小公司交给自己打理。在座听众听得都有些怀疑,但是毕竟一个萍水相逢的人用不着撒一个一戳就破的谎言,再加上在做的谁也没有深究的意愿,所以王凡把故事大概讲完也就完了,只有慕怀仁将他的说的整个故事暗暗的记在了心理。很快,用餐继续,大约吃到一半的时候,慕云媛一碰徐平的胳膊,后者立刻会意,赶紧停下手的筷子,从自己的口袋里掏出一个小巧的礼盒,打开后,里面放着一个用紫檀木雕琢的烟嘴,靠近烟嘴处,是一块水头极佳的祖母绿色的翡翠制成的过滤嘴,整体烟嘴给人感觉一体天成,非常漂亮。“太爷爷,我听说您偶尔抽烟叶,这个烟嘴是我的一点心意,祝您寿比南山,长命百岁!”徐平站起(身shēn)来,恭恭敬敬的说道。“啊,徐平呀,我说过多少次了,用不着这些虚的东西,你真心实意的对云媛好就行了!”慕老爷子说道。“太爷爷,我肯定会的,您放心!”听到慕老爷子发话,徐平赶紧保证到。“太爷爷,徐平也是一番心意,您就收下吧!”坐在徐平边的慕云媛也帮着说道。“呵呵,我说媛媛!这还没嫁人,就已经帮着未来老公说话啦!”婷婷的父亲慕怀仁看到后,在一旁打趣道。“啊?哪有?老舅,你又取笑我和徐平了!太爷爷,你就收了吧!”被打趣的慕云媛不好意思的回道。“好吧,好吧,难得你们一份心意。”慕老爷子听到后,也就笑着答应了下来。徐平带头后,桌上几位慕老爷子的亲人也相继拿出了自己准备的贺寿小礼物,都不大,或为把玩之物,或是民国的老物件,其慕云婷拿出的是个黄玉雕成的小葫芦,总之大家就是凑个(热rè)闹,营造个氛围,并不一定是多么值钱的东西。但是转了一圈后,王凡发现,最后没有拿出东西的就剩那个小孩聪聪和自己了,多少感到有些不好意思。然而更让他郁闷的事(情qíng)紧接着发生了,一向调皮的聪聪突然发言道:“大哥哥,你要想娶我二姐,现在表现的机会可来了,说,到底准备啥了呀?”(12岁的孩子有时候是极为固执,虽然听到了慕云婷的解释,但是主观上他还是希望自己是对的,潜意识一直认为王凡就是二姐的男朋友)“聪聪,说什么呢!!”听到聪聪发言后,看见变得有些大红脸的王凡,慕怀盈(老姑,聪聪的母亲)赶紧打圆场道:“小孩子不懂事,瞎说,你别当真!”“是呀,今天你是我请的客人!这些都是家人闹着玩的!别在意!!”慕老爷子也发觉自己先前想的不周到的地方,忘掉了子女为了气氛,会在寿宴间送上小礼物,看到王凡的尴尬样子,赶忙解释道,同时一绷脸:“慕云鹏(聪聪大名,可见老爷子真生气了!),你这次胡闹的过头了!!”听出慕老爷子真发火了,聪聪感到害怕,眼睛不(禁jìn)开始湿润,有哭的前兆。王凡刚开始被聪聪的话语“咽”的不轻,这是转眼间发现餐桌的气氛因为这个事(情qíng)闹得急剧恶化,也感到有些难为(情qíng)和不好意思,脑光一闪,说道:“小孩子嘛,童言无忌的,呵呵,不过我觉得相逢即是缘,我今天能够在这里,出席这场寿宴,也是一种机缘,正好我这里有个东西(挺tǐng)有纪念价值的,就当作寿礼,算是我的一点心意!”说完就向自己衣服的内口袋掏去。“不用,你别…”慕老爷子觉得王凡是碍于面子下不来台,想继续劝两句,把这件事(情qíng)遮过去就算了。但是后半句还没有说出来,眼睛就被王凡拿出来的东西定住了。PS:大家猜猜,王凡拿出来的会是什么呢?^_^

重要声明:小说《位面商人之强国梦》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