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之二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飞凡之父 书名:剑尊问道
    第三章【(娇jiāo)子问世初涉险,破罡而去神龙现】

    之二

    “快,围起来。”正在夏侯静被喜悦充斥时,一道刺耳的声音打破了这短暂的美好。

    接着,一阵乒乒乓乓的兵刃之声不绝于耳。

    “郡主,赶快跟我们回去吧!”李腾近前几步,恭声说到,当看到夏侯静(身shēn)旁的孩子后,眉头不(禁jìn)皱了起来,看来有些出乎他的意料。

    “不,只要有我在,我就绝不会让你们带走郡主。”慈溪上前几步,挡在了夏侯静的面前。

    “臭小子,你到底是谁,我劝你不要横加干涉,否则,后果自负。”天衍道人咬牙切齿的对着慈溪,他对慈溪可谓是恨到了极点了,活了半辈子了,天衍道人还真没这么恨过一个人。

    “阿弥陀佛,贫僧乃佛陀寺入室弟子慈溪,自翊睡佛,奉掌门之命,保郡主平安。”慈溪双掌合十,不卑不亢的说到,此时,不仅又想起了慧定和尚,因慈溪常常贪睡,慧定经常调笑他为圈养之物,慈溪不服,便给自己取了睡佛之名,慢慢的,睡佛竟然在佛陀寺叫开了,也许有人不知道慈溪是谁,但睡佛之名却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只因睡之可怖,起睡姿随处可见,或躺、或卧,或佛堂、或柴房、或菜园、或石阶、或演武场……几乎整个佛陀寺都让他睡了个遍。甚至有一次,竟然被人从茅房扒了出来。……

    可说也奇怪,自从方丈传其大ri如来圣功后,他贪睡之好竟然得到了控制。

    “什么,你竟然是真的和尚?”天衍道人一听慈溪此话,心头一阵打鼓,不(禁jìn)想起了师父临终遗言“……下山行走时,需遇佛皆让,但遇佛保武尊,且的助其一臂之力,一解当年之隙,否则将万劫不复。切记!”

    “哼,不管你是谁,敢坏我好事,定要将你挫骨扬灰,方解心头之恨。”天衍道人心头这样想着,嘴上却冲着慈溪喊道:“你个毛贼,胆敢冒充佛陀圣寺门人,借机逞凶,蛊惑人心,纳命来吧!”

    天衍道人说着,已瞬息来到了慈溪近前,而此时慈溪已得先机,托起夏侯静,横移了两丈多远。

    “慈溪师父,你且安心迎战,不必管我,我能照顾好自己。”夏侯静看了看熟睡中的诸葛笑,对着慈溪说到。

    “慈溪沉思片刻,“好,郡主定要照顾好自己。”说着便松开了夏侯静。

    此时,慈溪决心先专心对付天衍道人,场中之人不足为虑,但天衍道人功夫了得,已然登峰造极,不容小觑,而此时慈溪三功合一之境已然不在,只能发挥修心之力,对上天衍道人底气稍欠。

    但见慈溪运气于双掌之上,一闪之下便来到了天衍道人(身shēn)前,他必须速战速决。虽然他料想李腾不会真的对付夏侯静,当刚出生的诸葛笑就不一样了,定然是他们的重点目标。

    事实上慈溪猜对了,李腾接的青龙大令就是斩草除根,一定不能让夏侯静生下腹中的孩子,只是人算不如天算。

    原先留着孩子是为了聚鼎而用,但事实不仅聚鼎失败,更摧毁了大半个青龙城,可以说夏侯淳愤怒之极,自然而然的又将这种恨转移到了诸葛铭(身shēn)上,此时,诸葛铭不知(身shēn)在何处,心中之气自然而然要发泄到夏侯静腹中的孩子(身shēn)上。他一定要让诸葛铭断子绝孙。

    李腾怎么也没想到夏侯静会早产,所以,为了完成任务,他必须夺下夏侯静的孩子。

    慈溪担心这一点,手中动作不仅又快了几分,说话间两人战作一团。

    另一边,李腾站在夏侯瑾的对面:“郡主,只要您把孩子给我,属下绝不为难。”

    “你休想。”夏侯静单手托子,单手运劲,一个箭步便冲到了李腾近前,没错,夏侯静要先发制人。

    李腾一愣,她没想到虚弱至此的夏侯静会突然发难,令他有些被动。但李腾毕竟是近卫队长,必然有所依仗,加之夏侯静毕竟是虚弱之(身shēn),速之不达,所以他迅速横跨一步,堪堪躲过了夏侯静突然一击。

    听到李腾的话,夏侯静已然明白,他们的目标竟然是刚出生的诸葛笑,而这一切定然都是他父王所主使。她没想到夏侯淳竟如此心狠手辣,连婴儿也下的去手,之前想为其赎罪之心一扫而空,此时,除了满腔的恨意,就只有一个信念,那就是她要活下去,她要保儿太平。

    夏侯静彻底疯狂了,陷入疯狂中的人是可怕的,特别是一个已经疯狂的母亲,哪怕虚弱如此时的夏侯静,她手中不知何时多了一把刀,像一尊浴血罗刹一样,在人群中横冲直撞,刀如疾风,刀过之处,总有鲜血喷洒。

    李腾暗暗吃惊,没想到夏侯静疯狂如此。但不管怎样,他必须要出手了。

    李腾把刀一横,绕至夏侯静(身shēn)后,找准机会,便朝着夏侯静怀中的诸葛笑砍去。

    夏侯静正砍到一人,马上就要突出重围,突然感觉脊背一阵发寒,心道“不好”,想要躲闪已是不及,只能力贯双手,硬生生将诸葛笑拥入怀中。

    诸葛笑刚入怀,夏侯瑾只感觉左臂一凉,手臂顿时失去了知觉,小诸葛笑差点滑落,此时正见慈溪将天衍道人击落。夏侯静忙用尽全(身shēn)力量,将怀中的诸葛笑朝着慈溪推了出去:“慈溪师父接着。”喊出此话,夏侯静如释重负。

    慈溪闻言,忙向空中的小诸葛笑扑去,一件他让夏侯静再次把心提到嗓子眼的事(情qíng)正在发生,就当慈溪快要借住诸葛笑的时候,他竟然突然改变方向横飞了出去,而飞去的方向竟然是神秘莫测的飞龙涧。

    出手之人不是别人,正是天衍道人,被慈溪打落以后,见慈溪去接空中的诸葛笑,机会难得,就想要给慈溪致命一击,却不曾想慈溪竟比遇见的慢了一步,天衍道人正好一掌打在了诸葛笑的(身shēn)上,将他硬生生的打飞了出去。

    夏侯静见小诸葛笑像箭羽一样飞了出去,心急如焚,猛提一口气,随即喷出一大口鲜血,奋不顾(身shēn)的追了上去。

    慈溪见势,也追了上去。

    诸葛笑已向着飞龙涧落去,夏侯静就要追随而去,却突然停在了空中,正是慈溪险而又险的抓住了她的脚踝。

    赘述良多,却只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

    少顷,慈溪大喝一声:“走。”如一阵风一样,瞬间消失不见。临危一刻,慈溪强行运转了防御之功,远遁而去,夏侯静已然昏迷不醒。

    大家都明白,中了天衍道人一掌,诸葛笑断难活命,只是此时,李腾和天衍道人皆显出了一片迷茫之sè。

重要声明:小说《剑尊问道》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