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向左还是向右

    “现在观察,应该是苏联军队攻打德**队,而且我看到了数量不少的t34坦克,可不可以认定斯大林格勒战役已经进入反攻阶段?”

    “可能xing8成以上,稍等,位面空间地图扫描离我们42公里处的一处军事掩体内,一名军官正在签署一份命令,我们运气不错,他签上了ri期,11月20ri!这个位面的现在时间是11月20ri!”

    “goodluck!时间确定了,苏联刚刚开始反攻,现在的问题是,我们是否干预这场战役,超过百万,接近150万人的苏德大会战,我们能起到什么作用,如果干预,帮哪边?”

    “王凡,你所在炎黄共和国的价值观不是偏苏联一系吗?”

    “我讨厌老毛子,以后咱们就叫他们老毛子吧,历史上他们先后从炎黄共和国的土地上抢走了150多万平方公里的土地,还策划支持了外蒙古的duli!”

    “那你喜欢德国吗?我们进入这个世界后,作为不应存在的人却真实的到了这里,已经造成历史发生改变,只不过改变大小而已。如果参与这场战争,要么是帮助苏联提早获胜,要么帮助德国拖长时间或突围成功,从位面斥能的获得效益上考虑,我倾向帮助德国!”

    “老实说,我也不喜欢纳粹领导层,尤其是那个疯子,叫嚣着和全世界为敌,二战后期表现的就像个白痴!但比较矛盾的,我又非常欣赏德**队的严谨、纪律与忠诚,很矛盾,当然这是因为他们的武器质量好,(爱ài)屋及乌的一种延伸!”

    “不过,我需要提醒你,哪怕我们做了选择,支持德国人,那么摆在我们面前的还有一个问题,那就是没有武器,我们准备的物资更适用于没有战乱的太平年间,尤其是清朝或明朝年间,而这里是第二次世界大战的苏德战场,左右战争的是军队,更是军火!,总不能拿着大刀去砍敌人吧,虽然它们都是开过刃的。”雅迪蔚蓝提醒道。

    “了解,斯大林格勒离我们实际有多远?”

    “它在我们东南52公里处。”

    “雅迪,记录下斯大林格勒的时空坐标,同时在城市里面多设置几个,参考《斯大林格勒会战》那本书,将记录在案的战役地点时空坐标也进行扫描和记录,下次我们过来,直接穿越到那边去,注意穿越地点稍微设置的偏僻一点,我可不想出来后就被人拿着枪对着我shè击。”

    “了解,马上完成!”

    “现在是几点,我们穿越过来多长时间了?”王凡说着看了眼表,“59分钟左右了,算作一个小时吧,雅迪,我们返回主位面,我们需要回去好好计划一下,同时看看两边的时间流逝比例。”

    “明白,开始连接主位面,连接成功,启动穿越,开始绑定,构建位面通道,开始传送…”无声无息间,这个世界的偷渡客,在苏德两军的眼皮底下静静地消失了。

    兴商钻石山的一幢别墅的地下室里,王凡的(身shēn)影再次出现,回来后的第一个动作就是抓起地下室旁边的一个时钟计时器,上面显示的时间是早上7点30分。

    “那边的感觉也像清晨,我走的时候这边时间刚好是7点,计时器记录刚过了半个小时,对应那边59分钟左右,这样两边的时间流逝比基本为1比2,也即是这边过去1个小时,那边流逝2个小时。”

    “这样我们的时间就更加紧张了!”

    “怎么说,管家?”一离开紧张的环境,王凡犯二的行为又开始出现了。

    “因为按照《斯大林格勒会战》这本书记载,12月中旬第六集团军就开始宰杀战马果腹了,到了那个阶段整个第六集团军因补给不足加上天寒地冻,非战斗减员的厉害,而且士气大跌,外援相距200多公里,再想要突围而出,基本不可能了!”

    “我们刚刚过去的是10月20ri,也就是到12月10ri,那边的ri子开始算,不到50天,换到这里的话,只有25天的时间!”王凡皱着眉说道。

    “25天的时间需要解决军火和物资。而且必须足够支持33万人突围或者固守,如果选择固守那么就需要长期的损耗补给。”

    “我们的银行账户还有多少钱?”王凡说着回到了卧室,打开了电脑,进入雅迪蔚蓝编制的软件,“只有25亿人民币?这么少?管家,你不是说一年最少有100亿美元吗?”

    “资金主要产生在国外账户,炎黄共和国的金融历史短,没有那么多黑金沉淀账户,而且炎黄共和国的金融机构总数太少,稍微大点的资金流动就可能被有心人发现。”

    “也就是说我们要去外国采购物资了,可是那里更加不熟悉,申请护照,出国,到达陌生的地点,找到军火渠道,25天,采购33万人使用的军火,头痛呀~~”

    “其实也不是没有办法,我倒是有个想法…”

    中东,阿联酋,阿布扎比防务展,世界上最著名的防备防务展会之一,首届阿布扎比国际防务展于1993年举办,此后每两年举办一次,是中东地区最大规模的军事装备展览。全球防务装备的最尖端技术多数是在阿布扎比防务展上首次亮相,加之有汇集全球顶尖防务集团和防务专家的防务研讨会,所以阿布扎比防务展被誉为全世界军工制造业最重要的盛会。

    2013年3月17到21ri(因为2月份一般是炎黄共和国的chun节,所以为了剧(情qíng)需要,阿布扎比防务展延后一个月举办),第十一届阿布扎比国际防务会议暨展览会和第二届海军防务展在阿联酋首都阿布扎比国家展览中心拉开帷幕。展会吸引了全球59个国家和地区的1112家企业参展,共设38个国家馆或国家展台,总面积超过13.3万平方米。炎黄共和国的北方工业设备公司、新保利科技有限公司、炎黄jing密机械进出口总公司等参加了展会。

    本届展会,炎黄共和国北方工业公司首次将展台面积扩大到400平米,成为本届展会上展台面积最大的公司之一。其重点展出的sr5和ar3型多管火箭炮,代表了目前该领域的国际领先水平。sr5和ar3型多管火箭炮在设计上充分体现了集成化、模块化、自动化、信息化、智能化的理念,并充分展示了机动xing强、shè程远、火力猛、jing度高、威力大、作战使用范围广等特点,具有极高的战术战役价值。

    作为专门从事陆海空三军防务系统、产品和服务的进出口贸易的大型企业,新保利集团推出了几款代表国际先进水平的武器装备。其中最受瞩目是cs/vp3型防地雷反伏击车,该车具有世界先进的防雷水平,底部可防8公斤反坦克雷,轮边可防16公斤反坦克雷。

    以航天防务、信息技术和装备制造为其三大主业的炎黄共和国jing密机械进出口总公司则展示了一体化防空体系、对地打击体系、海防体系、无人作战体系和安全防务五大体系。

    3月19ri,炎黄共和国北方工业公司的展台边走近了一位(身shēn)穿深sè西服,白sè衬衣,红sè领带的非洲人士,他饶有兴味的观看了sr5和ar3型多管火箭炮介绍,并在实物模型处停留了相当长的一段时间,由于非洲是炎黄共和国主要的武器购买国,同时又是几个最重要的石油能源提供方之一,所以历来受到炎黄军队的高度重视,见其兴味盎然,展台边(身shēn)穿军队制服的年轻少尉迅速走进,说道:

    “sir,whatcanidoforyou?”

    “oh,我有些生意,我想你们会敢兴趣!”出于意料的是,这名非洲人的炎黄语说得非常流利,虽然发音比较怪,但是确实可以听得很清楚。”

    那么,他是谁呢,与王凡有没有关系呢?

重要声明:小说《位面商人之强国梦》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