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之一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飞凡之父 书名:剑尊问道
    第六章郡主入山寻师门

    半路遇险入古阵

    之一

    三个月,说长不长说短不短,此时在那连绵的十万大山前,一道倩影仰面孤立,略显狼狈。

    十万大山,终于到了十万大山了,冰域、沙漠、沼泽、荆刺,可谓千难万险,但是夏侯静冲破重重险阻,还是来到了十万大山之前。

    本来她应该高兴的,但此刻他却是泪流满面,呆呆的望着那遥远的东方:“笑儿,如果你好活着,今天该满周岁了,可是今天既是你的生辰,也是你的忌ri,为娘不能亲自吊唁,希望你不要怪罪,你放心,我一定会为你报仇的,那些残害你的人,我会让他们生不如死。”夏侯静的心更坚定了几分,心中的仇恨更加浓烈。

    而万里之遥的飞龙涧内,一个全(身shēn)**的孩子正在空中快乐的飘((荡dàng)dàng)着,笑个不停,而那寒玉台上,盘着一个庞然大物,不是神龙还能是谁。此时神龙空中念念有词:“诸葛笑啊诸葛笑,你都一岁了,能爬能走,能飞能跳,可就是不会说话,真是急刹老龙啊。”神龙再次看了看看了看空中的诸葛笑,心道:“真是个怪胎。”

    十万大山中,夏侯静在里面穿梭着,森林里藤蔓缠绕,举步维艰。

    但夏侯静却始终坚持着,他要去寻找的是传说中的无相宫。

    相传无相宫中皆女流之辈,个个风华绝代,惊才绝艳,其镇宫之宝无相神功更是冠绝天下。

    无尽的仇恨支撑着他在山林中不断的穿梭,困则枕天席地,饿则野果充饥,时而野兽侵扰,时而豺狼挡道,千山万水,花开花落,一晃六年过去了,却始终毫无结果。

    夏侯静那颗坚定地心也不免有些动摇了,她那知道,那些远古门派早就注意到她了,只不过那些远古门派都被大阵隐藏了起来,以至于让他无迹可寻。

    其实也早有门派有意向她伸出橄榄枝,其中包括无相宫、五柳门、百花谷、炼药坊等等,这些门派都被她的毅力锁折服,但都因其戾气太重而犹豫不决。

    这天,夏侯静实在是走不动了,她已经处于了崩溃的边缘,在这十万大山中,却一直一无所获,如若就此离去,心有不甘,若继续寻找,恐虚废光yin。

    这六年来的辛苦、辛酸、委屈、仇恨一下子全涌了上来。

    六年来,在这十万大山中,除了树木花草,就是奇禽猛兽,让她时时刻刻都得绷紧心神,以应瞬息之变,已然(身shēn)心俱疲。

    此时,他瘫坐在了嗲话给你,仰天一声怒吼:“啊……,无相宫,你到底在那啊?笑儿……!”

    吼声响彻云霄,经久不息,附近的许多古门派都听见了,当然也包括无相宫。

    “掌门,您看……?”

    在一片树林里,立着两人,一位百岁老妪,一位年过半百,皆一袭雪白长衫,手捻佛尘,御空而立。

    “没想到她竟然是冲着我们无相宫来的,很好!”百岁老人笑了笑,很是慈祥,“引她去虚杀境吧!”

    “掌门,这是……”

    “她的仇恨之心已然根深蒂固,所以戾气断然难除,无法佛修无相,只能血修无相了,神算门弟子已出山几十载,无相宫也该红尘露面了,希望他能闯过这最难得一关吧!”

    说完,翩然而去。

    而大山的另一处:“她竟然是奔着无相宫去的,竹休,你去,将她引入百花幻阵,这人,我百花谷要了。”

    一老妇人对着一年轻女子说道。

    “是,弟子领命。”

    老天似乎跟夏侯静开了个天大的玩笑,开始没人要,现在却抢着收。

    这本来算是件好事的,但对于夏侯静来时,只不过是另一场噩梦的开始。因为抢她的门派是无相宫和百花谷,这两派可是宿敌,不知道斗了多少年了。

    百花谷一向都很极端,凡是无相宫的都会去抢,抢不到就毁掉。所以,已夏侯静为中心的一场门派之争暗流涌动,正在急剧的酝酿,一触即发。

重要声明:小说《剑尊问道》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