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之三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飞凡之父 书名:剑尊问道
    第二章??【郡主回城失音讯,睡佛暗中护周全】之三

    夜里,慈溪等人刚刚入睡,就被一阵急促的催促声吵醒了:“起来,起来,起来干活了。”?

    慈溪睁开迷糊的双眼,只见一对卫兵立于门前,为首之人,(身shēn)穿盔甲,面黑如碳,说话间,那一排洁白的牙齿显得格外的突兀。

    ?这黑块头正是夏侯淳的亲卫队长李腾,了解夏侯淳的人都知道,凡是李腾所办之事,定时机密中的机密,李腾一把凤鸣刀,也为夏侯淳铲除了不少障碍。

    慈溪八人迷迷糊糊跟随卫队来到了另一座院子里,院落明显重兵把守,门庭之上高悬三个大字:?“机枢院?”。单从这三个字就能想象此处的重要xing,事实上也是如此,此地除了夏侯淳本人以外,擅入者死,就连他十分疼(爱ài)的王妃欧阳凝玉也不准踏足此处。可想而知,此处藏了多少夏侯淳的秘密。

    走进机枢院,绕过大堂,来到侧厅,李腾在一面光秃秃的墙上连敲了数十下,墙面竟凭空显现出一道门来。

    李腾敲击那几十下可不是随意而为,他的手法定然是某道阵法的破解之法。进得门去便是一条青石甬道,道路仅能容两人两人并肩而行。

    走过甬道,前面豁然开朗,此地别具洞天,上面奇光流彩悬浮,不停旋转,犹如拥有了生命一样。下方金碧辉煌,简直就是一个缩小版的天地。

    在首座大(殿diàn)前,战站立一人,一袭长衫,仙风道骨模样。李腾快步来到那人(身shēn)前抱拳行礼:“?见过天衍前辈,您要的人,我给您带过来了。?”李腾异常恭敬。

    ?“嗯,你先下去吧。”?天衍轻轻挥了挥手。

    待李腾走后,天衍微微扫了几人,满意的点了点头,但当他眼睛落在慈溪(身shēn)上时,不仅皱起了眉头。部不为别的,只为他头上那九个戒疤。

    就连慈溪自己都不知道,他头上的戒疤并非方丈所赐,乃是与生俱来,他更不知道,方丈所传大ri如来圣功,?“人修其一,佛能休三?”,此功法,凡人只能修炼其一,当修炼完成后,其他部分将自动从脑海里清理出去,只有有大智慧与大佛缘之人,方能全修其三。慈溪一下子就记住了三篇功法,但能否全修还尚未可知,其实方丈一直在寻找佛陀之躯,或许,那人将远在天边,近在眼前。。。。。。

    看到戒疤,天衍突然想起了师父的临终遗言:“傻小子,你算计天下命运,且能衍变天地,师父便赐名?‘天衍道人’?与你,为师当年与佛有隙,你下山行走时,你需遇佛皆让,但凡遇到佛保武尊,须得助其一臂之力,以解当年之隙,否则将万劫不复,切记切记。”?

    ?“弟子天衍道人,谨遵师父教诲。”?

    眼前此景正是天衍道人所悟之终极杰作虚衍天地,一旦成功,此境将另成空间,更将随着岁月的推移不断成长,最终形成新天地,人生于此地将长生不老,天衍道人如此做,也算是逆天而为了。

    天衍道人在看过慈溪后,总是有些心绪不宁,忙运转九天神功,半晌,才恢复过来。

    他并未太在意,只当是想起了仙逝的师父所致。

    这虚衍天地最后一步,正是“双生成九鼎,九鼎八柱擎,九九归一炼,长生不老城。”?

    所谓双生,除孕妇别无他尔,意思是由双生之人生成逆天九五之鼎,九五之鼎形成之后可夺天地之造化,而八柱擎,则是需要八个能够承受六百斤重量的壮汉生成,因为九五鼎成胎之后的重量是四千八百斤。当然,不论是升鼎还是八柱,都是有特殊的阵法来完成。

    此时,天衍道人动了,只见他如一阵微风一样,轻轻的飘了起来,看似轻轻飘动,实则一去千里,眨眼只见便到了旋转的流光之下,如梦似幻,看得慈溪等人目瞪口呆。当天衍道人飘至zhongyāng位置时,慈溪明显感觉到(身shēn)体正慢慢承受着一种莫名的压力,而且这种压力正在逐步增加。

    与此同时,从大(殿diàn)深处正飘来一人,衣袂飘飘,宛若仙子,但仔细观察便能发现,她已完全失去了意识。

    待到近前,方能看清,原来此人是个孕妇,慈溪一愣,这人不是别人,正是他苦苦寻找的夏侯静。

    ?“双生血,逆星辰,铸九鼎,开。”天衍道人说着,双手朝着夏侯静推去,顿时,夏侯静浑(身shēn)被一种似气如兰的红sè光芒笼罩着。

    随着笼罩的红光越来越强烈,一尊足有三丈左右的八足虚鼎正慢慢成形。随着时间的推移,虚鼎越来越清晰,而夏侯静的(身shēn)体却越来越虚幻了,而此时她腹中的胎儿也显现了出来,胎儿已具人形。

    慈溪心急如焚,(情qíng)急之下,早已被他背的滚瓜烂熟的大ri如来圣功竟自动运行起来,而他的(身shēn)体也有着暗淡的金光时隐时现,连他自己都不知道是什么(情qíng)况,他更不知道的是,此时大ri如来圣功是三篇全部运行。

    “八柱擎天铸鼎足。”天衍道人再次祭出一句口诀。

    除慈溪以外,其余七人皆以昏了过去,人虽昏迷,但却有好似受着某种力量牵引,任然保持着站立的姿势,同时,朝着虚鼎的七个不同方向移动。

    天衍道人发现了慈溪的异样,但他无可奈何,大阵一起,必须一气呵成,此时他也只能听天由命了。

    “啊……”一声怒吼响彻云霄,只见一道闪电冲向夏侯静,就在闪电一接触夏侯静的瞬间,围绕在夏侯静(身shēn)上的红光像被利刃劈断了一般,骤然消失,虚幻的大鼎也慢慢溃于无形,而地上却多了七滩血水。

    当然闪电不是真的闪电,而是慈溪奋力一跳,留下一串残影,快似闪电罢了。

    “哇”,大口大口的鲜血从天衍道人口中喷出,显然受伤不清。?“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天衍道人指天问地。

    他有那么片刻的迷茫,但也仅仅只是片刻,他便恢复了过来,双眼如火,死死的盯着慈溪:“?不取尔狗头,我誓不为人。”?

    天衍道人半生心血,因为慈溪,毁于一旦,此时,已然怒不可揭。

    说话间,天衍道人已向慈溪攻去,双掌运力,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挥出,但当他的手就要接触到慈溪的(身shēn)体时,慈溪却凭空消失了,仔细一看,慈溪已离天衍道人五丈有余。

    反观慈溪,面如死灰(身shēn)如皮球,整个(身shēn)体都包裹在金光之中,忽明忽暗,痛苦不堪。

    天衍道人也是一愣,没想到慈溪竟能躲过他这全力一击,更没想到他的速度竟快到了这种地步。

    一击不成,天衍再次运劲,如附骨之疽紧随而去。

    此时慈溪已几乎昏倒,仅用一丝意识苦撑着,但他奇怪的是,虽然他意识模糊,几经崩溃,但他的眼耳却似乎变得异常灵敏,天衍道人刚一蓄势,他便已察觉,并及时作出了反应。一手扶住夏侯静,一手朝着天空处猛拍一掌,一声怒吼,冲天而去。只留下一声巨响在青龙城回((荡dàng)dàng)。整个虚衍天地都是一阵激((荡dàng)dàng)。说来话长,当事(情qíng)却只发生在几个呼吸间。

    天衍道人也是骇然,心头疑惑不堪:“此子何人,竟能破了我的天衍大阵。”

    半晌,天衍道人才冲天而起。

    天衍道人刚到半空,下面再次传来一声巨响,整个虚衍天地轰然倒塌,一片哀嚎。整个青龙城都塌去了一半。心道:“好险?,自己穷其一生所建造的虚衍天地,差点成了他的坟墓。”

    天衍道人稍定,一人便来到了近前“天衍前辈,这是怎么了?”?

    夏侯淳手持霸王枪,已来到了近前。

    当他感觉到那一阵晃动时,新知大事不妙,夏侯淳毕竟是征战在沙场的佼佼者,夏侯淳显得异常冷静,第一时间取下了霸王枪,腾空而起。

    “铸鼎之时,被人破坏,天地坍塌,郡主也被带走。”?

    短短几个字便道尽了刚才所发生的一切。

    夏侯淳不仅冒出一(身shēn)冷汗,庆幸虚衍天地的建造避开了侯府主(殿diàn),不然此时恐怕已是亡魂。而他此时却更加的痛恨诸葛铭,他以为救走夏侯静的人是诸葛铭。

    少顷,夏侯淳与天衍道人一同飞向主(殿diàn),夏侯淳快步走上了主位之上,天衍道人立于一旁,夏侯淳刚一落座,便招人觐见。

    宣布了一系列的挽救措施。其中最重要的一点是,由李腾与天衍道人一道去追慈溪,出发之前,夏侯淳特意找到李腾,并将青龙大令给了李腾。此令令语?杀无赦?,李腾领命而去。

重要声明:小说《剑尊问道》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