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之一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飞凡之父 书名:剑尊问道
    第五章

    慈溪建舍筑碑台

    郡主初定弑父心

    之一

    光yin荏苒,一晃离当ri之变已过去三月有余,当ri慈溪带着夏侯静逃出了生天,李腾也如实的将所发生的(情qíng)况如实的报告给了夏侯淳,听了李腾的汇报,夏侯淳有心惊,有失落,各种思绪难以名状,只传了句撤回所有人全力重建家园。他将不再为难慈溪和夏侯静了,慈溪市佛陀寺的入室弟子,弄不好引来佛陀寺主持福戒和尚的怒火,那可不是闹着玩的,福戒和尚的神威当今武林恐怕没几个人不知道。

    至于夏侯静,那毕竟是他的女儿,他恨得是诸葛铭,既然诸葛铭的血脉已除,也就没有再追究的必要了。

    更重要的是他平时在朝中得罪了很多人,此时发生如此之事,那帮人抓着不放,公孙髯已经对他施加压力了,他现在已经处于心力交瘁的状态,根本无暇他顾。

    但夏侯淳种下了恶果,已注定他将不得善终。

    在这几个月中,突然活跃起了一个暗杀组织“十四”,分别在玄武城与青龙城中出没。

    这天,玄武城中,再次传来了有人死于非命的消息,死者是城中一家大户人家的公子。此子平时作恶颇多,听其死讯,路人皆喜,但有人欢喜就会有人忧。

    玄武城南的宋府,一片惨淡宋天龙宋老太爷老来得子,对其宠(爱ài)有加,却不料此子竟是个短命鬼。

    花是别家香,儿是自家好,不管别人怎么看,对于宋老太爷来说,儿子就是他的心头(肉ròu),平时自己连碰都不会碰他一个手指头,现如今尽然有人将其杀死,这叫他如何不怒。

    宋府的深院之中,正堂之上,正坐一人,古稀之躯,略显憔悴,正是宋家当家人宋天龙。

    手下分席而坐,有数十人之多,或佩刀,或佩剑,斧钺钩叉样样齐全,显然这些人都是武林中人。

    这宋天龙其人为人倒还说的过去,平时较慷慨,常急人之所急,救人于危难之中,虽非武林中人,却在武林中颇有声望。

    儿子惨死,宋天龙不惜拉下老脸,求助于武林。

    “各位,多谢各位能卖李某面子前来相助,老朽三生有幸不甚感激!”说着,冲(身shēn)边的佣人点了点头。

    不一会儿,便从后室走出一对家丁,个个手捧银盘,红绸包裹,待到正zhongyāng,一起掀开了红绸,顿时金光大作,原来家丁手捧皆为黄金,可见其为子复仇之决心。

    “这是宋某的一点心意,权当做是一点酒水钱,还望各位能够笑纳。”宋天龙示意手下人将黄金呈上。

    “宋老英雄见外了,老英雄盖世神威,仰慕已久,能为老英雄效力,实乃我等之荣幸,这万万不能收。”一佩剑青年恭声说道。

    “说的是,我等慕名而来,只求能够助宋老英雄一臂之力,不作他想。”有人附和道,“是啊,是啊”……

    “诸位,诸位请听老朽一言,我李天龙蒙上天眷顾,老来得子,实乃大幸,可现如今吾儿遭此横祸,我当散尽家私,也要为其讨还公道,这只是我的一点心意,望大家万万收下,老朽也算心安了”宋天龙对着大家作揖,众人还礼。

    “如若能手刃仇人,宋某定当重谢,拜托了。宋天龙再作揖。众人忙再还其一礼。

    随着宋天龙的号召,武林中掀起了一阵不小的风暴,而这风暴的源头正是那个叫“十四”杀手组织。

    玄武城外,小山丘上,一人站于树下,二十出头模样,头戴方巾(身shēn)着华贵,一排书生气息。此间正漫无目的的极目远眺,略失稳重。

    “少东家,久等了。”

    突然传出的声音吓了他一跳。

    少年转过(身shēn)来,只见眼前站立着两人,一胖一瘦,着夜行服,黑巾蒙面。

    “嗯,你们很守时,任务也完成的不错,给,这是你们的酬劳。”少年从怀中掏出一个丝绸袋子,袋子纹莽,一看就不是寻常之物,此处已显少年阅历之浅,毫无防患意识。

    少年将袋子在手中掂了掂,便抛给了眼前的蒙面人。

    蒙面人接过袋子,也掂了掂,嘴角露出丝丝笑意:“少东家,以后给酬劳的时候千万别再用这么好的袋子了,也别再穿这(身shēn)衣服了,否则容易引起误会。”

    说完,俩蒙面人腾空而起,化作两个黑点,消失在了少年的视线当中。

    少年脑袋中短路了片刻,“坏了.”少年突然意识到了不对,他给蒙面人的袋子上绣着‘尔岚’两个字,那可是他的名字,岂不是自己将自己的(身shēn)世泄露给了杀手了,他心里那个悔啊,肠子都悔青了。可此时已无力回天了,虽然他也习过武,(身shēn)手也算不错,但跟那两个杀手比起来,实在是不值一提。

    在玄武城通往青龙城的大道上,一胖一瘦两个蒙面人正策马疾驰,正是刚辞别少年的杀手。

    突然间,胖子蒙面人觉得脖子后面一阵发寒,双腿恨踢马腹,(身shēn)体向侧面倾斜,一支羽箭从他侧面飞过,定在了前面的树上。

    “郡主先走,这里交给我来。”

    两个杀手不是别人,正是慈溪夏侯静。

    慈溪勒住缰绳,向后拍出一掌,一(身shēn)闷哼,一人持弓,从树上重重的摔落了下来。

    “阿弥陀佛,罪过罪过!”慈溪道出一声佛号。

    此时,树林里隐藏的十几个人都跳将出来,将慈溪整个围住。“各位施主,贫僧佛陀寺慈溪,人称睡佛,我佛慈悲,贫僧不可妄造杀业,还请各位速速离去,成全于我,贫僧不甚感激。”

    自从福戒和尚派慈溪下山以来,这一年多发生了太多的事,他已不再是当年那个单纯的小沙弥了,不管是从修为上,还是心态上,都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

    听到佛陀寺,众人明显一愣,但不知谁说了句:“和尚蒙面,定然有见不到人的勾当,一定是‘十四’假装的,大家一起上,拿下这个贼子。”

    闻听此言,大家心头的那一点顾虑顿时消失不见,挥动手中的武器,朝着慈溪扑来。

    “阿弥陀佛,罪过做过!”慈溪再次道出佛号。

    只见一阵黑sè飓风在人群中扫过,所有的人都停止了手中的动作,呆呆的立在哪里,此时慈溪早已跨马而去,良久,才传来一阵“噗通”声,围攻慈溪的一干人等轰然倒地,早已有死无生,睡佛之名自此而扬。

    “郡主,我们去哪?”

    慈溪已经重新追上了夏侯静。

    “回飞龙涧!”

    慈溪将马蹄放慢了半拍,落在了夏侯静后面,他突然想起,今天又是农历十四了,他知道夏侯静为什么要回飞龙涧。

    大约傍晚时分,慈溪与夏侯静来到了飞龙涧。

    看着依然滔滔不绝的河水,看着残败树木已然生意盎然,看着同样的晚霞斜照,夏侯静与慈溪心头都是一阵绞痛。几个月前的今天,太令人难忘和难过,那是一个天怒神泣的ri子,这一天他们差点成了鼎炉,这一天,她刚出生的孩子死于非命,这一天,他们险些送命……一幕幕恍如昨ri,这一天发生了太多的事(情qíng)。

    对于夏侯静来说,仿佛这一辈子的悲伤都被压缩到了这一天。

    见着眼前的所(情qíng)所景,已然物是人非,夏侯静猛然跪在了地上:“笑儿,我可怜的笑儿,你在下面还好吗?你连这个世界都还没来得急看上一眼,就舍我而去,让为娘(情qíng)可以堪啊!”夏侯静失声痛哭。“你放心,我一定会为你报仇的,血债总要血来还!”

    此时,夏侯静的痛就如同此时滔滔不绝的盘龙河水倾泻于飞龙涧,悠长而猛烈,不止不休。

    “郡主,您节哀。”此时所有安慰的话都显得那么的多余和苍白。

    慈溪只说了这一句,便朝着树林深处走去,不一会儿,便扛着一根粗壮的原木回来了。

    “慈溪师父,你这是……”夏侯静悲意稍定,见慈溪扛根木头回来,有些不明所以。

    “我要为小诸葛立悬碑,架于飞龙涧之上,每逢今ri,定来祭拜,我要除尽世间所有恶人,已慰诸葛笑在天之灵。”慈溪像是做出了什么决定,面无表(情qíng),继续向深山走去。

    接着,夏侯静也随着慈溪进了山林。

    一个月后,在飞龙涧的上,两边伸出一排粗壮的原木,正中间,一间木屋耸然而立,凌驾于飞龙涧上。木屋中一座青石大碑立于zhongyāng,上书:诸葛笑之墓。”

    夏侯静抚摸着墓碑,如一个母亲抚摸啼哭的孩童一般:“笑儿,你安息吧,为娘有事要离开了,但你放心,为娘一定会常回来看你的。……”

    树林里,两道人影如离弦之箭朝着青龙城方向而去。

重要声明:小说《剑尊问道》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